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八十九章 现在和当年的一些小事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唐小棠伸手揉了揉雪狼崽儿柔软的腹部,想着先前看到的那个画面,看着兄长的后背好奇问道:“那头狼是怎么回事?”

    “或许多年前夫子远游北荒时曾经见过那匹狼,那匹狼之所以能开窍,大概就和这次相遇有关吧,不然普通公狼如何自行领悟天地之力?”

    唐小棠震惊道:“夫子连狼都能点化?这也太厉害了吧……哥,你说夫子和宗主两个人究竟谁更厉害?”

    唐的脚步微微一顿,沉默片刻后说道:“老师当年自然不及夫子,但他修二十三年蝉之后……我想应该还是不及夫子。”

    “哥,你前些天告诉我,唐国那些文武大臣绝大部分都在书院里学习过,二层楼的人更是不好惹,而夫子已经做了一百多年的书院院长……那夫子说一句话,岂不是唐国都要摇晃不安?唐国皇帝难道不担心?”

    “担心什么?”

    “他的皇位啊。”

    “夫子眼中怎么可能会有皇位这种东西。”

    “那难道唐国皇帝不担心夫子影响朝政?当皇帝的谁愿意头顶还有一座大山。”

    “不管唐国皇帝愿不愿意,在他出生之前,夫子这座大山已经在长安城南边静默存在了很多年,至于朝政这种小事情,夫子又怎么会关心?”

    “朝政都是小事情?那你说如果我们和唐国打起来了,夫子会不会插手?如果他真像你说的那般厉害的话,部落哪里抵挡得住。”

    “我说过,夫子不会关心这些小事情。”

    唐小棠抱着雪狼崽儿加快脚步走到兄长身旁,瞪着明亮的大眼睛,吃惊问道:“连这种事情都是小事?那什么才是大事?”

    “在夫子这样的人物眼中,世间事都是小事,至于什么才是他眼中真正的大事,像你我这样的人又怎么能知道,又何必费神去猜想。

    有人的地方就有事,有人事的地方就有麻烦。人类解决这种麻烦的手段其实很贫乏,除了战争和暴力,便只有开会这一条路可以走。当荒人在草场开大会商议接下来的方略时,遥远南方的大唐帝国君臣也在开会。

    长安城外的大明宫,每到夏日便成为皇帝陛下的常居之所,因为大臣出城不便的缘故,大大小小的朝会议政会被减少了很多,每隔三天才会有一次正式朝会。

    “虽说大明宫外比城内凉快很多,但终究还是有些热。这些银耳汤用冰镇过,你们赶紧喝了再回城,免得从马上挥下来又要让联烦心。”

    大唐皇帝李仲易向众大臣说道,从林公公手里接过自己的碗送至唇边,咕噜咕噜几大口便喝进腹中。

    积攒三日需要陛下亲自批示的政务处理完毕,大明宫虽然清幽宜人,但哪里有自家府园舒服,银耳汤虽然腻凉爽人,又哪有自家清粥好喝。大臣们谢过恩后,用最快的速度把碗中银耳汤喝完,便准备告辞离宫。

    就在大臣们准备离开之前,皇帝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招手把他们又喊了回来,说道:“还有件小事情。三日前军部报称左帐王庭的骑兵深入燕境,劫掠商队村庄,联本想着终究是燕国之事,没想理会,但转念一想全然不当回事似乎也有些不妥,而且事涉荒人南迁,朝廷总还是要拿出个方略,也好和西陵及诸国说话,你们赶紧商议商议。”

    军部大臣听着是这件事情,赶紧回禀道:“右帐及金帐两大王庭的部队没有异动,情报司回报左帐玉庭骑兵入燕也没有造成太大损失。”

    “燕国的商队子民,与联何干?这也不是损失不损失的事情。”

    皇帝微微挑眉,温和的脸颊上闪过一丝强硬,沉声说道:“当年我大唐主持分界画线,三大王庭单于亲自签字,现如今左帐王庭的骑兵居然敢越过这条线,联在意的是他凭什么敢越线。”

    在大唐君臣看来,草原上的蛮人可恶而掀不起任何风浪,确实没有把这当成一件大事。礼部尚书轻捋胡须,甚至还有闲情逸志站在蛮人王庭角度考虑,笑着说道:“荒人南迁,这些蛮子打不过对方,最肥沃的草场被人占了,只好落原为草,靠盗抢度日,说起来还真是有些苦衷。”

    皇帝摇头说道:“就算有苦衷,他们既然受帝国赐封,便要提前和朝廷说,朝廷自然有安排。现在竟是不说便偷偷开始动手,那自然不行。必须先把他们打回去,打回去了联再来听他们的苦衷。”

    “陛下英明。虽说左帐王庭骚扰的是燕国,但总之是越过了帝国当年给他们画的那道线,这是对中原的挑衅,帝国身为中原之主必须有所反应。

    宰相缓缓点头,回头看了军部大臣一眼,不悦说道:“镇军大将军距离燕境最近,随便派支骑兵把左帐王庭打回去便是,这等小事居然还要陛下操心。”

    “虽说是小事,但毕竟要遣兵调将,而且入燕突北作战,总需要朝廷提前知会成京方面,不然燕国君臣不得被吓死?”

    军部大臣转向龙椅方向郑重请示道:“陛下,臣以为帝国现在需要认真考虑的是南迁的荒人,这些荒人违反千年协议悍然南迁,帝国该如何反应?”

    “不要以为联听不出来你这话的意思,又是哪位老将军在府里呆的无聊想领兵出去打仗?打仗难道不用花钱的吗?”

    皇帝笑骂两句后继续说道:“情报里说荒人部族占了荒原北部的草场后便极力约束部民不再南下……与帝国之间隔着如此远的距离,他们若不来烦联,联也懒得理会。那份千年之前的协议需要时再拿出来说事,当年不可一世的荒人被我们的祖辈打的只剩下几十万人口我们这些子孙此时再去拣便宜,没甚意思。”

    朝会散后的清幽殿内。大唐国师李青山表情略显忧虑,对皇帝轻声说道:“神殿对这件事情的反应有些蹊跷,居然为这件小事发出了诏令现如今南晋月轮诸国应该在准备援北。应该和左帐王庭扰境无关,既然荒人回来了,想必是老人们又嗅到了魔宗的味道……”

    听到神殿二字,在朝会上淡然却流露出无穷自信强悍的皇帝皱了皱眉头,说道:”当年太祖皇帝立国之初与西陵联手,把荒人赶出荒原,数十年前小师叔又单剑闯魔宗,把荒人留在世间的魔宗强者尽数斩杀现如今魔宗早已衰微不堪,西陵神殿究竟在担心什么?”

    李青山说道:“毕竟魔宗与荒人之间始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神殿当然会警惕一些。此番诏令动诸国援北西陵甚至派出了护教骑士团。依我看来,除了警惕魔宗、帮助燕皇稳定边疆,也要向天下展示实力的用意。”

    皇帝望向自己抬起的右臂,说道:“想要展示肌肉?月轮南晋又去了些什么人?”

    “天枢处回报,月轮国佛宗派出了些年轻强者,南晋剑阁也出了人,但真正需要值得的注意的除了护教骑士团,便是神殿裁决司。”

    皇帝眉梢微挑,笑着说道:“原来除了扩大影响,还要锻炼队伍、这种事情我大唐不去人就更不合适了,只是我大唐不插手便罢,插手便要把事情全部握在手里,那就让夏侯亲自过去看看吧。”

    听到夏侯的名字,李青山眉头微微蹙起,说道:“用镇军大将军去处理这些扰边小事会不会显得过于看重那些蛮人?”

    “联知道你担心什么。”

    皇帝看着他,眉梢微挑说道:“联让夏侯亲自过去,不是看重王庭的那些骑兵,甚至也不是看重神殿的诏令,诸国的年轻人,而是我要……再看看夏侯本人。”

    李青山明白了陛下的意思,摇头叹息说道:“夏侯将军威名盛于天下,他若亲赴燕北,这联军主帅的位置必然是他的,陛下英明。”

    皇帝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抬头望向李青山问道:“书院去年那届学生,是不走到了去边塞实修的时间?”

    李青山应道:“往年实修都是秋日。”

    “现如今已经夏末,提前几日无妨,原定是去何处实修?”

    “南方镇国大将军许世麾下,去与南沼山族做战。”

    皇帝摇头说道:“南沼山族降表春时已至,联不让许世回来,是想着那边空气湿润,对他的肺病极有好处,这等太平边塞,书院诸生去又能修到什么?明日联修书去书院,让他们把今年实修的地方改一改。”

    李青山猜到陛下的意思,皱眉问道:“出燕北,入荒原?”

    “不错。”

    皇帝说道:“既然西陵神殿下了诏令,天下诸国的年轻人都要去展示一番,帝国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去?这些年一直有种说法,说我大唐年轻一代人才匿乏,帝国已显势衰,联便要让天下看看,大唐究竟有没有年轻的人才。”

    李青山迟疑片刻后认真说道:“陛下,这一届的书院学生,尤其是唐籍学生,确实没有太出众的人才,临川王颖不错,但年纪却还是太小。”

    “不是还有宁缺吗?”

    皇帝很自然地说出某人的名字,自然的仿佛说没有饭不是还有肉粥吗?

    李青山说道:“陛下,宁缺已经入了书院二层楼,按旧例他不用去边塞实修。”

    皇帝说道:“进了二层楼,依然还是这一届的学生,就让他带队。”

    李青山见陛下心意颇坚,不由苦笑劝道:“且不说书院二层楼去人会不会显得太慎重,只说宁缺他符通初通而且修行资质普通,可以说是二层楼有史以来最弱的一个学生,区区不惑境界又怎能压制诸国青年才俊?而且万一他在荒原上有个闪失,夫子回来后我们怎么交待?”

    皇帝大笑说道:“玉不琢不能成器人不磨无以成才。你看过宁缺在军部的档案,知道这小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若他都不能在战场上活下来,谁能?”.......……

    深夜的大明宫笼罩在星光与山影之中,有风自北方来,穿林拂草入殿一片清凉。皇帝陛下倚栏而立,神情平静而凝重,全然没有先前议事时的潇洒随意。

    宫女太监们,早己被远远遣开,栏畔一片安静,只有皇后娘娘在身旁静静看着他,眉尖微蹙,神情显得有些担忧。

    “你说……真有冥界吗?如果真的有冥界,冥界又在哪里?夫子他老人家常年游历天下,是不是在找冥界?荒人南归,据说是因为极北寒域的黑夜这些年在不断地变长,难道说真有夜幕遮星的那一日?”

    夜幕遮星,国将不宁,这是多年前钦天监观星后得出的一句批语。因为这句批语暗指日后宫中会有女子对帝国气象极为不利,从而被某些有心人往皇后娘娘身上引,又被另一些有心人往最受陛下宠爱的四公主身上引,不知惹来了多少风波。

    钦天监风波之后,皇后娘娘安居深宫,再也没有对国事政务发表任何看法,公主李渣更是间接因为此事远嫁草原,影响不可谓不大。今日骤然从皇帝口中听到这四个字,皇后表情不由微微一变。

    沉默很长时间后,她低声说道:“当年谁能想到轲先生会单剑闯山,师父战死的太突然,宗里有很多秘辛都来不及传下来,但我在宗门里时,从来没有听过冥界这个地方。”

    皇帝转身,神情温和看着她,问道:“族人南归,不想去看一眼?”

    皇后缓缓摇头,说道:“千年之前神殿遣神官入荒传道,结果世间又多一宗修行法,而那法门却被神殿认定为魔,从此荒人魔宗难以分割,但我既然多年前便已经脱离宗门,那荒人自然也不再是我的族人。”

    说到此间,她忽然住嘴不语,抬头平静看着皇帝的眼睛,问道:“你决意让夏侯去燕北领军,是不是怀疑他?”

    皇帝转身望向栏前夜山,沉默片刻后说道:“不错。”

    皇后看着他的侧脸,强行压抑心头的感伤,声音微颤说道:“多年之前,我一个魔宗女子奉先师遗命南下,用尽浑身解数接近你迷惑你,为的便是要杀死你这个大唐君王,结果事败之后,你非但没有杀我,反而娶我为妻,日后更是立我为后。”

    皇帝被这段话牵起旧年回忆,轻抚栏杆感慨说道:“当年只有父皇母后和青山知晓你的身份,但若不是夫子发话,我们想要在一起绝对会无比艰难,不过……即便夫子不说话,父皇母后再如何反对我终究还是会娶你,因为你就是我想娶的女人。”

    皇后伤感说道:“所以我不明白,陛下你对我能投予如此大的宽恕与仁爱,为什么一直对夏侯如此猜疑?他替帝国在边疆浴血奋战多年,难道还不能取得您的些许信任?难道你还认为他会重返魔宗,甚至带兵叛回荒人部落?”

    皇帝转过身来,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想错了,联从来不担心夏侯将军会重返魔宗或是带兵叛回荒人部落。他非常清楚唐律之下无论是哪位大将军想要造反,都是死路一条,而他当年烹杀慕容琳霜,以此向西陵表明心迹,便永远无法重返魔宗。无论是修二十三年蝉的那人,还是魔宗其他的人,只要重新出现在中原,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杀死他,不要忘记慕容琳霜是那人最疼爱的女徒弟。

    皇后颤声问道:“那你究竟在怀疑他什么?”

    皇帝面无表情说道:“联怀疑他与西陵之间的关系。”

    皇后自嘲凄苦一笑,说道:“你明知道那是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他知道西陵神殿一直在怀疑他?因为他知道西陵神殿一直在怀你与他之间的关系?西陵神殿可能从他那里找到你是魔宗前代圣女的证据?”

    皇帝摇头感慨说道:“大唐君王都会跟随夫子在书院学习一段时间,依学习速度有长有短,联不知是该自夸还是该遗憾,跟随夫子学习的时间并不长。在那些不长的日子里,夫子有句话我记的最清楚。”

    “世间有很多刚强勇敢的人,在他们在第一次妥协之后,便会一直不断的妥协,最后甚至会形成某种畸形的心理状态,从妥协变成主动的配合,从受害者变成加害者,而他们自己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西陵这些年一直在猜测你的真垩实身份,拼命试探,夏侯则为了你拼命掩盖,拼命交好对方,不惜配合西陵光明司趁着联不在长安城的时候搞风搞雨,不惜让燕境那些村庄替西陵追索之人陪葬,甚至不惜杀死他最爱的女人……在联看来,这些真的很多余,就算西陵神殿知道联的皇后是魔宗圣女,又能如何?”

    皇帝轻拍栏杆,望着夜穹繁星,叹息说道:“若夏侯做出这些事情不是因为你的缘故,联多年前便会杀了他。联本以为随着年岁流逝,他应该能明白这些事情,但看起来他还是没有什么改变。”

    “他多年前便脱离魔宗,可惜心里还有魔。这个魔是被他亲手烹杀的爱人,是叛宗之后得到的西陵客卿身份,还有你这个……在他看来,比自己生命要重要无数倍的亲妹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