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十五章 后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长安城上空厚厚的冬云,将日头遮在后方,南城将军府外的街巷间,却佬然生出一轮太阳,炽烈的光线迸发于光明大神官的双眸,瞬间将周遭阴暗的天地照耀成比白昼还要白昼的白昼,枯叶斑墙残石狮旧台阶都蒙上了一层刺眼的光晕,完全失去了原初的模样,变得圣洁无比。

    数十名以精神坚毅著称的精锐弩手扔掉手中的劲弩,捂着自己的眼睛,惨呼着向地面倒去,凄厉飞舞的弩箭鸣叫的更加凄惨,在炽光之中早已失去了方向,隐约可以见到树上墙上到处都是微颤的弩尾。

    大街上集结的大唐玄甲重甲一片混乱,那些训练有素的负甲战马,似乎感应到了巷中那蓬炽白光幕里蕴藏着的无上神威,嘶鸣着恭顺地屈下了前蹄,惊惧地跪到地面,不知掀落了多少骑士。

    隐藏在远处坊市里的昊天道南门阵师更是脸色苍白,有数人身前衣襟被鲜血涂满,他们并没有受到什么天地元气的反噬,只是因为识海里的极大惘然震动和惊惧,精神冲击直接伤到腑脏传承自西陵神殿的精妙神阵天罗阵,竟是根本没有办法定位目标。

    他们修的是昊天道,向天罗阵里灌注的是光明力量,而光明大神官从身到心皆是光明,没有一丝杂质,等若要用晶莹别透的湖水去锁死一团清水,根本无法做到!

    更远处朱雀大街上,无由刮起一场清风……深刻在石板里的朱雀绘像上的碎石砾被这阵风卷的到处都是,来自帝国各郡的游客,被风沙迷了眼,被碎砾扑了面,下意识里低头避开,或是以手揉眼。

    即便他们没有低头没有遮眼,大约也看不到,一道极清极淡近乎肉眼不可见的朱雀魅影,自石刻地面间招摇而起,双翅一挥,卷落叶碎石,以难以想像的恐怖速度,刹那之间在长安城上空疾掠了一周。

    可惜朱雀未能在长安城里发现任何敌人,九霄冬云之上隐隐传来一道怒鸣。

    李青山沉默站在将军府外的巷街前端,听着云上那道隐怒燥鸣,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巷中,表情变得愈发凝重。

    游走于巷间的那道青龙,发出一声不甘心的低吟,缓缓敛了气息,化剑归鞘。

    朱雀没能发现那个人的踪迹,散布在长安城里的所有眼线也没能发现那个人的踪迹,大唐帝国布置的无数后手,竟就这样被迫戛然而止。

    长安城上方的厚厚冬云忽然渐渐散开,露出久违的日头,并不炽烈的阳光轻轻柔柔地洒了下来,洒向人间千万府邸寒宅,到处都是。

    那个人没有出手,没有展露丝毫敌意与战意,只是将自身的光明意散发出来,便像太阳洒下的光线一般悄然逝去,难觅其踪。

    人间到处都是光明,你如何能够寻找到光……

    李青山抬头望向冬云间漏下的光线,喃喃说道:“神座之上,天穹之下……”

    “师兄,我终于明白你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红袖接楼后的小院内。

    颜瑟大师盯着桌上不停摇晃的烛台,满是细小皱纹的眼角微微颤抖,似乎在思考某个极为重要的决定。

    水珠儿姑娘斜绮在他的怀中,细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满脸困惑不解,但看着老道的凝重神情却不敢发问。

    为什么大白天的却要把烛台点亮?莫非……这位包括简大家在内整个帝国都没谁敢得罪的神符大家,在这些日子始终不肯真的饮水得趣之后,竟生出了某些奇怪的心思兴趣?

    看着烛台上渐渐积起的烛泪,水珠儿的身体有些僵硬,心想这等情趣自己倒是听过不少,但却是从未亲自做过,也不知烛泪落到身上会荡的痛,还是真的别有意趣,她有心想要拒绝,但又哪里敢说出来。

    忽然间,桌上的烛火骤然间大放光明,把房间照耀的纤毫毕现,水珠儿被吓了一跳,险些从颜瑟腿上跌了下来。

    颜瑟大师盯着暴燃复敛的烛火,眯着眼睛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宠溺地在水珠儿丰盈肥嫩的臀上揉了一把,声音微哑说道:“过后这些日子,我有些事情要做,大概不会常来,若……今后有什么事情,是你家简姑娘也解决不了的,你去南门找我师弟。”

    现如今水珠儿早就知道这位老道的真实身份,自然也知道他口中说的师弟便是大唐国师李青山,骤听此语,明白今后等若另觅了一座极厚实的大山,不免有些惊喜,但紧接着便生出无限惶恐,心想这话听着怎么有几分交代后事的感觉?

    欢场之上无真情,更何况颜瑟与水珠儿之间年龄、身份地位相差太大,然而不知为何,水珠儿看着老道猥琐的脸,竟看出了几分酸楚与不舍,下意识里伸手抓紧老道的道袍领口,浑然忘了平日自己最厌憎这件道袍上的油清与污垢。

    穿着一件满是污垢的厚棉袄的老人,负手于佝偻的身子后,慢条斯理地走在东城的街巷中,棉袄上还散发着极淡的酸辣面片汤味道。OP

    正如先前在将军府外与李青山的对话里所说,只要夫子不在长安,他就是光明,唯一所忌便是长安城这座大阵,然而他不是邪祟,他心存善念,他道心纯净光明,纵使所行所施在全世界看来都十恶不赦,但他依然坚信自己光明。只要长安城这座大阵没有全面发动,起于光明的朱雀神符又如何能发现他?

    然而修行到他们这种境界的人,即便不能明悟世间天地元气流动的最深规律,却已经开始有某种天人之间的感应能够隐隐明晰时间河流的前方会出现什么。

    老人感觉到自己会死在长安城,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仿佛已经看到冥界的使者开始在长安城里替自己挖掘坟墓,只是不知道墓碑上会写些什么。

    生命结束并不见得都是悲哀的事情,但正像颜瑟对人世间有所留恋,他对人世间也有所遗憾~~当年他曾经一只脚跨过门槛,看到那边神妙的世界,却被某些存在无情地收了回去他不甘心所以他想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收一个传人,留下自己的衣钵让自己的传人日后代替自己去清楚地看看那个世界。神符师拥有真正传人很难,光明大神官想有个真正传人也很难,颜瑟现在有了宁缺,所以他没有遗憾,而他还没有他甚至以为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也不会有,直到他来到长安城,来到临四十七巷,看到桑桑。

    老人站在老笔斋门槛外,看着铺内忙碌的小侍女,心中不尽赞叹喜悦满足甚至感动地快要流下泪来,觉得自己此生虽然屡次违背昊天意旨,但至少在人安的最后阶段,昊天还是仁慈地赐予了自己最珍贵的礼物。世间再没有比这个小姑娘更适合做光明大神官传人的对象了,因为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第二个比她更干净、没有一丝杂质的人。

    老人跨过门槛走进老笔斋,对着忙碌的小姑娘躬身一礼,说道:“你好。”

    桑桑转过身来把手中的大抹布放到桌上,回答道:“你好。”

    这些天她早就注意到这个看着很可怜的孤苦老头时常出现在巷子里齐三爷那边的手下甚至曾经问过她要不要把这个老头儿赶走,但她以为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怪老头,所以拒绝了这个提议,甚至懒得再加以更多的注意。

    老人问道:“你知道人和禽兽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桑桑没有思考,直接摇头答道:“不知道。”

    然后她抓起抹布,准备继续抹桌子。

    老人诚恳说道:“能不能试着想心……”

    桑桑这次想了会儿,说道:“人比禽兽更禽兽,所以我们比禽兽更强大,所以我们可以吃禽兽。”

    听到这个回答,老人明显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讶异问道:“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

    桑桑摇头说道:“我说过我不知道,这是小时候少爷告诉我面。”

    老人感慨说道:“你家少爷想来也是个妙人,不是大恶人便是大善人。”

    桑桑想了会儿,说道:“少爷就是少爷。”

    话没有说完,她也没有把话说完的习惯,对方能理解便理解,不能理解也不关她的事情,她的意思其实很清楚……儿子就是儿子,母亲就是母亲,哥哥就是哥哥,相公就是相公,少爷就是少爷宁缺对她来说,是不同于恶人善人男人女人富人穷人这些定义概念之外的单独存在。

    老人沉默片刻后说道:“在我看来人与禽兽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传承,禽兽不惜生死也要传承的是自己的精血,而人类想要传承的是精神,相同点在于这种传承都蕴含着极强烈的渴望,都是想让自己留在人世间的痕迹更久远一些。”

    稍一停顿后,老人看着小姑娘微黑的脸颊,神情凝重说道:“如果传承里的承载代表是世家的根骨或是道统,那么这种强烈渴望甚至会变成某种沉重的责任。”

    最后老人总结道:“这就是所谓后事。

    桑桑睁着明亮的柳叶眼,看着身前这个古怪的老头儿,想了很长时间以为自己想明白了,认真问道:“你是不是想找个老婆生孩子?”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老人的模样,判断对方的年龄,说道:“如果你确认自己还能生的话,东城人牙子那里有卖燕女的,价钱不贵,而且好生养。”

    老人一阵恍惚,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桑桑愣了会儿,微羞摇头说道:“我不行,我不能……给别人生孩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