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十五章 一念杀之,一符破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二十五章一念杀之,一符破之

    宁缺的箭术是世上最好的,无论是精于骑射的草原蛮人还是靠弓箭吃饭的马贼,都不是他的对手,除了精准度和控弓手法之外,箭速更是惊人。

    此刻他借前奔之势陡然振弓发箭,羽箭更是快若闪电,黄杨硬木弓的弦还在风中微颤,箭簇已经飞到了马贼首领的面门之前,眼看便要冷射成功。

    便在这个关头,一面圆形小盾从马贼首领身旁探来,险之又险地挡住这一箭,沉闷响声若击鼓一般,持盾的马贼闷哼一声,身下座骑向后退了两步。

    而盾后那名马贼首领非但没有躲避的动作,脸上表情都没有变化一丝,不是因为宁缺的箭快到他来不及反应,而是他知道这箭伤不到自己。

    先前那刻,马贼首领和身旁那几名亲信下属从草甸上下来,进入已经布好冲锋阵势的马贼群中,引起一些小小混乱,宁缺看准时机,以为能够伤到对方,却没料到对方如此轻易便挡了下来,明显早有准备,心头不禁骤然生出一道凉意。

    羽箭深深扎进圆盾发出的闷响,就仿佛是冲锋的信号,在重赏的刺jī和严惩的威逼之下,尚能上马野战的两百余骑马贼疯狂呼喊着,挥舞着手中的弯刀,随着最前端那十余骑首领,猛地向粮队营地冲来。

    因为提前拉近距离的缘故,草甸下方边缘的砾石地带已经无法阻止马贼的冲锋,粮队营地外围车阵已经残破不堪,幸存下来的近两百名燕卒民夫,站在重伤的同伴和同伴尸前面,紧握武器的血手微微颤抖,眼神绝望无比。

    守在溃口处的墨池苑弟子们,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依然没能完成恢复体力,念力更是消耗殆尽,便是连手中的秀剑都快握不住了,哪里还能抵挡?

    后方那辆马车里,少女莫山山微低着头,几络黑发无力地垂在额前,苍白的脸颊显得格外憔悴,握着墨笔的手指暗暗用力发白,却显得那般虚弱。

    马贼冲向营地,似乎已经无人可以阻止一场屠杀的到来,只有宁缺骑着大黑马,向着潮水般的马贼群冲去,看似壮勇,然而他只有一个人,又能做些什么?

    隔着车阵厢板的破损处,宁缺看到了马贼群最前方那名méng面首领。两个人的目光在寒冷的荒原空气中终于接触,不知为何,宁缺觉得自己的心跳忽然变快了很多,先前困扰他很长时间的那股警惕不安变得越来越强烈。

    然而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再去想什么,再去思考什么,犹豫什么,他已经坐在了马上,那便必须拿出上马为贼的精神,挽弓挥刀杀死所有。

    大黑马气息沉重,速度不减,瞬息之间已经冲至车阵之前,便在这时,宁缺弃弓探手握住身后刀柄,大喊了一声。

    他没有喊出什么具体的字,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暴破音,就像是山野里某些野兽的嘶喊,但他相信马车里的少女应该能听懂自己想表达的意思,虽然事先没有商量过,可不知为什么,他就觉得她应该懂,就像桑桑那样。

    马车里的莫山山听懂了,额前垂落的黑sè发丝目光微凝,两根细细的手指轻轻一拼,就像是两颗石头重重一击,指间拈着的那张微黄符纸,竟在瞬间碎成无数小块,细微有若黄沙,然后消失不见。

    营地车阵前方的野地里,天地元气忽然剧烈地bō动起来,一股极端干燥的味道突兀而生,先前已经受过一次重创的马贼,感受到这股恐怖的味道,下意识里拼命拉拢缰绳,想要向两旁避开。

    没有火星没有干草,就在破损车阵的正前方,熊熊烈火平空而生,凶猛的火舌随着原野间的风一呼一吸之间便蹿了起来,招摇之间再涨数分,成了一道火墙。

    其实少女符师这道焚天火符的威力,并不如先前强大,毕竟她的念力损耗太多,只是先前要防御着马贼从圆形车阵四面八方攻来,火符需要覆盖的面积太大,而这时火符只需要覆盖大黑马身前数丈方圆的地面,所以显得格外凶猛。

    营地外的火墙徒有其势,事实上对马贼群的伤害并不大,而且恰好拦在大黑马之前,看上去仿佛要吞噬掉大黑马以及马上的宁缺。

    就在大黑马快要冲进火墙之前,宁缺翻身上马,双脚在鞍上重重一顿,腰腹与tuǐ部的肌肉骤紧骤放,猛地跳了起来。

    大黑马暴啸一声,蹄尖深深挫进泥地,强行刹住沉重的马身,在将要触到火墙之时,险之又险改变了奔行的轨迹,擦着火墙向右避开。

    此时宁缺已经跳到了火墙之上,靴底擦着恐怖的火舌,向那边跃了过去,提握着背上刀柄的双手,借势向前一抽,呛啷两声,朴刀出鞘。

    火墙遮住了马贼们的视线,他们没有看到宁缺从马背上跳起,当他们看到宁缺跃过火墙时,宁缺已经到了马贼首领身前的空中。

    战前他就对莫山山说过,杀死这名昨夜才至的首领,马贼必乱,而此时若马贼大乱,神殿骑兵绝对不会错过这种大好机会——他确认这些神殿中人像自己一样无耻,那么他就能猜到对方会怎样选择——所以他不惜让已经虚弱不堪的少女符师榨干最后的念力,也要营造当前这个机会。

    跃火墙而突杀,这种事情他很擅长,在北山道口外杀死夏侯的三人组时,他就曾经这样做过,所以他很自信,他盯着那名马贼首领的目光专注而平静,双手握着的朴刀,化作两道雪亮的刀芒,执着而肯定地斩了下去。

    然而他跃出火墙在空中与那名马贼首领的目光再次接触,发现对方的目光竟似乎比自己还要专注平静,先前骑马冲刺时心头生出的那抹凉意不禁又增一分。

    两把朴刀斩破荒原冬风,劈向马贼首领的颈部,然而明明马贼还在向前疾冲,左右两骑上的马贼,却似乎早就知道宁缺的刀锋所向,提前作出预判,伸出两道厚实的木盾挡在了刀锋之前!

    两记沉重闷声dàng起,木盾上骤然生出无数蛛网般的裂痕,而在空中无处借力的宁缺,也被反震的力量震的向斜后方的空中掠起,两把朴刀竟是被楔在木盾间,没有办法抽回来。

    因为马贼座骑还在向前,所以宁缺从空中第二次落下来时,恰好依然直冲那名马贼首领,人在半空,他右手闪电般探至身后,抽出了第三把刀!

    而且几乎同时,一蓬火花在那名马贼首领面前绽开,虽不旺盛,却足以将他的脸面烧焦,正是宁缺一直隐而未用的符道本事!

    ……

    ……

    一股无形的力量出现在空中,将那道符纸化作的火团紧紧包裹在其间,火花骤然微弱,仿佛是被透明的玻璃球密封了一般,颓然无力擦着马贼首领的肩头落下。

    马贼首领右手一翻,一面坚硬的金属盾妙到毫巅地迎至半空,恰好挡住宁缺蕴着全身气力的第三刀,刀盾相交发出一声巨大的躁声,震的空气一阵动dàng。

    三把刀都被提前预判封住,暗中出手的符道也被破解,这名马贼首领似乎知道自己的所有手段,早有针对自己的计划!

    电光火石间,他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这些马贼跟缀粮队的目标不是劫粮,也不是马车里的少女符师,而从始自终都是自己!

    原野寒冷的冬风里,宁缺的身体和心情都寒冷到了极点。

    寒冷不代表绝望,他的脑子里更从来没有放弃这种东西,人在半空,一声闷哼,识海里的念力全力逼出,手中朴刀上那些细致的符纹骤然明亮,同时间,另两柄嵌在木盾里的朴刀上的符纹也同时亮了起来。

    咔嚓几声脆响,木盾尽数破裂,两把朴刀向地面落去,而他手中的第三把朴刀迎风而斩,挟起一道明亮的刀芒,卷着天地之间的气息,再斩马贼首领!

    满地黑沙飞舞,地面出现一道极深刻的刀痕,马贼首领却是安然无恙,宁缺这记蕴着天地元气的一刀,竟斩空在地!

    他的视线一片模糊,骤然觉得不妙,却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身体猛地向空中再次飞起,鲜血猛地从口鼻中喷了出来。

    马贼首领微微抬头,冷漠地看着在空中喷血的宁缺,一直垂在鞍旁快速轻触计算的左手停了下来,暗自想道冒险靠近,终于锁死了你。

    ……

    ……

    宁缺在空中飞舞,口鼻处的鲜血像喷泉般溅出,一股极为雄浑强横的念力,依循着无形的轨迹,从地面生起穿透空气,刺破他的眉心直钻识海。

    仿佛有无数万根针,在他的脑中快速搅动,一股难以言喻的绝对痛苦,让他的身体剧烈颤抖,他是擅于忍受痛楚的人,即便是书院后山那条艰难山道上的念力攻击,也不曾让他倒下,但来自地面的这股念力实在是太过强横,便是连他也禁受不住,意识瞬间变得模糊起来。

    在陷入昏mí或者死亡之前,过往十数年生死间养成的本能惯xìng,让他的手下意识里伸向身后,想要握住那把熟悉的伞柄,然而在那股强大念力的攻击下,他的手勉强触到伞柄,竟是没有办法抽出伞来。

    他的身体开始下坠,艰难睁开眼用模糊的目光望向地面,看着那名正抬头冷漠看着自己的马贼首领,终于确认此人居然是一位洞玄上境的大念师!

    洞玄上境大念师,身份何等样尊贵,实力何等样强大,入营必为将军,入朝定为供奉,行走世间必受尊崇,像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冒充马贼来杀自己?

    宁缺知道自己轻敌了。如果早知道敌人的目标是自己,早知道对手是一位实力恐怖的大念师,他绝对会一开始就动用元十三箭,虽然二师兄曾经那样说过,但这名马贼首领的实力,绝不会比隆庆皇子弱多少!

    ……

    ……

    马贼首领,或者说大唐东北边军大念师林零,微仰着头,微眯着眼,看着在空中喷血的宁缺,目光里充满了极复杂的情绪,有些得意有些畏惧又有些骄傲。

    军方要调查一个人,绝对会挖出他所有的老底,宁缺在北山道口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战斗习惯,他跟随颜瑟大师学习符道的事实,全部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一名洞玄上境大念师对上一名不huò境界的初学者,做了如此细致缜密的准备,如果这样还杀不死对方,那只能说明昊天太不讲理。

    不过看着宁缺马上便要死去,林零依然觉得有些骄傲,因为他虽然是东北边军里最强大的念师,但今天杀死的这个人是书院二层楼的学生,是夫子的亲传弟子。

    所以他骄傲却又畏怯。所以他决定当确认宁缺死亡后,自己必须马上杀死身旁的亲信……以及自己,不让这件事情给将军带去任何麻烦。

    ……

    ……

    营地间那辆安静很长时间的马车忽然动了起来,一动便是惊天动地。

    整个车厢解体散开,帘布木块金属佩件像箭矢般向四处喷射。

    车厢迸裂,白衣少女飘到了空中,瀑布般的黑sè秀发随风飞舞,她看着那面火墙,散漫的目光骤然凝结,苍白的脸颊上出现两抹极不正常的红晕,伸出了一根手指。

    纤细的手指在寒冷荒原冬风间画了几根线条。

    指尖破空破风破天地,一股无形的力量随着线条的绘涂而生成。

    只有晋入知命境界的神符师才能画出来的不定符!

    白衣少女手指剧烈颤抖起来,似乎在承受极大的痛楚。

    最终,她没能画完这道符,只完成了一半。

    她漠然看了一眼火墙那边,隐约能够看到宁缺的身影正在高速下堕。

    她闭上眼睛,身体向后一倾,向地面坠下。

    冬风间那半道未完成的符,骤然坍缩,带动着周遭的空间一道坍缩,在极短的时间内,凝结成一团透明的气团。

    无形而透明的符力,仿佛是天神全力挥出的拳头,隔着数十丈的距离,狂暴而出,在那面火墙上破开一个极大的空洞!

    十余名马贼鲜血狂喷,纷纷坠落下马。

    马贼首领眼瞳剧缩,纵使他是洞玄上境的大念师,也感到了这股力量的恐怖。

    这道符纵然是未完成,但依然是只有神符师才能参悟的不定符。

    神符。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