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三十章 驻营地的选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三十章驻营地的选择

    疲马尘车十来人,自然不可能影响荒原局势,蛮人王庭与中原联军的谈判和他们更没有什么关系,经历马贼劫掠粮草尽失,却还是坚持来此,墨池苑弟子们自己知道是要寻觅公道,而在别人看来则是被迫前来等候神殿的处理结果,前景黯淡全无光明,自然没有谁会愿意前来亲近,哪怕传闻书痴便在那辆马车中。

    雄山畔的草场漫无边际,隆冬时节虽然有上万人聚集此地,帐蓬朵朵盛开,但依然有足够多的地方可以用来安置人员。为了表示诚意,王庭方面同意中原联军自行选择地方扎营调配人马,负责此事的人是西陵神殿的一位主事,他神情淡漠与酌之华见过礼后,直接把墨池苑弟子们带到了一个地方。

    两个帐蓬离联军中帐的距离并不远,就在中帐后方,却显得有些偏僻,地势略高,墨池苑弟子们走进帐中,看着那些事先准备好的用具,发现还算不错,心里清楚大概是联军因为山主的关系,终究还是给了些颜面。

    只是从被王庭骑兵接来此间,直到此时此刻,除了那位神殿主事之外,竟没有一个联军上层或是神殿的大人物出面,加上一路所见那些中原诸国来人的冷漠眼光,墨池苑弟子们知道自己刻意被人排挤遗忘,情绪不免有些低落不平。

    天猫女年纪太小,自然想不到那么多,她看着帐内厚厚的羊毛褥子,想着今天晚上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不用在狭窄的车厢里和山主挤在一处,倒显得有些高兴。

    被排挤被刻意遗忘的遭遇,宁缺去年在书院里便经历过,所以他很习惯,并不怎么在乎,只是觉得这处宿营地的位置似乎有些不妥。

    他走到帐外,向远方望去。

    背着沉重行囊的大黑马踱到他的身前,用马首轻轻拱了拱他,发出像拉风箱一般的难听喘息声,显得极为吃力辛苦。

    宁缺mō了mō它颈上的鬃毛,笑骂道:“不要总是在我面前叫苦卖乖,这么点东西哪里至于让你辛苦成这个模样,稍后就要离开,别急着把行李卸下来,如果饿了你自己去找些草吃。”

    大黑马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冬风间那些隐隐若现的青草,痛苦万分想着,这些草比蛮人头上的头发都要少,哪里能让自己吃饱?

    大黑马xìng情暴烈,但若被驯服之后,毫无疑问是世间罕见的骏骑,如果让别人发现它的真正实力,一定会当宝贝般贡起来,哪里会像宁缺这样当成自家随意养的一只狗,家里没饭吃了,便一脚踹出门让它去街边拣邻居剩的骨头?

    但偏偏它只服气宁缺的管教,见宁缺真没有去替它讨要干草的意思,垂头丧气乱踢马蹄便向营外走去,也不知道它能去哪里寻些吃的。

    时间尚早,但由于苦寒北地冬日短暂,天穹上的日头隐隐然已经有了近暮的味道,缓慢向地面垂落,光线渐渐变得昏红起来。

    缓坡后方袭来一阵寒风,宁缺不知从何处拿了一条棉围巾,塞进领口处,对身旁的酌之华说道:“这里是风口,夜里会冷。”

    酌之华在墨池苑弟子中年龄最大,xìng情温婉平和,听着宁缺提醒,知道先前那名神殿主事,把自己这些人带到这里驻营,竟还存着这样无聊的刻薄小意思,即便是她也觉得有些恼怒,却不知该如何处理。

    宁缺拉住身旁走过的一名草原男子,表情温和诚恳说了一长段话。

    莫山山一直没有下车,直到听到宁缺这串难懂的话,才掀起车帘走了下来,待那名草原男子离开后,她走到他身旁,蹙着墨眉说道:“师兄你连蛮话都懂?”

    因为唐国强大,以及神殿不停传教的缘故,中原语言在草原上已经极为普及,但还是有很多蛮人习惯说他们的旧语言,也就是所谓蛮话。

    宁缺说道:“西蛮话我说的比较好。”

    酌之华问道:“钟师兄你先前和那人说了些什么?”

    “我问他可不可以自行在草原上立帐。”

    宁缺笑了笑,继续说道:“那蛮人说我们是单于最尊贵的客人,那么只要是单于的草场,我们可以任意挑选地方居住。”

    听到这句话,帐蓬外的墨池苑弟子都明白了他的意思,纷纷笑了起来,心想另择宿营地也不错,既然神殿如此对待自己,那又何必与他们靠的太近。

    酌之华微笑看着宁缺,心想同门之中没有成熟男子,面对很多问题和选择时,确实少了些魄力,这种情况便是山主也没有办法改变。

    “我们应该往哪里搬?”

    宁缺望向草原之上。

    奉神殿诏令,中原诸国都派人援燕参战,在燕北边塞两道战线上,至少聚集了数十万人,但眼下深入荒原进行和谈,诸国自然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拉过来,只不过护卫贵人们的骑兵汇聚在一起,至少也有千骑之众。

    夕阳下的草场上帐蓬处处,旌旗招展,西边一片草场上帐蓬数量不多,排列的却极有秩序,而那些在寒风中猎猎飘舞的旗帜,也显得格外有精神,至于隐约可见的骑兵队列,更是比这边的中原联军骑兵显得整齐肃然太多。

    世人通常认为天下最精锐的骑兵便是西陵神殿护教军,但神殿骑兵数量太少,依教典严格控制在千骑以下,所以真正强大无比敢言席卷天下的骑兵是另外两支。

    天弃山那边荒原上,金帐单于麾下的王庭骑兵,以及唐骑。

    宁缺指着草场西面那片秩序井然的帐蓬,和那些熟悉的军旗,说道:“我们靠着那边驻营。”

    墨池苑弟子们认出那边是唐军的营地,微微一怔,片刻后都同意了他的建议,大河国与唐国世代交好,而且现在都是奉神殿诏令前来,驻营于那处,相信无论是谁说不出什么刻薄的言语。

    可惜少经世事的大河国少女们依旧没有想到,她们舍弃神殿指定的营地不用,而选择与唐营相邻而居,依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惹来了不少非议。

    看着暮sè下走向唐营地的疲马尘车十余人,来自南晋的剑客神情冷漠,月轮国僧人眼lù嘲讽,神殿的主事表情yīn沉说道:“想抱唐tuǐ,那便抱去。”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