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四十章 棘杖稍吐胸中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

    正如曲妮玛娣先前问出这句话后的安静一样,不是没有人不相信宁缺说的话,而是没有人敢不相信宁缺说的话。道理也是同样的简单,不是因为宁缺拥有多么崇高圣洁的名声,而是因为他在书院后山排行十三,有一个叫夫子的先生。

    对世间人而言,西陵神殿自然是最神圣庄严的地方,而大唐都城长安南郊的那座书院则是最崇高之地。大唐帝国铁骑雄窥天下,国内政通人和,有很大原因是因为朝堂及各郡主官,大部分都有书院教育背景,普通书院便已然是个庞然大物,更何况是传说中的书院二层楼?

    二层楼里生活着夫子的亲传弟子,那些人很少在世间行走,渐渐都成了传说中的人物,但偶一露面前可以轻王侯,弱公卿,即便是对着各宗派领袖甚至神殿大人物都可分庭抗礼,像这样的人物,又有谁有勇气跳出来质疑?

    莫山山在碧蓝海畔的温泉处曾经对同门说过,虚名是最没有力量的东西,力量永远只在于力量本身,就像笔墨永远只在于笔墨本身,所以今日议事帐内争论草甸马贼一事,众人心中真实情绪偏向于墨池苑弟子,她亦名闻天下,但站在她对面的是神殿是月轮国,于是便没有人相信,不敢相信。

    此时说出相同话语的人是宁缺,他身后站着夫子和大唐帝国这两座高不可攀的山峰,那么此时帐内,说话最有力量的人便是他。

    惊呼声终于暴发了出来,议事帐内的人们看着宁缺,震惊的不知如何言语,只有发出声声强行压抑却抑不住的感慨惊叹,紧接着,所有的声音再次消失,帐内重新回到先前寂静无声的状态,除了变得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对于各宗派的修行看来说,宁缺绝对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虽然对方似乎在今年春天才以一种谁都意想不到的姿态,直接闯入了元气横流溢美的修行世界之中。

    在裁决司大神官授意下,神殿一直在宣扬他的名字,所以全天下的昊天信徒都很快知道了有一个叫宁缺的人,曾经在长安城春风亭一夜中,帮助另一个极富传奇性的强者,斩杀了一名月轮国僧人和一名南晋剑师。全天下的人知道这个叫宁缺的人,在书院二层楼的比试中,战胜了光彩夺目,完美若神子的隆庆皇子。

    更令世间震撼的是,所有人知道这个叫宁缺的名字,出现在了七卷天书的日字卷上,虽然没有人看过那卷天书,虽然很多人都对此存有疑惑,但既然这个消息是经过西陵神殿同意才传入世间,那么想来不会有所虚假。

    刚进书院二层楼,又成神符师传人,更有资格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天书上,如此令人心神摇晃之遭遇,怎能不令帐内各宗派的年轻修行者们震惊、敬畏且羡之?

    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春风亭一夜的旧事,以及旧事中的那些死者,南晋剑阁弟子和月轮国白塔寺僧人们的目光,在敬畏羡慕之余,还隐藏着几分敌意。

    最震惊的人其实是墨池苑的弟子,天猫女小脸微红,怔怔看着宁缺,明亮的眼眸里满是喜悦和不可置信的神情,少女们紧紧捂着嘴唇,才没有因为震惊发出尖叫。

    她们本以为宁缺只是一名书院的普通学生,哪里想到竟会是夫子的亲传弟子,联想着温泉相遇,荒原同行并肩浴血杀敌的时光,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莫山山听到那个名字后,看着宁缺的目光微微一滞,袖中那双惯持笔杆,稳定如秀山的手颤抖了一丝,她木讷微圆的脸颊上依然没能任何表情,只是眉眼间忽然多出了几分疲惫之色。把手中的那把小佩刀插回酌之华腰间,她沉默坐回椅中,散漫无神的目光显得有些惘然,再也没有看宁缺一眼。

    宁缺没有注意到少女此时情绪上的细微变化,在舒成将军身旁坐下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天谕司司座大人。

    因为他没有再看曲妮玛娣,所以那位身份尊贵的姑姑表情愈发阴沉难看。

    天谕司司座也没有看曲妮玛娣,他看着眼前飘落的那丝雪白银发,忽然微微一笑,迅速做了决断,看着宁缺说道:“十三先生,你看这事如何处理?”

    听着十三先生这个称呼,宁缺微微一怔,本以为这位神殿大人物早已知晓自己在燕北边塞处的身份,转念间想起另一件事情,才明白是何道理。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书院,书院里有个夫子,他是最高的那个人……这段话对于尘世中人而言或许只是道顺口溜,但对于修行世界里的大人物,尤其是像神殿司座大人这等知晓很多历史秘密的的人而言,却是根本不需怀疑的真理。

    夫子高,当然不是说他长的高,虽然他长的确实高,也不仅仅是指他的道德文章思想境界高,还指他的辈份高。

    根据昊天掌教大人和烂柯寺长老童年时的记忆推算,夫子至少已经活了一百多岁,而按照夫子自嘲的话语说,活的时间长总会占些便宜,比如说辈份什么的,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与夫子同辈的人了。

    即便与夫子弟子同辈的人相信也已经死光了,所以颜瑟大师当日在书院后山与二师兄君陌说话时,才会有那一番辈份之争,所以无论神殿还是佛宗里真正的大人物们,提及书院后山那些人们时,从来不按照正道宗门辈份称呼。

    书院自身也有这种问题,前院后山的辈份差距太大,为了避免那种难以言喻的尴尬,便形成了一种称呼习惯,前院的教习们称呼后山那几位,按照长幼之序称为几先生,比如大先生及二先生。这种习惯渐渐流传到了书院外,只是因为后山里的人们基本上不怎么现世,大概也只有神殿里的大人物们还记得这种规矩。

    所以,宁缺便是十三先生。

    无论在军营,还是在修行强者的世界里。

    ……

    ……

    宁缺不是典型唐人,但他自幼从军,如今虽然早不是那个边城小卒,依然保留了很多这方面的气息,这一生最为厌憎的便是不援同袍的杂碎和抢夺军功。在东胜寨处便知道神殿骑兵曾经抢过碧水营的军功,入荒原更是经历了那场血战,对神殿骑兵没有丝毫好感,加上既然是十三先生,难免有些十三之气,所以明知道天谕司司座想听到什么答案,却依然没有顺着对方的意思走。

    天谕司司座陷入沉默。

    身为神殿重要人物,他理所当然应该维护神殿中人,但近些年来,裁决司连出道痴和隆庆两大名人,实力迅速扩张,加上光明司因为那椿隐秘事必须低调,所以裁决司从上到小的气焰都极为嚣张,他身为天谕司司座早已有所不满,今日之事宁缺敢拿书院声誉做保,他顺势而行,也算是维护神殿光明公平的名声,不惧被人非议有损神殿尊严,更不在意被道痴等人事后责难。

    心意既定,他看着宁缺微笑说道:“神殿骑兵统领陈八尺领四十棘杖,报请裁决司神座免去一应职务,所属骑兵归桃山后罚苦役半年,你看如何?”

    这番处罚意见里,并没有包括曲妮玛娣,更没有花痴和天谕院诸生,不过也是理所当然,即便是天谕司司座,也不可能做出任何决断。

    宁缺知道不可能再要求更多,神情温和点头,自然没有忘了把神殿光明正义的一面好生赞扬一番,这种时候他可没有什么夫子弟子的矜持劲儿。

    舒成将军轻捋胡须,也表示赞同,于是这件事情便得出了最终的结论,而在商议之时,竟是根本没有一个人去问曲妮玛娣的意见。

    坐在天谕司座身旁的曲妮玛娣老脸黑沉,紧握着椅手的枯手颤抖不停,她自然不是恐惧什么,只是快要压抑不住心头的愤怒。

    听着棘杖四十,神殿骑兵统领陈八尺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棘杖乃是神殿内部的专门司罚用具,乌松木为柱,上面缠着杂钢细刺,据传无数年前首任裁决大神官,便是背负此棘二十年,才明悟昊天真义。他身为裁决司下属,当然清楚这个传说,更清楚这种棘杖会给人带来多大的痛苦。

    过去数年,他曾经跟随隆庆皇子四处巡视,缉捕魔宗余孽及叛教邪人,曾经亲手用棘杖把那些恶人抽打的生不如死,看过那些背上绽开的血花,筋络缠绕成的麻藤,哪里想到这种遭遇,竟会有日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是洞玄境的高手,在裁决司地位重要,然而神殿阶层森严,天谕司司座大人既然做出了决定,他非但不敢反抗,就连辩驳抗议之声都不敢发出来,只有紧紧咬着牙,老老实实任由神殿管事把他拖了出去。

    洞玄境修行者很强大,但他们的身体和普通人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区别,当帐外响起沉重的闷击声后不久,神殿骑兵统领陈八尺,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凄惨的痛嚎声。他想咬紧牙关不喊出声,不想让裁决司丢脸,但在裁决司的棘杖之下,即便是咬碎满口牙齿,却无法抵抗那种剧痛。

    听着棘杖重重落在肉背上的闷响,听着声声惨嚎,甚至隐隐能听见棘杖细钢丝勾出肉筋丝的嘶嘶声,议事帐内的人们不由感到有些身体发寒。

    听着这些声音,大河国少女们紧紧抿着嘴唇,想起死在草甸下的师弟,觉得郁结多日的胸怀,终于算是舒畅了几分,不由望向不远处的宁缺,眼中满是感激。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