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四十二章 笔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无论真假……总之曲妮玛梯姑姑身体不适,只好被弟子们扶出帐去,至于是偶感风寒还是急尖攻心,看那些月轮国白塔寺僧人们仿佛喷火的目光便能猜到。

    宁缺看着那个老妇人虚弱的背影,没有丝毫同情,在心里想着,便是我自己都没有见过老师,你居然还想向大子问罪,你又算是根什么棒槌?

    想到棒槌,他眼珠一转,忽然生出把身后大黑伞顶到头顶上的荒谬想,暗道那样似乎会和二师兄更像一些。

    今日的嚣张源自二师兄的教诲,所以他有此联想虽然荒谬倒也自然。

    从传说中的小师叔到二师兄到各位师兄师姐,再到如今的宁缺,书院中人偶一现世,便自骄傲嚣张,帐内的人先前有些震惊愤怒,但想起流传已久的那些故事,也只好沉默、书院嚣张有嚣张的资本若实力弱小,不嚣张也会被人欺负,若够强,你再如何嚣张,别人也不敢对你如何,便如曲妮玛梯一样。

    因为前面发生的这些事情事情,会议后续的那些议程变得简洁很多,宁缺也没有怎么认真听,待他反应过来时,神殿会议已经结束,议事帐内人散去不少。

    天谕司司座微微一笑,自去歇息。舒成将军看着宁缺笑着说道:“虽说我也知道和清新少女们呆在一处爽利,但我军既然在这里有营地,你又已现了身份,莫非还要去墨池苑的营房?朝廷面子上不大好过:”

    “瞧您这话说的,我当然是老老实实跟您走。”

    宁缺被将军调笑的有些尴尬,心知在很多人看乘,自巳这个书院二层楼弟子乔装打扮,跟随这群大河国少女一路向北进入荒原,怎么看都有些问题。

    墨池苑的少女弟子们还处于意外与惊喜之中,想要上前与宁缺说话,却又想着他的真实身份,有些不敢上前。

    宁缺向少女们笑了笑,正准备说些什么,却不料莫山山沉默站起身来……言不发就往议事帐外走去,不由怔住了。

    酌之华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向宁缺歉意一笑,拉住雀雀欲前的天猫女,带着师妹们向唐军诸人行了一礼,便跟着莫山山向外走去。

    宁缺不由摸了摸脑袋,心想书痴这又是在犯什么痴气?

    唐营一片安静,巡逻士兵神情严肃,在几名亲卫的护送下,宁缺和舒成将军缓步行走其间,没有人敢上前打扰。

    微寒的冬风吹楠着营地上方的军旗,宁缺抬头看了一眼,不由想起在渭城边塞时的生活,好生怀念,正准备感慨几句,不料舒成将军回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带着几许深意说道:“书痴是个不错的女子。”

    宁缺知道这位将军大人果然想歪了,不由苦笑着准备辩解几句。

    舒成将军摇了摇头,捋须笑道:“十三先生不用多说什么。以书痴的身份,配书院后山弟子也算妥当,我大唐与大河国世代交好,相信这门亲事,无论是书院还是陛下,都会觉得非常满意。”

    听到这句话,宁缺忽然明白为什么将军大人以及先前那位天谕司座大人告别时的目光都那般温和,就像是媒人一般。

    以他如今的身份,想要成婚娶妻都不再是纯粹的是私事,至少需要通过朝廷和书院两关,而世间各国宗派里的女弟子,能配得上大子亲传弟子身份的人却是极少,书痴当然是最好的对象。

    宁缺不知该如何解释,对那个书符成痴,在枝头白衫蓝带俏立的女子,他确实极为欣赏,然而这和事情不管是什么事悄终究是自己的事情怎么能变成别人讨论的事情?为了化解尴尬,他转了话题,说道:“我本以为那位司座大人无论如何都会维护自家神殿的尊严,没想到处治还算公道。”

    “天谕司掌着天谕院,隆庆皇子当年在天谕院里的经历却并不如何愉快。”舒成将军说道:“所以天谕司司座和隆庆皇子的关系一直有些微妙,尤其是裁决司近些年权柄日重,隆庆皇子声名大作,天谕司承受的压力可不小。”

    宁缺感慨说道:“原采如此。没想到神殿这和地方,也会有这么多世俗倾轧。”

    “神殿光耀世间,但能掌握的资源终究不是无限多,三位大神官各领一方,彼此之间当然有竞争,但这三位大神官高居神座之上,白然不可能像世俗流氓般斗殴呛声,真正的较量都出现在三司司座之间。”

    舒成将军继续解释道:“裁决司二位大人物中,道痴痴心于道,不怎么理会具体事务,所以裁决司神官执事,护教神军以及暗谍,都由隆庆皇子具体管理。天谕司想要打击裁决司的气焰,当然首要针对的目标便是隆庆皇子。”

    他望向宁缺微笑说道:“春天时你胜了隆庆皇子……在神殿很多人看来都是难以忍受的羞辱,但天瑜司上下,大概内心深处都有些感激你的出现。”

    宁缺想着那位须发皆银,却面容年轻的天谕司司座,微微皱眉说道:“天谕司司座今年多大?他比隆庆强还是弱?”

    如果能确切知道这一点,他便能大概推断出神殿年轻一代强者们的真实实力,之所以想要知道这一点,是因为他隐隐中总喜欢把书院和神殿对立起采看待。

    “天谕司司座程立雪,今年应该过了三十,至于说到修行境界。”舒成将军摇了摇头,说道:“无论是军部还是天枢处,对神殿中人的修行境界只有一个大概的估计,就如同隆庆皇子,都说他只差一步到知天命,但谁也不知道那一步有多大。”

    宁缺不再去想这些问题,看着远处一个安静的营帐,沉默片刻后,说道:“将军大人,有件事情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墨池子苑弟子们踩着枯黄的冬草向自巳营地走去。天猫女看着宁缺和那位唐国将军走入唐营,有些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皱着眉尖好奇问道:“钟师……不对,宁师兄洲才最后对着曲妮玛梯姑姑的模样,给人感觉很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少女们想着先前那幕画面,曲妮玛梯姑姑气的浑身颤我,脸色黑沉,似乎随时可能暴走,宁缺却温和微笑站在她身前,不躲不避甚至还仰着脸,也觉得当时他身上所流露出乘的气质味道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天猫女咬着指头想了半天,忽然间恍然大悟,兴奋地击了击小手掌,看着师姐们说道:“我知道了,师兄当时的样子真的好贱……嘻嘻,不过我喜欢。”

    大河国少女们集体一怔,然后发现贱之一字确实是形容宁缺当时神情的最佳选择,忍不住都掩嘴笑了起乘,纷纷表示自巳也很喜欢他当时的贱。

    只有最前方的莫山山没有笑,她沉默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酌之华看看她的神情,渐渐敛了笑意,流露出一丝担忧的情绪。

    回到营帐之中,莫山山似乎已经完全忘却先前议事帐内的激烈冲突以及那一幕幕的画面,平静地注水研墨润笔,端坐在案几之前开始准备写字。

    酌之华挥袖示意师妹们暂时离开,走到案几旁半跪坐下,静静看着她白皙脸颊上的神情,过了很长时间后轻声说道:“为什么先前就那样离开?”

    莫山山握着笔杆的右手微微一健,沉默片刻后说道:“那我应该哪样离开?”

    她是书痴,莫干山下墨池苑里地位最高的山主,是书圣王大人最后收的亲传弟子,但她年龄并不大,在酌之华眼中更像是一个痴于书墨,不知世事的妹妹。

    酌之华静静看着她,温和说道:“十三先生一路以乘帮助我们不少,今日议事帐内如果不是他最后出面,只怕我墨池苑还会有更多麻烦,即便不提这些日结下的情谊,即便是为了表示感谢,你也应该向他告别一声才对。”

    莫山山轻转手腕,墨笔软毫触到黄纸之上,写了一横,淡声说道:“以前未曾说过,其实那些马贼便是因为他而乘,既然如此,我们没有道理感激他,相反是他拖累了我们,今日在帐内他开口说话,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酌之华看着案几纸上那歪歪扭扭的一横,忍不住笑了起乘,旋即轻声叹息说道:“你明知道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莫山山看着纸上如蚯罐般难看的字迹心头微恼……”回头看着她说道:“那你究竟想说什么?”

    酌之华看着她带着几丝恼意的如漆眼眸,微笑说道:“我想说的是,既然你已经偷偷喜欢这位宁大家这么长时间,如今职然看见了真人,为什么不去说明白?”

    莫山山微微一怔,回头继续抿头写字,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胡话。”

    酌之华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走出帐蓬,留她一个慢慢思考。

    莫山山没有思考任何事情,因为她脑子里的思绪已经变成了一团乱麻,她只是下意识里握着墨笔不停写着,薄唇微翕,带着恼意喃喃自语说道:“原采你就是那个家伙,却一直瞒着我,要我去说什么,我岂有这般下贱……”

    一面喃喃说道,少女眸中偶现羞恼之意,微鼓粉腮有红晕生起:

    黄纸之上墨迹淋漓却纠结如麻,便是她三岁时也写不出这般难看的字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