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四十七章 荒人,有点意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离开王庭再度向北,宁缺给确定的路线非常清楚……就是跟着土阳城出来的那支商队行走,只是来到这片雪境口处,无论天枢处还是暗侍卫的情报都已中断,剩下的路只有自己去探索。好在一路行采极为小心谨慎,无论阴雪天气,总保持天弃山脉在自己左手方清晰可见,即便追不上那支商队,原路返回也不成问题。

    不清楚是写的字还是死皮赖脸死缠滥打的精神起了作用,莫山山没有与神殿强者们同行,而是与他一道向北进发。一路行采路途寂寞,二人时常切磋书道符道,各有收益,尤其是宁缺通过她的演示掌握了更多符道的基础门,甚至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快要破境,不免心喜。

    莫山山的心情也不错,正如她所言,她喜欢看宁缺写的字,路途当中每遇歇息之时,便能看到宁缺拿着墨笔或是树枝在纸上在泥地雪地上勾抹画连,再枯燥乏味单调的旅程似乎也变得丰富起来,雪地仿若墨池。

    树枝在雪中划动的声音簌簌响起,宁缺看着自己写的这些字,满意地点点头,发现自巳在莫山山的压力之下,不止修行境界有所增进,便是书道也长进不少。

    莫山山将胸前的围巾拉到肩膀,身体微倾,低着头认真看着他写的字,右手伸出食指在空中缓慢地比划着,似乎是在临蔡。

    宁缺知道少女的眼神不大好,已经习惯了她每次看字时的专注和姿式。拯口下方刮起一道夹着雪粒的寒风,把少女肩上那条围巾吹的呼呼作响,黑色的发丝向后飘去,衬着微红的脸蛋,显得很好看。

    雪枢后方,大黑马高昂着马首,百无聊赖地轻踢着前蹄,也不知道它成天到晚吃什么吃到火气如此猛,竟似根本不惧此间的寒冷。

    旁边有一匹枣红色的母马,搭着保暖的布褥,蹄上束着布带,却依然显得有些惧冷,不停向大黑马身旁靠去,小心翼翼地轻轻磨蹭,似乎想要取暖,又不想让它觉得厌烦。

    大黑马轻轻打了个响鼻,显得有些腻味,却没有挪开自己的高大身躯,而是挺昂扬地挺立在风雪中,替枣红马挡住右侧吹来的雪风。

    莫山山在空中划,动的手指缓缓停住,完成了临藜,但她没有就此抬头,而是继续认真看着雪地上的字,似乎想把那些字全部牢牢记在心里:

    宁缺伸手摘下脸上的黑口罩,认真请教道:“昨天请教过破境一事,你说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越到高处越困难,可我只不过是从不惑入洞玄,算不得什么艰深破境关口,为什么从东胜寨到此地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动静?”

    莫山山直起身子,看着他静静说道:“春天的时候你才开始初悟,如今一年未尽,你便已经看到了洞玄的山门,如果你没有说谎,那么只能说明你是修行道的天才,这也说明了夫子为什么会选你为学生。”

    宁缺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和别人相比已经算很了不起的?”

    莫山山睫毛微颤,问道:“你说的别人究竟是什么人?”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隆庆皇子。”

    莫山山看着他认真说道:“你不是说你不接受一生之敌这么狗血的说?”

    宁缺笑了起采,说道:“世间皆称隆庆皇子只差一步进知命,如果他真进了知命,我就算想狗血也狗血不了,而且……”

    他笑意渐敛,平静说道:“神殿会尊敬书院,但不代表畏惧书院尤其是隆庆皇子这种人物……”他一定会寻找机会亲手击败甚至杀死我,以此完善他所谓的道心。

    如果他进了知命,真可以把我揍成一条狗。”

    莫山山静静看着他,仿佛看着雪坯外的风雪,猜想着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东西,沉默很长时间后,轻声说道:“你想战胜他?”

    “骄傲与自信采自于实力,我不是二师兄。”

    宁缺说道:“所以我并不奢望现在就能战胜他,但我想,如果有可能延缓他进入知命境界的脚步,也许有一天我能追上他。”

    “我想你应该有时间,虽然时间不见得足够。”

    莫山山看着他”惯常木讷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一道很罕见的笑意,这抹笑意有些生涩,却克满了欣慰温暖和鼓励的意味。

    “修行五境,终境最难,要上知天合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虽然我现在能写出半道神符,那只是侥幸得到的大机缘,我始终看不到知命境界的门槛在哪里。”

    莫山山看着他继续说道:“隆庆皇子虽然被公认为年轻一代中最有可能第一个进入知命境界的人,但我想他不过是看到那道门槛,距离迈过那道门槛还有一段时间,前些日子我在想,神殿让我们进入荒原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宁缺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皱眉不解问道:“你也曾经说过,隆庆不如道痴,如果隆庆都已经看到知命境界的门槛,那道痴呢?”

    “也许她迈过了一只脚?也许她只是看到那道门槛。”

    莫山山说道:“道痴的强大,并不仅仅在于她的修行境界,更在于她对道术精妙的掌握,据闻神殿掌教曾经赞她万皆通,你可以想见……”……:

    宁缺听着万皆通四字,不由一震,正想在问的更具体一些,忽然间眉梢一挑,手臂一探握住了身后的大黑伞。

    拯口外的风雪之中响起一道极微弱的青鸣。

    莫山山虽不似宁缺这般对箭声极度敏龘感,但身为洞玄上境的修行者,发现羽箭的速度也并不稍慢,露在袖外的手指轻动,便拈住了一张符纸。

    宁缺伸手阻止,因为他听出羽箭的方向,应该与巳等无关。

    一枝羽箭深深射进雪经外的缓坡。

    藏在雪坡里的一只雪兔后臀被箭簇撕裂,拼命挣动弹跃而起,跳,进了蚯口。

    雪兔摔进雪经里,弹动几下便毙命。

    雪地上宁缺写的那些字,被蹬的一塌糊涂。

    沉重的脚步声在经口外的雪坡上响起,宁缺用目光示意莫山山此事交给自己处理,伸到后背的手松开伞柄,向上握住刀柄。

    一个穿着兽皮棉服的人,翻过了雪绶边缘,搜索受伤雪兔的目光首先看到了两匹骏马,然后看到了宁缺和莫山山,不由一惊,躬秘弓搭箭对准二人

    宁缺微微皱眉,看着那人双手间的短弓,注意到弓材有些特殊,弓弦里的绞丝微微闪毙,似乎用的不是兽筋,接下来他才注意到,有几络长发从那人的帽沿处飘了出乘,仔细看那个面容,原采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

    他握着刀柄,平静看着那名妇人说道:“我们无恶意。”

    莫山山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要做些什么虽然她已经能确认这名妇人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在如此靠近荒人部落的地方,难道不应该更加小心谨慎才是?

    那名妇人听着宁缺的话,表情显得有些惊诧,急忙向后退了两步后脚踩在雪娓边缘,与宁缺拉开足够的距离才显得稍微放心了些,问道:“中原人?”

    她说话的腔调有些怪,舌尖很少弹动,字与字之间的时间距离非常标准,从而显得平直强硬,不过只是这三个宇,倒还能听懂。

    宁缺看着妇人,认真问道:“荒人?”

    妇人没有回答化的问题,警惕地看着二人,双手间的那把短弓拉的更紧,发出一阵轻微的变形声响,似乎随时可能射出箭来,继续问道:“中原人?”

    莫山山不擅长撒谎,这种情况也不需要撒谎,面无表情回答道:“我是大河国人。”

    那名妇人摇了摇头,说道:“没听说过工……”

    莫山山指着宁缺说道:“他是唐人,我想你应该听说过。”

    宁缺心道坏事,千年之前正是大唐帝国把荒人赶到极北寒域,双方之间可以说是仇深似海,这荒人妇女知道自己是唐人,哪里不发飙的道理?

    他握着刀柄的右手微微一紧,准备抢在妇人动手之前砍翻对方: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那名妇人听到唐人二字后,只是微微一怔,并没有什么太激烈的反应,反而情绪变得稳定下乘,说道:“唐人我听说过:”

    宁缺蹙眉问道:“听说过?”

    “嗯。”妇人用她那和特有的腔调说道:“部落里所有人都知道,很多年前就是因为祖先们打不过你们,我们才搬走的。”

    宁缺越发不解,问道:“那你知道我是唐人,为什么不生气?”

    妇人收回弓箭,面无表情说道:“打不过就要认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宁好挠子挠头,说道:“好像……这么说也有道理。”

    这是宁缺和莫山山第一次看见荒人,通过短暂的接触和对话,二人发现荒人并不是传闻中那些能吃石头喝铁水的怪物,就像他们一样,需要打猎,可以说话交谈,穿着衣服,天天为了生活奔波,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那名荒人妇女不再理会他们二人,从雪兔身上拔下羽箭,细心观看箭簇的磨损,然后抓起雪团,把兔子身上的血渍擦干净,便扔了进身后的袋子里。

    莫山山静静看着她,忽然开口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到南边来?”

    这时候轮到宁缺看了她一眼。

    他采到这片被荒人占据的原野目标很清楚,不是为了神殿,也不是为了什么中原诸国的安宁,他是去找天书的,当然不想和这些不好惹的荒人打交道。

    荒人妇女看了她一眼,说道:“为什么不能采?”

    莫山山说道:“这是别人的地方。”

    妇人说道:“很多年以前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乡,只是我们离开之后,才被那些蛮子给占了,我们凭什么不能回乘?”

    莫山山看着她很认真地请教道:“但草原蛮人在这里已经生活了这么多年,世代居住于此,现在你们把他们的土地占了,他们怎么活下去?”

    宁缺看着她,心想虽然你是修道天才书痴,但怎么能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

    荒人妇女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莫山山,说道:“不抢回来,我们怎么活下去?”

    宁缺噗哧一声笑了出采。

    莫山山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然后牵起枣红马,跟着那个荒人妇女越过雪枢边缘,向缓坡下方走去。

    宁缺愣了愣,赶紧跟上。

    大黑马愣了半天,发现没有人理会自己,居然全都跑了,情懑地蹄着雪花,载着沉重的行李,吭味吭味地跟了上去。

    一番交谈下乘,宁缺觉得荒人确实很有些意思,尤其和唐人的性情脾气很相近,但他依然不准备和荒人接触,没料到莫山山好像有些不一样的想。

    莫山山看着前面背弓而行的荒人妇女,轻声说道:“明年开春要和荒人作战,当然要了解一下荒人部族的真实情况,神殿让我们来查探敌情,这荒人妇女对我们又没有怀疑,岂不是最好的机会?”

    宁缺摇了摇头,心想神殿要和荒人打仗,关自己什么事情?然而莫山山既然坚持要把这次偶遇当作自己尘世试炼中的一环,他也没有办反对。

    走出雪撅向东面转没有多长距离,便看到一处孤伶伶的帐蓬,帐蓬表面涂着一种近似黑泥的涂料,看模样应该可以挡风遮寒,只是这里明显距离荒人部族的聚居地还有很远一段距离,不知道那位荒人妇女为什么会在这里生活:

    荒人妇女并没有邀请他们采做客,但也没有对他们流露出很明显的敌意,任由他们跟着进了帐蓬,毫无热情地扔过采一大块肉干,又给他们倒了两碗热水。

    肉干里没有太多盐,嚼乘虽然无味,但如果混着唾液久了,则会散发出一股粗励原始的香味,宁缺自从离开渭城之后,便很少有机会接触这等东西,不由嚼的津津有味,根本抽不出空乘说话。

    莫山山向那荒人妇女道了声谢谢,撕了两道肉丝放进唇间缓缓咀嚼,看她神情,也不知道是难吃还是好吃。

    荒人妇女低头处理一块兽皮,也没有理会他们。

    帐蓬之内虽未相对,却是无言。

    宁缺感觉到气氛的怪异,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莫山山,心想你不是说要打探敌情,查看荒人部落的真实情况,难道当哑巴也能问出话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