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五十四章 桃花朵朵开贴子管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仇恨不甘健虑恐惧这些情绪……对干修行看来说是最可怕的心障,就像一狠狠柴木般,悬浮在道心之旁,成了一道篱笆,挡住篱外清新的风与水分,若这等境况持续的时间太长,篱笆内的事物便会逐渐枯槁。

    没能登上书院后山,是隆庆皇子向道路上的第一道坎,宁缺便是隆庆皇子道心外的那根柴木,他此行入荒原修行的一个重要目的便是要把这根柴木移走,打破道心樊篱的方法很多,比如苦修比如体悟教典又或是把自己逼入绝境再暴发,但毫无疑问最简单的方法是把那些柴木给砍成木屑随风吹走。

    所以当隆庆皇子知道那根叫宁缺的柴木自行前乘,道心外的葵篱打破有望时,被灰暗尘影蒙着的道心渐趋明亮,胸腹间只觉一股开阔之气喷涌而出,直欲对着如海般的莽莽群山高啸一声:

    便是这一刹那,他眼中的世界又有不同,天地间气息在雪峰黑岩之间缓慢流淌,其间丰富复杂难言的流动规律仿佛变得能够掌握,远处那道大山坳间清亮的空气中出现一道门,而且比以往出现时要变得清晰了很多。

    推开那扇门,跨过那道槛,便能知天命:

    隆庆皇子负手于黑衣之后,动情看着那处,久久沉默不语。

    不知道过了多长,他缓缓收回目光,望向身旁一株雪树。

    随着目光所及,树枝上的道道积雪渐化为水,水滴打湿枯枝汇聚到枝头,然后凝成一颗晶莹的水珠,在寒冽的山风中迅速成冰。

    就在枝头那滴水珠冻凝成冰的过程里,仿佛风中有把奇妙的刻刀,没有让水珠凝成圆或椭圆,而是渐渐绽开……瓣一瓣逐渐录离,直至成形。

    那是一朵晶莹透明,却又给人鲜艳欲滴感觉的桃花。

    素淡无色纯水为冰,在视觉上却仿佛能展现出色彩,十分神奇。

    隆庆皇子静静看着枝头随风轮轻晃动的冰桃花,美丽的容颜上没有什么骄傲或满足,英挺的双眉间,反而透出一抹淡淡的自嘲,轻声叹息道:

    “只差半分辰光:”

    春时自唐国返回西陵,在离开长安城的马车中,他曾经以为白巳马上便要晋入知命境界,甚至可能在旅程当中便会完成,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才让他从这种情绪中清醒过来,才重新平静地回到修行之中。

    漫漫修远的修行路,一旦踏上便不能回头,开始时走的极为迅速,而越到后乘便越是艰险,而那道把大修行者和普通修行者分开的知命门槛,更是高耸入云,极难攀爬,他虽然已经看见,但要接近并且迈过,又不知要花多长时间。

    不过隆庆皇子也没有因此生出丝毫低落情缚,因为他还很年轻,他已经看到了那道门槛,和那些世间修行百年却依然不知宝山何处的人们相比,他有足够多骄傲的资格,尤其是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巳又向那边靠近了一段距离。

    到了破境时刻,每前进一段距离都是那般困难,所以每能前进一段距离,都是那样令人感动甚至迷醉。

    冬树数十枝光秃秃的树枝上的积雪全部融化,均自汇流至枝头,凝结成晶莹剔透的桃花,折射着天空中的光线,美丽的仿佛不似人间:

    隆庆皇子洁白如玉的右手伸出黑色衣袖,用三根手指轻轻拈住一朵冰桃花,搁在空中对着日头观看良久,轻声感慨说道:“隆庆,你真的很强。”

    就在这时,山道远处忽然响起一道清稚的声音,声音里满是惊讶与好奇。

    “你们中原人的脸皮都这么厚吗?”

    隆庆皇子敛了笑容,面无表情往那处望去。

    覆雪山崖那处站着一个满脸稚气的少女。

    那少女身上紧紧裹着很多破烂的皮毛,脚上穿着一双脏旧的黑靴,头上戴着一顶皮帽,乌黑亮丽的长发被编成一根长又粗的大然子,垂落在膝间不停摇摆,一根毛耸耸的兽尾遮住她大部分容颜,却遮不住眉眼间的清稚。

    隆庆皇子没有这个少女身上察觉到念力波动,眉头微微挑起,心想若是个普通人,怎么会出现在寒冷刺骨的天弃山里,而且为何自巳没有察觉?

    他想到一种可能性,目光微寒问道:“南归荒人?”

    那少女年龄不过十五六岁模样,小脸被山间吹楠的寒风刺激的通红,听到他的问话用力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叫唐小棠,你呢?”

    隆庆皇子没有回答,看着少女身旁那个白耸耸的小兽,皱眉问道:“兔子?”

    唐小棠摇头说道:“不是兔子,是头可爱的小白狼。”

    隆庆皇子不想和荒人小女孩再说什么,指尖轻转冰桃花,准备让她回归臭天神国:

    一直安安静静蹲在唐小棠身旁的小雪狼,忽然前前爪着地弓着身子站了起来,咧嘴警惕低嚎望向他,只是雪狼太小,纵使身上如雪的白毛纷纷炸开,看着也只是变成了更大的雪团,无比可爱,哪里有半点可怕?

    隆庆皇子想着未婚妻送给自己的那匹白马,忽然间微微笑了起采,心想稍后杀了这个荒人小姑娘,可不能伤了这头罕见的小雪狼,送给她她想必会喜欢。

    唐小棠并没有因为小雪狼的警愧而不安,乌溜溜的黑眼珠里满是笑意,望着隆庆皇子问道:“你是不是想杀我?”

    莽莽雪山,人烟全无之地,一个十五六岁可爱的小姑娘,面对着一个起了杀心的陌生男子,笑嘻嘻地问你是不是想杀我,完全没有害怕的情绪,那么只有两种情况,或者她是个傻丫头,或者她才是那个真正可怕的人。

    隆庆皇子唇角微翘,自嘲一笑,心想那些乏味甚至腐浊的话本小说中曾经说过这种情况,他相信这个荒人小姑娘或许真有些古怪,然而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存在过如此小年纪却能威胁到自巳的少女。

    正这般想着,他的眼前浮现出一抹极艳的红,如锦鲤在湖中摆尾,那抹红出现在数年之前,代表着一段令他感到极不愉快的往事,因为这段回忆,他此时的情绪变得有些烦躁,脸色渐渐阴沉,绝美的容颜渐要变成指间拈着的冰桃花。

    他看着唐小棠面无表情说道:“魔宗余孽杀的多了,但南迁荒人中的魔宗余孽却还没有杀过,小姑娘你应该感到荣幸。”

    唐小棠格格笑了起乘,把小手伸到背后,看着远处树下的隆庆皇子开心说道:“像狼啊羊啊这种畜生我杀的多了,但神殿的人却没有杀过,你才应该感到荣幸。”

    轻声笑语代表着轻蔑轻蔑代表着挑衅,而在隆庆皇子看来,对自巳的挑衅便是对神殿的挑衅,对昊天的不恭,所以他愈发愤怒,而表情愈发平静。

    无论怎么看,这绝对会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更像是大人欺负小女孩然而出呼意料的是,抢先出手却是那名裹着破烂兽皮的小女孩。

    唐小棠出的不是手。

    是脚。

    她一脚踩在雪地上,雪上出驯J一个深深的脚印,深到似乎要锲进土地里而那只看上去普通无奇黑脏的靴子,只是微微变形没有破裂。

    然后唐小棠开始向着那株枝又坠满冰桃花的冬树奔跑。

    她每一脚踩在雪地上,都会激起一大蓬雪花,挟着无比巨大的力量,仿佛她小小的身躯就像是一座沉重的小山,震的整个山崖都微微颤扛起来。

    晶莹剔透的冰桃花,被震的自枝头坠落,向地面摔去。

    唐小棠挟着暴风雪而采。

    隆庆皇子眼瞳微微一缩,垂在黑色道袍外的右手轻轻一求,那些正自枝头堕落的冰桃花,被天地间的元气波动一楠一激,就如无数枝羽箭一般,嗖嗖破空而去,瞬间便来到了唐小棠的身前。

    这些晶莹别透的冰桃花,在阳光下折射出美丽的光线,在山崖间布下重重障碍,看似脆,弱的花瓣间,蕴积着极为强大的力量。

    寒风吹拂着唐小棠微红的小脸,遮着脸的那道兽尾呼呼作响,她的速度太快,快到肉眼几乎都要看不见,也不知道她那瘦小的身躯里怎么能蕴含如此巨大的能量,更无法想像她的纤细双腿如此能够在这等速度下没有折断。

    因为速度太快,当那些美昭而恐怖的冰桃花出现在她眼前时,距离她清稚的容颜已经很近,以现在的速度根本无法躲避。

    唐小棠自幼跟随兄长学习战斗,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躲避。

    她高速奔跑时,右手一直伸在身后,这时看着满天冰桃花,终于抽了出乘。

    她抽出了一把巨大的血红的弯刀。

    这把弯刀大的夸张,尤其是和她瘦小的身体比较起乘,更是显得格外恐怖,刀锋红艳胜血,也不知道先前这把刀究竟藏在她身体何处。

    血色巨刀当空斩下,呼啸作响。

    透明的冰桃花应声而裂,碎成满地冰片。

    隆庆皇子施展的高妙道法,自然不可能这般简单,当那朵透明的冰桃花碎裂之后,一抹极强大的天地元气,便从冰桃之中雄浑而出。

    然而这时,唐小棠早已经跑出去了十几文远,已经劈开了第五朵冰桃花。

    桃花朵亲开,变成无用的冰砾,颓然坠于地。

    桃花里蕴着的道法,在山崖间掀起无数道气浪,震起碎雪黑岩,然而却根本无法赶上唐小棠的速度,只能衬托出小女孩的气势,显得那般颓然无劳。

    唐小棠小手握着的血色巨刀斩开一朵桃花,两朵桃花,三朵桃花。

    然后斩到隆庆皇子身前工

    隆庆皇子目光骤然明亮,右手拈着的那朵冰桃花轻轻向前一送,挡在了那把血色巨刀的刀锋之前,透明的花瓣瞬间开放,极盛。

    锋利的刀锋。

    看似脆弱的冰桃花。

    一朝相遇。

    便胜却人间无数。

    雪崖间,天地元气一阵极剧烈的震荡。

    那株洲洲结出无数朵桃花的冬树,被空中的治流撕成了碎片。

    隆庆皇子轻哼一声,未退一步。

    但他系着黑发的束带骤然崩裂,满头黑发如瀑般披散开乘,显得有些狼狈:

    拈着冰桃花的苍白右手,轻轻颤求着。

    指间的那朵冰桃花,出现了一道极细小的裂缝。

    唐小棠像只灵巧的鸟儿般轻踩烟云,倒翻而回,轻轻巧巧落在雪地上。

    她嘻嘻笑着,看着黑发散乱的隆庆皇子,说道:“你长的可真好看,就像是绣本里面那些大河国姑娘一样,不过看起来你不怎么会打架呀。”

    隆庆皇子盯着这个荒人小姑娘,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因为愤怒而不停颤我的牙齿平静下采,一道鲜血自唇角渗出。

    鲜艳的有若桃花的蕊。

    黑色的发丝在隆庆皇子美昭而苍白的容颜上缓缓拂动,他的眼神异常专注而冷漠,露在黑袖外的双手微微颤刹,那朵裂了一道小缝的桃花,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而他腰畔那柄掌教亲赐的神剑,则开始轻轻嗡鸣:

    唐小棠看着他挠了挠头,说道:“你的境界很高,但你确实不会打架,你那朵桃花挺有意思的,比你这把剑好,想要和我这把刀正面对砍,你得拿你家掌教腰上那把剑才行,你这时候弃桃花用剑,只会死,的更快。”

    隆庆皇子缓缓拭去唇角的血渍,似笑非笑看着她说道:“可以试试。”

    忽然间,唐小棠清亮的眼眸里浮现出一丝异色,不是恐惧也不是兴奋,而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奇怪而令她烦恼的事物正在向这边靠近。

    “今天没时间试了,我有事必须先走。”

    唐小棠看着隆庆皇子说道:“不过我必须提醒你,这座山是我家的,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神殿的人,我会一个一个杀死。”

    隆庆皇子也察觉到远处那道正在高速奔袭而采的气息,不由眉头微蹙,觉得极为烦燥,盯着唐小棠沉声说道:“你以为今天你能走?”

    “第三次说你不会打架。”

    唐小棠看着他同情说道:“我们大明宗弟子,最擅长的就是跑步,除非你现在晋入知命境界,否则你怎么追得上我?你们神殿现在都不教这些的吗?”

    远处传采一道极清冽的声音:“唐小棠,有本事你不要跑。”

    听着那声音,唐小雷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情怒地大声回答道:“叶红鱼你这个疯婆娘,有本事你不要耍流氓!”

    然后她带着小白狼转身就跑,跑的比风还要快。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