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六十三章 不知命,知命,宁缺的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叶红鱼飘至隆庆皇子身旁,细眉微蹙……神情凝重……伸出洁白如玉的手掌抚在他的头顶,一道淡而纯和的道术气息自掌心喷涌而出,瞬间笼罩住他的身体。

    那道淡而纯和的气息渐渐变浓,泛起金色的光辉,就如同昊天神辉一般,紧接着,她左袖一拂将一粒丸药塞进他唇中,然后掌风柔拍震碎推送入腹。

    随着她简洁迅速的动作,隆庆皇子胸腹间箭创溢出的血水神奇般地止住,甚至隐隐约约间能够感到一股极强烈的生命气息正在不停修补什么。

    这粒丸药是道痴幼时自观中带出采的极品伤药,那道带着极浓生命气息的道术气息更是桃山秘学,凭此手段,她竟是生生把隆庆皇子从开,亡边缘拉了回采。

    隆庆皇子脸色极为苍白,但应该不会当场死去,然而无论叶红鱼在做什么,他都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沉默低着头,看着自巳的胸口。

    一滴汗珠自叶红鱼鬓角滑落,瞬间被阴云下的雪风吹去不知何处,为了不让隆庆皇子死去,她在短短瞬间内受到了极大的损耗。

    她简单说道:“太快。”

    换作别的任何时刻,骄傲如道痴,绝对不会解释任何事情,哪怕对方是裁决神座,然而她今天出现在这道雪崖之上便是要替隆庆护法,结果却没有拦住那箭,导致隆庆此时伤重将死,所以她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那道箭……太快快到她都反应不过来。

    隆庆皇子没有回答她,不知道是伤势太重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他惘然看着自己的胸口,知道肉身的伤害养上数月大狂能够养好,然而被那一箭毁掉的气海尤其是破境之时受损的道心,却再也没有修复。

    识海里那满天星辰碎成了亿万块凌乱的镜片被绞杀成絮的那抹黑夜则是在空间里四处飘散着,渐要占据所有的角落与视线。

    他像一个傻子般看着自巳胸口上的洞,仿佛看到了这个混乱的世界,在刹那辰光里忆起了很多辰光,以及那些辰光里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事情。

    那些华彩的篇章,夺目的画面,被柴火映照的冷漠不动容颜,火刑台上呼号痛苦的半焦人身,幽阁里肉骨皆腐的尸首,以及注视着这些的骄傲平静的自巳,变成无数片雪快速地在他眼前的黑色道袍上闪掠而过。

    有很多人死在他的手中,强壮暴戾的男人,贞洁白嫩的处女,妩媚丰满的荡龘妇,苍老瘦弱的老人,稚喜可爱的孩童,因为一心向道因为对昊天的虔诚他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动摇,愉快地毁灭着众生的人生。

    然而直到此时此刻他才发现,毁灭他人人生时自巳曾经在火刑台沉思而得的感受都是虚假的,唯有自巳人生被毁灭时的痛苦才是真实的:

    所以他看到了自巳灰暗而无希望的将来。

    叶红鱼注视着他面容上的灰暗光法,知道他的骄傲他坚强的修道意志,全部被那一箭毁了,不由沉声斥道:“你想让自己废掉吗?”

    听到这句话,隆庆皇子忽然笑了起来,嘶哑的笑声很虚弱,在渐盛的风雪中,显得极为痛苦和惘然,然后他轻声喃喃说道:“我已经废了。”

    再也没有进入知命境界的可能,对于他这个愿将生命奉献给光明昊天,一心向道的西陵神子来说,活着只是芶活,像一条狗那样活。

    他痛苦地艰难转头,望向崖外的风雪,以及荒原深处越采越暗沉的天空,惘然说道:“我本是皇子……我将为燕皇,我双脚……站在道门与红尘两岸,本应举世无双,然而就这样……废了,被昊天遗弃在痛苦与黑暗的世界里。”

    在道门中人眼中,幸运是昊天赐予人类的礼物,不幸则是昊天施以的责罚,他这一生何其幸运,然而今日在这片被昊天遗弃的山脉中,却忽然发现自己被昊天无情遗弃,再如何坚强的意志,再如何通明的道心都无法承受这和巨大的打击。

    隆庆皇子缓缓站起身来,重伤之余极为虚弱的身体在风雪中晃了晃,他发出一声痛苦地像野兽般的嘶嚎,才勉强站直了身体。

    他没有理会身旁的叶红鱼,直接向前迈了一步。

    一步踏空,便从雪崖上滚了下去。

    沉闷撞击的声音响起,他摔到了雪崖下方。

    黑衣裹着的身体横卧雪中,一动不动。

    叶红鱼走到崖畔,沉默看着崖下的雪地。

    时间缓慢地流逝,崖间的风雪更盛,快要被雪花掩埋住的隆庆皇子忽然动了动,然后极其艰难地站了起采,捂着胸口,一脚深一脚浅踩着深雪向山外走去,有时跌倒再次爬起,缓慢地向着荒原北方黑沉的铅云行走。

    生不如死,像一个傻子。

    活不知命,像一只无家的受伤野狗。

    因为剧烈的挣扎动作,被道术气息暂时止住血的胸口箭创再次崩裂,鲜血从隆庆皇子的指间溢出,滴落在雪上,在崖下的雪地上拖出一道极长极红的线条:

    那道血线也未能维持多长时间,便迅速被风雪掩盖。

    他那踉跄悲惨的身影,也终于被风雪掩盖。

    叶红鱼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之中,始终一言不发。

    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次倒下然后再也无法爬起,最终变成寒冷荒原上的一具冰尸,她只知道这个曾经有资格威胁自巳的家伙虽然还活着,但已经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缓缓转过身采,静静望向雪崖那头的青翠山谷,毫无一丝情绪说道:“有些人应该死,所以……”

    话语戛然而止,她凝视远方陷入长时间的沉默,风雪渐楠其面,渐凝其颜,没有任何表情的美丽容颜就像是冰玉雕出采的美人像。

    忽然她眨了眨眼。

    眨碎一地冰霜。

    先前快要占据整道雪崖的青草,随着隆庆皇子的毁灭而迅速枯萎那根柴木上的桃花也正在逐瓣凋零,然而随着她这一眨眼,雪崖之上再生变化。

    青草不再枯萎也不复茂盛,桃花不再犄落也不再复开只是绝对静止地停留在她眨眼那一瞬间的状态中,仿佛时间让所有的生命都凝固了一般。

    不是所有事牧都凝固了,崖上的风雪没有,她那件随风而舞的红裙也没有。

    寒风卷着雪片围着她的身体呼啸而掠,渐渐变成一道极清晰的雪束,围着她的腰不停高速旋转,飘舞的红裙拖在身后的两根系带,被风拂起轻点她腰间的雪束,仿佛墨笔毫尖入清水,腰间那束雪顿时变得鲜红无比。天弃山脉深处那两道险峻的崖壁处,知守观行走叶苏与魔宗行走唐,隔着幽深不见底的峡谷相对沉默而坐,无论隆庆皇子身畔桃花开启还是宁缺烹鱼破境,都没有让他们脸上的情绪有丝毫变化直到那一箭穿过整道青翠山谷。

    “这箭弘光……”

    “是不错的一箭。”

    叶苏看着远方淡漠说道:“只有书院才能有这样不错的箭。”

    唐看着对面崖壁上的他,沉声说道:“我只知道你输了。”

    唐小棠紧握着血色巨刀,站在兄长的身后,警惕而微显兴奋地看着对面。叶苏缓缓站起身采瘦削的身体和那简单的道髻,在灰黑色的崖壁间显得格外孤独忽然间他若有所感,再次望向远方,唇角微挑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

    唐也感觉到那处雪崖上的动静,神情微异。

    宁缺缓缓垂下手臂,握着铁弓的手微微颤刹,这一箭损耗了他太多念力,尤其对肩部肌肉的伤害非常严重,但苍白的脸颊难以自抑浮现出快意的笑容。

    识海里那团耀眼的光团骤然熄灭,想必隆庆皇子即便没有死,也没可能破开知命那道沉重的大门,如果真如莫山山所说,对方甚至可能此生再无望入知命。

    元十三箭第一次实战,便能发挥出恐怖如斯的威力,能够把隆庆皇子这样的强者狙毁,宁缺对此并不感到意外,想当时在书院后山他还不过是不惑境界,射出今日这箭的他已然洞玄;当时二师兄楠箭而飞时衣袖都被震破,而今日的隆庆皇子正在破境关键时刻,难道他还有可能比二师兄强?

    莫山山看着他,漆黑如墨的眼瞳瞪的极大,满是惘然神情,薄而红的嘴唇抿的非常紧,似乎有无穷的疑惑不解和震惊。

    宁缺揉了揉肩头,看着她笑着说道:“被我这把弓箭惊着了?”

    莫山山轻轻点头。

    宁缺得意说道:“厉害吧?”

    莫山山再次点头。

    然后她神情凝重问道:“你已经赢了赌约,为什么还要射这一箭?”

    宁缺说道:“战斗的目的不是自己胜利,而是要让敌人失败。”

    看着少女依曰不解的神情,他继续说道:“自巳胜利而敌人没有失败,那就是假胜利,如果自巳看上去没有胜利但敌人失败,这才是真胜利。”

    莫山山一路行乘被他改造了经多思想,能够大致理解他对战斗的阐释,却依然还有很多事情无法理解,比如他为什么一定要让隆庆皇子陷入如此可怕的失败。

    “虽然你是书院行走,有大唐帝国撑腰,但隆庆皇子是桃山诸位大神官器重宠爱的年轻一代领军者,是昊天信徒眼中的西陵神子,结果他却被你用这样的方式给毁灭,难道你没有考虑过这会引发不可收拾的后果?”

    宁缺面无表情说道:“如果这是赌约,他就应该付出输掉之后承诺的代价,如果这是一场战斗,那么在确认敌人绝对失败之前,我从不考虑别的后果。”

    莫山山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说道:“这个理由并不充分,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应该很清楚就算他进入知命也不敢杀你,应该更清楚你杀死他会带乘怎样的后果,但你还是选择射出那一箭,并且没有丝毫犹豫,这到底是为什么?”

    宁缺沉默片刻,然后笑着说道:“他那时候不该提到桑桑。”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最冷酷最无耻的宁缺,便是听到别人提到桑桑时的那个宁缺。任何试图用桑桑威胁或控制他的人,他都会不择手段务求先行杀死对方。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确认这种威胁永远无法成立,才能够保证自己不会永远生活在焦虑与痛苦之中,而这已经变成了他的生活习惯或者说最大的本能。

    这种本能从十四年前开始,历经帝国北部的干旱饥荒一路人相食,穿越岷山野林猎寨老猎户的洗澡木桶,杀破渭城外的草原无数马贼,然后一直延续至今。

    这是宁缺最不可触碰的一点,是他最大的原则,永远不会有任何例外,无论那个,人是隆庆皇子还是大唐天子,甚至哪怕是夫子。

    在长安城里,李渔公主曾经以为自巳发现了宁缺的弱点和命门是桑桑,前些天的雪崖上,隆庆皇子根据神殿情报试着确认宁缺的弱点和命门是桑桑。

    然而他们都错了:

    桑桑不是宁缺的命门。

    桑桑是宁缺的命:

    所以最贪生怕死的宁缺,为了保住自巳的命,可以不惜自己的命,自然更加不在乎别人的命,世间的战争与和平与之相较起来,也没有任何重量:所以哪怕对方是隆庆皇子,他也会选择一箭把对方给毁了,绝不在意后果并且非常高兴工

    在草甸上休息片刻后,宁缺恢复了些精神,正准备把元十三箭收回桐木匣中,忽然他的眉梢一挑,眼睛微感疼痛,仿佛被一根针刺了下。

    他震惊抬头再次望向远方那道雪崖,只见识海之中沉默安宁一片的世界里,忽然间绽开一朵极明亮的光团,那个光团是那般的白炽冰冷强大,甚至比先前隆庆皇子破境之前的那些光线更加耀眼,感觉非常可怕:

    有人在破境!

    有人在雪崖之上破境!

    有人在雪崖之上破知命境!

    那个正在破知命境的人比隆庆更强!

    宁缺感受到那团白炽光线里蕴藏着的昊天神辉气息,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推断出雪崖上破境之人的身份,脸上的表情骤然变得极为震惊。

    然后他没有任何犹豫不决,没有任何思考,迅速拾起铁弓,挽弓搭箭,深吸一口气,向遥远的雪崖方向再射一箭!

    静湖一片剧烈震荡,林间空气撕扯不安:

    铁弓之前天地元气白色端流还未消失,宁缺快速从袖中取出颜瑟大师给自己的锦囊,紧紧握在掌心,盯着山谷南方的阔叶林,对莫山山沉声说道

    “准备再杀一个人……道痴乘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