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六十四章 痴于道者,歌以咏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修行者破境是一件很难的事,这些天雪崖上的隆庆皇子,大明湖畔的宁缺,经年苦修待天时才能破之,但有时候破境也是很简单的事,比如曾经的宁缺初悟感知不惑一气呵成,竟似乎完全没有感到这三道境界之间的滞碍。

    穿红裙的道门少女破境也非常简单,风雪凝成一束围绕她的腰身,崖上青草桃花似开似萎,凝了生机似有若无时,她便成为了知命境的大修行者:

    众所周知,道痴叶红鱼境界更在隆庆皇子之上,隆庆都走到了知命的门槛,更何况是她。她很久以前双脚就已经踩在那道门槛上,只不过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没有踏过去,所以先前隆庆将入知命境时,她没有丝毫嫉意和忌惮。

    因为只要想入知命,她随时都能入知命:

    青翠山谷深处暴起一团强烈的天地气息波动,里面夹杂着令人心悸的符意。

    叶红鱼飘浮在雪崖上方,双眼紧闭,红裙飘带向身体四周的空中延展美丽的脸上写满了宁静,仿似根本没有注意到远处的动静,然而身周的雪风却骤然间变得狂野起来,吹楠着红裙飘带猎猎作响:

    几乎就在山谷澡处那道强烈气息暴涨的同时,她身前飘着的一根鲜红系带嘶的一声碎成了满天蝴蝶那道不可抵挡的若有若无的箭道痕迹,便在这些血蝴蝶中间穿过擦着她的肩头斟钦向极远的天空飞去,然后不知所踪。

    自青翠山谷深处射乘的那一箭,未能射穿她的身体,但还是伤到了她的肩部鲜红的血水从白嫩的肩头流淌而下,当满天血蝴蝶般的破系带落在雪崖上时,血珠也已经流到了她的左手,顺着指尖滴滴滑落:

    血珠车能滴落到雪崖匕,便被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接住。

    叶红鱼睁开双眼,眸里没有丝必情绪,看着青翠山谷深处,忽然纵身跃下雪崖踩着崖上的突起,飘然借风势掠入密密的阔叶林中。

    入了青林,细梢与衣带共舞,嫩叶轻拂其脸,她的身体仿佛与周遭的林叶空气融为一体,成为了自然天地的一部分,若不以肉眼去看仅凭感知根本无法发现她的存在而她就这样随着林间的风漠然向山谷深处飘去:

    宁缺的判断非常迅速第一时间猜到那名在雪崖上越境的强者是道痴,已经毁了隆庆皇子,难道还要毁掉西陵神殿的另一个希望?意志再如何坚定的人在面临这和突发情况时,想来都会有些为难但他的反应比判断更加迅速,毫不犹豫再次施出元十三箭动作竟似比思考还要更快一些。

    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这种事情从乘没有什么好客气的,更何况他已经毁了隆庆皇子,道痴忽然于此时破境,青翠山谷里那一刻飘拂的风,随意一嗅都能嗅到其中隐藏的极大凶险意味。

    只可惜符箭的第二次发射,没有得到与第一箭相同的效果,他此时的身体与精神状态不划破境时饱满,更关键的是,他怎样都没有想到,道痴的破境速度竟是如此之快,在自巳如此快速狠辣的应对面前,竟还能够先行破境!

    右肩传来清晰的撕裂痛,识海里施符造成的念力波动让他微感眩晕,但宁缺知道自巳有多狠自巳的身体有多狠,他确信自己还能射很多次,所以他并未气馁,而是依旧举着铁弓指间夹着符箭,面无表情冷静地瞄准着远方。

    雪崖上的光团骤然敛没,融入天地之中,隐约间能够看到远处的青林逆风而动,阔叶纷乱,偶有一抹艳红衣影飘掠其间,隔着遥远的距离,只能肉眼偶见,再无法在识海中确定对方的位置,如何瞄准?

    宁缺稳定控弓的手微微颤我起来,知道现在的局面非常糟糕,但他只允许自巳心慌了极短暂的瞬间,然后迅速做出决定,将铁弓反背至身后,拎起箭筒,转身就向草甸下方狂奔,同时大声喊道:“快跑!”

    前一刻还冷静无畏拉弓以待,下一刻便像受惊的兔子狼狈奔逃,莫山山正在不鼻弹动计算的手指骤然一伎,看着已经跑到草甸下方那个家伙的背影,疑惑茫然问道:“你不是说要在这里杀人吗?”

    宁缺头也不回急声喊道:“那个婆娘太凶残,杀不死她只能被她杀,赶紧撤!”

    桑桑是宁缺的命,而桑桑是一个自幼被人遗弃,被尸水泡着活下乘患了先天阴寒症又被宁缺当牛作马使唤了好些年的苦命丫头,这间接证明了……

    宁缺的命很苦。

    他好不容易借破境之约避了血光之奂拉远彼此距离一箭毁了隆庆皇子人生,本以为此后便是山青水秀只待魔宗山门芝麻开门拿了天书拣些宝贝找到那道亲近气息便光荣南归,哪里想到紧接着便迎乘了更加强大的敌人。

    入荒原雪山,肯定会遇到一些强大的敌人,其中便包括西陵神殿,对于这些事情宁缺有缜密的想法有周密的计划,他带着书痴提着元十三箭担着锦囊……自信面对任何情识地有应对的能力……然而他怎能想到隆庆未能破境,道痴便在雪多上跟着开始破境,并且真的希瑞变身成功成为了恐怖的大修行者!

    黄河前浪裹着后浪,一浪更比一浪,实在是浪的太过**,浪的他都顶不住,就像打了小孩来了不讲理的家长,收拾了小混混乘了位黑道教父,欺负了高富帅结果乘了他那孤傲冷艳继承家族伟大遗产的恐怖家姐,他的命真的太苦了。

    崖峰间,唐小棠手里一直紧握着的红色巨刀啪的一声砸到了地上,小姑娘抬起手紧紧捂着小嘴,看着远处气息起处,想着哥哥先前的话,眼眸里流露出不可置信和极端烦恼焦虑的神情,愁苦说道:“那个,疯婆娘居然这样就破了知命境?”

    “那以后再撞上可就打不过她了,真讨厌。”荒人少女忽然注意到对面崖峰上的动静,看着那个狐单离去的道袍背影,吃惊说道:“他怎么就这么走了?他妹妹成了大修行者,他居然没有什么反应?难道他不想去帮帮她?”

    唐看着对面山道上渐行渐远的那个道人,看着那道人身上流露出乘的与天地极不和龘谐的萧索孤单意,想着十四年前那个骄傲自负的少年道士,浓粗如铁刺般的双眉渐渐皱了起采,说道:“一个勘破死关的人,自然不会在意亲人这和东西。”

    走下崖峰的道士比当年更加强大,唐并不在意,他虽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用何和方式勘破死关,但他知道进入那种境界的人,对周遭事物的动念往往会淡漠很多,而胸腹之间的道心则会以一种新的方式继续骄傲下去,自然不会轻言破诺。

    他望向远处那道青翠山谷,沉默片刻后说道:“道痴真的很了不起,也不知道她这么小的年龄,怎样能够忍住破境的诱惑,竟是强行把自己的境界封存在洞玄境内如此长的时间,难道说追上兄长孤单的身影对她乘说竟是如此重要?”

    唐小棠没有听懂,惊讶不解问道:“强行把自巳境界封存?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修行有时候像攀登山峰,有时候像以瓢盛湖,有时候像以石填海,讲究的都是毅力意志,但最后那步最后那瓢最后那块石头所代表的机缘才最为重要。

    唐说道:“不同机缘破境,所获必有不同,道痴她早就走到了最后,踏峰只差一步,洞湖只差一瓢,平海只差一石,但她一直没有完成最后这个环节,以极大毅力抵抗着成为知命大修行者的诱惑,强行让自己停留在洞玄境,冥想培念修行万门道法只是等待最后那个机粥……”

    唐小雷问道:“今天她忽然破境入知命,莫非便是机缘到了?”

    “所谓道法白然,道门机缘最妙处便在顺其自然不得而得,今日雪崖之上隆庆被毁,道痴她自然动怒,而宁缺和书痴一处,她若要渲泄怒意杀此二人,便需要破境入知命,这种需要便是自然,所以她自然便破境入了知命。”

    唐转过头来,怜惜看着年幼的妹妹,说道:“我没有想到叶的妹妹竟是如此女子,她的修道毅力和对强大实力的追求已然近乎痴狂,难怪她被世人称作道痴,棠棠,如果你不能快速成长起来,你将永远不是她的对手。”

    唐小棠被兄长认为不如道痴叶红鱼,却也没有什么羞恼之意,可爱地吐了吐舌尖,得意说道:“如果我去长安城拜大子为老师,才不信会打不过她。”

    唐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说道:“这话倒也不错。”

    唐小棠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望向远方蹙眉说道:“哥,如果我要拜夫子当老师,宁缺便等于是我师兄,我们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去救他?”

    唐站起身乘,说道:“道痴虽然不错,但你不要忘记,那个叫宁缺的可是书院的天下行走,大子的亲传弟子哪里会这么容易就死掉?“

    说完这句话,他忽然陷入了沉默,举目向荒凉的雪峰四野望去,崖峰之上的寒风不停吹刮他铁一般的胸膛,他什么都没有看见,却仿佛看见了自巳想看见的。

    唐小棠在他身旁好奇问道:“哥,天书究竟在不在山门里?”

    唐缓缓摇头,说道:“老师没有告诉过我。”

    唐小棠感慨说道:“也不知道宗主什么时候才会重新出现在人世间,二十三年蝉……难道真的要等满二十三年?”

    唐沉默片刻后说道:“二十三年,快到了。”

    便在这时,对面崖峰间天然形成的山道上忽然飘采断断续续的歌声,那名孤单的知守观行走,行走在孤单寂寞的天地间,唱着意味难明孤单的道歌:

    “铁箭崖间青花,肥鱼案上发芽,海里全是石头,我睡马厩,你在线的那头……”

    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