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六十八章 何以浇块垒(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远古老的与息,暴涨依山而起,直刺灰暗天穹,却在似乎要触碰到天幕的那瞬间骤然收敛而回,雪峰顶端浮雪渐飞,青翠山谷气息大乱,空中劲风狂舞,瞬息之间横扫,湮没所有事物。

    道痴的万道冰刻、书痴的半道神符,宁缺捏碎锦囊释出的缚字符,沸腾的湖水,都被狂风卷动的烟雾所吞噬,消失无踪不知去了何处。

    宁缺和莫山山直接被暴涨的气息震飞,眩晕片刻后才醒过神来,他看着笼罩天地间的浓雾,不由感到身体有些寒冷,这等恐怖的气息,完全不像是人类可以施展出来的力量,即便是知命巅峰的至强者,也做不到这一点。

    箭筒和行囊都还在身旁,他震惊之余又生出诸多不解,这道狂暴气息直接吞噬了所有,包括道痴的气息,可为什么自己依然完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过……是什么符?”

    宁缺难以压抑心头的震惊,望着身旁的莫山山问道。

    莫山山抬袖擦去唇角淌下的鲜血,摇了摇头。

    先前她以血为黑写就半道神符袭向大明湖,才引发山谷里的异变,然而她自己似乎也没有想到会造成如此后果,听着静寂无声的周遭,发现再也无法听到大明湖的涛声,如漆墨眸里显出几丝余悸,颤声说道:“和我无关。”

    二人相互扶着艰难地站起来视线所及尽是一片水雾,根本看不清楚是在何处,宁缺不是很理解她的话,用询问的眼神望向她。

    莫山山轻轻咳了两声,甫受着浓雾之中依然盈绕回荡的悠远古老气息满怀敬畏向往情绪说道:“这道气息是魔宗山门阵法开启时演泄的力量,我先前只是试图让阵法开启但真没想到只是开启渲泄的阵力,便如此强大。”

    魔宗山门阵法开启?

    宁锋大吃一惊。

    前些日子在那道雪崖上,隆庆皇子曾经说过魔宗山门开启还需要时日,这些天他一直在大明湖醚悟道也没有感受到任何魔宗山门开启的征兆,结果没有想到,莫山山竟然有能力看破魔宗山门大阵,让它提前开启!

    一念及此,他看向莫山山的目光便多出几分灼热,心想天下三痴果然名不虚传,平日里看着淑静平和,并没有太特殊的地方到了关键时刻,却总能给人带来太多的惊喜,书痴少女竟真的能够达到符阵不二的境界。

    被宁缺灼热目光看着,莫山山有些不适应他目光里的赞叹敬佩意味,微羞低下头去,轻声解释说道:“这些日子你在湖畔悟道破境,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所以在湖畔看这座山门大阵看了很长时间所以看明白了一些。”

    她低着头继续小声说道:“而且这不是本阵,只是山门外的掩阵。”

    虽说颜瑟大师曾经说过符便是阵这和话,宁缺也曾经被七师姐当作苦力修复书院后山大阵,但他对于阵法知识的了解依然极为贫乏完全听不懂什么本阵掩阵。然而他很清楚,前一刻在道痴叶红鱼的攻势,下局面已经陷入绝境,莫山山开启魔宗山门等若是直接打破了死局,这比什么都重要。

    宁缺感慨说道:“道痴果然强大,入知命境后你我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只是很可惜你在这里,那么大明湖对她来说就是个错误的战场。”

    莫山山抬起头来,眸子里现出喜意,从燕北边塞来到荒原深处,她总觉着和宁缺相比自巳徒有书痴之名,却起不到太多作用,不免有些神思黯然,这时过宁缺的称赞确认自己还是发挥了一些作用,轻声说道:“我也只是试一试。”

    宁缺笑着说道:“过度谦虚就是骄傲。”

    莫山山笑着点了点头。

    宁缺看着身周弥漫着的浓雾,微微蹙眉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魔宗山门如果已经开启,我们谈怎么进去?,、

    水雾太过浓郁,遮住所有的视线,天地气息太过紊乱,便是识海也只能感知到极混沌的一片,在这和环境中不要说找到魔宗山门,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时候究竟在哪里,是还在青翠山谷中抑或被那道气息震飞到了别处?

    莫山山闭上眼睛,细长的手指探出棉袖伸到雾中,微微屈伸计算感知,片刻后她睁开眼睛,蹙着墨般的眉儿说道:“先等雾散。”

    雾开雾散总有时,没有过多长时间,魔宗山门大阵开启时造成的天地牙,气变动,渐渐被真实的天地所淡化,半空中的雾气率先散去,隐约可以看到极高处的天空,不知因为什么,原先灰暗的雪云已然散去,露出一角湛湛青天。

    水雾散开的速度越来越快,从青天到雪峰再到峪顶的葱葱绿色,连绵不断进入宁缺视线里,看着那些已经看了好些天的雪峰,再加上相对方位,他愕然发现,自己二人此时所站立的位置,竟应该是在大明湖的湖心中!

    然而脚掌下接触的明明是实地,怎么可能会是在湖里?大明湖的湖水去了何处?如果说湖水被魔宗山门大阵开启时的威力直接蒸发干净,脚下也应该是淤泥才对,可是那种坚硬厚实的感觉明显有些异样

    雾气继续从天空向陆地散去,已经能够看到湖畔的青青阔叶林梢,看那些林梢的高度,宁缺愈友确认自己二人的位置是在地势更低的湖底,心中也愈发疑惑。

    不过这时候他来不及去思索大明湖神奇失踪的答案,眼看着水雾渐散,青林渐现,他以最快的速度重新挽弓搭箭,强忍着肩部的剧痛,顾不得指间还在流淌的鲜血,警幌地用肉囘眼和念力搜寻着四周的画面。

    视野恢复清明狂乱紊杂的天地气息波动平静,也就等若先前像战壕一般保护自己的东西都不存在,道痴随时可能发现自己,并且再次发起进攻。

    魔宗山门开启,他和莫山山都没有因此而受重伤他自然更不相信道痴这个强大而疯狂的女子,会遭受怎样严重的损害。

    锋利寒冷的符箭箭簇稳定地缓慢移动瞄向清明视界里的所有方位,随时准备离开紧绷的绞弦,射向突然出现的那抹红衣。

    然而当云雾散尽后,他还是没有发现叶红鱼的身影无论肉囘眼还是念力都是如此,甚至连最轻微的杂音都没有听到,整座青翠的山谷变得静寂无比。

    不是绝对的静寂,有泉人丁咚,有流水潺囘潺,在四周间歇响起。

    宁缺不知道痴去了何处,但他直觉此时应该暂时安全,缓缓收弓回肩看了身旁的莫山山一眼,向四周走了几步,靴底踩在石砾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他们这时候确实是在大明湖原来的底部,但脚下踩着的不是黑色的淤泥,也不是银色的细沙,而是密集的满是棱角的石头。

    前些日子在大明湖畔悟道破蚂看着这片静湖面积并不是太大然而今天行走在干凋湖底,他才发现原来很大,就像是一个挖空了的巨大石碗。

    前一刻还是凛冬静湖,下一刻便成了干爽的砾地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神妙画面,不过想着魔宗山门这和不可知之地本来就极神妙宁缺和莫山山虽然难抑心间震惊,却也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

    观察片刻后,二人终手发现湖水去了何处。他们脚下的碎石砾里就有水,只不过是很薄很浅的一层,顺着石砾的缝隙,向某一个方向渗漫而去,然后逐渐汇流成平溪,向低洼处流去,最终在湖底的最中心处消失不见。

    湖心处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渲泄如此多的湖水,不免给人一和诡异的感觉,仿佛那里有一头远古的巨兽正张着贪婪的嘴。

    宁缺和莫山山对视一眼,顺着脚底清水漫流的方向,抬步向湖心处走去,然而还没有走几步,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双脚仿佛灌了铅一般再难抬动,身旁的莫山山的脸色更是变得无比苍白,显得极为痛苦。

    “这是怎么回事?”

    宁缺感受着那股令人感到畏惧的气息,皱眉望向周遭,却看不出来什么异样。

    湖底一片石砾,确实没有任何异样,有的只是石头。

    这些石头或大或小,形状各异,有的中空似被风镂出的艺术品,有的圆囘滚如鼓,有的纤细如林,有的则是模样怪异根本不知该如何形容。

    有些石头上生着厚厚的青藓,有的则是光滑如玉,但无论哪和石头,上面前没有湖水留下的痕迹,仿佛它们并没有被湖水浸泡千万年的那段时光。

    满山满谷的石头,就这样出现在视线中,仿佛同时出现在胸中,哪怕圆滑的石头也充满了无形的尖锐棱角,让看到它们的人感到胸中堵塞不安。

    那和感觉好生不舒不畅不痛,充满怨想之意,不甘倔犟之念。

    宁缺看着眼前这些石头,终于感觉到了古怪。

    莫山山在他身旁怔怔看着这些石头,苍白的脸上忽然现出两抹红晕,眸子明亮异常,薄唇轻囘颤,不可置信说道:“难道这就是……块垒?”

    宁缺问道:“块垒是什荆……”

    莫山山颤声说道:“西陵教典曾经记载过一种阵法,那和阵法横亘天地之间,强大到难以想像的程度,与它相比,裁决司的樊笼神阵简直不堪一提。”

    她脸上满是敬畏和仰慕神情,看着四周看似随意堆放的石头,说道:“我总以为这和阵法只可能存在于传说中,没想到……居然有人真的能布阵成功。”

    宁缺好奇问道:“这些石头就是……那个传说横亘天地的强大阵法块垒?”

    莫山山转头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块垒……就是石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