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八十三章 入魔(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绝对的安静,没有一丝声音,没有蚂蚁爬过,没有树叶摇晃,什么都没有,最后你因为太想想听到声音,耳膜会变得无比敏锐,你甚至能听到身边那些尸体腐烂的声音,而那些腐尸肚子胀气炸开的声音进入你耳中,就像是一道惊雷!”

    老僧凄厉的声音在幽静的房间里来回震荡,如同无数道连绵不断的惊雷。

    “房间里的尸体都腐烂了,或者变成了干尸,于是连这些声音都没有了,前一刻还令你作呕的声音在下一刻便成为回忆里最美好的东西,你可知道这种感觉?”

    “到最后你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血液在血管里流淌的声音,听到肌肉渐渐失去水分变形的声音,听到自己胃袋干瘪的声音,肠子干粘在一起撕扯的声音,银奇妙是吧?如果你听的时间长了,你绝对会很想吐,然而问题是你不能吐。”

    老僧的眼眸里失去了所有的光泽,像石像般麻木回忆着这数十年残酷的人生,喃喃说道:“再强大的修行者也不能完全不饮不食,你需要吃些东西,哪怕是很难吃的东西,如果你把食物吐出来,那你就会死亡。”

    老僧忽然尖声凄厉喊道:“我知道这种活法比死亡更残酷,被轲浩然幽禁在此地的时候,我就应该自杀,但这个看似粗豪的家伙拥有比魔鬼更阴险的心思,他知道我既然当时贪生一瞬,那么便永远舍不得死!他才是个真正的魔鬼!”

    宁缺沉默片刻后问道:“数十年时光,你是靠什么食物撑下来的?”

    老僧身下的骨山有**燥微风吹干的陈年尸身,有白色的骨骸。

    宁缺目光落在上面,忍不住皱起眉头。

    莫山山随着他的目光望去,发列骨尸山下有很多骨屑,那些骨屑似是野兽啃食留下的痕迹,忽然间她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身体骤然僵硬,脸色异常苍白。

    看着两个人的反应,老僧大声笑了起来,笑声凄厉尖锐,就像一只悲伤的老鬼带着怨毒在哭泣,脸上的耷拉皮肤皱在一处,如同真的哭泣,只是大概因为体龘内缺水严重的缘故,苍老眼角挤出来的那滴泪水竟是浑浊有如石乳。

    看着那滴苍老浊眼,听着如此摧心裂肺的癫狂哭笑,想着老僧被幽禁在魔宗山门数十年生不如死的日子,便是心肠最硬的人只怕也会生出酸楚同情之感,然而宁缺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感受,看着老僧说道:“同情是哀求不来的东西。”

    老僧癫狂笑声渐止,如鬼火般的双眸看着他的脸。

    宁缺偏头看石墙,沉默片刻后说道:“大概是小时候遇见太多危险的缘故,我是一个很缺乏安全感的人,有事无事时我总喜欢想如果我出了事怎么办?谁把那桑桑养大?如果桑桑出了事怎么办?我该怎么才能说服自己继续活下去?”

    “如果有人像你曾经做过的那样对付桑桑,我会痛苦于怎样才能报仇。一刀把你杀了自然是太过便宜你,把你手脚析了腌到屎坛子里你大概也不能撑太长时间,不能让你承受太过漫长的痛楚,我自然也会不爽。“

    他收回目光望向老僧,微笑赞叹说道:“现在想着你这几十年的日子,才发现原来小师叔果然是一法通万法通的天才人物,便是折磨人也如此天赋。我不会同情你,我会学会这种方法,只希望以后不会用到。”

    老僧不知道桑桑是谁,莫山山知道,她看了宁缺一眼。

    老僧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先前的那连着质问,已经把他积累数十年的怨恨之意稍微抒解了些,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他缓缓低头,把枯干的双唇温柔移向掌心下的少女。

    叶红鱼冷冷看着老僧,**的肌肤上却抑止不住生出些畏惧的小突起,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撕扯成碎片缓慢吃掉,谁都无法完全驱除心中的恐惧。

    幽寂无声的昏暗房间里忽然响起一道清冽的咖呛声。

    宁缺抽出背后的朴刀,双膝骤然一弹,就像只潜伏在长草中一夜终于抓到猎物弱点的猛虎,猛然向骨山里的老僧扑去。

    身在半空,一道寒冷刀光像暴雨般喷洒过去。

    他和莫山山被老僧一眼所制,识海严重受创,意识无法控制住自己身体的任何部位,然而不知为何他竟克服了这种障碍,强行控制了自己的身体,而此时老僧正俯首准备啃噬叶红鱼的血肉,应该无法注意他的动静,正是偷袭的大好机会。

    老僧余光里看到那抹刀光时,宁缺手中的朴刀距离他的脖颈只有半尺的距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无法再阻止死亡的到来。

    然而余光依然是目光。

    老僧看到了那抹刀光,心意便动。

    除了昊天的神圣光辉,世间没有比心意更迅速的事物。

    一股并不强大却境界醇和到了极致的精神力量自老僧目光里散漫透出,骨尸山间无数根白骨因应气机,纷飞而起,一根粗壮的腿骨横挡在那抹雪亮刀光之前!

    这根纯白的粗壮腿骨,不知道是当年哪位魔宗强者的遗存,灵魂早失却强悍犹在,与刀芒猛烈相撞,出现一个极大的豁口,竟没有从中断开!

    整座房间都是小师叔当年布下的樊笼阵法,朴刀上两位师兄刻置的符文无法吸附到任何天地元气,他竟根本无法正面对抗老僧念力直接控制的那根骨头!

    宁缺闷哼一声,刀锋处传来的巨大力量,直接让他的腕骨折断,身体猛地向后疾飞,人在半空中便是一道鲜血自口中喷了出来。

    骨山间,被老僧念力激发的那些白根碎屑紧缀而至,僻僻啪啪击打在他的身上,就仿佛是暴风骤雨一般,瞬息之间,他便遭受到数百数千次重击,鲜血不停喷涌,身上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根。

    啪的一声,宁缺重重摔倒在地,又是一口鲜血喷在了衣襟之上,好在那些白骨构成的暴风骤雨,离了骨山的范围便簌簌落地,没有再次攻击。

    源源不断的痛楚从身体各处传来,仿似所有骨头全部断了,宁缺皱着眉头,以朴刀刺地想要站起,但终究还是无法抵抗体龘内的伤势单膝重重跪到了地面。

    老僧脸色苍白双颊下陷,眼瞳里幽光大作,身体微微摇晃,很明显为了应付宁缺的偷袭,他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数十年积蓄的力量和先前那口血食,都被迫消耗一空,然而无论他怎样虚弱,掌心却依然死死控制着叶红鱼。

    隔绝天地气息的裁决阵,对修行者而言是最恐怖的存在因为没有天地元气,绝大多数道术都完全无法施展,尤其是莲生大师先前那一眼里蕴着的无上境界直接创伤修行者的识海,让他们根本无法用意识控制自己的身体,处于这种境况里的待行者,就像是失去了毛笔的书家,失去了七弦琴的音律大家,徒有其识却丧失了所有能力,想必会陷入完全的绝望之中。

    但宁缺和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都不一样,他刚刚学会修行,过往十余年来挣扎于生死边缘时,他依靠的从来不是什么道法飞剑而是自己的身体和身后的三把刀。

    被莲生大师一眼重创识海,也无法让他陷入绝望,因为无数场战斗磨励下来,他对**的控制力强大到一般人很难想像的程度,甚至身体的骨骼肌肉能够自己控制,先前那段漫长对话的时间当中,他一直在不停以高速频率绷紧放松肌肉,就是想让身体真正地松驰下来,脱离识海控制而做出自己的应对。

    必须要说宁缺确实是很擅长战斗的人,尤其是处于这种以弱敌强看似绝望的境地中时,他越是冷静战斗意识越是强大,只可惜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已经大到单凭判断推算和战斗意识无法弥补的地步。

    “你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居然强到了这等程度?--

    老僧略感诧异看着半跪在地面上的宁缺,两道白眉缓缓飘起,低声感慨说道:“荒人虽然体魄强健,但在意识与身体的主辅关联上较诸你竟还有所不如,想不到这一代的书院行走竟是个修魔的上好材料,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

    宁缺受伤严重,再也无法握紧手中的刀柄,身体摇晃两下,终于是再次摔倒在地,也没有听清楚老僧说了些什么,擦掉唇角的血水,痛苦地咳嗽了两声。

    先前发生的事情太快,莫山山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此时看着宁缺倒在血泊之中,眼眸里满是担忧神色,却没有办法靠过去看他究竟怎么样了。

    宁缺看着她的神情,艰难以手撑地慢慢挪了过去,与她相背而坐,又痛苦地咳了两声,喘息着虚弱说道:“暂时还不会死,但这下真动不了了。”

    老僧看着他,越看越是欢喜,惋惜说道:“如此美材良资,如果不是书院弟子,我真想将一身衣钵传给你,看看日后你究竟能到哪一步。

    宁缺曾经真的以为自己是修道天才,但这辈子历经千辛万苦才踏入修行道,一入修行道便见着太多真正的强者,还有二师兄陈皮皮这等怪胎,又遇书痴道痴这些天才少女,才渐渐断了那等痴念,认识到自己在修行方面的资质不过庸庸之辈。

    所以此时听着老僧的感慨,他不禁感觉有些怪异,艰难翘起唇角,喘息着自嘲说道:“雪山气海只通了十窍,居然也能是美材良资?”

    老僧看着他虚弱说道:“你若愿修魔,便是一窍不通又如何?”

    宁缺虚弱地靠着莫山山的后背,看着骨山里的老僧艰难一笑,说道:“大师,我现在愿意跟着你修魔,那你能不能把我们几个人放了?何必再打生打死。”

    老僧用悲悯的目光看着他,虚弱说道:“此时何必说笑语?”

    宁缺咳了两声,喘息着说道:“不是笑话,我可以以夫子的人格发誓。”

    老僧艰难地咧开嘴,笑着说道:“我与轲浩然一生为敌,比世间任何人都知道书院真实的模样,别人或许会信,我却知道书院出来的人没一个可信。”

    宁缺听着这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却激得胸腹一阵难过,又剧咳起来。

    老僧看着他不解说道:“你应能大隐忍,先前为何选择那个时机出手?虽说那个时机不错,但终究还是早了一些,若你能等到我吞食血肉的那刻,岂不更妙?”

    宁缺擦去咳出来的鲜血,说道:“确实早了些,主要是不我喜欢看吃人肉。”

    听着人肉二字,老僧的神情渐趋怨毒,寒声说道:“我啃了几十年的骨头干肉,到最末这些肉都成了无水的柴渣,你以为好吃?”

    老僧看着相背而坐的那对年轻男女,怨毒说道:“之前行走世间吃的那些人肉,或是为了谋划,更多是为了自己的强大,难道你以为我就是一个喜欢吃人肉的变态疯子?难道你以为人肉真的很好吃?”

    老僧想着数十年前那袂飘过魔殿的青衣,神经质一般笑了起来:“轲浩然把我封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狱之中,就是想逼我吃人肉,后来又有一个家伙来过这里,无论我怎样苦苦哀求他,他也不肯放了我或杀死我,反而又去拣了十几具尸首扔给我当饭吃,说这是昊天对我的恩赏,如果我食人是魔,那他们是什么?”

    他看了一眼掌心下倔犟抿着嘴唇,不肯求饶也不肯呼痛、脸色苍白的叶红鱼,望向宁缺冷漠说道:“这个道门女子是我这几十年来吃到的第一份鲜肉,相较而言味道已经好了很多,你要不要吃一口试试?”

    宁缺看着老僧幽幽如鬼的双眼,沉默片刻后说道:“不用,我知道不好吃。”

    虚弱靠在他后背上的莫山山没有听懂他的这句话,以为他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任何人都不需要亲口尝试,才能知道人肉不好吃这个道理。

    然而老僧听懂了他的话,苍老的面容上浮现出诧异的神色,怨毒的眼神瞬间变回悲悯慈爱,赞叹感慨说道:“书院果然还是书院,佩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