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八十六章 入魔(十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抬头之前,叶红鱼看了宁缺一眼,目光里没有任何情绪。

    那时的宁缺正握着长长的朴刀,循着屋顶墙壁青石间的剑痕挥舞,神情怔怔意态痴痴,以刀做剑法更觉生涩笨拙,整个人就像个浑浑噩噩的白痴。

    叶红鱼看着他被莲生神座重伤,本应瘫软在地,此时却挥刀而行,不清楚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隐约猜到他遇着某种契机,应该正在开悟的重要过程里。

    已然绝望的死局,随着宁缺遇着的这个契机,终于显现出了一道小小的缺口,她知道莲生神座不会给宁缺任何机会,而她却一定要抓住这个最后的机会。

    于是她开始呜咽抽泣。

    伴着哭声,她身上那件破烂不堪却依旧艳红如血的裙忽然间失去了所有颜色,变得惨淡苍白,仿佛被吸噬掉了所有的生命气息和血液!

    她苍白的脸却变得异常鲜红,眼角鼻翼间血色如花,娇媚无比,眼角淌下两串如血般的红色泪珠,披散在身后的黑发暴涨而起,在空中狂乱飘舞!

    她被樊笼大阵和莲生神座强大精神力双重压制的境界,不知因何重新回到身体之间,幽暗的房间里荡漾着知命境大修行者特有的气息。

    知命境只展现了极短暂的一瞬,便急剧黯淡低落。就像是一根被石山压住的野草只来得及顶开石块,抬头向湛湛青天望了一眼,便瑟缩可怜的重新被压了回去。

    境界陡然而回,陡然而失,却没有就此结束,她身上知命境界的坍缩低落,竟不是境界气息的强度被压制,而是境界本身正在向下行走,一路下行,竟是直接突破了境界的下端,一身修为境界回到了洞玄境!

    明明已经晋入知命境界,她如何能够迫使自己重新回到洞玄境?世间修行向来是步步攀登而上,谁会转身下山?即便有那等疯子心甘情愿自降境界,但如何能够做到?你已高过天谕院女舍旁的那株矮柳,你已能踩着小湖里相距甚远的两块石头蹦而过,那你如何能让自己再低过那株柳再踩不到前面的石头?

    此时发生的事情,实在是令人无法理解,叶红鱼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历经千辛万苦才觅到最合适的机缘进入知命境界,为什么要用这种明显非常危险的方式回到洞玄境内?她究竟想做什么?

    不可思议的事情便在下一刻发生。

    叶红鱼抬头盯着莲生神座,冷冽的眼眸里涌出绝决自弃的倔狠意味,身上红裙骤然苍白,境界直接降落到洞玄境,一股磅礴的强大的气息却从她的身上喷涌而出,直接冲破了头顶掌心间透过来的精神控制,向着老僧的身体轰了过去!

    ……

    ……

    境界永远不会自然跌落,世间罕有听闻有哪位修行者能够自行降境,然而莲生大师学贯道魔,通世间万法,在叶红鱼身上气息陡变之时,便知道了她的用意。

    西陵神殿有一强大道法,这种道法可以让修行者自行降境,一旦施展这种道法,修行者原先居于上层的境界所悟所蕴气息,将会在一瞬间内尽数喷发出来,历数十年苦修冥思静悟才积累得到的强大念蕴一朝暴起,将会形成极恐怖的冲击力。

    只是这种道法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修行者千辛万苦才参悟晋入的境界,甚至比他们的生命家人还要更重要,谁舍得一朝放弃,一切从头修起?而且要知道施展过这种道法之后,修行者想要重新晋入原有境界,要比第一次破境时艰难无数倍!

    对于有资格接触并掌握这种道法的神殿强者而言,在漫漫修道路上没有谁愿意施展这种道法,这比要他们去死更加痛苦更加难过,动用这种道法的神殿强者,必然是陷入比死亡更可怕的境遇,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决心。

    今日的道痴叶红鱼已经是知命境界的大修行者,放眼整个世间,她毫无疑问是年轻一代中最了不起的人物,然而此时此刻,她竟是毫不犹豫让自己的境界强行从知命跌落至洞玄,根本无视要为之付出的代价和虚名。

    因为她现在所处的境遇比死亡更恐怖,比冥界更寒冷,她看到了一丝希望,所以她不惜用死亡来搏取这丝机会,身处这个冰冷的没有一丝天地元气的房间,除了燃烧自己的境界,她还有别的什么方法?

    知命境与洞玄境之间的距离,便是她此时身上像风暴一般涌出的气息,便是老僧掌心与她头顶终于被震开的半尺距离!

    风暴般的气息骤然临体,老僧身体微微晃动,指向宁缺的手指颤了两丝。他神情漠然,居高临下看着倔狠望着自己的少女,幽深的眼眸里没有任何人类的情绪。

    他没有想到叶红鱼如此年轻竟也知晓这等无上道法,如果他知道这名道门少女和他一样号称万法皆通,更有道痴的名号,或许他就不会这般震惊。

    枯干的双唇间咒语疾念,右手自空中而回结了一株单莲花印,圣洁的光辉自指间如灯烛般亮起,道魔相通的神息瞬间占据整座白骨山!

    随着神术强行镇压,老僧枯瘦的手掌缓缓向叶红鱼的头顶重新压回,一寸一寸看似缓慢却又似乎无可阻挡地下降。

    叶红鱼没有低头,她冷漠强悍盯着老僧的眼睛,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将降境那瞬间所得到的力量毫不吝惜地尽数轰了出去,想要阻止那只枯瘦手掌的降落。

    她双手撑着地面,几片碎骨已经深深刺激入掌心,那股痛楚却让她更加清醒,更为倔狠,细细的手腕剧烈颤抖,看似像新竹般随时可能崩断,却一直倔强地支撑着身体,身体也在剧烈的颤抖,似乎随时可能瘫倒,却一直倔强地不肯瘫倒。

    体内体外两道恐怖的力量相交辗压,鲜血从她娇嫩脸上细不可见的毛孔里缓慢渗出,然后凝成极细微的血珠,最终淌落到已经失去原有颜色惨白的裙衫上。

    然而那只枯瘦的手掌还是在无情冷酷的缓慢降落。

    一寸一寸,纵使她已经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甚至把整个生命的力量都燃烧起来,但境界距离莲生神座实在是太过遥远,依然无法阻止。

    最后的时刻,叶红鱼用余光毫无情绪看了宁缺一眼。

    这时的宁缺还在拿着那把朴刀比拟着石墙上的浩然剑痕,时而手舞足蹈时而抱刀沉思,神游身外,根本不知到场间发生了什么。

    “我已经尽力了,如果你还醒不过来,我也没有别的任何方法。”

    叶红鱼看着宁缺,因为布满血丝而愈发妖异媚美的眼眸里涌现出强烈的绝望情绪,想着:“你这个白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

    然后她闭上了眼睛。

    枯瘦的手掌终于还是落到了她的头顶。

    老僧神情凝重而复杂看着掌心下的少女,先前渐丰的脸颊已然深陷,枯瘦重新为鬼,轻哼一声,把积累了数十年几乎所有的精神力量全数灌送了过去!

    枯瘦的手掌边缘喷射出强大的气息。

    狂暴而舞的黑发温柔安静地重新回到叶红鱼的肩上,她缓缓倒向地面,两行红浊泪般的泪水从眼角淌落,却依然目光冷厉倔强看着老僧的脸。

    老僧脸色微白,身体微微摇晃,为了彻底制服燃烧生命境界暴起的叶红鱼,很明显他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真正令老僧感到隐隐不安和警惕的,不是掌心下的少女,而是正在执刀舞剑的宁缺,因为他舞的剑是浩然剑。

    他重新抬起枯瘦的手掌,遥遥指向神入剑意茫然不知身外事的宁缺。

    先前便是叶红鱼施展出如此恐怖的道法,莲生依然没有把自己所有的力量全部耗尽,因为他必须留下足够的力量,保证自己能在宁缺悟剑结束之前杀死对方。

    要绝对的杀死,不能留下丝毫隐患和可能,所以这一次他没有用自己的目光淡然随意瞥之,而是神情凝重专注认真的遥遥隔空刺了一指。

    指间所向,强大的精神力凝结成仿如实质的存在,生生刺破幽寂的空间和干冷的空气,直刺宁缺的后背。

    此时宁缺正握着朴刀盯着身前石墙上的剑痕发呆,心境空明而呆拙,就如一个看着蚂蚁搬家而不知身后有石飞来的懵懂不知的孩童。

    道痴叶红鱼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再无力量,他自己此时完全处于无防备的状态,面对着莲生大师蕴着怨毒和凝重的一指,似乎没有什么能挽救他的生命。

    便在这时,一根白生生的骨头飞了起来,横亘在莲生大师精神力之前。

    即便是魔宗强者刀剑难摧的坚硬遗骨,按道理也没有办法抵抗住莲生大师磅礴强大的精神力,因为有形之物何以拦阻无形的精神力?

    然而幽静房间空中黯淡的光线在那一瞬弯转起来,从屋顶墙壁石砖间剑痕里的磷火仿佛受到某种无形力量的干扰,也同时飘浮起来。

    精神力虽然无形,却依然有感,此时便是连光线都受到干扰,被迫弯转,更何况是精神力?只听着嗤的一声,莲生大师一指刺空,宁缺依然茫然执刀而立。

    两道白眉缓缓飘起,老僧诧异看着房间里那个角落。

    那是被遗忘的角落。

    角落里有一个被遗忘的少女。

    从开始到现在,这名少女一直没有表现出令人惊叹的境界本事,虚弱不堪,所以莲生大师并未投予足够的重视,甚至被遗忘在角落里。

    但她是莫山山。

    莫干山的莫山山。

    她是与道痴齐名的书痴。

    所以她再如何虚弱,只要她还能动,那便能做出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

    ……

    ……

    老僧漠然看了莫山山一眼,没有理会她,直接再一指隔空刺向宁缺。

    莫山山低头盘膝坐在地面,虚弱地随时可能倒下,右手自身后摸了一块石物,看似随意向远处抛去,却又挡住那一指之力。

    老僧眉心微蹙,枯瘦尾指一翘,指间念力直刺她的心窝。

    莫山山手指微舒,一把散乱的白色骨片飞于身前。

    然后她低头痛苦地咳了起来,血沫打湿棉袄的前襟。

    在湖畔计算数日山门掩阵,再带宁缺破魔宗山门大阵残余,少女符师的念力已然濒临枯竭,先前被莲生大师一眼破之,识海受创严重,此时她却是坚强地支撑着自己,用身旁能摸到的一切布阵,试图阻止莲生大师。

    那些白色的骨片不是符,是阵。

    这世间绝大部分的阵法都是变形的符,都需要与天地感应,调动自然间的气息。而此时的幽暗房间因为樊笼大阵的镇压,根本感应不到任何天地元气。

    所以她现在布的这道阵与普通的阵法不同。

    千年之前那位了不起的人物改造并且实现这道阵法时,原初的原意便不是与天地相亲相近,而是要与天地相争相执。所以这道阵法并不是原来调动天地元气的,而是用来切割天地元气,甚至是切割堵塞天地本身。

    此时的房间里没有天地元气,所以这道阵不能切割天地元气,但却可以切割堵塞别的任何无形之力,比如莲生大师用两口血食和数十年幽困才养出来的精神力。

    这道阵叫做块垒。

    此时横亘在老僧与宁缺之间的十数块白骨,便是莫山山在魔宗山门外静观计算研琢块垒大阵的所悟,虽然比不上真正的块垒,但已然足够强大。

    莲生大师的神情愈发凝重,他感到了浓郁的不安和命数轮转之间隐藏着的那抹阴影。那个年轻男子居然莫名悟了轲浩然留下的浩然剑意,道门少女居然能够施展如此强大狠厉的降境道术,而这个看上去虚弱无害的少女竟能悟了块垒!

    老僧枯瘦手掌莲花吐蕊,玉瓣猛绽,每一瓣便是极强大的念力攻击。

    少女拾着白骨碎屑和墙上掉落的石块,不停修补着刚刚悟到的阵法。

    宁缺便在那些白骨石砾组成的简单阵法之中,执刀静悟。

    幽殿之中嗤嗤破空之声密大作,老僧面无情绪,眼神深若幽冥。

    鲜血像小溪般自莫山薄唇里淌落,浸湿身上那件厚厚的白色棉袄,长而疏的眼睫毛在苍白的脸上轻轻颤抖,似乎随时可能闭上眼睛。

    血泊乱骨间,叶红鱼盯着老僧苍老的脸,眸中燃烧着狂热的兴奋神色,渗着血珠的妖媚容颜虚弱却又癫狂,格格怪笑道:“老怪物,你再吸啊!我的血被你吸干净之前,一定要看到到底是你快还是他快,我要看究竟是谁能活下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