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一百零二章 在那天之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数里外—处废弃离亭内,二师兄漠然看着那座山的方向,就在先前那一刻,那座山骤然消失,无论是肉眼望去还是感知中都已经不复存在。

    陈皮皮站在二师兄身后,心痒难忍有些着急地挠了挠头。

    光明大神官和颜瑟大师,这样两位知命境巅峰,甚至已经可能逾过五境半步的超级强者对战,不是随便便能看到的,数十年来除了小师叔曾经执剑斩过的那些风风雨雨,便只有廖廖数场而已,他如何能不好奇?

    明明那边除了风雪什么都没有,但二师兄还是神情漠然静静看着那处,仿佛把那里发生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他的眼眸里没有射出晶莹的光辉,而是充斥着一股极严肃正道诸邪辟易的气息,视线过处无论风雪落叶尽数惊惧避开。

    陈皮皮知道二师兄能看到山上的动静,紧张搓着手问道:“师兄现在是什么情况?打起来了没有?桑桑应该不会有事吧?不然我可没法向小师弟交待。”

    二师兄微微皱眉,不耐烦说道:“闭嘴,好好看。”

    陈皮皮马上闭嘴,幽怨想道,自己看不到怎么好好看?

    颜瑟大师自怀中取出一样物事郑重递到桑桑手里,然后交待了几句话。

    光明大神官怜爱看着桑桑,把一块腰牌轻轻放在她的手中,然后摸了摸她的脑袋。

    此时说的话都是遗言,交待的事情都是后事,只是不知道究竟谁说的是遗言,谁真的会留下很多后事,需要桑桑去处理。

    颜瑟大师走到崖畔,闭目沉思。

    光明大神宫走到山崖另一侧,平静看着雪中的朝阳。

    颜瑟大师睁开眼睛。

    光明大神官收回目光。

    颜瑟大师注视着老友那张平静的面容,忽然笑了起来,右手探出道袖轻轻一挥,有心无意之间便成一道大符,符意凛然强大难以言喻,受符力召引,数千数万块山石自地面悬浮而起,密集布于空中仿佛无数凝固的巨大雨珠。

    细长的仿佛还带着红袖招姑娘丰润水嫩意味的手指微微一颤,山字符动。

    漫山遍野如凝固般的山石,呼啸着落了下来,仿似一场夏夜的磅礴暴雨,轰轰击打在山间,瞬间让坚硬的山崖间多出无数坑洞,溅出遮天蔽日的砾尘。

    光明大神官平静站在漫天石雨之中,右手高举过顶,仿佛还带着酸辣面片汤和鸡汤味道的棉袄微微一振,神术大作。

    那根洁白如玉的食指尖燃着一抹神辉,神辉没有散发什么威力,却是那般的精纯圣洁,在漫天石雨间无论如何飘摇,却终究没有熄灭。

    伸向天空的那抹神辉不灭,天穹中落下的石雨便沾不到老人身上那件旧棉袄。

    恐怖的漫天石雨还在纷纷落下,溅起的石砾又再次不断汇入石雨之中,似乎永远没有停歇之时,那些飘然落下的雪花早已惧的不知避去了何处。

    他身前的石雨骤然一斜,无由避开。

    缭绕在他伸向空中那根食指尖的吴天神辉骤然间明亮起来,把被石雨残雪压抑至晦的山崖间照耀的无比清晰,花草树衣尽皆现出本质的模样。

    朝阳已经移入了云层之后。

    山崖间那根指向天穹的食指,却生出了一轮朝阳。

    光明慈悲而冷漠,温柔而强大。

    它普照世间,它无处不在。

    跟随它的必在光明里走,背弃它的必在黑暗里行,并将毁灭。

    山崖间的石,石间的草,瑟瑟的花,树以及树下的人,皆被光明俯瞰,故而畏怯。

    漫天石雨不复再起。

    于是雪花再次从天空飘落,落在山外那道无形彩虹屏障之上,化作七色。

    颜瑟大师缓缓睁开双眼,感受着那股世间最纯正的光明意,面无表情看着崖外彩晓里镶着的万粒雪花,轻轻一扰道袖。

    道袖在他身前横横划过,如同一道直线的横线,呼啸玻风,拂尽所有障碍。

    随着道袖横直一舞,山畔崖壁上那道隐约的横直石缝骤然变得清晰起来。

    山间杂树里的两条泥泞山道,也骤然间变得硬了起来,被融雪软化的稀泥瞬间变成比岩石还要坚硬的存在,泥泞仿佛变成微缩的河山。

    道袖一舞便是一横,崖壁石缝又是一横。

    两条变作大好河山的泥泞山道是两竖。

    两横两竖。横竖皆二。

    便是井。

    这道以山崖衣袂而成的符,横亘在天地间,毫不掩饰地已经开始弥漫周遭的光明线条展示自己的轻蔑,不屑以及骄傲,因为它是最强大的井字符。

    井乃封田之制,井有古礼之意,井有妙论之始。

    但最简单也是最强大的井字符意,就是简单的线条切割,那种均匀的平衡的完美地对空间的切割,对天地的切割。

    井字符降临山崖,切割线条无论巨细,皆往深处往细微处去。

    山崖间滚动不安的岩石尽皆碎为齑粉。

    山崖间瑟缩的草树尽皆碎为齑粉。

    山崖上空飘舞的雪花尽皆碎为脊粉。

    山崖间穿行的寒风尽皆碎为脊粉。

    最后山崖碎了。

    无所不在的光明,也因为空间的碎裂而变得黯淡,开始支离破碎。

    这是颜瑟大师追求符道的极致境界。

    山崖间这道井字符,才有真正的横亘不二意,不止世间万物,甚至连空间都能切割,比当初春风亭雨夜王景略曾经遇到的那道井字符,要强上数千数万倍。

    光明总是需要空间来行走,当空间破碎时,它该如何灿烂?

    光明大神官看着眼前无数根细至不可见的线条,在心底深处发出一声幽幽叹息,知道在这一刻颜瑟终于不再思看别的问题,向五境之外迈出了第一步。

    有能力让吴天神辉黯淡甚至破碎消失的符道,已经超出了吴天允许的范畴。

    他的棉袖已经被切碎,便是绽出的棉花也已经被符意切碎,手臂肌肤外有道晶莹的光辉,在强大的井字符意切割下已经变得越来越薄,但他裸露着的手臂指向东方的天空,食指尖燃烧着明亮的神辉,异常坚定而执着。

    或许是对光明的信仰如此坚定执着,感动了苍穹之上的造物主……

    光明大神官若有所悟,静静看着云层,深邃的眼眸里晶莹无比,苍老的脸颊上满是感动的泪水,喃喃颤声说道:“感谢昊天赐予我力量。”

    云层外的朝阳骤然大威,一股磅礴的力量穿越雪云,无视距离与山崖间破碎的空间,直接灌注到他苍老的身躯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