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一百零三章 新瓮,旧瓮,灰如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股沛然莫御,甚至应该用灿烂辉煌来形容的庞大力量,就这样从苍穹之上落下,进入到人类的身躯里,如果没有任何经验或准备,相对渺小而脆弱的人类身躯或许会直接被这股力量崩成无数碎裂的光片,或者惘然变成一个白痴。

    但这种境遇对光明大神官来说并不陌生,很多年前他便曾经迈出那一步,领悟到了昊天的启示,他明白只需要全方位的敞开自己的心灵以及肉身,便能得到昊天赐予人类最珍贵的礼物,从而能够利用这股不应该在人间出现的力量。

    光明大神官晶莹深邃的眼眸平静注视着山崖间的一切,仿佛看到井字符每一根切割空间的线条,缭绕在他食指间的神辉已然变成一团宛若实面的白色光辉,美丽流传的圣洁乳白光絮间散发着难以想像的恐怖气息。

    无数万道圣洁乳白光絮从指间散播开来,有的像雨伞般垂下,护住了他的身体,更多的则是像阳光般瞬息刺出,刺进那些被割裂成无数碎片的空间中。

    道道光絮刺入空间碎片后,那些碎片骤然间变得明亮起来,光明里蕴藏着的恐怖气息,生生撑住了边缘的线条,让空间不再继续破碎。

    颜瑟大师用逾五境的强大符意把空间切割成了碎片。

    光明大神官以天启之力强行维持空间的存在。

    数万片明亮的破碎空间,就像是数万面极小的镜子,镜中出现山崖空气雪花草树的画面,虽然都是被切割后全无联系的碎画面,但依然存在。

    数万面明亮光镜边缘,那些切割的线条正在微微颤抖。这些线条崩断,光明的力量便将冲破切割的禁锢,回到真实的完整的世界之中。这些线条继续向细微处切割,那么空间继续破碎,无论里面充斥着怎样的光明气息,最终也只能逐渐黯淡。

    从天地气息间借来的横亘符意,和从昊天处借来的光明力量,谁更强大?

    符道是人类从天地间自我领悟的道理,自行掌握的世界最深层的规律,光明则是昊天对这个世界的恩赏或者惩罚,究竟谁能够胜过谁?

    山崖间一切甚至包括山崖本身都已经被被切割开来,被昊天的光明气息冷漠支撑着,没有化为青烟,只有一株树没有粉碎,没有被封进光明的镜子里。

    那是一株直挺挺的白杨树,树下蹲着个小姑娘。

    小姑娘左手抱着一只旧瓮,右手抱着一只新瓮。

    她在崖间的光明与符意间微微颤抖着,如同寒风里瑟瑟的小草。

    不知从哪里逃过来的一片雪轻轻落在她的肩头。

    她拾起那片雪,感受着雪在指间缓缓融化,看着场间的那双柳叶眼愈发明亮,眼眸愈发明亮,眼瞳却愈发幽黑,黑色的瞳子仿佛能看到光明的实质。

    超越五境的神符师与天启境界的大光明者,他们之间的战斗在真实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具体的形态和画面,然而因为无论老人还是颜瑟大师,都用意识把那株白杨和白杨下的小姑娘封在空间之外,所以她是个真正的旁观者。

    所以这场俗世根本无法理解的战斗,落入桑桑黑色的眼眸后,便被描绘成了人类能够理解的画面,那些画面美丽到了极致,也令人心悸到了极点。

    磅礴的气息,神圣的光明,无畏的天地,横亘的符意,它们彼此切割着伤害着,依偎着,挣扎着,空间压缩着光辉,光辉突破着空间,最终压缩凝练化作满天漆黑夜穹上的星辰,变成荒原上寂廖的流火,化为露珠上的映出的春意。

    然后所有的画面在桑桑的眼眸里消失,无形无状,甚至没有存在,一片绝对的黑暗与寂静,比最深的夜还深,比最黑的云还要黑,犹如冥君的瞳子。

    如果换成别的普通小姑娘,大概早已震惊的惘然昏厥过去,但桑桑没有,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看不懂山崖间发生的一切事情,但她依然拼命睁大眼晴看着能看到的一切,静静地看着静静地等着,要看到一切能看到的,记住一切能记住的,因为她知道宁缺将来一定很想知道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绝对的黑暗里,忽然出现一个极小的光点,然后光点骤然喷发成无数束光粒,瞬息之间冲破整个空间,如同一个崭新世界的诞生。

    又如同夜穹里威开了无数朵美丽的烟花。

    桑桑看着那些美丽的烟花,有些懵懂地揉了揉眼睛,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曾经发生的那些都消失了,山崖重新回到眼前。

    笼罩着无名山峰的彩虹禁制消失无踪。

    雪花再次蒂下。

    崖畔站着两个抬头望天的老人。

    此时他们终于变成真正的老人,被山崖间穿行的寒风一吹便咳嗽起来。

    颜瑟大师抬起手臂,用道袖擦拭掉鼻涕,看着天空咕哝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光明大神官身上的棉袄右袖已经化为虚无,他有些畏寒把右臂插进左边的袖筒,像个老农般蹲了下来,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天空里的某处。

    颜瑟大师指向北方某处,对身旁的老人说道:“我看到了一道前所未有的大符,那道大符只有简单的两笔,起于荒原北方,一笔落于西,一笔落于东。”

    然后他回头望向自己默默守护多年的长安城,感慨说道:“于此间相会。”

    先前那刻,他超越修行五境,甚至走到了更远的地方,清晰地看到了那边的世界,真实的未来,所以他知道那道前所未有的大符是真实的,是人类真的能够写出来的,所以他喜悦赞叹感动无以复加。

    光明大神官蹲在崖畔,顺着他的手指望向北方,却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真正晋入天启境界的他,在先前那刻明悟了很多以前一直无法明悟的事情。

    老人回头望向那株杨树下的桑桑,苍老的脸颊上露出犹豫挣扎的神情,直至最后终于解脱释然然后明悟,微笑说道:“原来这才是我的机缘。”

    颜瑟大师低头看了他一眼,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到这时候难道还看不透?无论何等机缘,终究不再是你我的事情,而是他们的事情。

    老人站起身来,叹息一声后笑着说道:“是的,以后是他们的世界了。”

    很多天前,一个老人被老笔斋里的小侍女收留,当时老人问了小侍女一个问题。

    “你相信机缘吗?”

    “我相信机缘。”

    “我相信每个人注定遇到一些人,做一些事情,这些由昊天安排好的事情,就是机缘。,、

    “很多年前,我看到黑夜的影子落在这座城中,一朝看到,便是遇见。”

    “既然遇见,那便再也无法分离,只是看到的并不真切,遇见的并不具体,我只知道他存在,却不知道他究竟存在在哪里。”

    “然后我在长安城里看到一个生而知之的人,我觉得这是不对的事情,因为世上不应该有生而知之的人,所以我与他的机缘就此开始。”

    很多天后,站在长安城郊外的山崖畔,老人才明白原来他的机缘一直都不在那个人的身上,而是在那个人名为桑桑的小侍女身上。

    一阵冬风吹过,崖畔并肩站立的两位老人瞬间成灰,如雪。

    数百年来,西陵神殿最出色的光明大神官,就这样平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这一生惊才绝艳,无所不能,堪称桃山最强者,却因为所谓机缘被囚十四年。

    他逃离桃山,来到长安城,却未能找到那抹黑夜的影子,仿佛此行只是为了遇见桑桑,然后收她为传人。

    在临死前的那刻,他受到昊天启示,终于第一次清晰的看到了黑夜的影子是什么模样,看到自己的传人将继承自己在世间大放光明,所以他离去的很是安心。

    数百年来,昊天道门最出色的神符师,也这样平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这一生嬉笑怒骂,游戏人间,无任何虚名,却是第一个凭符道逆天越五境的强者。

    颜瑟大师这一生过的潇洒随意,只是苦觅一个传人,当他遇到那副鸡汤帖后,终于得偿宿愿,仿佛这一生流连青楼只是为了收那个家伙为传人。

    在临死前那刻,他看破了光明与黑暗的轮回,看到了那道大符,知道自己的传人宁缺将来一定能在世间写下一道他这一生从未写出来的大符,知道那个家伙一定能够完成无数代符师想要完成的事情,所以他离去的非常安心甚至愉快。

    风起风藉,雪起雪歇,山崖之上一片安静。

    孤伶伶的白杨树孤单地看着天,孤伶伶的桑桑抹了抹眼睛,吃力地抱着两个沉重的瓮,艰难地走到崖畔,然后双膝跪到两堆灰前。

    崖上的山风一直在吹着,那两堆灰被卷的到处都是,有很多已经被卷进了空中,飞到了雪地上,甚至飞到了更远的地方。

    桑桑跪在地上,伸出双手捧着灰往瓮里威放。

    “老师住新瓮,他喜欢干净。”

    “少爷的老师住旧瓮,他不怕油。”

    她轻声提醒自己,一搀一捧把两个老人的尝灰往瓮里装。

    恼人的山风不时前来打扰,吹的那些灰到处都是,甚至吹到她的棉裙和小脸上。

    桑桑抬起手背擦了擦脸,然后低头继续往瓮里捧灰。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