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声轻噫,粉墨登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时值隆冬,莽莽天弃山间寒风劲吹,至于雪峰之上的气温更是极低,好在因为峰顶太高,没有被山麓间那些弥漫密谷的薄雾遮住,阳光直射至此,虽然带不来多少真实暖意,却能给人的心理上带来些许安慰。

    正如呼兰海畔那个中年男人猜测的那般,苦寒寂清可能万年无人踪的雪峰顶上确实有人,那是一名穿着单薄轻衫、髻间插着根乌木叉的道士。

    道士神情宁静身材清瘦,身后负着把木剑,静静看着雪峰下方飘动的白云,以及白云下方荒芜的原野,还有那片像面白色镜子般的呼兰海。

    来自知守观的天下行是叶苏,前些日子在魔宗山门外的双峰间,与来自魔宗的天下行走唐,冉宁缺和隆庆皇子的破境速度做了一次赌约。

    最终宁缺胜了,隆庆皇子废了,于如……他输了。

    按照那份没有说出口却彼此心知的赌约,叶苏不能再加入到天书明字卷的抢夺之中,但这不代表他不可以站在雪峰上远远地观看这幕大戏。

    他“看”到了呼兰海畔的那个中年男子,但事实上他并没有去看那名中年男子,因为如果自己看到对方,那么对方也能看到自己。

    他来自世外的不可知之地,但他很清楚世间一直隐藏着很多真正的强者,比如呼兰海畔的那个中年男人,对于已经接近超凡入圣境界的人间武道巅峰强者,即便强大如他也必须保有几分敬意和矜持。

    当然,如果他还是十几年前那个骄傲的木剑少年,绝对不会在乎这些事情然而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年少的自己,对于这个世界和自身的认识早已不同。

    只是他会偶尔还会怀念已经远去多年的逼人的青春。

    看看天书究竞会落在谁的手中是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之一然而自幼在知守观里长大的他,从刚识字时便开始看那六卷天书,少了神秘感,自然不会像世间凡人或是那些修行者般对天书存有一种莫名敬畏,所以这并不是他来到此地的真正原因,至少不如那个真实的原因重要。

    他来这里是为了怀念已经远去多年的逼人的青春,或许是为了祭奠远去多年的逼人的青春,或许是为了寻回远去多年的逼人的青春,那些青春叫做骄傲。

    叶苏默默转身,望向山间某处水潭。

    那面水潭面积极小潭底或许有热水涌出所以前些日子一直没有冰封,只是终究禁不住寒风凛冽,水潭表面上还是结了一层龘薄薄的冰。

    或许是很多天前,或许是先前那一刻,小潭水面的薄冰破了一个很小的口子,便是他也无法确认,那片薄冰究竟是什么时候破的。

    但他能确认水潭冰面破口的形状很特别,像是一只木瓢留下的痕迹。

    十四年前,他见过哪只木瓢,然后再也没有办法忘记。

    十四年前七卷天书中最神秘的天字卷显现出了一个极重要的征兆,然而负责看管天书的观中道人却对此保持了绝对的沉默。

    西陵神殿天谕大神官入观阅天书,亦未多言。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光明大神官卫光明便在此时向天启的神圣领域迈出了半步,那双幽深而纯净的眼眸,看到了黑夜的影子降临人间。

    道佛魔三宗这一代的天下行走齐聚荒原。

    当年的三位天下行走还是三个少年,他们聚集在一棵小树下,沉默看蚂蚁看了很长时间,然后他们看着那道黑线看了很长时间,最后各自离去。

    那时候的知守观传人叶苏很骄傲,很自信。

    他喝斥唐为邪魔,不屑言七念为外道,一剑便把那株小树斩成了五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块,然后念出一道至今为止自己最满意的道偈。

    当时的他并不知道在那一天黑夜将至时,在那道所们不敢跨越一步的黑线那边,有一个穿着草鞋破袄的书生,一直平静龘坐在一方小池塘旁,手握一卷书喜乐颂读,腰间挂着一只木瓢,饥渴时便饮一瓢池水。

    其后他周游列国,勘破死关,前往南海,兴奋地向师尊禀报

    礁石上那位穿着青衣的道人看着他怜惜地笑了笑。

    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当日黑线的那头一直有一个人坐着。

    于是他无法再像从前那般骄傲,那般自信。

    多年后,历经俗世繁华世外霜露,他成功地看淡看透了很多事情,于是自信自然地回到了身躯中,然而当年的青春与骄傲已经不在了。

    他一直很遗憾,没有机会向线那边的那个人请教。

    直到今天,他似乎终于有了机会。

    所以小水潭畔明明没有人。

    站在雪峰之巅的他,却认真看着山腰里的水潭,无论是道髻间的乌木叉,还是身上的单薄轻衫,在寒风里都纹丝不动,便如他此时的静明道心。

    雪山外的呼兰海畔有人。

    中年男子看着眼前的湖岸,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他摘去戴了很多天的帽子,露出自己的容颜,他望着远方的莽莽群山,那双浓若墨蚕的眉毛微微蹙起,红如稠血的双唇微微一翘,露出一道意味复杂的笑容。

    在凛冽寒风中他再次举步,从湖冰走到坚实的土地上,魁梧坚实有若钢铁的身躯,完全无视荒原劲风的存在,挟着一身肃杀之意向北走去。

    他走的速度并不快,甚至有些缓慢,脚步每次落下,也不见如何用力便会陷入被冻硬的荒原地面,留下一道极深的脚印。

    离开呼兰海畔向北面的天弃山麓行走,随着时间流逝,中年男子身上的肃杀气息渐渐敛没,身后留下的脚印也越来越浅,直至没有任何痕迹。

    他没有像世间那些知天命的大修行者一般,把自己和天地自然融为一体,因为他修的从来都不是道法,他用恐怖的念力把自己的身体意识与天地完全隔绝开来,仿佛把自己变成了一颗石头,如果闭上眼睛,根本无法感觉到他的存在。

    然而山腰间那片安静了很长时间的小水潭却忽然有了动静。

    水潭畔响起一阵很轻微的哗哗声。

    这些哗哗声像是木瓢威水的声音,又像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

    又很像一只手缓缓阖拢书页所发出的声音。

    “听闻你十三岁开悟,三十不惑,再三月洞玄,一日之内知命。”

    “听闻那十七年间你日日登山,却毫无阻碍。”

    “听闻你第一次登书院后山时,在柴门外看到了四个宅”

    “那四个字是仁者乐水。”

    “所以你这一生极喜爱与清溪幽潭亲近。”

    “今日看来,果然如此。”

    叶苏听着遥远山腰间那面小潭畔传来的哗哗轻响,在心里默默想着这些话,然后发出一声极幽寂极满足的叹息声,微笑着向雪峰边缘走了一步。

    随着他走出这一步,身后那柄薄薄的木剑悬浮至空中,嗡鸣作响。

    天空上的太阳忽然间仿佛变得更加明亮了一些。

    数万束光线照耀在那柄木剑之上,竟让单薄的剑身金光大作。

    一道极纯净的剑意,就像凝结成束的光线一般,发自雪峰之巅,平静而强大的无视任何空间距离,瞬息之间降临到千丈之外的那面小水潭畔!

    如此神乎其神的道法,已然站在人间的最高处,处于知命境界的最顶端,虽然尚未破境,但距离天启境界也只剩下极薄的一线。

    如此强大的道剑,世间能得几回见?

    当那道纯净剑意降临山腰小潭上空时,水面上的那些薄冰瞬间变得更加凝固,即便是那道极小的口子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冰封起来。

    那些哗哗的声音早已寂灭不闻,潭畔某处响起一声轻噫,似乎有些意外。

    然而唤出轻噫之声的那人反应有些慢,启唇的速度很慢,所以这一声轻噫感觉被刻意拖长了很多,悠长幽远咿咿呀呀,便像是戏曲主角登场时的那声唤。

    山脚下的中年男人微微皱眉,此时的他当然感知到了那道剑意,他不知道那道剑意刺向何处,却也隐约猜到值得那人倾尽毕生修为刺出一剑的人会是谁。

    这片荒原之上他已经撒下无数眼线,更是不惜调动了军部里的帮手,明明那个人前些日子还曾经出现在渭城外的碧湖,怎么却忽然来到了这里?

    但他没有犹豫,身为人间巅峰强者,能隐隐感知到自己的气运,知道这是自己一次绝佳的机会,而且他有自己的骄傲,所以他无视雪峰这间那场无人知晓,却注定会震惊世间的相遇,神情肃然向着山谷出口处走去。

    山谷里依然弥漫着薄薄的雾,遮住那些光滑陡峭如同刀斧砍出来的石壁,也掩去那些逐渐靠近的脚步声,然后却无法永远遮住里面那些年轻人的身影。

    雪峰里,知守观传人叶苏终于和线那边的那个书生相遇了,而在雪峰下,中年男人以为自己也马上将与那卷天书相遇,与此相较,再长时间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无论是十四年。

    还是一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