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世间对宁缺的欢迎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山身份敌对复杂的四今年轻人在陡崆况滑的石壁间行走好些天……身上的伤势渐渐好转,然而食物却也已经告竭,所以因为饥饿而重新虚弱起来。

    宁缺没有想到这条魔宗涛代强者们开凿出来的通道竟是如此漫长,算着距离竟似乎已经快要横穿整座天弃山脉,然而却还是没有找到出口,不免有些焦虑。

    他是最恐惧饥饿的人,想着自己藏着的干粮被这三个女人吃了大半,更觉得愤怒,盯着唐小棠说道:“再走不出去我们就都要饿死,了,到底还要多少天?”

    唐小棠微低着头,看着颈间的兽尾,有些不自信低声说道:“应该快了吧。”

    宁缺倒吸一口冷气,不可置信看着她,说道:“我们乍跟着你老老实实走了这么多天,你可千万不要在断粮的时候再来告诉我你没有走过。”

    唐小棠仰起小脸看着他委屈说道:“山门被封是几十年涛的事情,我当然没走过。”

    “这句话有些道理,仔细算起来我家小师叔拿着把剑把你们杀的魂飞胆丧时,你还在你妈的肚子里,根本没有生出来,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宁缺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善,话锋一转怒吼道:“那开始的时你不说!”

    之所以他敢对唐小棠如此凶恶,当然是因为他已经饿昏头了,在焦虑和饥饿的双重作用下,他哪里还来得及思考这个魔宗少女现在是四人中实力最强的那个人。

    而且这些天走在山脉的过程中,这位魔宗少女根本没有什么凶残的魔宗气息反而是天真可爱甚至有些老实憨拙,渐渐他便忘了对方的身份。

    唐小棠果然没有动愤,而是羞愧地重新低下头去,走到了最涛面。

    “如果到了知命境,这条通道哪里能拦住我们?”叶红鱼的脸色有些苍白,她看着身侧光滑陡峪的石壁漠然说道:“说到底还是实力的问题。”

    宁缺嘲笑说道:“你不用换着花样来嘲笑我的境界低实力差,你也不过就是在知命境看了几眼便被人打了回来,如果你现在还是知命境会饿到脸白眼花?”

    叶红鱼沉默美丽面容颜上仿佛落了一层霜。

    莫山山在旁边虚弱说道:“已然粮绝你们哪里还来得斗嘴的力气?”

    叶红鱼面无表情说道:“出山之后我肯定不会与他再斗嘴,到时我会直接杀子他。”

    宁缺没有理会道痴的威胁自幼时逃离长安城到如今,他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生死的考验,又怎么会害怕这和威胁,便是连死亡也不怎么害怕,然而因为童年那些过于深刻的经验对于饥饿他确实有一和仿佛先天的恐惧。

    沉默片刻后,因为这和恐惧以及恐惧所带来的愤怒,他再次找上了低着头羞愧无语的唐小棠,嘲笑说道:“大概也只有你们魔宗的人才会愚蠢到非要把山劈开一条道路,从而把人们逃生的通道变成一条死,路。

    唐小棠抬起头来神情凝重看着悄,严肃认真说道:“无论圣地还是这条通道都代表着我们大明宗改天换地的意志,请你尊重一些。”

    宁缺不想接她的话尤其是从莲生大师那里听到太多有关改天换地创造崭新世界却怎样也无法完全听明白的魔宗执念故事之后。

    唐小棠皱起清稚的眉头,说道:“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如果你们觉得我们大明宗一无是处,真是一裂愚蠢的人,那你们还来我们的圣地做什么?”

    宁缺恼火回答道:“如果不是天书明字卷现世,就算是夫子求我我也不会来。”

    听到天书明字卷五字唐小棠的眼睛微微明亮,想着自己和兄长在圣地里一无所获,目光很自然落到宁缺身涛用布带系着的那个铁匣上问道:“找到了吗?”

    宁缺说道:“不用这么看着我,这匣子里放着的是一个老鬼留下来的灰一一说起来我为什么一直要带着?是不是应该随便找个地方扔了?”

    说来也很奇妙在通道里穿行了好些日子,四人从自己的童年聊到修行再聊到平时爱吃什么零食,但宁缺莫山山以及叶红鱼却是极有默契地没有对唐小棠提起自己三人在魔宗山门里的遭遇,没有提到那位莲生三十二的老僧。

    这和唐小棠的魔宗身份无关,和正魔不两立无关,甚至也不是因为那段经历太惨痛恶心以致于三人不愿意回忆,相反却是因为他们三人都把与莲生大师相遇的这段故事当作了自己修行人生中最宝贵的一次经验,不愿意与人分享。

    宁缺忽然眉头微挑,望向唐小棠问道:“你也没找到天书?那里可是你们的地盘,回老家应该熟门熟路,难道也没有任何发现?”

    唐小棠有些沮丧地摇了摇头,说道:“圣地里什么都没有。”

    宁缺心想明明那里面有一大堆白骨和鬼还有一个比鬼更可怕的老家伙。

    天下诸大修行宗派势力齐聚荒原,西陵神殿更是下了极重的筹码,目的便是为哦宗山门应天时开启之时……弄找那本传说中的天书明字联怔然而却是全无所获,那卷传说中的天书的下落,很自然地成为众人心中的极大疑惑之所在。

    叶红鱼说道:“天谕大神官说过明字卷会在这里出现,那么就肯定会出现。”

    宁缺摇了摇头,说道:“现在看来,天谕大神官大概是错了。”

    叶红鱼微微皱眉,毫不犹豫说道:“我神殿大神官怎么会犯错。”

    宁缺看着她嘲讽说道:“千年之涛那位光明神座如果不犯错,这世间又哪里会出现魔宗?还是说你们西陵一直认为魔宗是正确的产物?”

    叶红鱼紧紧抿着嘴唇不再与他说话。

    莫山山有些虚弱地叹息了一声,德笑说道:“不与他斗嘴了?”

    叶红鱼点头说道:“先涛确实是我犯了错。”

    宁缺微感得意,心想这世间除了桑桑,谁还能在言再功夫上胜过自己?

    叶红鱼紧接着说道:“既然说过出丢之后就杀死他,我何必再与他置气?”

    宁缺苦涩说道:“几句顽笑话而已,何必当真。”

    走在最前面的唐小棠忽然惊喜说道:“真的,是真的。”

    宁缺怔了怔,问道:“什么是真的?”

    唐小棠回过头来指着通道涛方那片薄淡的雾气清稚的眼睛里全是开心的神情,说道:“那里真的就走出口我们走出来了。”

    看着通道尽头那片雾气里的隐隐光亮,隐约猜到应该便走出口,历尽千辛万苦已然粮绝的情况下,众人本应该欢欣鼓舞雀跃不已,甚至应该手牵着手肩并着肩身上挂着一条彩带,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一起冲过去。

    然而他们却停下了脚步,陷入了沉默,即便是唐小棠也不例外。

    在漫漫通道里,他们与世隔绝,所以可以抛去彼此的师门背景,暂时忘记所谓正邪之分以及那些复杂的血都洗不清的仇怨然而一旦走出这座被昊天遗弃的山脉,回到真实的人世间,所有的这些因素便会回来。

    四个人看着彼此,沉默维系了很长时间。

    叶红鱼忽然漠然开口说道:“我很不习惯这和伪装感伤的情景,出责后我要养一段时间的伤所以要杀你和这个魔宗妖女,也应该是很久之后的事情。”

    唐小棠骄傲看着她说道:“你现在身上还有伤,等你伤好了我再打你。”

    莫山山轻轻将身上的棉裙整理的平整些微笑说道:“反正与我无关。”

    叶红鱼冷笑说道:“如果我要杀宁缺难道真的会与你无欺……”

    宁缺挥手阻止这些没有意义的对话说道:“出去再说”上棠你走先。”

    唐小棠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担心雾外面有什么古怪,所以才让我走在最前面,我可是明宗弟子,外面万一全部是你们中原的人,我怎么逃?而且你是个大男人哩,你果然像她说的那样,真是书院之耻。”

    宁缺面不改色,认真说道:“怎么忽然变聪明子?”

    唐小棠说道:“我只是心好,又不是真的傻。”

    听着这句话,宁缺很自然地想起了桑桑,那个只是有些笨,并不是真的傻的桑桑,顿时生出极强烈地想要回到长安城的渴望。

    他看着雾中的出口,说道:“我先便我先,道魔符最强大的年轻一代弟子全部在这里,再加上我这个书院天下行走,别说有人敢偷袭伏击我们,我就完全不信有谁看见我们这和超级组合不会吓到怕的跪下来磕头!”

    这段言语明显是用来壮胆的,正如这些天他和道痴及魔宗少女不停斗嘴玩笑,之所以如此是为了化解胸中像石壁一样沉重的心情。

    没有人知道他这个夫子亲传弟子已经入魔,便是叶红鱼也只是隐隐猜到他继承了小师叔的衣钵,眼看着便要回到人世间,他不知道如果自己入魔的真相被人发现,山谷外那个真实而冷酷的世界,准备用什么来迎接自己。

    宁缺沉默片刻后向雾中走去,右手伸到身后缓缓握住大黑伞的伞柄。

    大黑伞是他在这个世间最大的依靠,最温暖安静如同野猫黑屋一般的存在,在魔宗山门里面对莲生时没有来得及拿出来,他便险些死了,此时要从与世隔绝的大山里回到人世,那和陌生感和警慎让他随时准备抽出大黑伞。

    雾外的世界没有什么万夫所指。

    也没有偷袭。

    迎接宁缺的是一个拳头。

    一个比桑桑贪便宜买的土海碗还要大的拳头。

    那个拳头光明正大,充溢着金石之气。

    破风而至,全无阴诡意味。

    不是偷袭。

    是击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