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们只是路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到这段话,宁缺从中发现了一个很令他感到震惊的真相那名从天上跳下来的男人龘大概便是陈皮皮提过的那名魔宗天下行走唐,可夏侯明明大唐帝国大将军和西陵神殿的客卿,大师兄为什么说他也是魔宗的大高手?

    大师兄的神态和语气很从容,换个形容便是很慢,宁缺很震惊,又花了很多时间思考,所以当他扶起莫山山、和另外两位少女走到满是轻雾的山谷出口处时,那场震天撼地的战斗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

    坚硬的石质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半人深的坑洞,坑底印着两只清晰的脚印,以脚印为中心,无数道细密的裂痕向着四周蔓延,最终大概延展出去十余丈的距离,看上去就像是一道极大的蛛网。

    宁缺看着地上若蛛网般的裂痕,想像着先前那个男人从天而降的脚与夏侯迎天而上的拳头相遇时所产生的恐怖威力,不由骇的有些失神,他如今在修行道上已经迈入洞玄境界,再加上领悟了小师叔留下来的浩然剑,已经能够被归入高手之列,但他清楚在这样的绝对力量面前,自己根本无法招架便会被震成血泥。

    两个身影,在蛛网状的裂痕间高速游走,因为速度快到肉眼根本无法看清,所以只能凭借破空风声,判断他们的具体位置空间在哪里,那些破空的风声太过凄厉尖锐,甚至让旁观者的耳膜感到了刺痛。

    因为彼此纠缠,尤其是自天而降的那个男人沉默厉杀地将俱焚的杀意凝在夏侯身上,所以两道身影根本无法脱离,方圆十余丈的范围看似颇为宽敞,在他们恐怖的高速度下,其实和针尖大小也没有丝毫差别。

    相差一代的两名魔宗大高手,均把各自的肉身锤炼到了极致,对于自己的身体控制也完美到了极点,但依然无法做到完全避开对方的攻击。

    既然无法避开,那么便抢先把对方攻击至死,这本身就是魔宗的战斗理念。

    在短暂到不及眨眼的时间片段内,场间那两道身影沉默对撞了不下十次,强大的气息像密集的潮水一般连绵向四周的天地涌去,如雷般的巨响连续成了一道似乎永远无法停歇的古寺钟声。

    唐的拳头在空中挥舞,带出道道血色般的火焰,令安气颤栗燃烧,重重击在夏侯身上,暴出一个约两指深的印痕,痕间隐有火流之意,还有焦糊的味道传出。

    夏侯的拳头相较而言更为沉默坚实,强硬的指节间泛着极淡的金属光泽,每一拳落下便像是一把极钝的大刀砍将过去,击在唐的身上就如同打铁一般。

    拳拳到肉,雷声连绵,山间石壁上无由出现数十个密集的深坑,烟尘渐渐消失,那些深坑里的光滑内壁显现出来,显得异常恐怖。

    果然不愧是世间肉身能力最为强横的人物,这两个男人的拳头并未实际接触石壁,只凭外泄的杀意,便能隔空把坚硬的石壁像面团般击穿,然而如此强悍的拳头,实实在在砸在他们彼此的身上,他们却像是根本没有什么感觉。

    这究竟是怎样的拳头?怎样的肉身?每一拳落在肉身之上,就像重锤落在古钟之上,声音越来越密集越来越高昂尖啸,局势也越来越凶险。

    山谷畔劲风大作,石砾狂舞,宁缺等四人站在大师兄身后,没有正当其冲,但感觉着那处传来的恐怖威勇,脸色依然止不住变得有些苍白起来,这是因为他们的耳膜被拳风拳声所压迫,更是因为他们的心神被那两个男人的强大所压制住了。

    叶红鱼盯着那名自天而降的男子,微白的脸颊透露出她内心的真实情绪,渐渐她承认这个穿着皮袄、看上去异常普通的男子确实有与自己兄长并列的资格。

    唐小棠和她的目光落在同一个地方,看着自己的兄长,微白的脸颊上写满了担忧,清稚明亮的眼眸里则是不停流露着替他加油的神情。

    莫山山站在宁缺身旁,小圆脸略显苍白,目光显得有些黯淡。她本是深受修行同道尊重甚至敬畏的书痴,然而今番前来荒原,竟是遇着如此多的大修行者,她才知道原来真正强大的人物都隐藏在世界的幕后,深受震撼,尤其是此时正在战斗的那两个男人竞是强大到哪些境界,只怕她的师父书圣大人亲自前来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一念及此,她的心情不免有些黯然。

    宁缺不像三位少女想的那般复杂,他只是按照大师兄的要求,老老实实认认真真看着场间这场罕见的肉身巅峰之战,还没忘了凭借自己超人一等的感知能力去感受那两道身影对天地元气的扰动。

    然而一用念力感知周遭的天地元气,他便知道自己犯了极大的错误,此时山谷内外的天地元气竟是被那两个男人的拳风撕扯成了无数万碎片,那些碎片形成的治流毫无规律的流动,复杂繁密到了极点,以他如今的境界,想要感知其间的变化纯属痴心妄想,识海瞬间受到剧烈震荡,脸色苍白应是受了些伤。

    那两个男人太强大了,按照吴天赐予的机率或者说普通规律来说,肉身如此强横近乎神将的人物必然举世无双,但偏偏今天就同时出现了两个。

    看着满天石砾雨,看着石砾雨间像神迹一般无形出现的越来越多的石坑,看着那两道天神一般的肃杀身景,宁缺怔住半晌后才醒过神来,声音微涩问道:“就这么看着他们打?要不然我们先走?我总觉得和这种怪物们呆在一起很危险,就算他们无意识踢飞一块石头都比弩箭还要可怕。”

    大师兄看着他不解说道:“哪不然怎么办?”

    宁缺看着场间笑着说道:“要不然你用一根手指把他们都戳死?”

    “一根手指怎么可能?我又不是他们这种怪物。

    他们没有向我出手已经很给老师和书院面子,我很开心,但他们自己之间要打我也没有办法,我总不能去拦他们至于说主动向他们出手,我觉得好像有些不方便有些不龘厚道。”

    大师兄是个很厚道的人所以他不会在这时候出手他的解释也很有耐心,很慢条斯理,很温和动人:“而且我真的不怎么擅长打架。”

    身为书院后山一员,宁缺当然清楚那座山里生活着的师兄师姐们都是些神神叨叨的家伙,唯有自己稍显正常一些,然而他还是没有想到大师兄竟然会给出这样一个回答——你站在这里就没有人敢对你出手,结果你还说对方是怪物你不是怪物?如果说你不怎么擅长打架?那究竟这个世界上有谁敢说自己擅长?

    发现大师兄也有些没谱,宁缺心里的那位安定温暖亲近感觉没有消失,但心中的敬畏却在瞬间掉落满地,他不再理会对方悄悄凑到唐小棠身边问道:“你哥9”

    唐小棠点了点头。

    宁缺心想果然如此,能和武道巅峰强者夏侯如此不讲道理蛮拼的人,也只有那位魔宗的天下行走,接着问道:“你们家的人怎么都喜欢从天上跳下来?”

    唐小棠神情紧张地关注着战斗,随口答道:“很难掉出问题,所以就懒得走路。”

    宁缺身体微僵,心想这对魔宗兄妹倒也真是一对懒到奇处的妙人。

    便在此时,场间那两道呼啸的身影终于静止下来。

    战斗中唐身上的皮袄早已在夏侯的铁拳之下如蝶般纷飞,然后像挂了铅块一般啪啪砸到地面,上半身**肌肉坚硬如岩石,面部和身上的肌肤表面凝着层极薄淡的铁意,尤其是眸子里更是隐隐透着股不祥的铁锈之意。

    夏侯浓若墨蚕的眉毛尾部已然尽焦失去了所有的生机,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无神的黑虫子,眼眸里满是浓郁的燥意,仿佛有个秋天藏在在里面。

    唐神情冷漠看着他说道:“你要抢天书,我便要抢你的命。”

    夏侯缓缓扯掉身上那件残破的衣衫,露出里面那件盔甲,看着他漠然说道:“这个世界上想杀我的人很多,但至少现在还没有人成功过。”

    今日魔宗两代强者之间的战争,起始发端于唐的无上杀意,他一路沉默跟随在宁缺等人身后,就等着夏侯出现抢夺天书,这场偷袭或者说狙杀他已经默默等待了很多年,才等到这个机会,无论天时地利人都占着优势,所以夏侯受的伤明显要比他更重,但是夏侯毕竟没有死。

    哪怕夏侯的胸腹挨了无数记重拳,身上那件棉皮袄像书院梅花糕的模子般到处是洞,气势燥焦黯淡到了极点,但他依然像座不可动摇的山一般站在那里。

    当年魔宗的叛徒,亲手烹杀圣女,向西陵神殿投诚成为客卿,在大唐帝国领军征伐多年,像这样强大的人物不是那么容易死去的。

    唐沉默片刻后说道:“你的伤比我重很多,我还有机会。”

    夏侯摇了摇头,说道:“你终究不是你那位老师,所以我伤再重,你也没有办法当场击杀我,而你是魔宗的妖孽,我是道门客卿,帝国大将,朗朗乾坤之中,煌煌吴天之下,你怎么可能有机会再杀死我?”

    唐转身望向众人中那名书生,认真问道:“大先生何以指教?”

    大师兄摇了摇头,老实说道:“你们的事情和我书院无关,我只是奉老师之命,顺路来荒原接小师弟回长安城的。”

    老实人不见得说的都是老实话,到荒原接宁缺无论怎么看都没有办法顺路。

    唐点头致意。

    大师兄忽然用手指向雪峰,说道:“我只是路过,但不知道那个人如何想。”

    一道剑意自雪峰之上袭来,瞬间跨冰碾雪而至。

    片刻后,那名孤单的、不再骄傲的负木剑者在远处的雪崖上现出身影。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