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一百四十四章 没有你,我困不着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皇宫某座偏殿内,李渔斜椅软榻,手指轻拈着个茶盅,微嘲道:“倦时身后便多了个枕头,渴时便有人送来了几盅清茶,心想便能成事,自然是好事。”

    她身前那个小太监低着头,哪里敢接话。

    李渔是前皇后亲生女儿,自幼生长在宫中,聪慧明事,不知得到多少宠爱,加上因为远嫁草原一事又得到大唐臣民更多敬重,这些年朝野间有很多人都非常看重她,所以无论宫内宫外有什么消息她总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皇后娘娘还说了些什么?”

    那名小太监仍然不敢抬头,轻声禀道:“娘娘说会支持曾静夫人认女,但桑桑既然服侍宁缺多少年,自有情份,让大学士府切不可意气用事把这情份断了。”

    听着这话,李渔眉尖微微蹙起,想起当年在北山道口火堆畔站起时与那人间生出的裂痕,无来由生出些怒意,寒声说道:“我用了两年时间,才和那对主仆间生出些情份,你居然想莫名其妙认个亲便把这情份抢走?”

    那名小太监愈发不敢起身,跪在榻前连连磕头。

    李渔沉默了很长时间后问道:“确认桑桑真是学士府家的小姐?”

    小太监应道:“看大学士夫人的神情,九成是真的。”

    “可有什么凭证?”

    “小的不知道。”

    李渔挥手示意他退下,留在殿内看着粱上那些繁复美丽的纹饰发呆了很长时间,她很清楚自己先前的愤怒来自于无力,所以倚在软榻上显得有些疲惫。

    她当初唤桑桑入公主府玩耍时,宁缺还只是临四十七巷一个落魄的书者,这种交往自然没有夹杂任何功利因素,然而随着宁缺在长安城里逐渐发迹,直至成为夫子的亲传弟子,开始代表书院行走天下,甚至可以预见到将来可以影响大唐皇权传承,这种交往便开始自然而然多了些别的意思。

    李渔觉得自己的应对措施很正确,偶尔想起与那小侍女的相识,更是觉得冥冥中有把无形的手在帮助自己和皇弟,然而谁能想到就在这时,桑桑忽然变成曾静的女儿,而曾静却是那个女人的一条忠犬!

    如果桑桑真是当年大学士府那名女婴,她与曾静夫妇间的天伦血缘关系又岂是情份二字,有了这么一层撕扯不开的关系……日后若真到了夺嫡之时,宁缺又会怎样选择?一念及此李渔便觉得情绪有些茫然,内心充满了被昊天遗弃的挫败感。

    临四十七巷老笔斋内。

    “当年那个千刀万刻的管事……趁着老爷没留神,而我当时正半昏半醒,把你偷出了通议大夫府,卖给了一个人贩子,现在看来那名人贩子大概是想把你带到外郡卖掉,却不知怎的选择了河北郡,时逢大早他自顾不暇,所以把你给扔在了野外。”

    曾静夫人眼泪汪汪看着桑桑,想要伸手去牵她的小手,但看着她手里紧紧攥着的大抹布,又担心她不愿意……只好紧张地绞着手指,满脸企盼看着对方。

    桑桑低头看着自己探出棉裙的鞋头,轻声说道:“听上去似呼也说的通。”

    曾静夫人急忙说道:“通,当然能通,孩子你现在肯相信我是你母亲了吧?”

    桑桑沉默片刻后抬起头来,认真问道:“然后呢?”

    曾静夫人微微一怔,旋即恰爱说道:“接下来当然是你跟我们回大学士府……那里才是你真正的家,你的闺房我已经命人在准备,丫环们也已经备好,你若不喜欢府上旧有的,我明天就让人牙行带着小丫头们进府给你挑。”

    桑桑微微蹙眉……因为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此时的情绪而显得有些漠然。

    曾静大学士一直在旁沉默看着母女相认的画面,虽然他内心也确实颇为喜悦……但毕竟与前妻育有子女,所以不像妻子那般激动。尤其是看着桑桑微黑的小脸,他便很容易想起那个流血的日子,想起随后发生的那些事情。

    虽说他因祸得福,但他还是很不喜欢这段回忆,而且身为大唐高官,总要讲究一个伦理辈份,见着桑桑在妻子面前神情如此漠然便有些不喜。

    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去收拾一下行李,罢了,想来这些年你在外流浪吃苦也没什么值得收拾的东西,直接跟我们回府,至于户籍的事情我会让长安府衙去办,而宁缺那里我会请祭酒老大人去说,不会有问题。”

    桑桑心想这些年我和少爷藏了那么多银票,怎么会不值得收拾呢?

    然后她重新低头,看着探出棉裙的鞋头沉默不语,微黑的小脸上写着不知所措的神情,因为她此时内心的情绪确实有些茫然。

    桑桑曾经想像过自己的父母会是怎样的人,但那只是看着别人家孩子都有父母之后自然产生的联想不知道是宁缺这个监护人做的太称职,还是小侍女对这个世界的要求太少,她竟是从来没有羡慕过别人有父母。

    她在这个世界上睁开眼睛看贝的第一个人是宁缺,这些年来一直和宁缺在一起生活,甚至可以说她的生命里只有宁缺,没有别的任何人,也已经不习惯有别人的存在,然而今天她发现自己有了父母。按照她所了解的世俗习惯,父母便应该是最亲近的人,甚至要比宁缺更亲近,那岂不是等于说,如今宁缺反而变成了别人?

    找到亲生父母本来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然而桑桑一想到自己和宁缺的生活似乎再也无法像以前那般只有自己和宁缺,那种幸福感便不知道去了哪里。

    相反她很不适应,甚至有很强烈的抵触感,所以她轻轻摇了摇头。

    曾静夫人微微一怔,然后才明白她的意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曾静的脸色更是骤然严肃,完全无法理解有人居然敢大逆不道到不认父母。

    曾静夫人看他脸色知道他要动怒,急忙拦在他身前,微笑看着桑桑和声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太突然,你一时半会儿很难接受,要不然你先跟我们回府……我们认你做义女如何?我相信只要处的久了你一定能相信我是你的母亲。”

    桑桑看着她忽然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会对我很好。”

    曾静夫人看着她小脸上露出的真挚笑容,心都快融化了,伸手取掉她一直攥在手心里的那块大抹布,牵着她的手恰爱说道:“那你跟不跟我们走?”

    桑桑还是摇了摇头。

    曾静夫人不解问道:“为什么呢?”

    桑桑说道:“因为少爷还没有回来,等少爷回来后我会问他应该怎么办,如果他觉得你们真是我父母,那我自然会认你们……到时候我会常去看你们的。”

    曾静夫人从她话里听出一些别的意思,愕然重复道:“常去看我们?”

    桑桑说道:“就算相认了,我还是得住在铺子里啊。”

    曾静夫人吃惊问道:“为什么呢?”

    桑桑看着她认真回答道:“宁缺他这些年变懒了很多……好多事情都不愿意做大概也不会做了,所以我要煮饭洗衣,还要拖地擦桌……有时候那些府上的管家过来偷废纸,我还得拿条帚把他们赶跑,实在是没有办法在学士府过夜。”

    曾静夫妇怔住了,完全想不明白,一个做牛做马苦累不堪的小婢女,在得知自己是大学士府千金飞飞上枝头变成一只雏凤后,没有痛哭流涕扑进他们怀里,而是一心系着要留在万恶的主家替那个懒惰的少爷打理一切事务……那个叫宁缺的家伙究竟是施了什么法术……竟让自己的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来?

    桑桑接着说道:“而且宁缺他有时候想事情想的太多会睡不好觉,只有抱着我睡才能入睡,而有时候我觉得太冷也喜欢抱着他睡,所以如果分开都会睡不好哩。”

    曾静夫妇互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和疑窦……心想莫非女儿这些年给宁缺做小侍女,二人间已经发生了些事情?但桑桑年龄尚幼……而且看上去也不像啊。

    老笔斋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桑桑知道宁缺回来的日子,所以知道肯定不是他。

    陈皮皮艰难迈过门槛,揉了揉疲惫的圆脸颊,看着铺子里的情形,大乐说道:“难道你这里又有麻烦?本天才还正想那些人被我吓住就不好玩了。”

    桑桑解释说道:“不是麻烦……你也不用玩了。”

    陈皮皮说道:“那我们下盘棋吧。”

    桑桑向着曾静夫妇抱歉一笑。

    就在曾静夫妇有些惘然地离开老笔斋时,一辆简陋的马车驶进了长安城东门……在那辆马车四周尽是一片莺莺燕燕,却是宁缺一行人提前数日回来了。

    在土阳城外,他们的马车与墨池苑弟子们会合,然后一道南下,今日这些来自大河国的少女们终于看到了她们闻名已久的天下雄城,自然难免兴奋。

    车厢窗帘被掀起一角,一身白裙的莫山山微眯双眼看着长安城里的景致人物,微圆的美丽脸蛋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看得出来她也很开心。

    大师兄揉了揉在路途上被震到有些酸痛的后背,看着满脸期待兴奋神情的宁缺,苦涩笑着问道:“小师弟你为何如此急着回长安?”

    宁缺认真说道:“说出来师兄您可千万别取笑我,我虽然没有择床的怪癖,但只要离了家便睡不好,所以急着回家好好睡上几觉。”

    即便是感情亲厚的同门师兄弟,依然还是会怕被对方取笑,所以宁缺这句话其实并不完全是实话,只有他自己知道睡不好觉以及急于赶回长安城的真实原因。

    不在老笔斋,便没有人端洗脚水,没有人煮煎蛋面,没有人递牙具,没有人陪你傻笑,没有人陪你悲伤,没有桑桑,而他不能没有桑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