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一百五十八章 书院两条路线的战斗(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宁缺虽然在符道方面颇有天赋,然而在修行如痴这方面,距离四师兄和莫山山还非常遥远,而且他现在的境界根本无法听懂莫山山和四师兄讨论的那些内容,站在窗畔是百无聊赖,发现确实没有人愿意理会自己,只好讷讷离开。

    走到打铁屋后,他躬身捧着溪水洗了洗脸,让被高温和水蒸汽弄的有些恍惚的精神清醒了些,然后坐在溪畔看着缓缓转动的大水车开始发呆,不是因为被遗忘后真有什么失落感,而是在思考前天雪夜红墙前说了那声喜欢后,这件事情应该怎样向下继续发展,很明显莫山山对自己的态度一如从前般平静淡然,那么自己是不是应该不要太过着急,然而为什么总觉得好像自己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听说你把书痴带到书院来了?”

    一道声音从宁缺身后突然响起,把他吓了一跳。他回头望去,看着负手走来的陈皮皮正准备说些什么,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因为按照对这个家伙的了解,知道自己带着莫山山来书院,陈皮皮肯定会好生奚落打趣一番,绝不会像此时这般严肃。

    宁缺说道:“不要想着借此攻击我,这是大师兄的意思。”

    陈皮皮看着他身旁面溪而立,双手依然负在身后,圆乎乎的身躯竟被他硬生生站出了几分渊停岳峙的气魄,只听他缓声说道:“你想清楚了吗?”

    宁缺微异问道:“想清楚什么?”

    陈皮皮看了他一眼,神情严肃说道:“想清楚你要和莫山山在一起。”

    宁缺嘲讽说道:“你不要小时候被叶红鱼欺负的太惨,就此便对女性失去了所有信心,继而想要拆散世间所有情侣好不?这样显得太可怜。”

    陈皮皮正准备说些什么,宁缺忽然向后仰身,望向他一直负在身后的两只手。

    看到陈皮皮身后那两只明显被猪蹄还要红肿的手,宁缺大吃一惊,倒吸一口冷气,跳起来关心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陈皮皮看着溪对岸的青草野花,带着不尽沧桑意,悠悠说道:“那天你随大师兄回来时,我曾经向大师兄告了二师兄一状。”

    宁缺看着他点了点头,说道:“然后呢?”

    陈皮皮举起自己像红烧猪蹄似的双手,轻叹一声说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宁缺看着他的手,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敢确定问道:“二师兄打的?”

    陈皮皮点点头。

    宁缺大怒说道:“二师兄下手怎么这么狠?平白无故怎么能随意打人?”

    陈皮皮转头看着他,眼眶微湿说道:“小师弟,你居然敢为我怒斥二师兄,我终于确定你真是一个好人,只是二师兄搬出了院规,倒也不能算平白无故。”

    “院规我也学过,哪里有不能告状这一条?”

    “但有不能撒谎这一条。”

    “那天在老笔斋里你撒谎了?”

    “呢……其实也不能算撒谎,就是我说十一师兄吃花那段稍微夸张了些。”

    “夸张到了什么程度?”

    “十一师兄不是见着所有花都往嘴巴里塞,他也是挑好吃的在吃。”

    宁缺不可思议说道:“就因为这样……二师兄便拿院规惩处你?”

    陈皮皮看着他伤感说道:“二师兄是君子,他很严格地按照道理规矩办事。”

    宁缺感慨说道:“我怎么听着总觉得这毫无道理?”

    陈皮皮看着他认真说道:“记住,只要夫子和大师兄没有意见,那么在书院唯一有资格讲道理的就是二师兄,也只有他说的话才是道理。

    宁缺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把这条真理牢牢记在心中,然后轻轻拍了拍陈皮皮的肩头表示安慰,心想原来呆在书院后山也不见得如何安全,如此一来想着自己被扔到俗世风雨中去打生打死心理便觉得平衡了不少。

    便在此时,陈皮皮忽然身体骤然僵硬,然后挣开宁缺的手,毫不犹豫转头便顺着小溪向后山深处跑去,胖乎乎的身躯竟像片落叶般,倏乎直去数十丈,瞬间消失在满山密林之中,再也看不到他的踪迹。

    宁缺怔怔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心想果然不愧是年轻一代里境界最高的天才人物,明明肉身力量糟糕至极,竟能院服一挥便借了天地元气飘摇而去。

    “听说你把书痴带到书院来了?”

    又一道声音从宁缺身后突然响起,而且问的问题也一模一样,然后他的反应却与先前大为不同,先是身体微僵,然后迅速转身长揖及地,极为恭敬应道:“禀报二师兄,这是大师兄的意思,不过我确实也想带她来逛逛。”

    二师兄点了点头。

    宁缺直起身,强行压抑住不去看二师兄头上那顶古冠,神情看似平静,实际上院服里早已是汗如雨下,知道自己后面加那一句算是加对了,不然让二师兄误以为自己是拿大师兄压他,只怕也会拿书院的道理来教育自己。

    二师兄不知道在想什么,神情有些怪异,看着他沉吟片刻后问道:“你可知道师兄因何要认书痴为义妹?”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事实上宁缺也不知道当日在荒原马车上,大师兄为何笑着应下此事,莫山山这样的姑娘当然值得所有人喜欢,但书院后山毕竟不是世俗之地,大师兄的身份更是非同一般,总觉得此事有些突然。

    “这件事情好像有些复杂。”

    二师兄走到溪畔,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南门观一战,你表现不错。”

    这已经是连续第二次得到师兄表扬,宁缺高兴地笑了起来,然后想起与观海僧一战后思及的书院不器意,不由好奇问道:“师兄我那日登山时在柴门外看见的是君子不器四字,隆庆皇子看到的是什么?”

    “隆庆看到的是君子不争四字。”

    二师兄看着他说道:“这是老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隆庆他既然想和你争,那么被你一箭射死也是理所当然。”

    宁缺听着这句话,暗想难道夫子当初在柴门外勒石上留下的话,已经隐隐昭示着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震惊之余不由生出无限向往景仰之情。

    二师兄此时正在考虑那伴极麻烦的事情,看他脸上流露出来的仰慕神情,心头微动说道:“若要能够理解老师的境界,便需要一生专心修道方有一线可能。“

    宁缺下意识里点了点头。

    二师兄又说道:“老师他一生未曾婚娶。

    所以你若想达到那种境界,就不能被男女之事烦心,婚嫁之事还是暂时不要考虑的好。”

    宁缺微异说道:“暂时不用考虑?”

    二师兄严肃说道:“当然最好是永远不要考虑。”

    宁缺大惊浑然不顾和二师兄讲道理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连连摆手说道:“一辈子不成婚不娶老婆,将来老时岂不是会变成我师傅那样的可怜家伙?这事万万不能。”

    傍晚时分,宁缺和莫山山离开了书院后山,而书院后山里的人们则是集体汇集到了瀑布不远处二师兄的小院中,开始召开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

    这次会议到的人数非常整齐。

    除了读书人书院后山所有人都到了,无论是那些在林间弹琴吹箫的还是在松下娱棋的,都老老实实出现,然后搬了张椅子各自觅着角落坐好。

    平常他们绝对不会这般老实,因为很多时候就连二师兄都没办法把他们从后山那些偏僻的角落里抓出来,然而今天不同因为大师兄回来了。

    只要大师兄在书院,那么无论他们躲在哪里,是在林子里冒充石头还是在松树上冒充松鼠,或是在花中冒充小草,都会被轻而易举地找到。

    书院最近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至于宁缺入世并且战胜烂柯寺长老传人观海僧这件事情,更不会让众人当回事,因为按照他们的想法,小师弟虽说境界低劣了些,但怎么也是自己这些人的小师弟,怎么可能会输给别人?

    北宫未央搂着大师兄的肩头,苦着脸说道:“亲爱的大师兄,今天究竟有什么事情需要闹出这么大的阵势?赶紧说完赶紧散,我那曲子刚谱到要紧的地方。”

    五师兄看着大师兄极为不耐烦说道:“是啊师兄,你回来那天我们已经给你接过风了,今天又有什么事?老八那盘棋眼看就输了,可不能让他借机耍赖。”

    八师兄冷笑一声说道:“我看是你要输了吧?要不然我们这时候就回去继续?”

    小院里一片嘈杂喧嚣,大师兄无奈看着众人,劝说道:“不要着急,不要急,什么事情都慢慢来,慢慢说才能说清楚。”

    便在这时,一只手掌重重地拍到案几上。

    啪的一声。

    房间顿时变得鸦雀无声,随着二师兄冷峻的目光缓缓移过,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大师兄微微蹙眉,说道:“君陌,不要动怒。”

    二师兄听着这话,赶紧站起身来,恭谨说道:“师兄说的是,君陌不对。”

    这便是书院后山的生物链,二师兄通杀所有师弟师妹,所有师弟师妹都和大师兄亲近而毫无畏意甚至有些轻慢,可当着大师兄的面,二师兄就变成了鹌鹑。

    陈皮皮轻轻向自己肿着的双手上吹了口气,看着乖巧站着的二师兄,偷笑想着,原来君陌你也有今天啊。

    然而在二师兄目光压迫之下,终于没有人再敢说要走,也没有人再敢多说一句话,房间里顿时变得安静了很多,甚至隐隐能够听到笔尖在纸上滑过的声音。

    三师姐女教授余帘,专心描着簪花小楷,似乎发生什么事情都与她无关。

    “今日让师弟师妹们都过来,是因为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大师兄说道:“小师弟入世之后,世间多有猜忖,而朝中有很多大臣已经入宫试探能不能指婚,前天宫里派人到山下传达了陛下的意思,陛下想知道我们书院到底有何想法。”

    陈皮皮微怔说道:“这算啥?联姻还是下嫁?”

    大师兄看着他认真说道:“小师弟是男子,自然不能算下嫁。不过在我看来这种事情实在是无甚趣味,想来无论老师还是小师弟都不会有此想法,修行之人终究还是要与修行之人相处,而且也要看小师弟自己。”

    大师兄最后说道:“今日书痴已经进山与大家见过面,不知你们印象如何?我对山山的印象是极好的,所以我很乐意看到她与小师弟琴瑟和谐,当然你们不要在意我的看法以及我与她的关系。”

    听着这话,屋内众人好奇地议论起来,心想小师弟找媳妇这件事情,怎么值得大师兄如此慎重,还要问自己这些人的看法。

    只有七师姐注意到,听到这番话后,二师兄的神情明显有些不悦。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