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一百六十章 我们都是小孩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这等压抑气氛、幽静环境中,目光仿佛也变得有了重量,这么多双目光加在一处,终于让那支细笔缓缓慢了下来。女教授余帘看了一眼纸上的小楷,点了点头,把笔搁到秀气的小砚台上,然后望向那些用企盼神情看着自己的师弟师妹们。

    果然不愧是夫子都很赞许的书院三师姐,她只用一句话便解决了这场书院从未发生过的师兄之争,对二位师兄的争论做出了很直接的判断。

    “你们都错了。”

    余帘看着大师兄和二师兄,平静说道:“无论是书痴还是那名小婢女,她们究竟是不是宁缺的良配,这本来就没有答案,因为配之一字讲究的是彼此间的感受,你们再如何坚持自己的看法,又怎么知道宁缺的感受?”

    二师兄微微皱眉说道:“小师弟是个孤儿,无父无母也无亲族,书院后山便等若是他的家,他的婚姻大事,当然要由老师或者我们这些师兄师姐做主。”

    余帘微微一笑说道:“所以我说你们错了。”

    “你们不了解小师弟,而我当初看着他登旧书楼,看着他吐血昏迷,看着他在窗畔日复一日的沉默消瘦,我知道他是一个有怎样性情的人,不要说什么宫里指婚,也别说我们这些师兄师姐要他娶谁,即便是老师回来后让他去娶昊天的女儿,他若不愿意便依然还是不愿意,他若愿意谁反对也没有意义。”

    她转身看着大师兄平静说道:“人生的道路总需要自己走才知道其中滋味,所以最终还是要看他自己怎么选,无论怎么选,他将为之而付出的代价都属于他自己,他也必须学会承担这种代价,而我相信老师也会持如此看法。”

    说完这句话,三师姐余帘收拾好桌上的笔墨纸砚,也不与众人打招呼便离了小院,那件套在她娇小身躯上的宽大院服随风轻摆入夜色而不见。

    先前那番史上罕见的书院争论里大师兄说的话很晦涩难懂,二师兄说的话也有些含混不清,此时三师姐说的话亦是哲思渺渺不可觅,相信他们三人自己其实都只是隐约感觉到了什么,那么其余的人更是完全听不懂。

    二位师兄陷入沉默中,师弟师妹们跟着三师姐的脚步悄无声息离开,七师姐木柚担忧看着坐在椅上的二人一眼,把桌上的茶壶灌满热水,然后也出了屋。

    烛火轻轻摇晃,院后隐隐传来瀑布入潭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大师兄缓缓站起身来,干净的眉眼间满是疲惫的神情。

    二师兄站起身来,恭谨行了一礼。

    大师兄说道:“既然她都这样说了,看来你我确实是错了,不过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而且我想不出来,既然他和山山两情相悦,又有什么道理不会选她。”

    二师兄思忖片到后说道:“因为他放不下桑桑。”

    大师兄忽然想到一种可能,皱眉说道:“小师弟会不会两个都要?”

    二师兄肃容说道:“这般贪心会遭天谴的,而且那两个小姑娘虽说出身地位相差极大,但绝不是世间那等恶俗女子,岂能容小师弟如此快意。”

    大师兄静静看着他,忽然问道:“君陌啊,你究竟看出来了多少?”

    二师兄沉默片刻后说道:“颜瑟和卫光明化灰之时,我看到了霎时动静,只是依然看不真切,难道师兄你已经看清楚了日后之事?”

    大师兄微涩一笑说道:“只怕连老师都看不明白,何况你我?”

    二师兄微微皱眉说道:“不知余帘又看出来了几分。”

    “她的注意力一直在小师弟身上,只怕还不如你我。”

    说完这句话,大师兄不知道在想什么,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伸手轻轻拍了拍二师兄的肩头,说道:“君陌,也许你是对的,只不过我不忍。

    二师兄的身材颀高,见着师兄要拍自己肩头,习惯性地向前微俯,以便师兄能够拍的更顺手些,头上那顶古冠竟是险些打到大师兄的脸。

    二人相视一笑,先前争论所带来的些许负面情绪,尽数散去。

    只有那不忍二字依然随着瀑布的声音不停回荡。

    宁缺并不知道书院后山为了自己的终生大事开了一次大会,更不知道在他眼中已然不惹世间尘埃的二位师兄竟为此事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最近这些时日,他继续带着山山在冬意渐褪的长安城里游玩,去各家书斋品鉴前人大作。

    前后两世加起来二十余载,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甚至没有和异性有过比较亲密的接触,所以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和山山算不算谈恋爱,因为那夜在红墙白雪间说过喜欢后,二人之间的相处似乎没有任何改变,依然是那般宁静随意,便是连手都没有牵过一下,唯一有区别大概是肩头相触时少女偶尔流露出来的羞意。

    恰是这抹羞意,便弥补了宁缺对爱情想像的很大一部分遗憾,带着山山穿行于长安城的大街小巷中时,他时常会想起当日北山道口火堆畔靠着自己的婢女,想起燕北湖畔与自己漫步的司徒依兰,才明白有所回应才是喜悦情绪的根源。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哪怕没有什么亲密的肢体接触,也没有什么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所以宁缺很愿意陪着山山继续走着,只是在经过那些窄巷冬树荫影时,在踏过那些湖畔渐融的松雪时,他偶尔会觉得心里某处变得有些空荡荡的。

    傍晚时分,二人走到临四十七巷。站在巷口的棵树下,宁缺再次向莫山山发出邀请:“进去坐坐吧,饭菜肯定是够的。”

    莫山山看着不远处老笔斋的铺门,轻声说道:“不用了。”

    宁缺不解问道:“为什么呢?”

    莫山山看着探出裙摆的鞋尖,轻声说道:“和你一起并肩走在长安城里,我很开心,和你一起评点那些字画,我也很开心,那天夜里你说喜欢我,我很开心。”

    然后她抬起头来,看着宁缺他脸颊上那个不显眼的小窝,睫毛微眨,忽然抬起手用指尖轻轻戳了下,微笑说道:“但只有喜欢是不够的。”

    回到老笔斋中,宁缺还在思考莫山山那句话的意思,如果要他去解数科难题或者是修行悟境,大概都要比理解女孩子们在想什么要简单的多,所以有些困惑。

    “少爷,吃饭了。”

    桑桑从小瓮里威出两碗鸡汤,然后问道:“要不要洒点儿葱花儿?”

    宁缺说道:“你熬的鸡汤是世间最好喝的,所以要喝原味,不能加葱。

    如果是往常,得到宁缺的表扬,桑桑一般会显得比较开心,虽然不见得笑,但给他添饭时总会拿饭勺在碗里用力压一压,但今天她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只是默默地给宁缺添饭,然后默默地坐到桌子另一边,默默地拿起了筷子。

    宁缺看着她神情,忽然想到自己这些天确实有些行踪飘忽,笑着解释说道:“那天夜里我对你说过,书院后山那些不要脸的师兄师姐把我扔到长安城里当打手立牌坊,所以这些天一直备着有人过来挑战。”

    桑桑轻轻嗯了声,然后捧着饭碗继续吃饭。

    宁缺喝完鸡汤,又往面前那个大海碗的白米饭上浇了两瓢,然后风卷残云般刨饭。

    桌旁一片安静。

    宁缺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桌子对面的桑桑问道:“从你很小的时候,我们就一直在讨论究竟应该给你找个什么样的嫂子。”

    桑桑把饭碗轻轻搁到桌上,看着他说道:“是少奶奶。”

    “那是离开渭城之后才改的称呼。”

    宁缺想着那时候带着桑桑去红袖招里挑姑娘的往事,不由笑了起来,然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天自己的心里总有些地方觉得空荡荡的,那是因为他还没有听到某个人的意见或者说他还没有向某个人进行报告又或者他想听到些想听到的。

    他看着桑桑很认真地说道:“你觉得莫山山怎么样?”

    桑桑很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过了很长时间后重新端起饭碗,说道:“很好。”

    宁缺看着快要把小脸埋进饭碗里的小女孩儿,微异问道:“就很好?”

    桑桑的小脸从饭碗里探出来,看着他说道:“就是很好啊。”

    宁缺看着她像小池般清澈的眼睛,像雪后初草般微黄的头发,看着她微黑的小脸蛋,看着她脸上粘着的那粒饭,沉默了很长时间,无言笑了笑。

    “没什么,就是随口问问。”

    他伸手把桑桑脸上粘着的那粒饭摘下来,很熟练地扔进自己嘴里,然后继续低头吃饭,不知为何心情却变得有些低落,默然想着自己的桑桑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吃完晚饭,像平常那样桑桑去烧水洗碗,宁缺则是开始写符,疲惫困倦时便会随意写上几幅书帖调剂一下精神,到了夜深时便烫脚上床准备睡觉。

    隆冬虽然快要过去,春天却还没有真正到来,夜色下的长安城还是有些寒冷,二人还是睡在去年冬天砌的炕上,如往年那般头脚相对。

    桑桑的小脚丫洗的干干净净,被宁缺抱在怀里,他摸着这对光滑娇嫩洁白如玉的小脚,觉得非常舒服安心,吧嗒一声着了。,然后闭上眼睛进入了美妙的梦乡。

    无论怎么看,这似乎都只是宁缺和桑桑过去十五年间夜晚的重复,都只是一个寻常无奇的夜,然而桑桑却根本没有睡着。

    她睁着那双明亮的眼睛,静静看着糊着废弃符纸的屋顶,仿佛看着过去这些年来曾经住过的岷山山洞的岩壁、渭城小院的土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