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一百六十八章 佛首与肉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与烂柯去观海僧心向妙境互印修为不同,这位在破袈草鞋沉默站于晨街畔饮清水的中年苦行僧,来到长安城的目的非常明确而清晰,就是要借着挑战书院入世之人的机会,废掉或者干脆杀死宁缺。

    宁缺已经整整一日一夜没有休息,没有睡甚至连坐都没有坐,他没有吃一粒米没有饮一滴水,诸多情绪纠结缠身让他心神疲惫到了极点,面对一名如此可怕的佛宗强者,似乎怎么看都有死去的道理。

    昨天清晨发现桑桑离家出走,并且似乎有可能永远再也看不到她时,宁缺遇见此生最大的恐惧,甚至第一次有了去死的冲动,深夜在雁鸣湖下骂湖之时,他也纠结地恨不得就这样死去。

    然而桑桑还在长安城里,他终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刻死去?如果这时候死了,前面经历的那些煎熬痛苦岂不是都白废了?如果这时候要死那他还不如在红袖招里去快活一夜。

    中年僧人要杀他,而他不想死所以他就要杀死对方。

    漫天洁白的莲花玉,终究不可能真的是桑桑的小脚,那么无论隐在花雨后的是石佛还是天神,都无法阻止他撑着大黑伞向那边去。

    只要那处不是他永远无法战胜的桑桑。

    那么神挡便杀神,佛挡便杀佛。

    大黑伞很大,遮住了双眼,也遮住了天。

    洁白的莲花缓缓飘落,有些落在厚实油腻的黑伞面上,缓缓融化无形,有些落在黑伞面上,则像是落在鼓面上的露珠,啪的一声加速向天空弹回,而更多的洁白莲花则是靠近黑伞后,便恐惧地四处流散。

    宁缺撑着大黑伞,向远处那尊满脸血污的石佛走去,他的步伐缓慢而平稳,神态从容不迫,就像是一名走上湖桥想去对岸摘柳的游人。

    随着他的走动,天地间那些漫天花雨一片扰动,数干数万片莲花瓣躲避着缓慢移动的黑伞四处逃逸,形成无数道湍流。

    数千数万片的莲花瓣在空中呼啸旋转飞舞,向着冷清寂寞更高的空中飞去,然后飘飘摇摇落下,落在石佛的脸上身上。因为那些粘稠的血,莲花瓣一旦落下便再不复飞去,渐渐将石佛的面容全部覆盖住。

    洁白的莲花瓣密密麻麻覆在石佛的脸上,重叠的边缘隐隐渗出粘稠的血水,让这些花瓣显得格外清晰,因为密集而格外恐怖。

    宁缺撑着大黑伞漫步在已然凋零稀疏的莲花雨中。

    他距离那尊石佛已经越来越近。

    那名叫做道石的中年僧人确实很强大,无论自身修行境界还是对佛宗诸般法门的运用都很强大,甚至已经强大到了道痴叶红鱼那个层级。

    然而很可惜他是一名以禅念动人、以禅念杀人的僧人。

    而他想用禅念杀之的对象是宁缺,是背着大黑伞的宁缺。

    宁缺与念师的战斗经验不多,所以先前才会被中年僧人直接度入莲花净土,进入极为危险的局面,然而当他凭籍强悍雄浑的念力和入魔后的强大肉身能力,度过那霎时的惘然之后,他便掌握了所有局面。

    从理论上来说,念师是同境修行者里最可怕的存在,然而大黑伞能够隔绝一应无形念力的攻击,于是撑着大黑伞的宁缺,便是世间所有念师的噩梦。

    因为对中年僧人狙杀自己的原因存有极大的疑惑,宁缺想要知道幕后的隐秘,所以先前才会以肉身承莲,不惜用这种痛苦来拖延时间发问,又或许他只是很单纯地想让自己痛苦一些?**上的痛苦,往往能减轻一些精神上的痛苦或者说烦闷,而此时的他确实已经烦闷到了崩溃的边缘。

    心意既定,不再思考其余,宁缺身上的杀意尽露。

    一股强大的杀意透过他手紧握的伞柄,传至大黑伞,再扩展至身周的空间之中,令漫天花雨惧散而避,覆至石佛的血脸。

    因为桑桑离家出走,他身上的这股杀意从昨日清晨酝酿至日幕,随着他在长安城里的寻找而逐渐凝练恐怖,当时便险些要将整座长安城给掀翻,昨夜在湖畔又被夜风风干至腊肠一般辛辣干硬。

    可以佐酒,可以杀人。

    宁缺走到石佛脚下,把大黑伞像刀一把扛在肩上,抬头望去。

    石佛脸上覆着密密麻麻的莲花瓣,花瓣之间鲜血渗淌。

    佛眼露在花瓣之外,只是开始时的悲悯威怒情绪已被惘然所代替。

    宁缺看着满是血莲的佛面,沉默片刻,悬在身侧的右手并掌为刀,隔着数百丈距离,遥遥一掌斩了过去。

    没有凌厉破空刀声。

    也没有纵横千里的刀气。

    稀疏的莲花雨轻轻舞动。

    佛前没有任何声音。

    然而那张佛脸上却多出了一道极大的深刻刀痕。

    那道刀痕从佛髻处生成,斜向左下方延展,划破了似笑非笑的佛唇。

    刀痕之间莲花碾烂为泥,浸着血水缓缓流淌。

    石佛眼眸里的惘然又迅速被恐惧和震惊所代替。

    莲花瓣开始从石佛脸上脱落,不知是不是因为粘着血的缘故,每一瓣花瓣脱落,便会牵扯下一片小石块。

    莲花渐褪,佛脸上原先那些龟裂变得更加深刻,已然千疮百孔,然而残留的那些眉眼鼻唇尽皆崩裂剥离成石雨,向着地面落下。

    看上去就仿佛是数千万年间的风吹雨打,尽数浓缩在这一瞬之间。

    石佛轰然倒塌,震起些微烟尘,几瓣莲花。

    宁缺撑着大黑伞站在石堆之前。

    意念一动便是万里,便是万年。

    精神世界里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但在真实的长安晨街畔,时间只不过刚刚过去了极短暂的一瞬间。

    在这一瞬间里,那名剖腹自杀的干瘦武僧左手里捧着的热肠多流出来了一截,脸色苍白的陈皮皮以为宁缺死了,然后他决定破除自己的执念和规矩,从此开始自己血腥的灭佛战斗生涯。

    而在这瞬间之后,有清风自街头徐来。

    清风吹散包子铺里冒出的热气,吹动宁缺的衣角,吹动他潦草系着的黑发,吹得他身后那把大黑伞微微摇动。

    伴着是风,宁缺的身体里散发出来一道气息,这道气息充盈着鲜活的生命味道,却又是那般的骄傲自信,强大凛然到了极点。

    宁缺睁开眼睛,望向铺门旁的中年僧人。

    随着这一眼,中年僧人眉心间发出噗的一声轻响,向下陷去。

    声音很轻,在此时清晨的街畔却显得格外可怕。

    中年僧人的莲花净土被毁,舍身成佛佛已灭,无数念力尽被那把奇怪的大黑伞挡了回来,识海在那一瞬间被震破!

    中年僧人迷惘震惊绝望愤怒悲伤地看着宁缺,两行鲜血从唇角渗了出来,喉咙里嗬嗬作响,虚弱哑声奋力喊道:“你果然是”你果然是幕……”

    临死之时,其言也急,然而他只来得及说出那个暮字。

    陈皮皮脸色苍白,猛拂院服广袖。

    拦在他身前的干瘦武僧大吼一声,插在腹中的锋利小刀一划,溅出漫天血雨便向陈皮皮身上喷去,想要再拦他一瞬。

    陈皮皮先前已经被他阻了一瞬,此时心神剧震之下,哪里还会再给他机会,广袖之间天地元气剧震而妙敛,轻而易举把喷向自己的血雨尽数敛没,嘶的一声袖口一圈断裂成丝,如闪电般射出,然后化作柳絮微弯轻点中年僧人枯唇,将最那个幕字生生逼了回去。

    宁缺更清楚不能让那名中年僧人临死前喊破自己的秘密,体内浩然气息暴起,掠至对方身前,并掌为刀斜斜一斩!

    他的掌缘并未接触到中年僧人的脖颈。

    但中年僧人的脖颈间多了一条细细的红线。

    然而中年僧人的头颅一歪,便要掉了下来。

    便在此时,陈皮皮袖口那根布带嗖的一声,依着那条血线绕了一圈,把中年僧人将要掉落的头颅紧紧系在了身体上。

    那名捧肠的武僧脸色苍白,毅然回头便向街中的人群里挤了进去。

    陈皮皮沉默看着那名武僧的背影,似乎有些犹豫。

    宁缺看了陈皮皮一眼。

    陈皮皮抬头看天。

    清晨的长安街头依然平静喜乐,有人在买馒头,有人在买包子,孩子对着大肉包子吹着气,小心翼翼地咬上一口,咬着肉馅便流露出高兴又遗憾的神情,高兴于肉馅的香,遗憾于这么快便吃到了。

    包子铺门外中年僧人缓缓坐下,没有人知道他已经死去,也没有人注意到人群里有名僧人正在捧着自己的肠子疾走。

    宁缺取出箭匣,沉默开始组装,弯弓搭箭。

    他对准平静喜乐的长安街头,射出了一枝元十三箭。

    符箭破空呼啸而去,不知最后落向了何处。

    街上行人太多,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有没有射中那名逃亡中的武僧。

    忽然间,远处街头传来一阵骚动,有人惊恐喊道:“杀人啦!”

    宁缺提着箭匣,背着黑伞,与陈皮皮走进侧巷消失不见。

    远处的骚动迅速传到包子铺附近。

    胆小却好热闹的孩子们惊慌地叫嚷着,呼朋引伴向那边跑去。

    那名捧着热腾腾的大肉包子的男孩子,跑过铺门前时,不留神撞了坐在铺门外的中年僧人一下,手中的大肉包子跌落到了地上。

    孩子看着地上滚动的肉包子,心疼的快要哭出声来。

    中年僧人的尸体受此一撞,被布带固定住的头颅轻轻落了下来,落到地面上骨碌球地滚动不停,似乎也是一个肉包子。

    孩子揉了揉眼睛,看着僧人的头颅,吓的大声哭了起来。

    随着哭声,长街上最后的平静喜乐气氛一扫而空。

    净土终究是虚假的。

    真实的世界永远这般险恶。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