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一百八十三章 曾欺天,须瞒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句话里有两个……真出不去了……前者说的是能力……后者说的是现实,合在一处便是宁缺此时心中的所思所想所虑。

    夫子罚他入后崖闭关,确实让他沮丧甚至有些绝望,然而他总以为若真到了山穷水尽那一天,书院还是会把自己放出去,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从一夜到白头,直至垂垂老死在这洞里。

    然而这才一日不到,他在云端崖洞里沉思,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判断并不值得信赖,或许这个崖洞真是个没有止尽的深渊。

    听着他的问题,筹火堆旁的二人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后,二师兄摇了摇头,大师兄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

    有山风呼啸而至,崖坪上的柴尖招摇渐弱。

    宁缺棒着热茶,看着火所,忽然觉得有些寒冷,有些后悔先前就这般跟着夫子采了后崖,而没有带着桑桑逃走:

    那道寒冷和被田终生的恐惧,让他这半日里蕴积的愤怒终于暴发出来,大声喊道:“第一天见着自己的学生,就把他关进山洞里,准备关他一辈子,这叫什么道理?我又没有犯错,又没有违反院规,他凭什么这么做?他以为他是谁?皇帝还是长安屁尹?不是说唐律第一吗?他私设牢堂阴囚无辜,算不算违反唐律?我要告他去!我要出去告他一状!”

    火堆旁的二位怀兄知道他只是在发泄,没有理他。

    宁缺渐渐冷静下来自嘲微涩一笑,心想夫子不是皇帝,但他是比皇帝陛下更尊贵的人物,他说的话比唐律更有效力。

    筹火照耀着崖洞口四周,大师兄看着他前襟上的斑点血渍,知道他果然如大家所料,划进崖洞便已经开始尝试脱困,劝道:“崖洞闭关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当年小师叔用了三年时间才能想明白你要有些耐心。”

    白天在山那边的草屋里,宁缺已经知道小怀叔曾经被囚禁在崖洞中过但此时他才知道原来连小师叔这位曾经的世间第一强者,居然也要花了整整三年时间才能脱困,身体不由变得愈发寒冷。

    他再如何自信也不敢奢望能与小师叔相提并论,小怀叔当年用了三年时间,那么自己要用多长时间才能脱困?十年还是一辈子?

    他纸头说道:“如果出不去怎么办?把我囚在崖洞里关一辈子村任何人都没有意义,待耗到白头才发现没有意义,那真是最没有意义的事。”

    “上师叔当年曾经说过,命运本身就是一个很残酷的家伙,在确定你能承担使命之前,会想尽一切办法打断你的寺一根骨头,录离你每一丝的血肉让你承受世间最极端的痛苦如此方能让你的意志心性强悍到有资格被命运所选菜……”

    二师兄看着他说道:“只有真正的绝境才能激发真正的勇气,所以这个崖们兵于你采说必须是死地,如此才能让你想明白那件事情,真正做到欺天瞒地当初小怀弟你与隆庆登山之时,我曾见过你的心性意志,我知道你有潜质有可能,所以这件事情就算对人世间没有意义但对你有意义。”

    宁缺抬起头来,看着筹火旁的师兄,想着他那句话里欺天瞒地四字,再联想到当年小师叔也被囚禁崖洞三年,最终确认了自己心中那个猜想,夫子之所以让自己闭关,果然与入魔之事有关。

    只是小师叔当年为什么练浩然剑入魔?夫子为什么要把他关进山洞?宁缺忽然很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故事,因为他自己似乎重新走上了小怀叔当年的道路,那么他需要学习借鉴以及思考。

    大师兄看着火堆畔抱膝入睡的桑桑,犹豫片刻后笑了笑,缓声说道:“我说话太慢,还是让君陌来说吧。”

    二怀兄说道:“我们都来过后崖绝壁,却从采没有进过这个崖洞,书院这么多年,只有小师叔曾经被老师关在这里整整三年。”

    他望向洞里的宁缺,说道:“上师弟你当初在旧书楼上曾经看过浩然剑初探,后采在镜湖旁我也曾传你浩然气,如今你在魔宗山门里继承了小师叔的遗息,学会了活然气,自然明白浩然剑与浩然气是两回事了

    事到如今,宁缺再隐瞒自己入魔的事实没有任何意义,尤其是当着两位师兄的面,他沉默片刻后说道:“浩然气呼吸天地气息于体内。按照昊天道门的教义,学会浩然气便等若入魔。”

    很明显筹火旁的二人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件事情,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惊讶神色。

    二师兄回忆往事,赞叹道:“洁然剑乃是书院前贤所创剑法,修练至精妙处,飞剑凛冽可破九霄重云,便是与枷白的大河剑法相较也不稍弱,当年小师叔天纵其才,轻而易举把浩然剑修练到了这等极致境界,却丝毫不以此自满,又凭洁然剑意领悟出了活然气,那时小师叔才十六岁.

    宁缺早已习惯了书院后山里都是些天才,更何况小师叔是二师兄的偶像,自己也曾在荒原上感受到小师叔遗留剑意的无上强大,所以此时听说小师叔十六岁便与如今的世间第一强者柳白境界相仿,并不是太过震惊,只是想着浩然气竟是小师叔所创,心神还是不免有些轻荡。

    “如今你我都知道”上师叔的洁然气本质上便与昊天道门的理念相冲突,换句话说就是魔宗功法,所以当老师发现此事后,直接把小师叔关进了这个崖洞,据说当时老师对小师叔也说了那句话。”

    宁缺问道:“哪句话?”

    “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就什么时候出来。”

    宁缺默然龙语。

    二师兄继续说道:“小师叔用了整整三年时间,才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他走出崖洞,骑着小黑驴出了书院进了长安城,就此入世,此后他凭手中一柄青钢剑杀尽世间强者,更远赴荒原灭了魔宗在这无数场战斗中……”上师叔的浩然剑纵横无双却没有昊天道门或佛宗诸寺的任何怀疑了……”他看着宁缺说道:“因为小师叔在崖洞里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宁缺办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二师兄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上师叔单剑灭了魔宗后,因为某事心灰意冷,骑着小黑驴便回了书院,在前山剑林里苦思一夜,又进后山与老师长谈三日,便来到崖畔修了这间草屋,便是你眼前这间。”

    “上怀叔灭魔宗后,被公认为世间第一强者,不知多少世外高人想来挑战他,当年书院后山只有老师师叔师兄我和读书人,没有云深不知处那座大阵,谁都能上门挑战,比你前些天在长安城里遇着的更加麻烦了

    大师兄想着当年后崖绝壁间的剑气佛光,微微一笑。

    “上师叔也不觉得厌烦,他在崖畔草屋里清修思索,想到苦闷时便有真正的强者送来门来替他试剑,于是他便一剑斩之,如今想来,知守观和悬空寺后面这些年如此沉默,只怕也是那些年在小师叔手底死了太多人:”

    二师兄回头望向不远处的绝壁,想着当年此间的那些战斗,想着那些来自不可知之地的五境巅峪强者,纷纷陌落在小师叔剑下,死伤惨重堕入悬崖,竟是没有任何人记得他们的名宁,便觉得骄傲再又遗憾。

    当年那些来到这片山崖绝壁的世外之人,明知小怀叔举世无敌,却依然纷沓而来,都是些真正值得尊敬的强者,那和修行者先天便应该拥有的骄傲,哪里是如今修行界里的这些庸硅惧死之徒可以比较。

    二师兄也很骄傲,他一直想追随小师叔的脚步,他也想重现当年山崖间人们为了尊严和骄傲把生命燃烧成烟花的画面,非常遗憾的是,当年的那些人都死了,如今世间又有多少人值得尊敬配得上出庅

    “那些世外之人或死或伤遁,再也没有人敢来书院挑战,山崖归于平静,后来某日小师叔忽然离开了草屋,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二怀兄讲完了当年的故事: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他在荒原上吧叶红鱼说过,小师叔最终是遭天罚而死,大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夫子上西陵斩了一山桃花,昊天道门不想再提起此事,当年的世间第一强者声名渐渐湮灭不闻。

    小师叔为什么会受到天罚?因为浩然气不容于昊天,而他已然是世间第一强者,从而弓发了昊天神怒?小师叔在崖洞草庐间前后思考多年,最终还是走上了毁灭的道路,自己何德何能又凭什么能把这件事情想明白?

    “老师把你囚在崖洞里,便等若是把你当作当年的小师叔一般看待,其间隐着很大期望,若你连这第一道关口都无法度过,以后又如何行走?”

    大师兄看着他微笑说道:“上师弟你如今的境界修为当年小师叔差太多,自然不会马上便出现问题,然而天未下雨,却不妨碍提前带把黑伞出门,而且正因为你现在境界尚浅,所以要解决那个问题,却又比当年小怀叔要容易一些,所以不要总想着自己不如小师叔,你是有希望的:”

    宁缺望向崖洞外的夜空。

    从荒原回到长安城,他一直在思考那个问题,怎样才能不让浩然气入魔的本质被人发现,在与观海僧的战斗中,他已经做出过某种尝试,只是那和手法形诸于表,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便要学会撒一个弥天大谎,骗住世间所有人,甚至要连这片天地都欺瞒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