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零三章 大热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着蛮不讲理,推门而入便要洗澡睡觉的宁缺,小书童目瞪口呆,半天才醒过神来,颤声问道:“小先生,你……你……要做什么?”

    宁缺笑着说道:“我要活吃了你,赶紧给我倒碗酱油,再配点辣根。”

    小书童大惊,又有些不好意思,微羞说道:“小先生,我可不好吃,少爷经常说我不爱洗脚,身上是臭的。”

    宁缺怔了怔,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成成成,我把自己洗干净了吃自己。”

    小书童真是个乖巧的孩子,连宁缺这般荒唐的要求也不知该如何拒绝,竟是老老实实去灶房烧了一大锅热水。

    热雾蒸腾间,宁缺满足地躺在大木桶里,看着忙着找毛巾的小书童,问道:“说起来,我还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

    小书童把毛巾搁在桶洞,轻声细语回答道:“我叫许家纶。”

    “这名字不错,就是显得太文气了些,得改。“

    宁缺挥手说道:“你说话的声音总是这般细,以后就叫小蚊子吧,听着可爱。”

    小书童笑了笑,又去接了桶热水,然后很认真地说道:“小文子这个名字不错,不过许家纶这三个字是少爷起的,我这时候去问问他?”

    宁缺一惊,脑袋沉到水下,险些呛着,连连说道:“可不敢告诉他,你家少爷那胜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洗完澡,宁缺真的就在二师兄的小院里美美地睡了一觉,待他醒来时,太阳已然过了中天,向西方缓慢移去,照耀着庭院。

    换好崭新的黑色院服,请小书童帮忙梳头,宁缺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很是满意,心想果然随便来个人都比桑桑的头梳的要好。

    向小书童道过谢,宁缺便离开了小院。

    虽然他真的不想和那个剑圣柳白的弟弟打上一场,但他更清楚,对方在书院外坐等三月,绝对不会中途撤走,自己总不可能一辈子就躲在书院里不出去,终究是要打的,那么晚打不如早打。

    因为在崖洞里闭关三月,破洞而出得闻春风,得见野花,他此时无论身体还是精神状态,都处于最饱满完美的时刻。

    甚至隐隐约约和在荒原大明湖畔破境后的感觉有些相似。

    南晋剑圣柳白之弟与书院十三先生宁缺的决斗,因为等待的时间太长,有足够发醇的时间,所以较诸宁缺与观海僧一战,与道石之战要轰动很多,吸引了世间所有修行者甚至是很多俗世百姓的目光。

    书院后山的师兄们虽然急着让宁缺把这件事情处理完毕,却对这件事情本身没有任何兴趣,各自痴各种痴的人们,早已超脱了胜负的执念,根本不关心宁缺究竟能不能战胜那名年轻强者,至于宁缺可能会受伤,甚至会邪……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敢在书院门口杀死夫子亲传弟子的人,别说那名南晋年轻强者是剑圣柳白的亲弟弟,就算是当世第一强者剑圣柳白自己,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书院有夫子。

    所以当宁缺洗浴静思完毕,身着黑色院服,于春风间飘然而赴前院,心中生出风萧萧兮之感时,根本没有人来送他。

    当然桑桑会跟着他。

    唐小棠跟着桑桑。

    陈皮皮跟着唐小棠。

    走到后山崖坪边缘草甸时,宁缺忽然停下了脚步,向草甸下方那条溪望去。

    二师兄养的大白鹅此时正在溪边。

    今天它没有喂鱼,而是高昂着头,在草甸里骄傲地行走。

    大黑马垂头丧气地跟着大白鹅的身后,不敢落后一步,不敢超前一步。

    小雪狼则是畏缩地跟在大黑马身后,小心翼翼保持步伐与前面两个家伙一致。

    大白鹅走的很是认真,走到草甸尽头,便再次折回,行走的线路,是一条笔直的线条,没有丝毫偏差。

    回头时,它看到了大黑马垂头丧气的模样,愤怒地叫了两声,声音很严厉。

    大黑马顿时像是看到了宁缺一般,恐惧地连忙抬起头来,扮演出高傲优雅的模样,它又想讨好大白鹅,咧着厚唇皮,所以显得格外滑稽。

    站在草甸上方的四人怔怔看着这幕画面。

    唐小棠看了宁缺一眼,嘲笑说道:六卜师叔养的这马,倒真和小师叔你的性情有些像,胆小如鼠又溜须拍马。”

    宁缺看着黑马那副模样,便觉得极为丢脸,此时被唐小棠一说,愈发羞恼,说道“师侄养的小雪狼倒是精神,尾巴却怎么总耷拉着?”

    唐小棠耻笑道:“总比某人让对手在书院外晒太阳枯等,自己却是偷偷洗澡睡觉养足精神好,小师叔真够阴险的。”

    宁缺说道:“好说好说。”

    陈皮皮本想替宁缺解释两句,但看着唐小棠清稚的眉眼,便不知为何心头一虚,说道:“是啊,师弟此举有些过于阴险。”

    桑桑看着草甸下说道:“那只大白鹅真神气,感觉像是操练军队,这么说起来,它岂不是后山里的将军。”

    “将军再骄傲得意也没有用,因为他操练军队总是要给皇帝陛下看的。”

    宁缺看着溪畔草丛里屈着前膝闭目养神的老黄牛说道。

    果不其然,大白鹅带领着大黑马和小雪狼完成了四次来回队列前进,来到了老黄牛目前不远处,恭敬地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老黄牛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它,轻轻上下摇晃了一下牛首,然后似乎觉得这件事情太无聊,转过身去嚼了。草,然后继续养神。

    宁缺看着那头把青草嚼成沫,却不吞进腹中,反而厌恶地呸出来的老黄牛,看着老老实实站在它身后的三个家伙若有所思。

    这里是神奇的书院后山,后山的兽都这般骄傲那么自己做为后山的人理所当然应该更骄傲,那么,便去证明自己的骄傲吧。

    书院侧门很偏僻,平日里向来幽静,除了后山里的人们偶尔会从此间进出之外,罕有人至。但随着南晋强者柳亦青向书院递交了挑战书,并且在侧门外的蒲团上坐下后,侧门附近顿时变得热闹起来,书院前院学生以及长安城纷至沓来看热闹的百姓,仿佛要把这里变成一处风景名胜。

    尤其是今天侧门外围拢了逾千民众如果不是朝廷反应神速,派出羽林军前来维持秩序,只怕清幽草林早就被兴奋的人群踩到稀烂。

    普通世人很少能够见到修行者,更何况是修行者打架,长安城因为强者云集,所以城中的百姓在这方面的见识稍微多一些,但像这种可以近距离观看的机会却依然是极为罕有。

    有人挑战书院一事,已经传了三个月,所有人都知道这场决斗的地点,甚至很多长安百姓已经来看过那名坐在书院门口的南晋人今天当被挑战的书院十三先生破关出洞的消息传到长安城后,无数人都过来看热闹。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大热闹。

    不远处山坡上有条青石铺成的官道道畔密集停着数十辆马车,想来长安城里有些府上的小姐,也无法禁受这场热闹的诱惑,来到了此间。

    数十辆马车中,更多的当然还是那些尊贵之人,他们不可能像普通百姓一样拼命向前挤,更不可能像有些百姓那般不顾身份,冒着风险爬上杨树,而且越爬越高,只为寻找到一个最佳的观看位置。

    这些身份尊贵的人里面包括大唐帝国的相关官员,还有军方的几位将领,自然少不了那些闻风而至的各宗派修行者。

    南晋使臣和几名剑阁弟子沉默站在自己的马车旁边。

    大唐天枢处几位宫员微笑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昊天南门观道人何明池,腋下夹着那把黄油纸伞,静静站在一辆马车旁。

    那辆马车黑色中绣着繁复的金纹,看上去威严美丽,在如此拥挤的官道上,这辆马车四周却是空空荡荡的,那是所有人对这辆马车表示出的尊重。

    这辆马车属于西陵神殿使团。

    天谕大神官不在车中,书院二层楼学生和柳白亲弟之间的决斗,还远远不足以让这位大人物屈尊出现。

    车中坐着位须容皆雪,容貌却很年轻的男子。

    西陵神殿天谕司司座程立雪。

    程立雪在神殿中的位置甚至要隐隐高过隆庆皇子一筹,与赴荒原之前的道痴叶红鱼可以并排而坐,也是位极重要的大人物。

    轻轻掀起窗帘,程立雪看着静立在窗畔的何明池,略一犹豫后,微笑说道:“何师兄为何不上来坐?”

    何明池笑了笑,说道:“习惯了站着。”

    程立雪沉默片刻后,举目望向山坡下方的书院侧门,望向坐在蒲团上的柳亦白,发现在无数双目光注视下,被无数议论声包围,这位来自南晋的年轻强者,依然保持着心境的清明。

    从清晨传出宁缺破关将要赴约的消息,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半日,那个早就应该出现的人,却始终没有出现,四周围观的长安城百姓,都已经等到百无聊赖,有些人甚至已经离开,然而柳亦白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焦燥的神情,身体的姿式甚至连衣袂都没有任何改变,这一点非常可怕。

    程立雪看着他微微动容,忽然开口问道:“何师兄,你说宁缺会出来吗?”

    何明池笑了笑,说道:“宁缺是最不像大子弟子的一个人,所以我也说不准。”

    程立雪想着在荒原王庭上的那次相遇,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那确实是个极有趣的人,不过我想他应该马上就要到了。”

    不是就要到了,而是已经到了。

    书院侧门被人从里面缓缓推开。

    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世人眼前。

    一片欢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