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零五章 因为认得,所以拔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亦青怔了怔……却没有因为宁缺这句话而暴跳如雷……眼中反而流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淡然解释道:“这些天我一直在蒲团上静了坐,虽非有意,但总是影响了书院打扫清洁,所以我才会尝试着自己做,不过手熟耳,不值得佩服。”

    宁缺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没有动怒,诧异之余自然生出警慎,但神态言语上却是没有丝毫展现,笑着说道:“我比较习惯用扫帚。”

    柳亦青微嘲一笑,心想果然又要开始先斗一番嘴吗?看来宁缺果然如传言中那样,从来不会错过任何扰乱对方心绪的机会。

    然而就在他准备回话的时候,宁缺忽然敛了脸上的笑容,左手轻掸院服涛襟,右手摆在身前空中,看着平静专注说道:“请。”

    他摆出的这个,姿式很有气势,而且脸上的平静专注神情,配上那个简洁到了极致的请字,顿时惹来围观民众的一片喝彩。

    随峻而至的气氛变化,让柳亦青微微眯起了眼睛。

    按照修行界对书院十三先生宁缺的形容,这是一个心性狠辣、对敌决然,但却习惯用废话以及孩子般的斗嘴的人。

    西陵神殿裁决司曾经得出过这样的评价:所有的废话斗嘴幼稚冲动,都是宁缺的障眼法,是他用来扰乱对手心境的手段。

    柳亦青对宁缺的性情自认有非常深入的研判,所以先前当宁缺说出那句足以令很多人心神大乱甚至吐血的嘲讽语句时,他可以平静以待……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与此人说很长时间话的准备。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对方今天竟是如此的直接而且简单。

    莫非对方在崖洞里闭关苦修三月,真又有某种奇遇造化?

    柳亦青警慎地看了一眼宁缺,转身向洁净无尘的青砖地面中间走去,随着脚步踏出,情绪逐渐回复最初绝对的冷静。

    宁缺也走到了场间,安安静静等着。

    所有人注视的目光随着二人的行走,从书院侧门处转移到了青砖地上。

    趁着无人注意到自己……桑桑从侧门里走了出来。

    大拖是因为唐小棠的魔宗身份,陈皮皮和她并没有出现。

    柳亦青举起左手,满是泥垢的修长手掌间握着一把样式普通的青钢剑。

    他举剑望向宁缺……毫无情绪说道:“我知道你最强大的武器是箭,我还是用剑。”

    桑桑站在场边青树下,听着这句话,解下了身后沉重的行囊,把大黑伞放到一边,找出黝黑的铁箭匣,准备宁缺说话,便把箭匣送过去。

    宁缺没有说话。

    他看着柳亦青握在左手里的那把普通青钢剑,眉头缓缓挑了起来。

    因为他认得这把剑。

    两年涛从渭城来到长安城,他和桑桑在临四十七巷租了个铺面,开起了老笔斋,当时老笔斋的生意很冷清,所以他清楚地记得,老笔斋的第一个客人是谁。

    那天长安城在下死

    老笔斋外的檐下,有个中年男子在避雨,那个男子穿着一身磊落青衫,眉眼清俊洒脱,笑起来时能照亮晦沉的雨天。

    那个中年男子是铺面的东家,腰间习惯系着把剑。

    宁缺能清楚记得中年男子的原因,当然不仅仅因为他是老笔斋的第一个客人。

    又一个雨天……中年男子撑着油纸伞来到老笔斋,当时宁缺蹲在地上吃面,中年男子蹲到他身旁,对他说了两句角。

    “我要去杀人。”

    “我的身边需要一个人。

    因为这两句话和五百两银票以及小黑子的嘱托,宁缺跟着中年男子走进了雨夜,走进了还没有翻修、破烂不堪的春风亭街巷里,然后他们开始杀人,并肩杀人,直到把所有人都杀干净,他们走回了老笔斋,吃了碗煎蛋面。

    那个中年男子有一个……非常嚣张的姓,有一个非常温柔的名。

    他姓朝,大唐朝的朝。

    他叫朝小树。

    宁缺和朝小树见面的次数并不多。

    但他记得朝小树这个……人,而且想来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也认得朝小树身上那把看似普通的青钢剑。

    但那把剑,今天却被南晋强者柳亦青握在手里,伸进春风中。

    这里并不是春风亭。

    宁缺看着那把剑,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今天不用箭,我用刀。”

    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他没有问柳亦青这把剑的来历。

    同样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柳亦青主动提起了这把剑。

    “你认得这把剑?”

    宁缺点头说道:“这是春风亭老朝的佩剑。”

    柳亦青看着他平静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这把剑会在我手中?”

    宁缺想了想后,很老实地说道:“想。”

    柳亦青似乎对他的回答很满意,说道:“春风亭老朝,真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名字,两年前春天的那个雨夜,我想当时春风亭的味道应该都是血腥味……你们可能都忘了自己曾经杀死过一个南晋剑师。”

    宁缺沉默回忆那个,雨夜里的画面,虽然那夜朝小树和他杀死的人太多,但那名强大的南晋剑师却不是那么容易忘记。

    他喃喃说道:“原来那人……是南晋剑阁的弟子。”

    柳亦青面无表情说道:“那是我大兄的亲传弟子,却惨死在你们二人的联手之下,这件事情总需要有个交待,朝小树败给了我,所以他的剑现在在我手中,但是还差一个你所以我在书院门口等了你三个月。”

    从看到那把剑后,宁缺的眉毛一直微微挑着,哪怕老实答话的时候,也没有落下来,然而这时候听到柳亦青说朝小树败在他手中,他的眉毛忽然落下,神情平静到了极点,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寒冷。

    枷亦青说道:“你想不想知道朝小树现在在哪里?”

    宁缺的语气依然很老实:“想。”

    柳亦青看着他寒声说道:“那就拿出你的真实实力与我一战这一战无论胜负,我都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

    宁缺忽然笑了起来思考片刻后,转身向场边青树下的桑桑走去。

    柳亦青以为他是要去取传闻中那把恐怖的铁弓,骄傲地微笑起来。

    宁缺走到桑桑身前,却没有动作。

    他不是来取元十三箭,而是准备取六师兄刚刚替他做好的另外一样事物。

    因为先涛那刻他准备杀死这个叫柳亦青的南晋剑客。

    但走到桑桑身前时,他忽然改变了主意。

    因为有时候活着应该比死了更难受。

    所以他从桑桑身边又走回场间。

    柳亦青看着双手空空的他,微微皱眉说道:“我要看到你真实的境界。”

    “我说过我今天不用箭,只用刀。”

    宁缺把右手伸至空中,看着他平静说道:“因为你不配。”

    柳亦青依然没有动怒,漠然问道:“那究竟谁才配呢?”

    “我的铁弓射过隆庆皇子,射过道痴你不如这两个人,所以你不配。”

    说完这句话,宁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虎口一紧,右手握住身后斜斜指向青天的刀柄缓缓拔出那把黑亮无痕的细长朴刀。

    他的动作很寻常,很随意,却坚定地不容任何人打断。

    就像两年前那个雨夜穿着青衫的中年男子在他身前纵剑杀敌,近身毫无防御毫不犹豫把生命交付给他时,他所做的那样。

    柳亦青清楚地察觉到了宁缺身上气息的变怅

    他的情绪却没有任何变化,满是污垢灰尘的衣衫随春风而飘,整个人就像是一把被春水洗至无比明亮的剑。

    他最尊敬的兄长,曾经告诉过他,无论面对怎样的敌人,无论敌人发生怎样的变化,你所需要做的事情,只是把剑抽出鞘来,然后刺进对方的身体。

    所以柳亦青平静地抽中鞘中青钢剑,然后直直向着宁缺的身体刺了过去。

    直刺,如棍,如凝住在时间里不再摇摆的怅

    没有什么剑意纵横,也没有飞剑呼啸破空。

    这是亲简单的一剑。

    却是最强大的一剑。

    南晋剑阁,与世间所有修剑宗派都不同,修行的不是驭剑之术。

    剑阁出来的弟子,从来都不会用念力操控天地元气,再用天地元气去操控本命剑。

    剑阁弟子只信任自己握剑的手。

    他们最强大的剑术,便是手中剑。

    剑在手中,根本不需要靠天地元气操控,直接便能凝剑周的天地牙,气。

    这便是世间第一强者剑圣柳白的剑道。

    剑在手中,挥之便是一道大河。

    身前一尺无敌,便万里无敌。

    过往岁月在老家私熟里的孤单,来到剑阁后所受到的冷眼,在书院门涛静了坐三月的所思所得,包括那些唐人嘲讽轻蔑的目光,那些令他愤怒却隐而不发的议论声,以及内心最深处的骄傲,全都融化在这一剑里。

    如此简单的一剑,倾注了柳亦青毕生的境界修为,剑锋之前的空气骤然拐缩,向四周避开,出现一道绝对的真空。

    空中飘舞的几片青叶,根本无法落到洁净无尘的青砖地面上,便化为粉末。

    书院侧门外的天地元气剧烈地震荡,向着他手中的剑身凝聚灌注,然后再自剑锋渗出,隐然成一道风雷,呼啸作响。

    瞬息之间,柳亦青掠过二人之间的距离。

    剑尖挟着风雷,直接轰向宁缺的面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