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零八章 凭什么不服?(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宁缺向桃树下走去。

    听着脚步声,柳亦青紧张起来,手中残余的剑柄握的更紧,有些慌乱地四处扫视,先前他说不甘想要再战一场,然而当宁缺真的向他走过来时,他才想起自己伤重眼盲,只怕连个普通人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对方。

    宁缺走到柳亦青身前,停下脚步,看着他满是鲜血污垢的脸,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依然不服,因为你觉得我隐藏奂力,过于阴险。”

    柳亦青身体微颤,紧紧抿着嘴,用了极强大的意志,才能忍住没有因为痛苦而呻吟起来,没有因为伤势而倒地昏迷。

    这位年轻的南晋强者,用沉默和姿式,表明自己确实如宁缺所说,依然不服。

    “其实那是因为你根本还没有懂战斗是怎么回事。你以为自己的这一剑已经足够简单,却根本不是真的简单,因为你想了整整三个月,你想着要应对我的箭与符,想要言语和朝小树乱我心神。”

    宁缺看着他说道:“而我没有用符,也没有用箭,我甚至什么技巧都没有用,我没有想朝小树,也不去想你手中握着的剑,不关心你和剑圣之间的关系,不畏惧你,不轻视你,不以言语试探你的战意,不用手段扰乱你的心思,我只是抽出鞘中的刀,然后一刀向着你砍了过去。”

    柳亦青听明白了一些,身体颤抖的愈发厉害。

    宁缺看着化,说道:“这才是真正的简单。”

    柳亦青沉默片刻后,似哭似笑说道:“我懂了。”

    宁缺毫不留情,直言说道:“你根本不懂,想法简单,才是真的简单。”

    “你想的太多,所以你可会输给我,而且你说的也太多。”

    柳亦青扶着桃树,身体一阵摇晃,险些昏倒过去。

    宁缺没有停止……看着他继续说道:“开战之前,你说如果我拿出全部实力与你真正一战,你便告诉我朝小树的下落,这句话本身就很愚蠢。”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片刻,看着柳亦青身下如血般的桃花,说道:“就算你不告诉我朝小树的下落,我也会把你打成一堆狗屎……你威胁我,只不过是让我更加清楚把你打成一堆狗屎的必要性,现在我已经把你打成了一堆狗屎……我倒要看看你说不说朝小树的下落,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不服。”

    柳亦青终于明白了自己今天输在何处,虽然依然心有不甘……却是不得不服,然而听着对方不停的言语刺激,把自己形容成一堆狗屎,再想着自己身上的重伤,瞎了的双眼,顿时心生怨毒之意。

    片刻后这些怨毒之意尽数化为茫然无措,做为南晋剑阁指定的下一代领袖,他在世人眼前输给了对方……而且双眼已瞎,这一生都再也无法恢复境界修为实力,只怕连剑都无法再握住,将来又凭什么雪恨?

    柳亦青内心里的骄傲,在这场惨败和宁缺平静却狠辣的战后分析中逐渐消失,直到最后了无踪迹,他看着眼前的黑夜……想像着黯淡的未来,胸中充满了绝望的情绪,意志骤然崩溃,身体靠着桃树重新坐了下去。

    他的右手再无力握住那把残余的剑柄。

    因为宁缺的话语,把那最后一根稻草也都毁灭了。

    宁缺向前走了一步,拾起残余的剑柄,沉默看了很长时间。

    这确实是朝小树的剑。

    朝小树当然不可能败给柳亦青这种人物。

    那么他的剑为什么会落在南晋剑阁里?

    战斗的时候,为了保持心境的清明坚定,为了让自己砍出的那一刀简单到极致,宁缺什么都没有想,此时战斗已经髅束,那些不吉的判断,瞬间涌入他的脑海,令他握着残余剑柄的手微微颤求起来。

    当年春风亭雨夜血战后,世间很多人都以为宁缺和朝小树相交莫逆,非常熟论,才能浴血并肩,但宁缺自己清楚实情并非如此。

    他和朝小树之间是东家与租户的关系,是长安城黑道领袖与花钱雇佣的杀手之间的关系,或者像先前他对柳亦青说的那样,是食客之间的关系,二人之间可以说风花雪月却没有说过,更多的时候都是在说银钱与煎蛋面,所以他和朝小树并不是那么熟,只见过几次面,他甚至连朝小树的家都没有去过。

    但人世间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很随意地走进你的生命,和你说了几句话,然后两个人便开始同生共死。

    就像朝小树在雨天里走进老笔斋的情形。

    也很像当年宁缺和卓尔在燕境山村里相遇时的状况。

    这种关系很淡,淡到可能很多年都没有任何联系,或者偶尔通通书信,即便相遇于繁华夜舷上,也只是举起杯中酒,叙两句别后事宜,然后再次分离。

    这种关系很浓,浓到多年之后再次相遇,两个人在街畔对视一眼,微微一笑,便可以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刀,向着无穷无尽的敌人杀将过去。

    而当你知道对方在世间某个角落,处于危险的境地,需要你的帮助时,无论当时是在考科举,还是和公主成亲,你都会毫不犹豫地掷掉手中的毛笔,撕掉案上的考卷,推开主持殿试的官员,冲出皇城,扯掉身上喜庆的新装,无视床畔美丽含羞的新娘,骑上骏马远赴千里之外。

    宁缺看着手中的剑柄,沉默不语。

    不知道朝小树如今在哪里,面临着怎样的局面。

    他忽然发现自己和朝小树不熟的事实,真是个美丽的前提。

    因为这样,他就不知道朝小树是不是信奉剑在人在、剑亡人亡那套的家伙,因为这样,他就不用这时候便确认朝小树已经死了。

    宁缺抬起头来,望向算坐在桃树下有如死人般的柳亦青,把刀握的更紧了些,然后向前再踏一步,缓慢而坚定地举起刀。

    观战民众发出一声惊呼,他们没有想到宁缺似乎要杀死这个南晋人。

    人群中,黄鹤教授眉头微蹙,担忧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