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一十一章 跪在神座前的少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程立雪犹豫片刻后摇了摇头。

    天谕神座悠悠回思着多年前的过往,淡然说道:“那你可曾知道,书院当年那位轲先生,也曾经在世间展露过神术?”

    程立雪震惊无语。除了西陵神殿之外,世间居然还有别的人能够修行神术,已经让他觉得惘然失措,因为桑桑的关系,他能勉强接受宁缺身上发生的事情,但此时从神座口中得知,多年前书院便有人已经掌握了神术,这实在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哪怕那个人是传说中的轲先生。

    天谕神座说道:“宁缺无论是从桑桑处学会西陵神术,还是从轲先生衣钵中觅得美键,对于道门而言,本来都没有什么区别。”

    “但……轲先生对昊天的信仰不可能坚定,他怎么能够修行神术?如果宁缺是从轲先生处学会了神术,这神术究竟是什么?”

    程立雪神情惘然说道:“宁缺即便是颜瑟师伯的弟子,我们也要多加警惕才是。”

    “信仰是什么,本身就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至于什么才叫做坚定,那更是只有伟大的昊天自己才能做出判断。”

    天谕神座淡然说道:“你的疑惑,不是天谕司的职责,而是裁决司的问题,稍后修书一封回西陵,让他们自行处理吧。”

    程立雪应下,又想起西陵前些天传来的讯息,微微皱眉说道:“听说裁决神座身上的伤一直未曾痊愈,最近情你……”

    天谕神座静静看着他的眼睛,说道:“神殿三司各司其责,裁决司那边最近你最好远离切莫被那盆污水脏了自身。”

    程立雪听着这话,吃惊问道:“弟子不明白。”

    天谕神座看着身前乌黑的地板仿佛看着桃山深处幽暗的囚狱感慨说道:“当初裁决授意道门千观宣扬宁缺之名,便存着要让剑阁起怒的念头,今日书院门口这场战斗便肇始于此,便是其中那些关键处,也是由裁决司一力筹划,然而这些惯用阴谋暴力的人们,却始终没有想明白一点,这是书院和柳白之间的事情,神殿插手本就是错误,做的越多便错的越多。”

    程立雪这才知道原来西陵神殿竟在今日这场决斗的幕后做过手脚。

    天谕神座眼帘微垂眼角的皱纹渐深,悠悠说道:“光明师兄去了,我也老了,眼看着裁决司即将出一件大事,我有些不安。”

    程乓雪紧张问道:“既然已经知道要出大事,为何不能提前阻止?”

    天谕神座抬起头来,怜爱看着他,说道:“你跟随我也有二十余年,在天谕司也有很长时间,难道还不清楚所谓天谕只是奉天之谕,我们或许能比世人提前知道一些事情,但那是昊天让你我知道提前阻止?那岂不是要逆天行事?更何况裁决司这件大事,对神殿而言或许不见得是坏事。”

    知守观是不可知之地。

    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座破落道观的存在。

    就算知道知守观存在的人,也不知道这座处于昊天道门云端的道观,就在距离桃山不远的一座深山中,静静看着那片煌美庄严的道殿群。

    道观后方那片湖畔的第一间草屋里。

    湖风再次透窗而入,翻开了天书日字卷的封面,停留在某页纸上。

    桌畔的中年道人看着书页上的那个名字,沉默不语。

    中年道人看管天书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日字卷上发生过这样的情形。

    三个了前,那个名字消失。

    昨日,那个名字再次出现,却没有出现在原来的地方,而是随着湖风的翻动,时而出现在前一页,时而出现在后一页,始终不肯停留,直到最后才老实地回到了最开始的那页纸上,但位置却变了。

    那个名字从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下来到了书纸的上方,就如同一朵烟花,从原野间升起,瞬间快要触到天穹。

    “从洞玄下境,马上便要看到知命境的门槛……夫子真是了不起。”

    中年道人看着那个不安分的名字,微笑说道:“我看管天书多年以来,你境界提升的速度可以排进前五,但你境界的难以捉摸,却肯定是第一。”

    不远处,隆庆皇子的名字如往常一般淡至不可见,然而说着庆字的最后一捺,却似乎比原先要浓了些,似乎被人添了一记墨笔。

    中年道人没有注意到隆庆皇子么字的变化。

    他的注意力全部在那个不安分的名字上。

    然后他抬头望向天书这页纸的最高处,欣慰的点了点头。

    那里有叶红鱼三字高悬其间,仿佛随时可能破纸而出,显得极孤傲地把这页纸上其余的所有名字都远远甩在身后。ZL口)3西陵桃山仿佛被神斧劈开的山崖间,有—座无数巨大的黑色岩石砌成的道殿,一个青色身影安静站在殿前石阶下,显得格外渺小。

    从荒原归来之后,不知道是厌倦了那些像血一般的红色,还是想要遮住自己肩上那两道恐怖的伤口。叶红鱼再没有穿那些鲜红美丽的衣裙,而是如神殿最低贱的道役仆妇般,穿上了宽大的青色道袍。

    神殿裁决司的执事们看着殿前的她,神情复杂,有鄙夷,有黯然,有怜悯,有嘲弄,有不屑,还有愤怒,绝大部分都是负面的情绪。

    以往那些年月里,她是裁决司神座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司座,是整个昊天道门都传颂其名的道痴,她骄傲而且冷漠,虽然把裁决司里的具体事务都交由隆庆皇子处理,但一旦下属执事犯了错处,她惩处起来绝不留情。

    当时裁决司里所有人都因为她的冷酷以及强大而感到敬畏,而如今所有人都知道,道痴已经不是原来的道痴,她不再强大,所以不再冷酷,那么便再也没有人敬畏她,甚至基于某种情绪而刻意用嘲弄的眼光看她。

    为了那卷流落在外的天书明字卷,去年西陵神殿向荒原投入了大批力量,具体事务由裁决司负责处理,换句话说,便是由叶红鱼负责。

    裁决司筹谋已久,最终却是惨败而归,从神殿骑兵统领被杖责,到两名黑执事离奇失踪,再到隆庆皇子被毁,直到抢夺天书失败,过往以冷酷强大形象出现在世间的裁决司,竟显得那般衰弱。

    神殿里没有人会理会天书明字卷的抢夺,最后早已脱离了世间修行力量的范畴,演变成了书院等不可知之地天下行走间的故事,如今的叶红鱼根本没有资格参与到那种层次的战斗之中,她也不应该参与到那种层次的战斗中,所有人都认为既然叶红鱼是裁决司的大司座,那么失败便是她的责任。

    西陵神殿是信奉吴天之光明所在,但道殿之中却不见得是完全光明,尤其是裁决同行走黑夜之中,最为崇奉力量,所以只要叶红鱼还是西陵神殿强大的道痴,那么这些事情根本不会影响到她。

    问题便在于,叶红鱼自身出了问题。

    在荒原之行里,她在魔宗山门遇到了恐怖的莲生大师,被对方用餐餐**吞噬血肉,生死存亡之刻,她用道门秘法强行降境,换取片刻的强大光华,终于与宁缺、莫山山联手从死亡边缘走了回来。

    然而她在雪崖间刚刚晋入知命境,境界尚未稳定,便又强行降境,竟引发了被计算中更可怕的反噬,从离开荒原开始,她的境界便一直在向下跌落,连停留在洞玄上境都无法做到。

    依目前趋势看,恐怕要跌到洞玄下境甚至更低的层次,她的修为才能最终稳定,更可怕的是,她此生可能再无希望重回知命境界。

    不再强大的道痴,还是道痴吗?

    唯实力为尊的裁决司众人,自然不会再像以往那般敬畏她,而叶红鱼面对身遭的变化,却是变得愈发沉默平静,搬进了一间幽静偏僻的石屋,似乎想要通过这种举动向众人传达某种讯息。

    然而越是如此,人们越觉得她不再有资格被敬畏。

    西陵神殿里的人们,看她的目光越来越妾杂,很多人眼神里的奚落嘲讽神情,越来越**,裁决司里甚至开始流传一种说法。

    隆庆皇子死了,道痴也已经死了。

    站在殿前的那个青衣少女,只不过是一个叫叶红鱼的废物。

    一名执事走出裁决道殿,神态温和地请她进去。

    叶红鱼微微点头致意,然后平静地走进了黑色道殿。

    黑色道殿内部空旷开阔,最深处有一道珠玉织成的帘。

    叶红鱼走的很慢,走了很长时间才走到珠玉帘前。

    珠玉帘后是那座由整块南海墨玉雕成的神座,玉色如凝固的血。

    裁决神座以手撑额,坐在神座之上,似乎在养神,没有说话。

    叶红鱼在珠帘外安静地站着,也没有说话。

    空旷的道殿里连丝风都没有,沉默一直在持续。

    她明白了一些什么。

    然后她缓缓掀起青色道袍的前襟,对着帘后的神座跪了下去。

    裁决司任何人都必须跪在裁决神座之前表示服从和敬畏。

    以往这些年里,只有道痴可以不跪,因为她骄傲并且强大。

    但她现在不是道痴,所以她必须跪,而且要跪的比别人更加恭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