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二十二章 小楼传说(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到皇帝陛下这句话,宁缺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下意识里抬起手来,隔着黑色的院服摸了摸怀里那个微硬的东西。

    小楼地底的幽暗通道并不长,没有行走多长时间,便来到了最深处,那是一处空旷的地底大殿。

    对于今天会看到什么,宁缺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却没有想到这座大殿里竟是什么都没有,殿冉的地面向四处蔓延,直至消失在幽暗之中,仿佛无边无垠,除了灰尘之外,什么都没有。

    没有他想像中的无数奇珍异宝,没么盔甲神兵,没有铁人异兽,也看不到阵法的痕迹,地面干净空旷的令人心悸。

    这片由花岗岩铺砌而成的地面,没有任何缝隙,也不知道修建皇宫时,那些工匠究竟使用了什么工艺。

    宁缺抬头望向殿顶那些密若繁星的夜明珠,还有那些带着人工痕迹的石墙,追思着大唐前人的智慧和行动力,不禁有些目眩神迷。

    皇帝滞着宁缺踩着干净的石地面向殿内走去。

    二人的脚步偶尔带起几缕千年的灰尘。

    走到宽阔石地面中央,皇帝停下了脚步。

    宁缺注意到没有任何缝隙的地面中央出现了个小洞。

    黑色小洞边缘光滑,与地面完美相融,只有常人手掌般深。

    皇帝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

    宁缺看着地面上那个小洞,忽然问道:“这就是阵眼?”

    皇帝说道:“不,你怀里的才是阵眼。”

    宁缺震惊无语。

    他一直以为阵眼应该是个眼,以为自己怀里那个事物只是开启阵眼的钥匙,此时才知道原来阵眼竟一直在自己身上,不免有些后怕。

    沉默片刻后,他从怀里取出一个事物,搁在脚边,缓缓解开裹在上面的布。

    布是桑桑用来纳鞋底用的粗布,很结实,桑桑裹了很多层,所以宁缺花了很长时间,才把上面的布全部解开。

    一个杵状的物事,平静地躺在粗布上。

    这个杵的材料有些奇特,似乎是金属,又似乎是石头,隐隐散发着寒冷的味道,表面却是温润如玉,上面镌刻着繁复的花纹。

    数十年间,这个杵状的物事一直由颜瑟大师保存。

    在与光明大神官决战之前,颜瑟大师把这个东再交给了桑桑,让她转交给宁缺,所以现在在他的手中。

    皇帝沉默看着地面上那个杵状的物事,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颜瑟大师,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哀伤追忆情思。

    宁缺伸手握住那根杵,感受着掌间传来的微凉温润触感,有些紧张,把左手也放了上去,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镇定心神,让双手变得稳定不再颤抖,然后把杵竖了起来,缓缓插入洞口之中。

    手中握着的杵一寸一寸陷入地面,宁缺没有感觉到什么阻力,却能感觉到地面传回一股顺滑的感觉。

    喀的一声轻响,杵触碰到了洞底,仿佛被某种机簧锁死还有小半截露在地面上,上面刻着的繁复花纹,让这小半截杵看上去像是雕出来的一朵花。

    宁缺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下意识里向后退去,想要离的远些。

    皇帝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警惕神情,只是静静看着地面上那半截杵。

    宁缺停下了脚步,站在了皇帝陛下的身旁。

    片刻后。

    露在地面上那半截杵忽然亮了起来,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杵上那些含义难明的繁复花纹亮了起来,如同一朵浴着阳光的花。

    繁复花纹越来越亮,光亮传至杵的下半截,竟连那处花岗石的地面,都照耀的纤痕毕现,能够看到石质里的线条。

    杵上线条里的光线渐越凝结,似乎要变成发光的某种液体,渐渐流动起来,顺着线条来回流淌,分外美丽。

    杵旁的花岗岩地面上忽然无声无息出现了一条裂缝。

    那道裂缝的蔓延速度无比迅速,眨眼间便自宁缺的脚底穿过,吓了他一跳。然后他才注意到,这些裂缝并不是真的裂缝,而是地面规则下陷所形成的槽道。

    先前干净空旷的地面上,出现了无数道石槽。

    石槽出现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如同一只无形的刻刀,在平整光滑的石地面上,划了无数道直线,把地面割切成了无数个部分。

    杵上的光液顺着繁复线条流了下来,流进旁边的石槽里,然后像溪水般,顺着石槽向远方流去,只是世间绝对没有哪条小溪,能像这些石槽里的光液般流淌的如此迅速,转瞬间便蔓延到了地面的边缘。

    也不知道那根杵里究竟蕴藏了多岁光明,不停向地面流淌,源源不绝似乎取之不竭,片刻后,所有石槽都亮了起来。

    宁缺看着眼前这幕神奇的画面,脸上露出紧张凝重的神情,眼睛却是越来越明亮,目光随着石槽里光液的流动不停移动。

    地面边缘的石槽最深,里面所容纳的光液数量最多,四道极长的直线,把殿内中央的地面包围起来,仿佛是一座城。

    中间有根石槽很深很宽,明亮夺目,似乎是一道长街。

    “这是朱雀大道?”

    宁缺看着那根石槽自言自语说道。

    皇帝陛下看着他的神情,微微一笑。

    忽然间,石槽里那些平静的光液剧烈地翻滚起来,仿佛地面下方是一片烈火,光液被烹煮的快要沸腾。

    宁缺的神情变得愈发凝重。

    很细微的声音在地底殿内响起,仿佛是无数朵花正在威放,仿佛是无数棵青树正在呼吸,仿佛是无数个人正在欢呼。

    事实上,只是石槽里的光液蒸发成了气体。

    那些蒸发而成的气体,在殿内的空中弥漫,像云一般轻轻摇荡,然后未能摆脱地面石槽的引力,缓缓敛成泛光的线条或者是面。

    这些光着美丽纯净光线的线与面,在地面上方构筑成了无数个立体,那是无数幢发光的建筑,看上去是那般的虚无缥渺,却是又是那般的真实。

    宁缺看着身前那座光线凝成的皇宫,看着远处将要抵到腰畔高度的雁鸣山,看着右前方那座不足膝高的万雁塔,看着远处那道光泽浓郁厚实的城墙,震撼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是一座微缩的长安城。

    但这座长安城里真实的,是活着的。

    皇帝向外面走去。

    宁缺跟在他的身后,双脚踩在那座光线凝成的南门观上时,身体有些僵硬,踩过西城那些民房时,更是小心翼翼到了极点,总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巨人,随意一脚便会造成极大的伤害,好在那些光汽凝成的线与面,似乎与真实的世界并不相通,和他的身体接触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行走在这片光线凝成的微缩长安城中,宁缺的感觉很复杂,很震撼,他看到了很多自己熟悉的建筑与风景,他甚至在密集的建筑中找到了临四十七巷,找到了老笔斋,此时的老笔斋只是一个盒子。

    跟在皇帝陛下身后,终于走出了这座微缩的长安城,不知为何,宁缺觉得放松了很多,抚着胸口喘息了两声。

    皇帝看着身前这座长安城,说道:“整座长安城就是一座大阵。”

    宁缺听颜瑟大师说过这件事情。

    “世间第一大阵,惊神阵。”

    皇帝指着远处地面上那根杵,以及杵畔的皇宫,说道:“我们现在所站立的小楼深处便是这座大阵的阵枢。”

    然后他指向那根最宽最深最亮的石槽,说道:“朱雀大街便是阵根,长安城的四面城墙也是阵根,城洞便是生回之门。”

    “这座大阵里面蕴藏着无数道神符,朱雀绘像便是其中威力最大的一道,当初卫光明敛没气息藏身长安城中,避的便是它,如果当时他敢在城内尽展境界,这座大阵瞬间便能扑杀他。”

    宁缺沉默专心听着。

    皇帝又指向城南雁鸣山下那片光湖,说道:“长安城这座大阵,建造不易,维护也不易,去年朝廷之所以要耗巨资修凌雁鸣湖,其实与民生无关,是对这座大阵的维护修复,而这些事情一向由天枢处负责。”

    “惊神大阵已有千年历史,却一次都未曾启动,然而我大唐的每一代帝王,不惜耗费国力,也要保证这座大阵的完好,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皇帝望向宁缺问道。

    宁缺说道:“因为这是我大唐最后的庇护所。”

    “庇护所三字用的好。”

    皇帝平静说道:“有这座大阵在,长安城便无忧,长安城无忧,我大唐即便国力衰败分崩离析,也终将浴火重生。”

    宁缺说道:“师傅曾经对我说过,如果真到了要启动惊神大阵之时,说明我大唐便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所以这座大阵一直没有启动过。”

    皇帝说道:“但只要它继续存在于天地间,无论动或不动,长安便是安全的,大唐便是安全的。”

    宁缺登山成功,进入书院二层楼后受邀入宫,当时皇帝陛下便说今后要带他去看个东西,今天他终于看到了。

    颜瑟大师曾经带着他登上城楼,俯视长安城,说要把这座大阵交到他的手里,如今师傅已逝,终于轮到他来承担这个责任。

    他看着身前这座长安城,思绪万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