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一十七章 雨街,燃烧的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暮色不见,微雨又至。

    一位面容清翌的中年官员撑着雨伞行走在雨街之上,从官服颜色看官阶不低,但他的身旁却没有什么随从下属,只有一名面色冷峻的将军沉默跟随。

    西城门处的军卒和下级官员,敛声静气站在檐下,目光随着街中两么官员的脚步而移动,没有人上前,也没有人露出诧异的神情。

    中年官员是城门郎黄兴,负责整座长安城以及皇城的诸门启闭事宜,而跟着他的那位将军姓于名水主,是城门军的裨将。

    黄兴以勤勉廉洁著称,自接任城门郎一职以来,每日晨间和暮时,必然会选择一处城门进行巡查,除了于水主之外,不带任何下属官员,轻车简从,风雨无阻,如此多年来没有哪一日不如此。

    长安诸城门处的人们,早已经习惯了眼前这幕画面,只有当这二位大人结束完巡查之后,他们才能离开,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定。

    按照过往这些年来的规矩,今天城门郎黄兴大人巡查的是西城门。

    巡查西城门完毕,黄兴确认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点了点头,裨将于水主回头望向檐下那些面露紧张之色的军卒和官员,神情冷峻的挥了挥手,众人知道今天终于结束了,面露轻松之色散去,各自回家。

    站在西城门司衙外的雨街上,黄兴微倾雨伞,抬头看着自天而降的雨丝,觉得自己的双腿有些疲惫,微涩说道:“终究还是老了。”

    于水主说道:“大人还能再为朝廷效力三十年。”

    黄兴问道:“这些年天天陪着我四处巡视城门,每日都要踩着夜色归府,弟妹早有不满,着实辛苦你了。”

    于水主沉默片刻后回答道:“我这条命都是大人给的,莫说陪着大人踏遍长安城九座城门,即便是把命送掉也是理所当然。”如今这二位长安城著名的清廉官员,当年曾经是军营里的同袍,他们的命运因为当年的一件惨事而改变,也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当年如果不是黄兴狠下决心,最先带着于水主投靠了亲王殿下李沛言,说不定早就已经随那位将军死去,即便不死大概也会被朝廷冷落闲放散置,没有亲王殿下的大力回护,哪里还有如今巡视长安城门的辛苦与荣耀。

    可惜终究还是受了当年那件事情的影响,二人虽说勤勉清廉用心替朝廷做事,官位军职也已经到了头,再难向上晋升,不过至少荣华富贵已有。

    黄兴看着微雨里的长安城,沉默很长时间后,忽然感慨说道:“当年我们随将军回长安,似乎就是入的西城门。”

    于水主神情微凛。

    他们二人每天清晨黄昏巡视城门时,谈的都是府中闲事,朝中趣事,也曾经回忆过曾经的军旅生涯,然而却从来没有提到过那位将军。

    因为二人不想记起当年那件惨事,不想回忆起自己在那件事情里所扮演的角色,也许是因为内疚惭愧,也许是因为恐惧。

    于水主不明白大人为什么今天会忽然发此感慨,低声说道:“按朝廷规矩,力该是由东城门入城,后来这件事情也被拿出来作了罪证。”

    黄兴叹息一声,没有再说话。

    暮色里的雨越下越大,行人早已各自归家,城门司的下属官员大概已经回到了温暖的府中,守夜的军卒躲在城门洞或值房里,湿漉的街上空旷安静,只有雨声伴着二人沉默回忆着当年。

    两辆马车在雨街两头沉默等待着,那是二人府上派来的马车,府中的管事早已习惯了大人们的规律,没有来催他们。

    便在这时,雨街上忽然响起了脚步声,脚步声很轻柔,很稳定,如果仔细去听,似乎能够听到靴底踩破水洼所发出的细微声响。

    那是一个穿着黑衣,背着黑伞的年轻人。

    很奇怪的是,年轻人没有打伞,任由雨水落在自己的身上,他的衣服早已湿透,雨水顺着额头垂下的几络发丝滑蕊

    黄兴看着向自己二人走来的黑衣年轻人,眉头缓缓挑起。

    他只是觉得这名浑身湿透的黑衣年轻人,有些奇怪,并没有查觉到任何危险的气息,他也不认为会有任何事情发生。

    因为这里是治安良好的长安城,这里是戒备森严的西城门,无论是那些胆大妄为的娘子军,还是那些强大的修行者,面对着大唐帝国的威严与强大的军事力量,都会变得卑微而且平静。

    确实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那名年轻人走过二人身前时,注意到了黄兴身上穿的官服以及于水主身上穿的轻甲,行了个礼,然后便走出了长街。

    黄兴注意到,那名穿着黑衣的年轻人行礼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并不是敬畏,而是带着很复杂的情绪,笑着说道:“我们看这淋雨的年轻人奇怪,想来他看我们这两个站在雨里沉默的官员,也会觉得奇怪。”

    于水主说道:“有理,那便回吧。”

    黄兴忽然感觉手里似乎多了样东西,低头望去,只见掌中有一张纸条。

    他没有去看纸条上写着什么,而是转身向身后望去,只见那处春雨淅沥,街上早已没了那名黑衣年轻人的身影。

    于水主也注意到了这件事情,眉头骤然挑起,声音微沉说道:“能悄无声息把纸塞进大人手中,这人很了不起。”

    黄兴沉默片刻,把手心里那张纸条打开。

    纸条微黄,似乎很普通,似乎又极不普通,上面的字迹大概是用朱砂混着某种材料写成,殷红的像是血一般。

    微黄纸条上端画着一些线条,那些线条组合在一起看上去像是一个字,但无论是黄兴还是于水主都认不出这是什么字。

    他们认识纸条下方的那些文字,因为那些都是正常的文字。

    “我自将军府里来,要取你们的命。”

    二人神情剧变,神情有如此时夜色将临时的雨天,黯淡阴沉到了极点,黄兴捏着纸条的手指微微颤抖起来。

    微黄纸条上的将军府三字,勾起了他们深埋在心底最深处的那些回忆,那些带着血色的回忆本来早已模糊,今天黄兴看雨中长安城偶发感慨,让他们想起了一些,紧接着这张纸条让那些回忆全部回来了。

    二人很清楚,纸条上的将军,指的不是镇国大将军许世,也不是镇军大将军夏侯,而是当年的宣威将军林光远。

    黄兴叹息说道:“先前忽然感慨,果然兆应着些什么。”

    于水主神情凝重说道:“我去亲王府。”

    黄兴点点头。

    二人就在雨街中间分开,撑着雨伞向街道那头自家府中的马车走去。

    官靴踩着街中的积水,啪啪作响。

    开始的时候,声音的节奏还很平缓稳定。

    然后雨街上的脚步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这证明了他们此时真实的心情,并不像表面那般轻松。

    于水主撑着伞疾步行走,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冷峻,越来越肃厉,心头的恐惧被愤怒所替代,他只想快些报与亲王殿下知晓,当年那件事情果然还有漏网之鱼。

    脚步声忽然微乱。

    他的左脚待入一片水洼,发出的啪声变得绵长沉闷很多。

    因为他这只脚再也无法抬起来。

    他的脚掉在了那片水洼里。

    雨街地面上仿佛有一根无形的锋利细线,割破了他腿上的裤子,割破他的皮肉,割破他的骨头,所以他的脚掉了下来。

    不是一根无形的锋利细线,而是无数根无形的锋利细线。

    于水主的膝盖从中断开,然后整只大腿断开。

    然后他身上的轻甲被割裂成无数块。

    他的人被割梨成无数块鲜肉。就像熟透的果子般,纷纷从空中堕下,砸在了雨水里,发出啪啪的响声。

    黄兴撑着油纸伞在雨中向着街口处的马车疾走。

    他手中的油纸伞很旧,他的脸色很苍白。

    他不想死。

    虽然他的油纸伞很旧,整座长安城都以为他很清廉,但事实上这些年他贪了很多银子,他想活着享受那些银子带来的一切。

    虽然每日巡视城门很辛苦,但事实上他很享受巡视时下属们的畏怯目光,百姓们赞叹敬仰的神情,他想活着继续享受这一切。

    他认为自己是长安城的一道风景,想要长久。

    便在这时,他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啪啪声。

    沉重的肉块落在水洼里所发出的啪啪响声,和官靴踏进水洼里所发出的啪啪响声不同,在落雨声中显得十分清晰。

    黄兴没有回头,不敢回头。

    他握着油纸伞的手颤抖起来,看着不远处的马车和车畔恭谨躬身相迎的管事,苍白的脸上流露出绝望的神情。

    他紧紧握在手中的那张微黄纸条,已经被雨水和汗水打湿。

    忽然,一蓬艳丽的火苗,从他的手中喷了出来。

    又一蓬火苗,从他官袍里喷吐出来。

    另一蓬火苗,从他已显老态的脸颊皱纹里喷吐出来。

    无数蓬火苗,从他身体最深处喷吐出来,瞬间融化了他的头发眉毛眼睫皮肤脂肪肌肉骨骼,燃烧了一切。

    雨夜的长街,昏暗湿漉。

    雨伞下的人在燃烧。

    片刻后,油纸伞从空中飘落,落在积雨的街道上。

    伞下的黄兴,已经无声无息化为灰烬。

    雨伞在水洼里缓慢滚动,伞柄微焦。

    不远处某条巷内,宁缺静静站在雨中。

    不知道是情绪波动太过剧烈,还是这场春雨有些寒冷的缘故,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眉眼间的神情有些疲惫。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