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三十六章 买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书院后山宁缺最不起眼……但在民间……十三生生的名与却最为响亮。

    边塞军营有他的名声在流传,长安城街巷里百姓议论着书院侧门的那一刀,此时一石居楼阁里的人们,不知道什么大先生二先生,但怎么会不知道十三先生便是老笔斋的主人宁大家?

    待由贤在台上说出那句话后,楼阁间先是安静了瞬间,然后骤然响起喝彩声,兴奋的叫好声。

    南晋皇商双手紧紧握着栏车,脸色因为愤怒而变得异常苍白,狠狠盯着楼下的待由贤,喝道:“你又是何人!”

    待由贤单手执扇,另一手覆在手背,朝着四周团团一礼,说道:“本人东城袜由贤,乃是宁先生的代表。”

    然后他望向三楼西阁,看着那个表情难看的南晋皇商,笑着说道:“鸡汤帖卖谁都可以,就是不卖给你们南晋人,有意见?”

    南晋皇商气的江身颤抖,怒斥道:“哪有这样的道理?”

    一石居老板拱了拱手,向他解释道:“今日老笔斋七帖售卖规则特殊,事涛补充的规则已经送到诸位手中,大家应该知道,宁大家有权利自行挑选买家。”

    南晋皇商想起了先前在阁中桌上看到的文书,强行压抑住心中的怒意,胸口微微起伏,说道:“即便宁大家有自行挑选买家的权利,那也应该是由宁大家自己挑选,怎能由这个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代表来行使权利?”

    “先前才发生的事情,难道就传到了老笔斋?难道宁大家先前就在这里?你们这些唐人体要用这些无耻的手段!”

    老板沉默片刻后微笑说道:“您说的没错,先前宁大家便在楼中……只不过他此时已经离开,离开之涛,他委托这位待先生做了决定。”

    南晋皇商顿时愣住了。

    先前便说过,宁缺如今在长安城里的名声太响亮,尤其是在刀劈柳亦青后,他在唐人心中的地位更是极高,谁都想见见他的真面目。

    此时楼阁里的达官贵人们……本就冲着他的墨宝而来……听闻他先前便在楼中,想着缘惶一面,不由后悔的捶胸顿足。

    不知道是谁发了一声喊,楼阁里顿时响起密集的脚步声,数十人掀开竹帘……难抑兴奋好奇冲下木楼,向着院外追去。

    鸡汤帖已经归属王大学士府上,场间的人们喝不着鸡汤……当然想去看看熬出这锅鸡汤的老母鸡生的如何模样,转眼之间……石居人去楼空,南晋皇商站在栏畔,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却是无话可说。

    “宁大家,稍候!”

    “十三先生,等等……我家大人有请!”

    人们走出院落,穿过青林,来到杨柳湖岸,看着静湖远方那个越来越远的小船,挥舞着手臂喊着,想要宁缺回来。

    小船在安静的湖面上悠悠而去,远远只能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衫的身影从乌蓬里走了出来,对着这边拱手致意,然后上岸而去。

    看着那个消失在得胜居旁坊巷里的背影,湖畔的人们好生唏嘘遗憾。

    长安城书画行里传言,一石居拍卖的七张书帖,是老笔斋那位小侍女偷出来的,今天宁缺亲自到场,自然从某些方面否认了这个传闻。

    当石居拍卖火热进行当中时……”上侍女桑桑正在西城银勾赌坊后院幽静的书房里,对着桌上的那堆纸张发怔。

    自从两年涛春风亭一夜后,长安城的黑道便被鱼龙帮只手掌控,这家原属西城大佬的赌坊里的书房,成了鱼龙帮的库房。

    桌上那些纸张看着都有些新,上面的字迹端正,谈不上出色,更不能与老笔斋里的书帖相提并论,然而这些纸张的实际价值,其实也相当不菲。

    这些纸张都是房契和地契。

    几名皱纹深重的赌坊老管事,正在对这些房契地契进行核算统计,鱼龙帮帮主齐四爷站在一旁忧心仲仲地盯着。

    老管事们手中的算盘珠子拔动的极快,在安静的房间里啪啪作响,听着清脆好听,然而却让齐四爷脸上的忧色越来越浓。

    算盘珠子还在快速拨动,距离核算完成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桑桑放下手中那张湖岸新修三进宅院的房契,说道:“还差四万一千四百六十二两银子。”

    齐四爷神情微异看了她一眼,心想这些管事都是赌坊里最厉害的算帐行家,他们都还没有算出来,你这数目又是从哪里得来的?

    桑桑知道他在想什么,没有解释,平静等待。

    过了些时间,赌坊老管事们终于完成了复杂的计算,领头那位管事,仔细把桌上的房契地契清理了遍,恭谨禀报说道:“依照涛些日子的意向书,总数还差四万一千六百两银子。”

    这个数目与桑桑得出来的数目有些差异,但差的并不多。

    齐四爷吃惊看了桑桑一眼,心想单凭心算只错了这么些……真走了不起。

    桑桑知道自己算的是对的,那些老管事有张地契算错了税率,但想着差距并不大,所以她没有指出这一点。

    齐四爷看着她脸上神情,作了个手势,让那些赌坊管事离开,然后认真说道:“雁鸣山下房价地价确实比长安城里别的地方便宜,但一次性要购入这么多,总会被有些贪心的家伙抬价。”

    然后他摇头说道:“虽说帮里兄弟可以压压价,长安府那边也找人说了,但总不能做的太过分,扔蛇放鼠这种事情,如果让人捅到朝廷里,朝二哥回来后我不好交待,所以这大概便是最终的价钱了。”

    原来桌上这些房契地契是雁鸣湖畔的民宅契据。

    雁鸣湖新近才由朝廷工部疏浚完成,多年积的湖泥还堆在沙石山附近,隔得近些便臭味扑鼻,据说一直要到明年夏天才能稍微好些。

    因为这个原因,雁鸣山下雁鸣湖虽说风景优美,但在讲究生活质量的长安人看来,依然不是宜居的好的所。

    雁鸣湖畔的地价房价在长安城里都最为便宜,如今湖畔的宅院绝大部分都是破落的老宅,偶有新宅也是些贪便宜的普通百姓所修。

    听着齐四爷的话,桑桑点了点头,说道:“少爷已经预算着会被人抬价。”

    这此日子里,齐四爷受宁缺拜托,一直在暗中收购雁鸣湖畔的房契地契,做为长安城第一大帮派的首领,自然有无数下属帮他做这件事情,只走到了此时,他依然不明白宁缺为什么要购入这些房产。

    “雁鸣湖畔偶尔逛逛便好,住在那里可不适宜。”

    他皱着眉头说道:“即便要住,也不至于要把湖畔所有的院子全都买下来,价钱再低,合起来还是笔极大的数目。”

    桑桑说道:“我也不清楚少爷为什么要把湖孵所有房子都买下来,大概是他贪图安静,不想被人打扰。”

    齐四爷连连摇头,心想如果真图安静,长安城里不知道有多少清幽美地可以修建新宅,何至于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而且这明显肯定是赔本的买卖。

    “四万多两银子啊。”

    桑桑看着桌上的房契地契,自言自语说道:“也不知道最后够不够。”

    齐四爷说道:“我手里倒确实有些银子,但那都是公帐,我只是替朝二哥和诸位兄弟代管,没法子拿出来。”

    桑桑点点头,说道:“这些事情已经麻烦四爷了。”

    齐四爷挥挥手表示不用在意,又出了个主意,说道:“其实只要宁缺入宫说句话,四万多两银子也不是太麻烦的事情。”

    桑桑想着宁缺买雁鸣湖哦房宅的用意,明白他肯定不愿意与朝廷发生任何关系,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看一石居那边的动静吧。”

    “不用看了。

    宁缺走进房间,看着桌上那些房契地契,说道:“如果意向书上面的价钱不会再变动,那么我们手头的银子足够。”

    齐四爷冷笑说道:“我们开的价钱已经算是极为厚道,而且已经签了意向书,如果湖畔那些屋主要临时提价,真当我们鱼龙帮的兄弟是一群善男信女?”

    宁缺很喜欢齐四爷这和表态,说道:“银票大概晚些时间便送过来,到时候与屋主签文书的事情,还要麻烦你办一下。”

    齐四爷有些意外,说道:“写谁的名字?”

    宁缺说道:“先写朝二哥的名字。”

    江湖儿女,家产妻子托付于兄弟并不少见,齐四爷毫不犹豫说道:“好。”

    宁缺说道:“这件事情能不能保密?”

    齐四爷说道:“看需要瞒多长时间。”

    宁缺算了算时间,说道:“最迟今年冬天。”

    齐四爷说道:“没有问题。”

    离开西城银勾赌坊,宁缺和桑桑没有直接回老笔斋,而是来到了雁鸣山。

    二人看着山下那片湖泊,看着湖对岸那些寥落的院落。

    之所以买这些院落,是因为如今的老笔斋太热闹,宁缺虽然很喜欢临四十七巷的热闹气息,但在天谕神座那次到访之后,清楚没有办法继续在那里住下去。

    把湖畔的院落全部买下来,图的是清静,还有些更重要的原因,只不过那些原因没有必要让别人知道。

    桑桑看着对岸的房屋,问道:“以后我们就住这里?”

    宁缺点点头,说道:“入冬后,这片湖会冻的比较结实。”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