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三十八章 破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两个人影在空中相遇……就像是荒原西方最深处传说中悬空的小山一般撞击在一起,恐怖的撞击声向四周波荡开来。

    那把锋利的血色巨刀,在空中激起无数道啸鸣,仿湛蓝的天空仿佛都要被劈开,然而大部分刀势,却被一双铁拳封住。

    偶有刀芒破开夏侯铁拳,落在他的身上,夏侯战袍之内便会泛起淡黄色的光泽,让锋利的巨刀无法噬入体内。

    血色巨刀是魔宗山门至强的武器,虽然无法破入夏侯身体,本身的重量和挟带的冲击力,让它变成恐怖的铁锤,重重地击打在夏侯身体上。

    夏侯的铁拳本身就是铁锤,也毫不留情地轰向唐的胸腹。

    转忻之间,这面位魔宗强者,在空中出手无数次。

    交手无数次。

    撞击无数次。

    捶击无数次。

    两座悬空的山岭不停相撞然后分离,然后再次相撞,如闷雷般的撞击声,就在草原上空不远的天空里不停响起。

    一道一道连绵响起的雷声,近在咫尺,让那些躺在草海里、浑身僵硬的羊群本能里感到了死亡的恐怖。它们惊恐地撑起发软的四脚,向着四面逃散。

    那名从马背上跌落的草原少女,趴在草丛里看着天上那两个如天神般的人影,早已震惊恐惧地变成了傻子,哪里还顾得上自家羊裂的离散。

    正在执行军法的唐军士兵捂着双耳,脸色苍白跪在草地上。

    三名侥幸还没有被砍掉头颅的违纪军卒,因为双手被缚无法捂耳眼角鼻中渐渐流出乌血,片刻后竟被空中两名强者的撞击声活活震死。

    草甸上马鸣嘶嘶,一片慌乱。

    一记最沉重的闷雷在草原上空的空中响起,猛烈的狂风从空中波及大地,吹得长草断裂乱飞,空中两道人影终于分开,疾退数十文落到了草原上。

    草原地表上响起两道几乎不分先后的闷响。

    夏侯与唐身上的霸道气息随着双脚落地而向地外泄散一分,靴底的草原地面,骤然塌陷,变成了两个土坑,坑中春草俱化为断屑就如同新修未封的坟。

    “敌袭!”

    “有刺客!”

    纵然面临的是魔宗山门天下行走这样的绝世强者,训练有素的大唐边军在稍一混乱之后,以强悍的意志清醒过来开始组织防线。

    马蹄声声,盔甲撞击之声不绝于耳。

    草甸下方的军营里数百披着重甲的大唐精锐玄骑,用难以想像的速度完成了集结,化作两个锋阵,疾驶出营,挟着草屑风尘,突袭而至,封住了这片草甸。

    紧接着,又有车轮辘辘之声响起,十余座重型弩箭,被推出了军营,对准了草甸上方那个男人,又有阵师在强悍近侍的保护下,开始布置临时的阵法。

    大唐骑兵神情凝重,看看着草甸上那个男人。

    敌人只是一个人,唐军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他们依然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草甸上下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唐站在草甸里,站在那些微微塌陷的坑里,站在数百名天下最精锐唐骑之前,站在无数弩箭之前,神情依旧平静,依旧沉默,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的眼中只有不远处的夏侯。

    唐还是穿着那件普通的皮袄,只是和以往相比,他身上那件皮袄要显得更加破旧,甚至很多地方已经烂了。

    他拖神情平静,但脸色有些憔悴。

    协助元老会率领部族与中原联军厮杀多日,最近这些天又连续狙击夏侯,与唐军交手数次,他便是个铁人,也感觉到了疲累。

    尤其是先前与夏侯这一战,时间虽然短暂,但他却受了很重的伤,胸腹间的皮袄出现了无数破洞,隐见血色。

    他手中握着那把血色巨刀也有些黯淡。

    大唐军队,毫无疑问是世间最强大的军队。

    过往这些年里,他们在夏侯大将军的指挥下,东征燕国,北攻荒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骄傲自信到了极点。

    然而在这个人面前,他们无法骄傲。

    唐军不会畏惧修行者,因为他们认为再强大的修行者,在玄甲重骑和弩箭之下,都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像唐这般强大的修行者。

    大唐骑兵统领盯着远处那个穿皮袄的男子,寒声说道:“如果今天还不能把这个怪物杀死,那么我们还有什么脸自称唐骑?”

    草甸下方数百名大唐骑兵,听着这句话,面色骤然沉肃,抽出鞘中的朴刀,沉声集体喝道:“诺!”

    数百把朴刀从鞘中同时抽出,那些锃锃的声音合在了一起,变成一种极富庄严甚至是悲壮感的曲调。

    中原联军与荒人部族的战争结束后的这些天里,草甸上的那个穿皮袄的男子,在唐军周边出现了七次。

    唐骑围捕了他七次,然而却没有一次成功,反而被这个男子杀了很多人,甚至让此人成功突进了三次,突到了夏侯大将军的身前。

    如果不是大将军威猛举世无敌,只怕真会让此人狙杀得手。

    普通人不如修行者,普通的骑兵也不如修行者,唐军将士们可以接受这一点,但他们无法接受自己这些人连拦下对方都做不到,他们无法接受做为下属,竟然需要靠大将军来维护军营的安全。

    对骄傲的唐骑们来说,这是最大的羞辱工

    苍凉呼啸的军笛在草甸四周响起,近八百骑大唐重甲玄骑开始缓缓布置阵形,军营处的弩箭阵师也向前推了数十丈。

    一场世间至强骑兵对世间最强修行者的冲锋,即将展开。

    “叛出山门之后你果然变成了一个怯懦的小人,永远只知道躲在军营里,永远只知道让自己的手下送死。”

    唐看着夏侯说道。

    夏侯伸拳至唇边,咳嗽两声,伸手阻止了草甸四周下属们的动作,然后他抬起头来,看着唐说道:“我的部队并没有参与到对部落的战争中你很清楚这是因为什么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从去年开始,你一直试图要杀我,甚至冒着死亡的危险也要杀我。”

    唐摘下毡帽,扔到脚下然后缓步走出塌陷的草海地面,走到夏侯身前十余丈外,说道“因为山门里有很多人在等看你回去。”

    夏侯微微皱眉。

    那双如铁丝雕镂出的眉毛一旦皱起,显得那般冷硬。魔宗山门里早已经没有活着的人只有满地白骨干尸死人,那么等着他回去的人便不是人,而是那些不甘的幽魂。

    “山门被轲先生所破之前,我和你的老师便已经离开,这件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能以此指责我。”

    “但你南下之后,终究还是成了西陵神殿的客卿。”

    唐说道:“叛徒就是叛徒,明宗历代祖师,都在山门里等着你回去谢罪,慕容师姐,也在蒸屉里等着你。”

    夏侯听着慕容二字,皱如铁栅的眉毛渐渐变得黯淡起来,他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说道:“想杀我没有这般容易。”

    唐说道:“如果我把你的真实身份放出去,天下谁能容你?”

    夏像说道:“西陵和陛下还有书院能够容我便足够,因为这代表天能容我,只要天能容我,天下之人不敢不容我。”

    唐说道:“大唐皇帝能容你,是因为你有军功,他或许早就想除了你,只是不想与西陵正面冲突,又没有什么证据,所以才会驱你为虎长驻疆外,而书院之所以不杀你,是因为书院里的人们早就忘了怎么杀人。

    “也许你说的有道理。”

    夏侯面无表情看着他说道:“但你不是昊天道门,也不是大唐天子,更不是书院,所以你杀不了我,而现在整个世间,只有你想杀我。”

    唐说道:“为何我杀不子你?”

    夏侯看着他手中握着的那把血色巨刀,看着深锲进草原地表的可怕刀锋,说道:“因为圣刀在你手中已经黯淡了。”

    唐说道:“你的甲也已经破了。”

    夏侯身上穿着的战袍,是清晨新换的一件,此时早已经在唐的刀锋之下碎成丝缕,露出里面那件泛着金属光泽的盔甲。

    他是大唐帝国镇军大将军,身上的盔甲,是由书院黄鹤教授亲自投计,也是由书院监督制造,上面刻着繁复的符线,可以为他提供看似无穷无尽的保护。

    然而看似无穷无尽,终究不是真的无穷无尽。

    去年在呼兰海北,唐手中的血色巨刀,已经在这身盔甲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近日连续作战,这件盔甲较诸往日已经黯淡了很多,尤其是胸腹附近,甚至出现了几道裂口,昭示着崩裂的结局。

    这件盔甲,已经支撑不了太长时间。

    “你一直在受伤。”

    夏侯看着唐胸腹处的拳印和血清,说道:“而且你受的伤很重。如果你处于完好时期,大概需要四千重甲玄骑才能困死你,但现在的你,随时可能死在铁蹄之中,你要杀我,便要准备着随时被我杀死。”

    “除非你能打断我的腿,你的骑兵才能困住我。”

    唐说道:“但你知道我这一双腿,是不容易打断的,连续三次,你都想尝试做这件事情,但你没有成功,你永远无法成功。”

    稍一停顿后,他说道:“而且你也在不停地受伤。”

    夏侯说道:“我的伤比你的轻。”

    唐说道:“但你比我老。”

    夏伤说道:“都是明宗子弟,难道你还相信年老体衰这和废话?”

    唐说道:“年老不见得体衰,但气魄必然不如当年,比如你现在就比当年怕死,当然,从你烹死慕容之后,你就已经在怕死。”

    夏侯沉默不语。

    “越老越容易怕死,越怯懦越容易怕死,而越怕死的人,越容易死。”

    唐看着他说道:“只要你不回长安城,我便会一直跟着你,一直和你这么耗下去,我要亲眼看着你死在我的面前。”

    夏侯不再说什么,转身向草甸下方走去。

    只听得苍笛骤起,草甸四周蹄声如雷,数百骑沉重的重甲玄骑像铁流一般,向静立草甸上的唐涌去。

    夏侯向着草甸远处的军营走去,没有回头。

    听着身后草甸上响起的呼啸火焰破空声,他也没有回头,听着如雷般的撞击声,他还是没有回头。

    连续三次狙杀与反狙杀,唐始终没有出腿,他也始终没有找到机会伤到对方的腿,那么唐便绝对不会让自己陷落在万骑冲锋的旋涡里。

    从当年背叛魔宗开始,夏侯便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魔宗负责诛灭叛徒的不是二十三年蝉,而是二十三年蝉的徒弟,他承认唐说的对,他现在确实比当年更怕死,但他并不担心自己会死在唐的手中或者是腿下。

    因为唐虽然是世间最强大的人之一,但他同样如此。如果来的是二十三年蝉,他除了逃回长安,别无它法。

    夏侯如此想到。

    雁鸣山下的雁鸣湖醚,数十幢旧宅新屋尽数换了主人。新东家没有对湖畔宅院做太多改造,没有全部推倒重建,但依然花了极大一笔银钱,对湖岸做了翻修整理。数百名工人和十余辆大车,汇集在湖畔,开始清运湖泥,从学士府请来的花匠,开始指挥船夫在初清的湖水里种荷花。

    划划搬走的旧宅主人们,听说了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携老扶幼回到雁鸣湖来看热闹,看着湖泥被一车车拖走,看着湖里正在种荷花的小船,想着明年可能的美丽风景,不禁好生羡慕。

    羡慕便是羡慕,或许还有些后悔,却没有什么嫉妒,更没有恨,长安人这方面的品质向来值得赞许,既然那位新东家是花了钱的,那么对方再花钱整修翻新育景,都是对方应得的享受。

    雁鸣湖翻修工程,由齐四爷的鱼龙帮一手组织,宁缺只是要求对方对宅院结构暂时不动,并且多种些荷花,具体的施工他不懂,也不想参与,所以他现在还是住在临四十七巷的老笔斋里。

    “小黑子以前专门提醒过我,夏侯很怕水。”

    宁缺坐在井沿,看着静而无波,幽深黑沉的井水,说道:“但我不明白一个,武道巅峰的强者为什么会怕水,也许是夏侯故意说出来骗人,所以我不会试图淹死他,我决定打死他后再把他和荷花。”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