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五十二章 都有不堪回首的童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雁鸣湖畔的宅院虽然没有完全推倒重建,但也翻新了不少地方,正厅花厅和书房便是全部新修的,厅上那根粗重的横梁,被粉刷一新,按道理应该不会积太多灰尘,然而此时却纷纷扬扬落下尘雨来,实在令人难以想像,陈皮皮先前像受惊的肥兔子般弹向空中时,究竟把横梁撞的有多狠。

    宽敞的正厅里已经看不到那个胖乎乎的人影,风却依然缭绕其间,坐在桌畔的宁缺,捧着粥碗,感受着身上脸上的湿粘,恨不得把碗扔到地上。

    且说陈皮皮横掠疾飞出了正厅后,双袖疾拍,嘴里不停发着怪叫,就像一只向着食物高速冲刺的肥鸟,脚不沾地,带着一路烟尘向着湖堤冲去,如果他这时候能够冷静下来,一定会发现在恐惧的压力之下,自己的修为境界似乎都有所提升,掠出了前所未有的速度。

    唐小棠和桑桑正在湖畔摘着柳枝玩,两个姑娘就像真正的小朋友那般,咿咿呀呀唱着小曲,显得幼稚又是可爱。

    陈皮皮掠到唐小棠身旁,停下我步,伸手捉住她的手,说道:“走!”

    唐小棠睁大眼睛看着他问道:“去哪儿?”

    陈皮皮的回答极为罕见的简洁有力:“回书院。”

    “为什么?”唐小棠更是觉得不解。

    陈皮皮颤声说道:“这片宅子里有妖怪。”

    如果是刚刚浸入爱河的普通小姑娘,在这时候大概不会想着去思考伴侣说的话是否可信,有没有合理性,而会本能里扮演着怯弱,随之而去。

    但唐小棠不是普通小姑娘,立誓成为世界上最强大女人的她听陈皮皮说宅子里有妖怪,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眼睛骤然明亮起来。她高兴说道:“有妖怪,那就要打呀,逃什么逃?”

    陈皮皮看着唐小棠在湖风里摇晃的辫子,苦恼到了极点,他想要逃,却又偏偏要落脚,因为唐小棠都不逃他哪里有脸逃?

    这时候,宁缺和叶红鱼从正厅侧门循着近路,向湖畔走来。

    唐小棠看着宁缺身边那个穿着侍女服的漂亮女子,有些困惑,下意识里揉了揉眼睛,确认真是叶红鱼,不由大感惊讶本来就已经很明亮的眼眸瞬间变得更加明亮。

    比湖里那轮日头更亮。她缓缓握紧拳头。

    陈皮皮赶紧拦在她身前,说道“冷静,再冷静一些。”

    宁缺走到二人身前,看着陈皮皮那卑微的模样愈发恼怒,嘲讽说道:“冷静?我觉得场间就师兄你最没资格说这两个字。”

    陈皮皮从来都是不愿在宁缺面前吃亏的主儿,更何况现在是在唐小棠面前他更不肯落了面子,男子的虚荣或自尊成功地稍微减轻了一些恐惧感,他转过身盯着宁缺的眼睛,却也是死也不肯看他身旁的叶红鱼一眼。

    “我哪里不冷静了?”

    宁缺叹息说道:“确实不是不冷静,你是在怕……我就不明白你究竟在怕什么,这里是长安城,又不是西陵。”

    陈皮皮有些不自然地调整了一下站姿死死盯着宁缺依然不肯有丝毫偏移,似乎想以此说服自己他身边的叶红鱼并不存在,只可惜微颤的声音还是暴露了他此时的真实情绪:“怕……我怕……什么?谁怕了?”

    宁缺指着自己脸上身上的小米粥,大怒说道:“你看看这是什么?不怕你会喷饭?你不敢喷她脸上难道就要喷我脸上?”

    唐小棠这才注意到宁缺脸上身上满是微黄色的小米粥,看着有些恶心,然而一想又觉得好生可笑。

    桑桑赶紧走上前去,从袖中取出手帕替宁缺擦脸。

    宁缺接过手帕,恼火说道:“我自己来你可别沾这家伙的口水。”

    桑桑转身看着陈皮皮,没有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陈皮皮看着自己喷到宁缺身上的稀粥,本就已经尴尬窘迫到了极点,这时候看着桑桑叹气,更是恨不得跳进身旁的雁鸣湖里。

    叶红鱼看着他说道:“你要跳进湖里,湖里的鱼会被你压死很多,而且跳进去再想爬上来便难了,到时候会更丢脸。”

    陈皮皮看着她美丽的容颜,欲哭无泪,心想都已经这么多年没见了,你怎么还能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

    唐小棠看着他不解问道:“你不会真想跳湖吧?”

    陈皮皮很老实地点了点头。

    叶红鱼有些吃惊,说道:“你比小时候倒老实了不少。”

    陈皮皮羞恼相加,鼓起勇气反驳道:“我小时候哪有不老实?”

    叶红鱼平静说道:“你小时候偷看过我洗澡。”

    全场俱静。

    湖水亦静。

    堤上的柳枝在风中轻轻摇晃。

    风不静。

    唐小棠抬头看着陈皮皮说道:“好看吗?”

    陈皮皮老实地点点头,说道:“好看。”

    唐小棠说道:“所以你才会看着她就跑?”

    陈皮皮又点点头。

    唐小棠想了会儿后说道:“那你就上她当了,我和她打过架,知道她可是个女流氓,说不定当年是她故意骗你去看的。”

    陈皮皮有些茫然,挠着头似乎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真相。

    叶红鱼平静说道:“陈小胖,你也是这样想的?”

    陈皮皮认真地思考了很长时间,很诚实地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我们都很清楚,你当时确实是在想办法赶我走,但偷看你确实是我自己的决定,我当时也没有想别的事情,就是想羞辱一下你。”

    然后他赶紧补充了一句:“因为你那时候在观里经常羞辱我。”

    唐小棠转身向湖堤那头走去。

    陈皮皮急了,说道:“我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子,她也不大啊。”

    宁缺的目光落在叶红鱼的胸口,心想几年前那里有多大?

    叶红鱼感觉到他的目光,微怒。

    宁缺咳了两声,看着陈皮皮感慨说道:“原来你们二人间竟有这样一段过往,那我可帮不得你,虽然说师兄你那时候年纪还小但这等丑陋行遥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桑桑仰起小脸,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小时候你去偷看那些姐姐们洗澡,都让我在女澡堂外给你望凡……”

    宁缺脸上露出尴尬神情,很自觉地走到了陈皮皮的身畔。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