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五十九章 终归,已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依照唐律……出征在外的将士回长安,必须经由东城门而行OP于是东城门外十余里地外名为功勋驿的驿站,便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大唐开国千年,不知有多少名将勇士,带着荣耀与战绩从此地路过,驿站里的马厩和笔直官道畔的杨树,不知亲眼止睹过多少历史画面。

    夏侯望着西方那座雄城,沉默不语,依照朝廷规矩,他和他的下属要在功勋驿里过夜,明日清晨入城,然后直接进宫面见陛下。

    暮色中的长安城显得无比雄伟,黑青色的城墙反射着夕阳的光辉,泛着紫铜色,看上去是那样的坚不可摧,壮丽异常。

    身为大唐帝国地位最崇高的四位大将军之一,从军多年的夏侯,对于长安城自然有深厚的感情,然而没有多少人知道,虽然他时常回京述职,镇军大将军的将军府便在北城,但他在长安城里居住的时间并不多。

    数十年来,他绝大部分时间都统领着麾下数万铁骑,驻守在寒冷的北疆,替帝国开疆辟土,威震燕国和左帐王庭的骑兵。如今他终于离开了寒冷的北疆,数万铁骑全部留在了土阳城的东北边军大营附近,朝廷已经委派舒将军涛去接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跟随他回来的只有数十名亲兵,朝廷明旨卉许他带更多的亲兵回长安,但处于归老前夜的他很谨慎,没车做这些可能会引起文臣猜疑的举措。

    为了让朝廷放心,夏侯的两个儿子如今还在长安城中……自禁于将军府中,而他的正室夫人和亲眷还有那些忠心耿耿的旧仆,早在数月之前,便已经提前回了老家,整治旧田,从老窖里取出腔菜翻晒,准备迎接他的归老。

    当然那并不是夏侯真正的老家,他真正的老家在极北寒域……那是荒人最大的一个部落……随着荒人南迁,那个老家他再也回不去了……或许从他当初背叛明宗的那天开始,他便已经回不去了。

    “谷溪死了,林零死了,当年跟着自己的很多人都死了……”

    随着夕阳降沉,天色变得越来越昏暗,紫铜色的长安城墙渐渐漆上了一层不祥的血红色,夏侯眯眼看着那方,想着这些年逐渐以死亡为代价离开自己的亲信,不禁觉得有些感伤。

    春天时,黄兴和于水主死亡的消息,从长安城传到军营中,这个消息没有让他感伤……却让他变得有些警慎。

    感伤与警慎,都不是强者应该有的情绪,夏侯一直在强行镇压着这些情绪,于是他开始感觉疲惫,在暮色中咳嗽起来。

    大唐军方是一个崇拜强者的地方……如果是普通将领,绝不愿意在下属的面前咳嗽,流妥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但夏侯不在意……因为他知道在下属的眼中,自己是何等样的强大……而且他知道自己依然强大。

    正如镇国大将军许世,已经咳嗽了十几年,但他依然是大唐军方的第一人,无论是威信还是轴下的宠信,永远无人替代。

    夏侯连声咳嗽,大概是想着明天进入长安城后,自己便会无甲一身轻,连最后一丝忌惮都没有,所以他咳的很是快意甚至显得有些放肆。

    站在驿站门口的亲兵校尉,看着眼前将军宽厚如山的身影,听着咳嗽声,脸上流露出担忧的神情,在他眼中将军确实依然强大,但在荒原上他曾经亲眼见过那个魔宗强者和将军之间的数场战斗,所以他很担心。

    便在这时,驿站院墙外的地面,忽然微微颤拖了一丝,无论是驿站里神情恭谨的小吏,还是夏侯的杂卫,都没有注意到这丝颤骑。

    夏侯虽然是武道巅峰强者,世间最强大恐怖的男人之一,但他不是真的天神,所以他的咳嗽不可能让大地都颤扛起来。

    他静静看着夕阳下的长安城,然后转身走进了驿站。

    有人在驿站房间里等他。

    那是一个极其高大魁梧的男人,竟比夏侯还要高半个头,神情肃然,身形笔挺,就像是一座难以摧毁的山峰。

    这个男人身上穿着件布衣,薄薄的衣料下隐约可以看见盔甲的痕迹,更有肃穆的符纹气息从布衣下渗透出来。

    夏侯站在这个如山峰般的男人身前时,明明比对方要矮,但感觉却比对方更魁梧,更强大,所以他不用抬头。

    “如果被人看见,西陵神殿神卫统领罗克敌,忽然出现在离长安城最近的驿站里,一定会被认为这是对大唐的挑衅。”

    他冷冷看着这个男人说道:“我知道你是个骄傲的人,但你真以为我大唐天枢处没有高手?我们身后这座长安城里,至少有十个人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你,你这时候出现在我面前,完全是在找死。”

    罗克敌说道:“我既然敢来,自然就不怕死,而在我看来,夏侯将军你回长安城更像是在寻死,你还能再活着出来吗?”

    夏侯神情不变,淡然说道:“在南晋宋越那些小国,你在神殿里的身份可以让你获得无限的尊崇,但这里是长安城外,在我眼中,你只不过是掌教养的一条狗,你有什么资格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罗克敌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怒意,却强行压抑下来,冷笑说道:“我承认自己就是掌教大人养的一条狗,而你就算是昊天养的一头雄狮,如今失了锐气还要回长安城,难道你真想让自己的敌人开心?……

    夏侯沉声喝道:“这是本将军与书院之间达成的协议,放眼世间,谁敢从中阻挠?就算是你那个主子也没有这个能力!”

    “神殿很乐意看到夏侯将军拥有一个美好的晚年,然而您真的甘心吗?”

    罗克敌取出一封加着符文火印的书信,递了过去,说道:“这是掌教大人的亲笔信,他邀请将军去西陵……不,是回西陵。”

    夏侯接过那封书信,神情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罗克敌说道:“神殿很需要您的力量,而且掌教大人说了,归老并不代表就要永远蜗居在乡间,总有回来的那个时刻。”

    夏侯看着他,那两道如铁般坚韧的眉毛微微挑起……说道:“你们能给我什么?”

    罗克敌说道:“既然您效忠的是皇后娘娘,那么西陵神殿承诺,日后在大唐皇位的争夺上,神殿会尽一切力量帮助皇后娘娘膝下那位皇子成功。”

    以西陵神殿恐怖的实力,提涛很长时间,抛出这样一个毫无余地的重注,对于夏侯来说……不得不说是个很有诚意的邀约。

    然而出乎罗克敌的意料,面对掌教大人的诚意,夏侯却是根本没有露出想像中的情绪反应,而是直接说道:“不送。”

    罗克敌强压怒意,说道:“神殿需要一个回答。”

    夏侯说道:“我很感谈,然后会认真考虑,这就是回答。”功勋驿的地面再次微微颤拖……罗克敌悄无声息地离开,长安城里正在筹备欢迎仪式的官员和百姓们,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西陵神殿的神卫大统领,曾经来过长安城……并且试图把夏侯大将军带向另外一条道路。

    看着手中那封西陵掌教的亲笔信,夏侯脸上流露出一丝冷嘲的笑容。

    他知道这确实是掌教的亲笔信,因为这些年里……他已经接到过七封掌教的亲笔信,对书信封皮上的字迹非常熟悉。

    他嘲讽的是西陵神殿的意图一帮助皇后的亲生皇子登上大唐皇位?如果让西陵神殿知道皇后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夏天……知道那个皇子身上流着一半荒人的血液,明宗的气息,神殿里的大人物们还敢这样做吗?

    夏侯脸上嘲讽的笑容淡淡转为自嘲,手指微微用力,准备把这封西陵掌教的亲笔信碾成粉末,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犹豫片刻后停止了动作。

    替大唐帝国驻守北疆数十年的夏侯大将军,没有提任何条件,便愿意解甲归老,朝中诸公微觉异样之余,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在请示了陛下旨意后,朝廷给予了大将军极高的礼遇殊荣。

    清晨时分,在礼部官员热情的引领下,在羽林军敬爱的目光注视下,夏侯穿上了一身崭新的盔甲,带着数十名亲兵,骑马向长安城。

    长安城东门前的官道早已洒洗干净,庄严肃穆乐声中,大唐亲王殿下李油言带着文武百官出城相候,更有无数城中名流翘首以待。

    朝廷早已拟好了旨意,就等着夏侯入宫觐见时颁发,此时正安静搁在皇宫里的那道旨意下,有着令人目眩的封赏和爵偻远远看着黑压压的欢迎人群,夏侯不顾礼部官员的劝说,提前翻身下马,拉着马疆向着那方步行而去。

    亲王殿下看着这幕画面,微笑着摇了摇头,挥手驱走身边劝谏的太监,同时向着他走了过去。

    便在东门外的那道离亭前,二人相遇。

    夏侯神情平静地向亲王殿下行礼。

    李油言却有些难以平静,看着他黝黑如铁的脸,感慨说道:“回来就好。”

    大唐朝臣并不喜欢以骄纵奢暴闻名的夏侯将军。

    因为数十年来,世间一直风传夏侯杀俘,滥杀无辜冒充战功,不知道违反了多少唐律,然而一直没有证据,并且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大将军深受皇后娘娘的器重,那么便等于说也极受皇帝陛下的器重。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长安城百姓,对夏侯大将军也不像对帝国其余三位大将军那般发自真心的爱戴,虽然夏侯滥杀的并不是唐人,但思维简单直接的长安百姓,总觉得暴戾算不得是真本事。

    夏侯终究替帝国驻守寒苦北疆数十年,他今日解甲归老,依然受到了长安城的热烈欢迎,街道两侧拥挤的人裂,不时发出喝彩声和掌声。

    长街畔有间茶楼,茶楼里的掌柜和伙计都跑到街上去欢迎大将军的归来,根本没有人理会生意,好在此时茶楼里本身也没有几名客人。

    宁缺和桑桑坐在临窗的桌边。

    他听着长街上传来的喝彩声与掌声,看着划划骑马经过茶楼的夏侯背影,沉默片刻后说道:“和土阳城时相比,他真的老了很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