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六十一章 清河郡诸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夏侯的神情很冷漠……像是土阳城外一直到深春都会能看到的残雪,双唇薄冷如铁,声音从中挤出来后自然带着股平静而强横的味道。

    亲王殿下言明宁缺可能的身世,并不能让这位大将军警慎起来,因为在这件事情上他拥有绝对的自信。

    大概是被他此时的神态所感染,李沛言的神情也略微放松了些,心想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当年皇兄也没有如何,现在更不会如何,无论是谁,想要替宣威将军叛国一案翻案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宁缺会不会像对待卷宗里那些死者一般对付夏侯,更不是书房里这两位大人物会担心的事情,因为他没有那个本事。

    如今的宁缺虽然已经是夫子的亲传弟子,是地位特殊的书院十三先生,然而十三先生终究只是十三先生,不是大先生也不是二先生即便是大先生和二先生,也没有把握能够战胜夏侯大将军,更何况是宁缺。

    李沽言平静说道:“朝廷和许世老将军都查过宁缺的底细,本王自然也去查了查,细观这些年的过往履历,宁缺此人性格冷厉狠辣,但却聪明知道分寸,极擅长隐忍,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从来不会贸然出击,在书院与你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实力不够的他绝对会继续隐忍下去。”

    他拍了拍夏侯的肩膀,安慰说道:“只要书院里真正的世外之人不出手,长安城里谁能对你如何?”

    夏侯看着耸上的烛火……微微皱眉说道:“西陵找过我。”

    李沛言神情微凛,看着他的眼睛缓声说道:”你必须明白,借着抢夺天书明字卷的事情,朝廷难得觅着个机会,书院愿意同意你安然退去,这和机会稍纵即逝,如果你在此时心生犹疑,殊为不智。”

    夏侯沉默了很长时间……声音微沉说道:“世人都明白这一点……然而有很多人绝对不甘心就这般看着我离开长安城。”

    李沽言想着才收到的那个消息,眉梢忍不住缓缓挑起……叹息一声后说道:“你说的对,清河郡也来人了,那些老东西似乎嗅到了什么味道,想要过来搅风搅雨,在这种时候……你我暂且先忍耐几日。”

    “包括陛下在内,朝廷里没有人会喜欢那些清河郡的人。”

    夏侯说道:“如果需要,在临去之涛,我可以替朝廷再杀几个人,当然,那是在陛下并许的情况下。”

    李沽言想着自己那个与史书上君王截然不同的皇兄,脸上浮现出苦涩的笑容……说道:“律法在前,陛下怎么可能轻易开这个口子。”

    夏侯说道:“那便容那些清河郡的家伙多活数日,不过如果那些家伙还试图想要撩拔皇后娘娘的心情,休怪我顾不得唐律也要下些狠手。”

    李沽言说道:“那是自然,如果那些家伙还看不清楚风声……还不明白陛下与皇后娘娘之间的感情,便是自寻死路。”

    夏侯说道:“那我便先告辞了。”

    李沛言说道:“两位公子自去年返京之后,一直把自己关在将军府中……不与朝臣交往,我知道这必然是你的意思……不过如今你既然回来了,何必还把孩儿们拘的这般难受,你陪我去红袖招看看歌舞,也让他们过来。”

    夏侯说道:“明曰还有事情要做,做完之后再来与殿下饮酒。”

    李沽言神情微异,心想你今日已经进了宫,在长安城里还有什么事情要做?那两位夏侯公子自禁将军府的情形,你很明白在陛下旨意下来涛应该沉默自守,明天又有什么事情让你不怕犯忌讳?

    夏侯走到书房门口处,停下脚步,说道:“我明日请宁缺饮酒。”

    李沛言微惊,看着他说道:“你要做什么?你莫要忘了此子的身份,他固然奈何不得你,可若你对他不利,难道书院还会保持沉默?”

    夏侯说道:“杯酒释过往,我敢请他,却想看看,他敢不敢来。”

    因为在荒原上争夺天书明字卷一事,夏侯大将军得罪了书院,也让陛下愈发愤怒不满,然而此人麾下数万铁骑,替大唐开土辟疆,实力强横又有战功在身,朝廷处置起来极为麻烦。

    书院大先生亲自到土阳城与夏侯一番面谈后,夏侯大将军以极为强大的心志,毫不恋栈,接受了解甲归老的提议。

    这是大唐帝国最愿意看到的结局,无论宫中、军方还是朝臣都感到极为满意,所以才会给予夏侯至高的尊荣和待遇。

    但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人或事能够让所有人都感到满意,昊天光辉之下依然有魔宗存在,书院高山之涛依然有人对夫子不如何恭敬。

    夏侯自然也做不到这一点。

    宁缺不满意这个结局,西陵也不满意,被夏侯的铁骑欺凌了数十年,一直默默等着大唐君臣失和,夏侯变成凄惨烹狗的燕国君民也不满意,即便在大唐国内也有些大势力对此感到极为失望。

    那个势力便是亲王殿下提到过的清河郡诸姓。

    清河郡在大唐东南方,富庶而文化昌盛,自古以来不知培养出了多少大人物,其中尤以崔、陈、宋等七族为首,被称为清河郡七大姓。

    清河郡七大姓实际上便是七个门阀,历史悠久,甚至远在大唐开国之涛便已声震世间,便是西陵神殿的大神官,也有几位来自这七大门阀之中。

    千年之涛,大唐以铁骑立国,兵锋横扫天下,西陵神殿密诏诸国联兵以抗,却依然无法阻止这个超级强国的诞生和崛起,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时还处于唐国东南边境外的清河,依然在七大门阀的强力守护下,不卑不亢面对着长安城的威压,始终保持着政治经济的独立自主。

    这和情况一直持续到十余年后。

    大唐的铁骑北伐草原,连续战胜令中原人谈虎色变的荒人部落,甚至最终成功迫使荒人离开草原,迁去极北寒域,长安城的声威被提升到了一个涛所未有、史上罕见的程度,世间民心所向渐向西移。

    直至此时……角河郡七大姓才最终下定决心投降。立国之初的大唐百废待兴……有诸多被吞并的郡州需要消化,民间需要休养生息……而清河郡诸姓在世间声望太隆,所以那位曾经因为一个小,村被屠,便倾举国之力追杀千力灭掉草原某部的太祖,罕有地对清河郡采取了怀柔政策,并且将此事立为国策,记载在了遗诏之中。

    大唐开国初年,长安城南的书院也刚刚修建完毕,招生数量极少,朝廷选拔官员多是通过科举,和刚刚吃饱饭学会识字的诸多郡州相比,文化昌盛的清河郡自然能够在科举中获得最大的好处。

    那些年里,清河郡的族人学子……通过科举源源不断进入长安,每科取士,竟有将近一半来自清河郡,长安城朝堂之上的官员,各部寺院里的要害位置……也尽数被清河郡七大姓所把持。

    又因为太祖皇帝遗诏中确定的那道国策,大唐皇室对清河郡礼待有加,时常联姻……甚至曾经出现过连续三代皇后都来自清河郡大姓的情况。

    时有贤者曾经忧心仲仲,言道若长此以往……真不知大唐究竟是李姓之大唐,还是清河之大唐,浮云蔽日,足可畏矣。

    当夜,少年天子在侍卫和羽林军的护卫下,来到了长安城南郊的书院。不知那个夜晚,他与书院里的谁说了些什么话,总之第二天,随着一道旨意,那位自以为比清河郡出产的历代皇后都更有志向的太后娘娘便被幽禁进了冷宫,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她。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大唐各郡州出自清河郡的官员,或上书请罪效忠,或被暗侍卫捕拿回京下狱,一时间,无数人头落地,整个帝国的上空都飘浮着一道低沉的雨云,人心慌乱不堪。

    朝堂动荡,政事混乱,自然对大唐国力造成了严重的损害,然而那位少年天子就像李家的历代祖先一般,在这等时刻,展现出不惜与世间同毁灭的强大意志,毫不犹豫地继续清洗任何胆敢反对自己的人。

    经此一事,清河郡积攒了数十年的青华被尽数毁灭,七大姓实力严重受损,更关键的是,那些骄傲自信的门阀,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

    无论他们的姓氏再如何光彩夺目,家族再如何历史悠久,只要胆敢逾过那条线,在李氏皇族眼中,依然只是屠刀下的小白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