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凛冬之湖 第二百六十八章 传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鬼话……不是人话……那么自然听不懂。

    叶红鱼说的话,虽然带着一些南方口音,但是标准的中原语言,宁缺说她说的是鬼话,不是听不懂,而是在这和时刻,必须装作听不懂。

    他此时的神情很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疑惑,然而实际上,在听到入魔二字后,他的身体已经僵硬的像块木头,心脏仿佛要停下来。

    叶红鱼把桌上那卷书关上,不让秋风来扰书中夹着的那把纸剑,静静看着坐在树下的他,说道:“你若去演戏,也能挣钱。”

    宁缺觉得她很无聊,挥挥手不准备理她。

    叶红鱼拿起书卷,起身走到树涛,看着他说道:“在湖畔宅院里,你我交手这么多次,难道你以为分不清楚武道强者凝于体表的天地气息和魔宗余孽们体内真气的区别?以为我真会相信,春天时你在书院崖洞里闭关,真的是在琢磨什么符武双修?还是说你以为我是个白痴?”

    道痴自然不是白痴,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再装不懂没有任何意义。

    宁缺想着夫子曾经对自己说过,小师叔入魔以后未曾让敌人的兵器沾惹自己衣袂,不由自嘲想道自己的境界果然还差太多。

    他抬起头来,看着叶红鱼说道:“就算你猜到了一些什么,你也应该清楚,我什么都不会承认,那么这和言语试探便没有任何意义。”

    叶红鱼说道:“我只是想不明白,荒原之行后半段……你一直在我视线当中,你究竟什么时候拣到了魔宗的修行功法?”

    她居高临下看着他,面无表情继续说道:“我想知道的是,你体内的魔宗真气究竟来自何处,莲生大师……还是轲先生?”

    宁缺摇头说道:“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叶红鱼眉尖微蹙,说道:“到了此时,何必再装?”

    宁缺说道:“有些事情,需要装那便一定要装到最后……你现在虽然被逐出西陵神殿……但你自己也说过,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昊天……那么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愚蠢到当着你的面承认什么,然后被你记挂?”

    叶红鱼看着他,微微嘲讽说道:“你在害怕?”

    宁缺说道:“西陵神殿对魔宗余孽的态度,尤其是裁决司的恐怖手段,我虽然亲眼见过的不多,但也知道不少。”

    叶红鱼微嘲一笑说道:“原来你这个书院弟子,居然也如此胆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只要夫子不死,谁又能拿你如何?”

    “我当然明白,这个世界上永远是力量在说话。

    小师叔当年行走世间,西陵神殿连个屁都不敢放……便是这个道理。”

    宁缺说道:“我比小师叔差太多,但只要昊天道门无法压制书院,夫子依然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你们知道了些什么,也只能装作不知道,就像我这时候一直在做的事情,因为谁都无法承担真相被揭穿的后果。”

    然后他微笑继续说道:“不过你不要药望世界的现状,能够诱惑我承认什么……殷然夫子不死,西陵神殿便拿我没办法……我就更没必要惹来一身腥腿。”

    叶红鱼说道:“但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将来夫子死后,我会在第一时间里,向世人证明你已入魔,然后杀死你。”

    “从荒原初识开始,你一直在说要杀我,结果一直没有杀死我,反而你现在需要我的帮助,所以以后不要再说这和话,直接来做便是。”

    宁缺看着她说道:“另外有一件事情我的看法与你完全不同,我不认为老师会在我先死,所以你永远无法证明。”

    听着这番话,叶红鱼若有所思,沉默了很长时间。

    宁缺站起身来,掸掉身上的落叶,向别居梅园外走去,走到梅园石门处,他忽然停下脚步,说道:“你哥来长安城了。”

    叶红鱼无语,看着他的背影,不可置信说道:“这些年里,他一直不入唐境,怎么会忽然来了长安城?”

    “你问我,我问谁去?”宁缺说道。

    叶红鱼忽然细眉微挑,看着他隐怒说道:“你为何现在才告诉我?”

    宁缺转过身来,看着她说道:“我现在是长安城的主人,叶苏先生是客人,你也是客人,我没有必要告诉一名客人,这座城来了位新客人……哪怕你们是兄妹关系,告诉你是情份,不告诉你是本份,我这时候之所以愿意告诉你,只是想让你高兴高兴,算是一种贿略罢了。”

    叶红鱼微嘲说道:“贿略我不要把你入魔的事实告诉西陵?”

    宁缺正色说道:“何必把人心想的这般丑陋?就算你猜到什么,告诉西陵,没有证据,能奈我啊。

    叶红鱼看着他肃然神情,不由微怔,说道:“那你为何贿略我。”

    宁缺问道:“符师以武道修行者为近侍,即便是在挑战中也不算违规?”

    叶红鱼点头说道:“这是修行界的规矩。”「更新快,无广告,八一中文www..」

    宁缺看着她非常认真说道:“那么你愿不愿意屈尊做我的近侍,陪我一起去杀夏侯?你知道的,那位大将军真不好……”没有等他那个杀字出口。

    叶红鱼翻开书中的书卷,指头触到那把卜小的纸剑。

    “只是弃量一下,这么生气做什么?”

    宁缺故作镇静说了一句,然后匆匆奔出梅园,如惶惶之犬。

    长安城是一座很有气质的雄城,南方的金风细雨到了此间便会清旷,北方的寒风冷雪到了此间则会温柔,在别处低贱自卑的在此间能够自信起来,在别处骄傲自矜的在此间往往会变得恬静平和。

    离开桃山的光明大神官,在这座城某间铺中做了半年的长工,知守观传人叶苏,则开始在某间小道观里做起了宣教道人。

    小道观里,没有人知道叶苏的身份,主持道观的瘦道人还在记恨着那天宣教失败的画面,根本不想收留他,只不过叶苏拿出来了西陵神殿核准的道书,瘦道人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他寄居此地。

    寄居道观可以不用出房钱,但叶苏也不想就这么住着,他平静而不容拒绝地包揽了小道观的宣教工作,第二天清晨便出了道观,在周边的街巷店铺里散发传单,召唤街坊们来听自己讲述道门真义。

    站在石阶上,叶苏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他对西陵教典的讲述非常清晰,也非常无趣,诸如昊天、平等、仁慈、得福之类的词语不时出现。

    然而街坊们来的很少,走的很快。

    午后的秋日,小道锋,门涛冷清至极,几只麻雀在石阶下踱着步,低着头专注地寻找着食物,想要熬过接下来那个注定熬不过去的寒冬,它们根本没有注意到,石阶上站着人,所以也没有表现出来害怕。

    叶苏低头看着石阶下那几只麻雀,觉得有些茫然,为什么长安城里的百姓对昊天宣教如此不在意,紧接着他心中又生出很多轻蔑,果然是一个无信者的国度,居然连自己讲的教义都无法理解。

    瘦道人端着一碗面条走了出来,看着他脸上神情,叹息说道:“虽然我也听不太明白,但大抵能知道,你定是在西陵学过的,说不定还去天谕院游学过,不过宣教之事本就不易,你不要有什么愧疚。”

    叶苏面无表情说道:“对牛不可弹琴,我并不觉得愧疾。”

    瘦道人与他渐熟,不再像最开始那般,看着此人头顶的道髻便莫名的敬畏,嘲笑说道:“牛不喝水你不能强按,你得想些法子。”

    叶苏微微蹙眉,说道:“这些人有什么资格让我费神?”

    瘦道人正色说道:“世间万姓都是昊天的子民,他们都应该领受昊天的温暖,千万年前,我道门先祖在荒野僻乡之中传教,不知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难道他们传教之时,也要看对方有没有资格?”

    叶苏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道人,忽然觉得此人的脸上流露出比西陵神官们更坚定的神情,不由微微一怔,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受教。”

    瘦道人笑了笑,说道:“想不想学学怎么宣教?”

    昊天道门在世间诸国传播,根本不用诸道观花费什么力气,任何子民自生下来那刻开始,便是西陵神殿的信徒。

    叶苏周游诸国,十余年间眼中所见皆是如此,所以这几日他在街坊当中传教遇到极大困难,沉怒之余也不禁有些不解。

    他皱眉说道:“难道宣教还要讲究什么方法?”

    瘦道人说道:“按照惯常的方法,我们一般会在宣教之后分发食物或酒水,遇着节日,便会组织街坊聚餐,如果经费比较充足,那么去教坊司请两位歌家过来唱唱道歌,效果肯定最好。”

    听着这话,叶苏勃然大怒,厉声斥道:“荒唐至极!宣教何其神圣之事,岂能变成利益交换,如此信教之人,何谈虔诚!”

    瘦道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昊天赐于人间一切,这便是对我们的恩赏,所以我们才会信奉昊天,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如果一点好处都没有,谁来信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