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五十一章 修佛(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雪落之后,其实山还是那座山,与人间、与这个世界里的每座山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区别,露出的黑色崖石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或者粗糙或者光滑,没有光泽,没有生命的气息,沉默的……就是崖石。

    宁缺背着桑桑站在山前,看着现出真容的山,看了很长时间,直到金塘上的金色被夜风吹成无数的碎片,依然还是一座山。

    佛祖醒来没有?佛祖是活着的还是死的?等待答案揭晓却不知道什么是答案,这让他很紧张惘然。

    “我们赌赢了?”

    “好像没有。”

    “凭什么啊?”

    宁缺很失望,很愤怒,一屁股坐到地上,像受了委屈的孩子或者说受委屈的青蛙那样不停地蹬着腿,把身前的积雪踢的到处飞。

    桑桑平静说道:“因为佛祖是佛祖,不是猫。”

    听到这句话,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他听懂了,也明白了,从最开始的时候,他和桑桑的猜想,与事情的真相便有出入。

    那个关于猫的理想实验,要有个箱子,要有个精巧至极的投毒装置,佛祖没有道理把自己陷在那种情况里,那么涅槃是什么?

    涅槃依然是量子的叠加态,但与生死无关,只与位置有关,你去观察时,它便忽然出现在那里,或者这里,佛祖没有设计那个可能把自己毒死的装置,但他可以设计别的方法,来让昊天找不到自己。

    “我们还是赢了。”宁缺站起身来。看着身前的山峰说道:“看到,佛便在这里,这座山就是佛祖,毁了便是。”

    桑桑说道:“不,佛在众生中。”

    宁缺明白她的意思,观察便是确定,佛祖不是纯粹依赖于观察确定属性的量子,有自我意识,那便可以出现在任何位置。

    棋盘世界里众生成佛,便是这种状态的具体体现。桑桑说的没有错,卖青菜的大婶可以是佛,金色池塘可以是佛,塘柳莲叶可以是佛。就连宁缺前些天亲吻的那只青蛙也可能真的就是佛祖。

    这座雪山也是佛祖,而且应该佛祖在棋盘世界里的中心座标,唯如此,处于叠加态里的佛祖,才可以保证自己的存在。

    但毁了这座雪山也没有用处,因为佛可以在无数位置出现,移动的比光还要快,没有人能够真正找到他,自然也没有人能够杀死他。

    宁缺说道:“我们往遥远东方来的时候,这个世界开始颤栗。无数佛开始紧张。开始害怕,证明明这座雪山对佛祖来说非常重要。”

    便在这时,金色池塘外围传来道道震动,原野间行来无数佛,其间有数位渡冥河时变化生成的大菩萨。佛威无边。

    感应到雪山变化,佛祖露出真容,无数佛与菩萨纷纷盘膝坐在地面,虔诚颂经不止。佛光照亮了漆黑的天穹与山脚。

    万丈佛光太盛,便是黑夜一片大黑伞都已经无法遮掩,一层金光镀到了宁缺和桑桑的身上,然后向他们的身体里沁入。

    受佛祖感召,无数佛与菩萨来到东方,便要镇压邪祟,原野间传来一声惊天怒哮,一只数百丈高的青狮迎天长啸,佛光再盛。

    宁缺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是因为光线太过明亮,也是因为感觉痛苦,更因为藏在他身体里的桑桑在这些佛光里很难过。

    他感觉到桑桑的虚弱,乘着青狮和白虎的菩萨,每个都有地藏菩萨那样强大,他知道桑桑再也不可能战胜对方。

    “万佛朝宗……”

    宁缺望着原野里气势惊人的无数佛与菩萨,大笑说道:“如果这座雪山不是他们的祖宗,他们急什么,他们怕什么?”

    说话间,原野间烟尘大作,一道黄龙向雪山下呼啸而来,最前方赫然便是那只数百丈高的青狮,奔掠之间,天地变色!

    看着那只仿佛要把夜穹都吞掉的青狮,宁缺想起冥河里地藏菩强大的境界手段,不禁有些不安,现在桑桑更加虚弱,如何能是这些菩萨的对手。

    令他感觉有些意外的是,青狮奔到金色池塘前,忽然停下脚步,因为停下的太突然,巨躯重挫,不知掀起了多少黑色的泥土地。

    青狮仿佛对池塘里的水非常恐惧,伸出前爪试探着,想要踩着池塘间的那些狭窄泥道进来,然而它的身躯如此宠大,一只爪便像是人间皇宫里的一座宫殿,沉重的有若有座山峰,泥道顿时被踩碎,池水浸到了它的爪上。

    只听得一声痛苦而畏惧的凄嚎,数千池塘畔的柳树再次弯下腰身,青狮恐惧地连连后退,爪上不停冒着金色的佛光,仿佛在燃烧。

    青狮惧而后退,原野上稍微安静了片刻,无数佛与菩萨都不敢尝试走进这片金色的池塘,只能盘膝坐在地上不停念经。

    宁缺不明白,他和桑桑进入金色池塘,虽然那些佛光也令他们有些不舒服,但哪里会像青狮那样,感觉到无比痛苦和惊恐?

    为什么这些佛与菩萨不敢进入雪山四周的金色池塘,如果说是佛祖设下的禁制,哪有专门针对信徒传人的道理?

    桑桑说道:“书院至少有一件事情说的对,佛宗果然很恶心。”

    佛祖涅槃,进入量子叠加态,因为这些佛与菩萨而存在,处于涅槃的佛祖没有太强的自保能力,严禁佛宗弟子靠近雪山。

    围绕雪山的数千金色池塘,便是佛祖设下的禁制。

    对最虔诚的信徒和传人也如此警惕……宁缺有些感慨,心想这样的日子,就算真的能够避开昊天的眼睛,永远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眼力极好,能看到青狮背上的僧人眉清目秀,不禁有些犯嘀咕,佛祖如果在众生间,会不会变是这名僧人?

    “如果此时佛祖便在原野上,难道不能解除自己的禁制?”

    “不能,因为布下禁制时的佛陀,并不是现在的佛陀。”

    “自己给自己设下如此难题,有什么好处?”

    “好处在于,涅槃状态里的佛祖,永远不需要担心被人看醒。”

    “我们来了,我们已经把他看醒了。”

    “佛祖没有想到,我们能够来到这里,而且就算我们来了,也影响不了他的状态,因为我们不是菩萨,也不是佛,无法与其争佛宗信仰。”

    宁缺看着青狮上那名年轻僧人,忽然生也一个想法。

    桑桑直接否决了他的想法,说道:“佛祖不定,自然不可能拥有真正的法威,但即便化作菩萨,又哪里是你能杀死的?”

    宁缺说道:“我不难过,反正那些佛与菩萨也进不来。”

    桑桑说道:“但我正在逐渐虚弱,这样僵持下去,总会死。”

    “我说过很多次,我不会让你死。”

    宁缺看着原野上的佛与菩萨们,微笑说道:“这些人的到来,以及你刚才说的话,都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

    “就算你猜的是对的,这座雪山是佛陀的佛性本体,你也没有办法改变当前的局面,因为你没有办法杀死佛陀。”

    “为什么一定要杀死佛祖?”

    宁缺走到最近的池塘前,抽出铁刀把塘柳砍下几枝,然后放下刀,坐在柳树下开始不停地编织,想要编出什么东西,动作有些笨拙。

    桑桑问道:“你要编什么。”

    宁缺说道:“我想编一把刀,

    桑桑想了想,说道:“我来。”

    宁缺笑了笑,把身体的控制权交了出去。

    在雁鸣湖宅院里,桑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摘了湖畔的垂柳来编小物件儿,很快一把有些可爱的柳刀,便在他的手里出现。

    桑桑把身体交还给他,问道:“编柳刀做什么?”

    宁缺笑而不答,砍下一朵莲花。

    他用莲花盛了些池塘里的清水,微倾莲枝,把花里的清水浇到铁刀上,铁刀顿时变得锋利无比,其间金色驳杂,佛意浓郁。

    做完这些透着诡异味道的事情后,他背着桑桑的身体,一手撑着大黑伞,一手提着铁刀,向雪山上走去。

    桑桑说道:“你要去做什么?……这次你再不回答,我就杀了你。”

    宁缺说道:“我要去见佛。”

    桑桑说道:“为什么要见佛?而且你已经见了。”

    宁缺说道:“早就对你说过,见佛是为了修佛,不修佛,怎么袪了你体内的贪嗔痴三毒,怎么把这黑天撕开?”

    桑桑问道:“你真要修佛?”

    宁缺说道:“杀不了佛祖,我就修佛,我夺了他的佛性,把自己修成佛祖,我让诸生来信我,佛祖又能奈我何?”

    桑桑有些惘然,问道:“你打算怎么……把自己修成佛祖?”

    “这件事情我早就想好了,在过河之前就想好了。”

    宁缺来到某处崖坪上,解下桑桑的身体,举起黝黑沉重的铁刀,向着崖坪地面重重地砍了,说道:“我把这佛重新修一遍。”

    “这就是你说的修佛?”

    “修佛……不就是把佛重新修理一遍吗?”

    “书院想事情总这么古怪?”

    “二师兄修佛也是修理,但他的修理是打架,我可是真修。”

    宁缺把崖坪上一通乱砍,又开始切割边缘突起的石块,得意说道:“佛祖的脚趾头太宽,我得修的秀气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