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十七章 堕落骑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抓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

    “别让他们进山!这群贼人都是***老鼠!”

    “把他们全部杀死!不留俘虏!”

    南晋边境的山区,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昏暗的暮色中,不时能够听到箭啸的声音,刀剑相交的声音,以及临死前绝望的嚎叫。

    参加战斗的双方人数加起来都没有超过五百,然而在太平已久的大陆南方,能够扔下数十具尸体的战斗,当然可以算得上激烈。

    参战一方是南晋的正规骑兵,训练有素,战斗力占优,而且人数要比对方多太多,所以迅速获得了胜利,开始了追击。

    被追击的数十人仓惶无比钻进深山,不时有人后背中箭,惨嚎着倒在灌木丛里,幸亏天色已晚,山道艰险,终于还是让他们逃脱了大部分。

    夜色深沉,笼罩着落霞山,密林深处偶尔会响起乌鸦的怪叫声。这座山属于西陵神国那些莽莽群山的一部分,但已经深在南晋境内。

    篝火堆旁,倒卧着十几名伤员,有的人中了箭,有的人被战斧砍断了胳膊,伤员们不时发出痛苦的低嚎。

    数名身着黑金盔甲的男子,坐在距离火堆最近最暖的地方,明显在队伍里的地位高于其余的那些人,他们的盔甲上纹着繁密的金色花纹,看上去便知道昂贵无比,根本不像是一群山贼能够拥有的东西。

    听着同伴的痛嚎和林中的乌鸦声,他们脸色变得越来越惨淡,忍不住望向一直沉默不语的首领,似乎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一些安慰。

    首领是个中年男人,也穿着身黑色的盔甲,只不过盔甲上的金色花纹要更加繁密,隐隐透着股极淡的符意。

    中年男人叫紫墨,曾经是西陵神殿裁决司的骑兵统领。篝火堆旁的那些男人如他一样,都曾经是神殿的骑兵统领。

    当叶红鱼杀死前任裁决大神官,坐上墨玉神座后,这些曾经替西陵神殿立下不少功勋的强者们,因为莫须有的理由,被残忍地废掉了一身修为,逐出桃山。

    过往这些年,他们所统领的护教骑兵,是神殿裁决司明面上最强大的武装力量,至少在追杀魔宗余孽和异端的战斗中,裁决司在世间掀起的血雨腥风、留给世人的阴森印象,大部分都被记在他们的帐上。

    换句话来说,这些前统领大人们的双手沾染了太多鲜血,根本没有家国可归,也没有谁敢冒着触怒当今裁决神座的危险收留他们。

    叶红鱼对他们的处罚很彻底,剥夺了他们的权力与修为,甚至连他们这些年搜刮的财富都没有放过,最终只给他们留下了一匹老马,百两银钱,本来就属于他们所有的扈从,还有这身本来代表着荣耀与威严,如今却只连回忆都无法带来,只能带来羞辱和恐惧的黑金盔甲。

    不敢回西陵神国,又没有地方去,那么便只好在西陵外围的国家里流浪,银两很快便花光了,这些统领大人们愕然发现,自己竟然像那些卑贱的蚁民一样,必须要开始思考下顿饭,以及在何处遮身的问题。

    这些神殿前统领们,并不是没有谋生的技能。然而都是骄傲到极点的人物,怎么可能要求他们去做挑夫苦力之类的活计?

    最麻烦的是,在西陵神殿的岁月,养就了他们颐指气使的习惯,造就了他们高高在上,视凡人如狗的心态,以往这些习惯和心态可以被称作威严,如今离开西陵变成了普通人,这些便成为了生活的障碍。

    某日,前统领们的队伍在与宋国某豪强发生了争道事件,一位统领再也无法压抑住心头的怒火,命令扈从砍了那名豪强的脑袋。然后众人一不作二不休闯进那名豪强庄园里,把里面的所有金银都抢夺一光。

    住进州城奢华的客栈,享受着金银带来的美酒与女人,忽然间,这些失魂落魄数日的前统领们发现了一个不用卑躬屈膝也能活下来的办法,这个办法简单而直接,而且来钱的速度非常快。

    他们的修为虽然被废,甚至不如普通的壮汉,但毕竟曾经是西陵神殿的骑兵统领,拥有极高的谋略和指挥能力,跟随他们的扈从战斗力也很强大,至少不是世俗社会里那些护卫所能比拟。于是很自然的,众人做起了打家劫舍的营生,在很短的时间内,连续抄剿了数个乡间大族。

    在这个过程里,包括紫墨在内的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没有说什么话,但他们很清楚,曾经发誓守护光明与正义的自己,正在向没有底的黑色深渊里堕落,内心依然感受到了极强烈的羞辱和痛苦。

    幸运的是他们现在有很多金银,所以可以买很多烈酒和女人,以此来麻醉自己,过得一日算一日。不幸的是,这种麻醉愈发加快了他们堕落的速度,抢劫时他们变得越来越暴戾,有人开始强奸甚至是虐杀。

    紫墨清醒的认识到这样持续下去肯定会发生问题,极力约束,然而开始堕落的神殿统领们,就像是放出笼的猛虎,从光辉的桃山跌落污糟的尘埃,更是刺激得他们狂性大发,根本约束不住。

    盛夏某日,在一次例行的黑夜抢劫过程中,不知道是哪位统领或是扈从发了疯,竟把已经投降的一名贵族砍了头,疯狂的气氛顿时蔓延开来,屠杀在庄园中惨烈地发生,伴着绝望的哭嚎,那个贵族竟是被灭了满门。

    抢劫里自然伴随着死亡,甚至强奸也不稀奇,然而让一位南晋贵族灭门,尤其是那个庄园距离南晋都城不远,他们便惹上了大麻烦。

    这场灭门惨案没有惊动剑阁里的强者,但已经足以惊动南晋朝廷。在查案的过程中,南晋朝廷查到凶徒穿的是神殿骑兵统领的盔甲后,还是相当谨慎,发函至西陵神殿,确认这些人是被逐出桃山的罪人,已经没有资格享有神殿的庇护,于是南晋朝廷开始时的谨慎尽数变成了怒火。

    南晋开始广布海捕文书,向通风报信者颁发极高额的悬赏,在这些海捕文书上,这些凶徒有了一个新名字:堕落骑士。

    南晋国力强盛,在世间仅次于大唐帝国,如今这般严肃地对待,这些堕落骑士们拥有再如何敏锐的眼光、再如何优秀的指挥,都没有任何意义,他们顿时陷入了凄风苦雨之中,惨不堪言的四处逃遁。

    在逃亡的过程中,不断有扈从死去或者逃散,即便是这些统领也死了一个,数人重伤,离开西陵时逾百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了几十个人,今日更是险些在山林外的围剿里全军覆灭。

    篝火旁,痛苦的低嚎不停回荡,人们的神情是那样的绝望黯淡。

    “我们在这里等死吗?”

    一名魁梧有力的扈从站起身来,走到火堆前,看着那些没有盔甲所以大部分都受了箭伤的同伴们,大声说道:“我们为什么不离开?”

    扈从等同于骑士的奴仆,最讲究忠诚,一旦叛主根本没有人会收留,此人却说要离开,证明现在的局势确实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一名骑兵统领看着这名扈从,脸色阴沉无比,大怒咆哮说道:“郭怒,我待你不薄,若不是我,你怎么可能有今天?你居然敢背叛?你不要忘记,你们这些扈从也上了海捕文书,你们能走到哪里去?”

    那名叫郭怒的扈从看着自己的主人冷笑说道:“替你作牛作马这么多年,结果现在却落入这种境地,你还好意思说对我不薄,至于海捕文书……除了你们几位大人有画像之外,我们这种不起眼的人物有谁认识?这些天也抢了很多银子,大家分了各自走路,随便一藏谁能找到我们?”

    那名统领大怒说道:“不要忘记银子在我这里。”

    郭怒看着他不屑说道:“我知道你不会把银子给你,像你们这种骑士老爷,就算死也不会让我们好过,不过你不要忘记,你们的修为已经被裁决神座废了,你们现在就是一群废人,难道还以为是从前?”

    他望向坐在火堆外围的那些扈从们高声厉喝道:“你们还在犹豫什么?这些天能抢到这么多银子都是我们出的力,这些家伙早就已经废了,他们连刀都拿不起来,哪里还是我们的对手?”

    篝火并不旺,离远些的林子里幽暗一片,看不清楚那些扈从脸上的表情,但隐隐可以看到他们都抬起了头来。

    统领们曾经高高在上,对自己的扈从可以施恩泽,也可以像对待牲畜般随意处置,今夜居然被自己的扈从造反,真是难以承受的羞辱。然而他们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局面异常危险,如果处理稍有不慎,自己真有可能曝尸荒林。

    就在这时,郭怒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根非常细的金属丝,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脖子上,然后猛然收紧!

    金属丝深深地陷进他的皮肤,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郭怒惊恐地瞪圆双眼,双手在颈部拼命地抠着,试图把这根金属丝抠出来,但他的动作却只是徒劳,他越挣扎,那根细细的金属丝越陷越深,一层层割了进去,割断了他的气管,然后是食管,以及所有的血管。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