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二十章 不要有想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传说中的清河郡诸大姓,富贵滔天,权势薰人,在历史的长河里屹立不倒千年,却又是诗书传家,全无那等暴发户的嘴脸和铜臭味,着实令人尊敬。

    若是数年前能够听到这些高门大阀的事情,宁缺会对清河郡诸姓的富贵和权势生出无限向往或羡慕,兴奋的厉害,然而现在听着这些,他却是连眉毛都懒得挑一下,因为他确实无法激动起来。

    虽说还没有晋入视富贵如浮云的境界,但富贵这种词,对现在的他来说,真的和后山绝壁间浮游的那些流云没有任何区别。

    书院后山是世外的不可知之地,虽然号称两世相通,他要代表书院入世,但事实上他离俗世已经越来越远,再如何了不起的世家,终究是在红尘浊世里了不起,哪有资格让世外之人俯首相看的道理?

    只是不知道他这个世外之人什么时候能够变成世外高人。

    只是可以不用在乎清河郡诸姓,但事涉红袖招,便不得不关心一二,他看着栏外金光鳞鳞的瘦湖,陷入思索之中。

    红袖招背景深厚,简大家更是与皇后娘娘交好,但毕竟只是一个歌舞行,还兼做着青楼生意,虽说大唐风气开放,不会觉得卑贱,但也不会觉得多么光彩,那么那些姑娘们凭什么敢和清河郡诸姓斗?

    更关键的是,红袖招完全没有道理得罪南方这些实力强大的门阀,按照行程看。就算在崔老太公寿宴上歌舞一场,时间上也没问题。

    “这没道理。”宁缺说道:“红袖招就是一歌舞行,哪里来的胆子?”

    “客官说的是。”

    掌柜感慨说道:“虽说阳关不及长安,清河郡只是大唐一属。但我们这里也不是普通乡野,崔老太公的百岁寿宴更不是谁想去便能去的,让她们跳一曲霓裳,她们竟敢托辞不应,这些女子的无知不敬真是难以忍受。”

    宁缺笑了笑,挥手示意掌柜离开。片刻后,他脸上的笑意渐渐敛没,看着栏外瘦湖。面无表情说道:“原来是故意刁难。”

    ……

    ……

    霓裳曲,便是三十多年前,红袖招在南晋新君继位大典上一舞惊天下时所跳的舞,传说中霓裳舞动时。没有任何观众舍得眨眼睛,没有任何乐师敢看场间的舞者,而当这舞至最妙境时,甚至能够看到天花乱坠的画面。

    无论传说中把这曲舞吹的如何天花乱坠,宁缺反正是不信的。他看过红袖招很多舞,偏生就没有看过霓裳,倒不是红袖招的姑娘们对他藏私,而是这舞需要三十六位舞娘同时舞动。楼里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地方。

    这些年里除了在长安城里跳过几次霓裳曲,红袖招便再也没有在别的地方表演过。更是没有人知道,红袖招如今已经无法再演出霓裳曲!

    霓裳曲对领舞的那位天女要求极高。五年来唯一有能力领舞的陆雪姑娘,如今嫁了个好人家,而简大家新训练的那位姑娘,和当年的陆雪相比,还差几分火候,能跳出胡旋舞的九分神韵,却根本掌握不了霓裳。

    不能跳霓裳曲的红袖招,依然还是红袖招,她们此次受邀前往烂柯寺,表演的便是一曲名为天女散花的舞,据说同样美妙,只是自家最著名的舞曲有可能就此失传,依然是很可怕的事情,所以这便成了一个秘密。

    还是那句话,红袖招与书院的关系亲近,与宁缺的关系更是亲密无间,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知道每位姑娘的月事周期。对他而言,红袖招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秘密,他知道现在的红袖招没有办法跳霓裳,所以确认清河郡的门阀坚持要求红袖招跳霓裳,肯定是知晓此事后故意做的刁难。

    只是清河郡诸姓这等高门大阀,为何会如此刁难红袖招?

    宁缺怎样想也想不明白,匆匆结束了用餐,带着桑桑离开客栈,又回到了邮所前,看着邮所黑色的招牌,找到自己需要的那个印记,便在阳关街头循着那些印记,来到了一间很不起眼的杂货铺前。

    杂货铺里,掌柜身子微躬,客气说道:“客人您要些什么。”

    宁缺直接说道:“你这儿是暗侍卫设的点吧?”

    听着这话,掌柜面色骤变,下意识里便想从腰里摸出刀把面前这个年轻人捅死,但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试探说道:“疾风。”

    “暴雨?我不记得了,谁耐烦记你们那么多的暗号?”

    宁缺说道,从腰带里取出一块腰牌扔了过去。

    在与夏侯决战之前,他把暗侍卫和天枢处客卿的腰牌送还给了宫中的陛下,所思所想自然单纯,只是不想陛下左右为难,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杀死夏侯数日后,陛下竟是把两块腰牌又还了回来。

    而且那块暗侍卫的腰牌,直接变成了暗侍卫总管。

    当然,这是荣誉称号。

    掌柜接过腰牌,确认是自己人,不由好生恼怒,心想这是哪个同僚训练出来的新手,怎么跟一白痴似的,闯进铺子开口就问是不是暗侍卫设的点,如果都这么干,暗侍卫还暗个屁啊,得亏是自己心思缜……

    慢着,这腰牌有些古怪。

    掌柜看着腰牌上明显与有些不同的花纹,急忙翻看后面的字,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连忙把宁缺迎进了后宅。

    入得后宅,他连忙跪到宁缺身前,双手高举腰牌,颤声说道:“卑职拜见总管大人,先前卑职在心中多有暗诽,还望大人恕罪。”

    大唐官场向来没有跪拜的规矩,除非是极正式的仪式,大臣入宫见着皇帝陛下,也不过是胡乱拱拱手便算是见礼,只不过暗侍卫毕竟有所不同,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名暗侍卫被腰牌所代表的身份吓的太严重。

    如今的侍卫总管是徐崇山,地地道道的天子近臣,掌柜虽然很肯定宁缺不是徐崇山,但却知道腰牌做不得假,那便是自己上司的上司的上司……

    “起来吧。”

    宁缺看着那掌柜神情微异,心想既然是腹诽,何必还要说出来,难道陛下的这些暗侍卫个个都是不欺暗室的君子,这还怎么暗……

    他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闲事,说道:“我来问崔阀与红袖招之间的事情。”

    掌柜神态恭谨站了起来,没有回答,却是照足规矩问道:“请教大人名诲。”

    “宁缺。”

    听着这名字,掌柜顿时有再跪下去的冲动。他用了很大的气力才站直身体,颤声说道:“崔家四管事晨时拜访红袖招,郁怒而去。”

    很简约的回答,没有任何自己的猜测,却说明了不少问题,宁缺赞赏地点点头,接着说道:“我不明白崔氏为什么要为难红袖招,这不符合清河郡诸姓营造出来的形象,也不符合他们的行事风格。”

    “如果红袖招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歌舞行,这等欺凌没有意义,只会让他们名声有损,如果他们知道红袖招的背景,凭什么还敢如此做?别说什么前任宰相,百岁老太公,在陛下眼前,那都是个屁。”

    掌柜说道:“崔家肯定知道红袖招的背景是皇后娘娘……但清河郡这些年一直在为殿下解忧,依卑职看来,此举是不是想打压娘娘一方的势力?”

    宁缺微微一怔,说道:“果然不是普通门阀,居然敢在这种事情里面伸手,甚至敢提前选择立场。”

    然后他望向掌柜笑着说道:“敢直言宫中之事,你这胆子倒也不小。”

    掌柜看懂了宁缺眼里的赞赏神情,提了半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恭维说道:“十三先生问话,卑职自然不敢有任何隐瞒。”

    宁缺微讶问道:“你认得我?”

    掌柜正色说道:“如今谁还没听过您的大名?”

    “不用试着讨好我,我这个总管是荣誉的,平时也不管事。”宁缺说道:“我只是还不明白,崔氏哪里来的胆子,难道不知道红袖招与我的关系?”

    掌柜说道:“您先前问清河郡这些门阀为什么敢用刁难红袖招一事来挑衅皇后娘娘,只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因为猜到您在城里。”

    宁缺不解问道:“怎么又和我扯上关系了?”

    掌柜的神情像看见神仙一样:“大人……夏侯将军可是死在您手中的。”

    宁缺说道:“那又如何?”

    老板无奈重复说道:“因为……皇后娘娘最大的助力,夏侯将军是您杀的,您代表着书院,支持公主殿下,清河郡自然想顺势表明自己的立场。”

    听着这话,宁缺思考了很长时间,然后摇了摇头,说道:“老师说过,我是在写自己的故事,我很不喜欢这种无聊的情节,所以要尽快解决,最关键的问题是,清河郡诸姓,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么无聊的事情了?”

    他让老板拿来笔墨纸砚,草草写了一封简信。

    “把这封信送到崔老太爷的手里,我很想知道,这些门阀究竟是想借书院的势帮助李渔,还是想借李渔的势来做些别的事情。”

    “如果他们真有别的想法,我很难保证自己会对他们生出什么想法。”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