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二十一章 崔家的反应很有意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想法是一个用途很广泛的词,有很多时候也会用在男女之间的小情思上。当年宁缺离开渭城去往长安,一路与扮作婢女的李渔同行,曾在北山道口共过难,也在篝火堆旁讲过故事,如果往最隐晦的心底深处望去,谁也说不清楚,当时究竟有没有情思萌发,不过既便真的有,也在那片晨光里,随着李渔缓缓离开他的肩头,然后站起便断掉。

    没有情思,但终究还有些情份,这几年在长安城里,宁缺和李渔之间的情份也没有断掉,既然知道清河郡是李渔的助力,他自然没有道理去打压,只是写了一封信投到富春江畔的崔氏庄园,便带着桑桑回到了客栈,安静地赏景饮酒闲坐,仿佛根本不知道阳关城里正在发生什么。

    一封简单的书信只是试探,还隐藏着宁缺一些不怎么纯良的想法。他想看看,清河郡的这些千世之家为难红袖招,究竟是单纯地想讨好李渔和书院,通过对皇后娘娘的不敬来交投名状,还是存着别的什么想法……

    正如他对那位掌柜所说,如果是前者便罢了,如果清河郡诸姓真有过于复杂的想法,那么当宁缺想不明白这些想法的时候,他也难免会生出什么不好的想法,他代表书院入世,他的想法对于如今的大唐来说,很重要。

    ……

    ……

    瘦湖畔宋氏的宅院里,秋意渐起,绿意犹存,正是清美时节,然而院里的气氛却显得有些压抑,红袖招的姑娘们或倚于栏畔,或静坐于桌后,美丽的容颜上带着不安与忧虑的神情,根本没有心情赏景。

    红袖招里的姑娘们并不全都是青楼女子,但不论是跳舞唱曲还是别的,终究都是在过着迎来送往的日子,见识眼力都很不普通。她们很清楚自己这些人虽然在长安城被达官贵人们捧着,是因为简大家与宫里的关系,而在清河郡便是朝廷官员也要天生低三级,更何况是自己这些弱质女子,遇着这些根本不怎么畏惧皇后娘娘的门阀,那便是遇到了天大的麻烦。

    她们现在都清楚问题何在,却是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虽说红袖招此行是奉朝廷旨意去烂柯寺,但毕竟不是官方使团,根本不可能指望这些大门阀有任何忌惮,至于镇西大将军冼植朗,现在便在崔氏园中,难道还能指望他?

    想着晨时那位崔家管事离开时寒若冰霜的脸色,姑娘们愈发惊恐,有两三人看着坐在上首位的那个小姑娘,忍不住流露出怨恚神情,心想若不是你对着崔家的管事那般傲气凶恶,也不至于把这些清河郡大姓得罪到这等地步,虽说你平日里被简大家宠着,可这里不是长安城,你凭什么还这般嚣张?

    小姑娘是简大家的贴身侍女小草,此次红袖招前往烂柯寺,便是由她做领班,很明显简大家也是开始培养接班人了。

    和三年前相比,小草年岁稍长,却依然清稚,然而就在这片愁云惨雾里,小姑娘清楚的眉眼里却没有任何不安神情,反而显得格外冷漠,看着那些姑娘们微微蹙眉说道:“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发生,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在世间青楼行里,简大家的地位等若皇帝,小草是她指定的接班人,这些姑娘们虽然忍不住腹诽或是做些脸色,但却没有人敢当面直指其非,一位性情温和的姑娘看了看同伴们的脸色,勉强一笑,走上前去低声温言劝说道:“即便是崔氏故意刁难,但姑娘晨间态度也太强硬了些。”

    小草冷笑说道:“我红袖招只给陛下和娘娘表演,崔家老太爷再如何论难道能论过这二位去?看在尊老敬贤的份上,去崔园应个景倒也无妨,结果居然敢故意刁难,那管事甚至敢语带威胁,真当我红袖招是个普通的青楼了?”

    听着这话,姑娘们面面相觑,心想小草如今倒真有几分简大家的气势,只是面对着清河郡诸姓,红袖招和普通青楼又有什么区别,你如今摆出这份气势,到时候被别人欺上门来,岂不是更显屈辱?

    小草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却也懒得解释,从袖子里取出一袋木香薰瓜子,自顾自嗑了起来,她清楚就算镇西大将军不说话,自然有人说话,当然小姑娘内心的情绪不像表面这般平静,因为她也不清楚那个人究竟在不在阳关。

    风自瘦湖来,缓缓吹拂着庭院,一片安静,只能听到嗑瓜子的声音,忽然有下人来报,崔阀再次派人前来。听着这个消息,先前还勉强能够安坐的姑娘们吃惊站起,心想怎么来的这般快,看来真是引动了崔阀的怒火,这可如何是好?

    小草微微一怔,缓缓把手指拈着的瓜子放回袋中。

    崔家的四管事再次来到瘦湖,算起来,这应该是他一天一夜里第三次来到这里。阳关城里能够让崔家四管事连续三次出面的事情很少,能够享受这种待遇的人们若不是来头大到极点,那么接下来便会有很麻烦的事情发生。

    不过今天红袖招注定不会遇到任何麻烦。

    因为崔家四管事是躺在担架上,被人担进了宋园。

    红袖招的姑娘们看着担架上那个奄奄一息的中年男人,看着男人衣衫遮掩不住的斑斑血痕,忍不住震惊地掩住了嘴,她们怎样也无法把此人与昨夜及晨间那个平静温和却透着不容质疑的强势的崔家管事大人联系起来。

    小草也有些吃惊,站起身来,望向担架旁那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那老人向小草行礼,说道:“小人是崔府大管事,听闻家中下人对姑娘们不敬,特此捆了他来向您请罪,这下人用手指过姑娘您,家主便断了他五根手指,然后落了十二杖,不知姑娘是否满意?”

    小草这时候自然明白,那个人果然在阳关城里,先前强行掩饰着的那些紧张不安,瞬间消失不见,看着担架上那个浑身是血的四管事,很困难才让自己的双手没有紧握成拳,而是很自然地垂在裙边。

    在得到红袖招没有什么不满意的答案之后,崔府大管事再次恭谨道歉,然后干净利落的带着人离开了宋园。

    除了青石坪上还残留着几滴血水之外,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仿佛昨夜清晨那个门阀投下的恐怖阴影都是幻觉。

    姑娘们过了很长时间才从震惊愕然的情绪中醒过来,她们再次望向小草时的眼神明显变得不一样,小草清稚眉眼里的平静和冷漠,在她们眼中带上了几抹深不可测的味道,并且有了真正的气势。

    小草忽然笑了笑,然后继续低头嗑瓜子。

    姑娘们挥手赶走婢女,亲自端茶,笑眯眯地站到一旁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草拍掉手里的碎屑,接过清茶润了润嗓子,看着她们说道:“以往在长安城里,没有人敢来撩拔我们,如今出了长安城,你们也不需要惊慌,还是那句话,红袖招可不是普通的舞行。”

    ……

    ……

    崔府四管事被杖至半死,被抬出宋园,然后被人抬在担架上顺着阳关城遛了一圈,不知惹来多少震惊的议论和猜测,阳关城里的百姓自然看得出来,这是崔府刻意为之,不由震惊无语,心想那宋园里住的红袖招究竟有什么背景,竟能崔家做到这种程度,要知道那可不是普通的权贵之家,而是有底气连皇后娘娘亲族都不放在眼里的清河郡崔家!

    紧接着,又有更加令人震惊的事情在阳关城里发生。一辆原木色的马车从城外驶来,车轮上还带着富春江畔特有的微红河泥,这辆马车看似寒酸孤伶,然而所过之处,热闹的阳关城顿时变得安静无比,不知多少衙役和管事站在街口维持秩序,沿街很多掌柜更是直接对着那辆马车跪了下去。

    阳关城里的人们都知道,在清河郡有资格坐进这辆马车的人只有两个,一位是崔氏的族长,一位便是崔氏的老太爷。

    瘦湖最好的客栈前面那条街已经提前被封,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清静无比。马车缓缓驶至客栈前,客栈掌柜早已等候在街畔,跪到车旁恭恭敬敬叩了几个响头,然后小心翼翼扶着车厢里走下来的那位寻常富家翁走了下来。

    掌柜是客栈的掌柜,但他今天没有资格走进自己的客栈。

    跟着崔氏族长走进客栈的,只有一个模样寻常、佝偻着身子的老管事。

    ……

    ……

    清河郡诸姓以崔姓为首,崔氏族长那便是清河郡第一人,在很多大唐百姓的心中,清河郡第一人,便是事实上的大唐第二人,除了居住在长安城里的皇帝陛下,再没有任何男人的身份地位能够超过他。

    如此身份的大人物亲自到访,便是谁似乎都应该出房相迎,然而宁缺没有这样做,甚至就连脸上也没有露出什么笑容。

    因为他确认,能够成为清河郡第一人的对方,至少在智商上不会比自己低,那么既然都是聪明人,何必弄那么多虚伪而无意义的事情?

    崔氏族长的模样很普通,甚至比跟在他身后的那位老管事更普通,穿着一身说不上俗但绝对也谈不上雅的绸衫,看上去就是一个寻常的富家翁。

    但他说话很不普通。

    “我错了。”

    崔氏族长感慨叹道:“当年在朝中,我便是想让陛下高兴,结果反而让陛下不高兴,所以被赶回了清河,如今知道你路过阳关,我大概想证明自己除了治学治州治国之外也能治逢迎一道,于是想尝试着让你高兴,为自己挽回一些在此道上的声誉,却没料到还是如此失败,看来我真的错了,我就没有这方面的天份。”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