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二十九章 我可以沉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崖壁上的那些青藤很结实,在那数十道恐怖气息的撕扯下,却显得那般脆弱,裂成无数段,向着密林山道喷射而去。

    青藤很结实,不代表份量很重,事实上很轻,但当这些青藤段落在山道上和林中时,却像是沉重的攻城石。

    伴着轰隆巨响,青藤段落在地上,砸出无数坑洞,飞入林中,砸断无数树木,溅起无数的碎屑,碎屑呼啸作响,有的深深锲进坚实的树干,有的在坚硬的石头表面割出深深的白印,显得格外恐怖。

    一段看上去很细很软的青藤,从山崖间落下,击中了隆庆的后背。

    他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一块巨石击中,脸色骤然苍白,吐了一大口血,眼瞳里流露出极为恐惧的神情,强行忍着伤势,继续向山下狂奔。

    洞窟里的老道士们,对隆庆的感觉很复杂,因为他代表着重临人世间的希望,却又代表着死亡的阴影,二者混合在一起,便成为了最黑暗又最香甜的诱惑。

    他们先前沉默旁观了半截道人的传功,隐隐明悟了一些什么,明白即便隆庆不再那般狠毒,在动用灰眼功法的过程中,也无法控制那份难以抑止的野心和贪婪,而那份绝对冷酷的野心和贪婪,最终代表的便是他们的死亡。

    被夫子和轲浩然伤成畸余之人的道士们,在这座山峰里苟延残喘了数十年,依然没有死去,便代表他们不想死。他们如果不想死,便要能够抵抗住隆庆带给他们的这份黑暗又香甜的诱惑,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杀死他。

    隆庆并不是一开始就明白这个道理,但先前半截道人临死前,曾经警告过他,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内反应了过来,试图逃离。

    然而即便他清楚洞窟里的这些老道士们拥有多么恐怖的实力境界,却依然没有想到,只是简单的数十道气息,便引发了如此震天动地的威势。

    山道上乱石纷飞,轰隆不断,密林里更是树倒枝摧,生出无数烟尘,看上去就像是昊天动怒,降下陨石雨来惩罚不敬的罪人。

    脸色苍白的隆庆,便在这些烟尘和危险的爆炸里狂奔,拼命地躲避着那些可以轻易杀死自己的青藤与倒下的树木。

    对于他来说,很幸运的是,离开南海来到知守观的这些日子里,他每天都要爬这座山崖,给洞窟里的这些老道士送东西,所以他对这片山崖和山下密林的地形非常熟悉,而这份熟悉能够帮助他做出最迅速准确的反应。

    不时有碎屑割破他的肌肤与血肉,他身上的伤越来越多,流的血也越来越多,黑色的道袍颜色没有变化,衣襟边缘却已经湿透,开始滴落。

    渐渐的,密林里的爆炸越来越疏,落下的青藤碎段越来越少,离开那座山峰渐渐远了,他没有放缓奔跑的速度,脸上的神情却越来越平静,越来越从容在平静神情的最深处,或许有余悸与狂喜,只是谁都无法看到。

    哪怕是他自己。

    隆庆终于成功地远离了那片山崖,跑进了知守观。

    来到湖畔,看着那七间草屋檐上搭着的如金似玉般的草,他眼睛微微眯起,忽然发出一声似受伤野兽般的低吼。

    他冲进了第三间草屋,伸手握住天书沙字卷。

    天书沙字卷记载着无数秘学,浩若沧海,极厚,然而不知为何,当他染着血的右手,落在沙字卷上时,这卷天书似乎变得薄了很多。

    隆庆把沙字卷塞进自己怀里,走出草屋,又望向其余几间草屋,然而就在他准备继续做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股极淡渺的气息,正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湖畔而来,他神情骤凛,不敢拖延时间,向着远处那座道殿奔去。

    那座道殿是知守观的药殿。

    这些天隆庆一直在药殿里炼药静修,对这里非常熟悉,直接跑到药殿最后方的炼丹房,从鼎中取出一直在冷煨的那炉坐地丹。

    虽然他强行吸取了半截道人一身的修为,一位逾五境的天启境强者的经验意识和念力,可以想像是多么磅礴,以他此时的境界,根本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吸收,甚至还必须以极强大的意志压制这些修为在体内蠢蠢欲动的趋势。

    而逃离洞窟时,他更是受了极重的伤。

    按道理来说,他这时候应该毫不犹豫,把自己耗尽心血炼制的这炉坐地丹吞服下去,然后坐地运化药力,才能保证自己活下来,可奇怪的是,他竟是看都没有看这些丹药一眼,而是直接跑到了前殿。

    他推开那扇檀香木门,走到简单的陈列架前。

    陈列架上,有一个晶莹剔透、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小药瓶。

    为了抵抗住诱惑,这些天他没有开过檀香木门,甚至没有往门后看一眼,但在心里,他不知道幻想过多少次握住这个小药瓶的感觉,不知想像过多少次自己把这个小药瓶揣进怀里的感觉。

    所以他把小药瓶的位置记得非常清楚。

    他伸手时没有任何犹豫,动作非常准确。

    近乎无情无识、心境黑暗恐怖到连洞窟里老道士们都感到隐隐害怕的他,手指触到小药瓶的那瞬间,依然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的手指染着血,带着极浓的血腥味。

    小药瓶透着淡淡的药香。

    当这极淡的药香缭绕到他手指上后,所有的血腥味仿佛瞬间被净化,再也闻不到丝毫,隆庆甚至觉得自己体内严重的伤势,似乎都瞬间消失无踪。

    他再难保持平静,灰暗的眼眸里骤然明亮。

    ……

    ……

    当隆庆走出药殿,准备用最快的速度找到离开知守观道路时,有些意外却又并不意外地在那片草甸前,看到了那名中年道人的身影。

    初秋的草甸,很奇异地没有变黄,也没有什么霜白之色,依然幽绿一片,中年道人穿着浅青色的道袍,站在草甸前,仿佛要融将进去,看着极不起眼。

    这个画面,对隆庆来说意味着别的一些信息。他一直不知道这位师叔的修为境界到了哪一步,此时看着对方若有若无地与草甸融为一体,终于确认,这位师叔早就已经晋入知命境界,甚至有可能已经到了知命巅峰。

    隆庆的脸上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心想果然如此,知守观再如何孤独寂寥,依然是道门圣地,依然是世间修行者敬若神国的不可知之地,有资格独自打理这座道观的道人,又怎么可能是普通的人物?

    中年道人静静看着他,说道:“为什么这样做?”

    隆庆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回答道:“因为我想这样做。”

    在南海舟中,那位青衣道人与隆庆有过一番很重要的谈话,隆庆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便是昊天的意志。

    中年道人常年在知守观里静修悟道,与南海舟上的青衣道人乃是师兄弟,自然明白隆庆这句回答的意思。

    他看着隆庆说道:“师兄的看法,我这个做师弟的不见得赞同,但也找不到反对他的理由,不过就算我们的心意都是昊天的意志,但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能够在知守观里修行,能够看天书,能够和那些道门前辈朝夕相处,就算你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平静地修行下去,总有一天都能回复当初的实力,甚至会获得更好的境界,你为何要如此行险?”

    “因为世上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修行。”

    隆庆回答道。他这句话没有说完整,他很清楚自己在知守观里静修的时候,那些人也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道痴已经成为了裁决大神官,书痴已经晋入了知命境,最关键的是那个叫宁缺的人不会等自己。

    他需要时间。

    他不可能在这座道观里平静修行数十年。

    因为他虽然神情平静,心情似乎也平静,但还无法获得真正的平静。

    在战胜道痴、杀死宁缺之前。

    ……

    ……

    中年道人忽然闻到了一抹极淡的药香,神情渐肃,说道:“谋害道门前辈已然是极大的罪孽,你居然还想窃取道门至宝?”

    隆庆知道师叔已经发现自己偷了小药瓶,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中年道人忽然在他身上感应到了天书的气息,不由勃然变色,厉声训斥道:“你居然敢偷取天书!难道你不怕被打入冥界!”

    “我一直在思考,在我已然真正绝望,不再自暴自弃,不再于光明黑暗间摇摆,开始做一个普通商人,试图庸俗地、像个凡人一样度过这乏味的一生时,观主为什么要来拯救自己。”

    “直到我来到知守观,开始修行灰眼,看到通天丸,渐渐无法压制洞窟里那些道门前辈身上气息对我的诱惑,尤其是先前半截道人死前对我说起强大与骄傲的关系时……我才逐渐明白,如果说观主在我身上还能找到某些与众不同的地方,那便是我对这个世界已无眷恋,所以我可以对世间一切骄傲,又可以没有任何骄傲,我可以抛弃一切,所以我最有机会成为最强大的那个人。”

    隆庆看着中年道人静静说道,苍白的脸上带着很诡异、却又格外坚毅的笑容:“只要能够重新强大起来,便是要在冥界永世沉沦又如何?如果我愿意付出在冥界永世沉沦的代价,我凭什么不重新强大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