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三十二章 昊天的影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隆庆醒了过来,迎接他的是如重纱般的瘴气厚雾,满地厚厚的**树叶,以及身上传来的无尽痛楚。

    从那般高的山崖摔落,居然还活了下来,他自己都寻找不到什么合理的答案,或许是瘴雾上方那些若隐若现的古树减轻了下坠之势,或者是身下这些厚若软榻的腐叶淤泥起了作用。

    隆庆更觉得,自己能够活下来是昊天的意志,就如在知守观里与师叔对话里提到的那般,如果自己真是传说中的天谕之人,承载着昊天最隐晦的意志,那么昊天便不会让自己随随便便死去。

    自己果然没有死这个事实让他生出无穷信心,同时也生出很多惘然和恐惧,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应该怎样走。

    淤泥腐叶虽软,隆庆身上依然有很多骨头折断,但真正的痛苦并不是肉身上的伤害,而是体内那两道正在不停冲突的强大气息。

    来自半截道人的天启境气息,在他昏迷时,不再有意志束缚,咆哮着从识海、从他身体各处喷涌而出,变成了无数把锋利的钢刀,不停地刮着他的骨头,切削着他的肌肉,更试图把他的雪山气海轰成废墟。

    而通天丸里蕴藏着的灵药气息,则是不停地修复着他骨头上的裂口,肌肉上的断络,滋润着他的生机,不停地从那些废墟中,依着最后残存的影子,一次又一次地修复着雪山气海。

    这是不断破坏毁灭又不断修复重生的过程,极为痛苦。

    昏迷时倒无所谓此时醒来之后,这些痛苦便成为了最真切的存在,隆庆的脸瞬间变得雪白一片,一声极为凄惨的嘶吼,从渗着血的牙齿里迸将出来在幽静的谷底林间传的极远。

    因为痛楚太过剧烈,隆庆险些刚醒过来,便再次昏迷过去,但他清楚此时的清醒对自己有多么重要:如果昏迷在充满毒素和未知危险的谷底密林里,自己根本撑不了太长时间,到那时昊天再如何仁慈也只能抛下自己。

    又是一声惨嚎,隆庆向着身旁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重重撞去,硬生生撞断自己的一根肋骨,用新鲜的疼痛压制住其余的痛苦,在昏迷前的那刹那争取到片刻时间,敛神归意,盘了个散近无形的莲花坐开始冥想疗伤。

    时间缓慢地流逝。

    隆庆脸色苍白,道袍上的血水早已凝固,他坐在腐叶烂泥上,始终保持着那个姿式胸膛毫无起伏,仿佛已经没有了呼吸,看上去就像是一具死了很长时间的尸体,然而在他的体内那两道气息依然在不停冲突厮杀。

    通天丸的药力和半截道人的天启境气息,把他的身躯和原本的气息尽数清除干净,变成一个仿佛是空着的桶,身周那些极毒的雾瘴不停地向着他的身体里涌入,以最小的尺度不停改造着他的身体。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谷底的密林里始终天光晦暗,不知是晨还是暮,隆庆的身体微微颤抖,哇的一口喷出血来。

    匪夷所思的是,这口血竟是黑色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带毒雾瘴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什么,隆庆身体里的血变成了黑色,看上去像是墨汁,又像是泥沼里的腐水!

    多日前,在南海舟上舷畔,生出了一朵黑色的桃花,隆庆摘下那朵黑色桃花,佩在自己胸前,此后便再也没有取下来过。

    在逃离山窟和知守观的过程中,他胸前这朵黑色桃花,染了很多血,红黑相间,格外艳丽诡魅,此时被黑色的血重新涂染了一遍,顿时泛出幽幽的黑芒,然后光泽迅速敛灭,只余下纯净的黑,寒凉有如黑夜。

    坐在腐叶的隆庆,整个人也仿佛变成了一朵黑色的桃花,体表温度渐越寒凉,渐渐融入周遭的环境之中,仿佛变成了雾瘴里的一部分,变成了一堆腐叶。

    有色泽斑澜的毒蛇,在腐叶滑游而至,围绕着隆庆的身体转了数圈,似乎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然后游走。

    又有面若厉鬼的山猴,怪叫着在林间荡来,蹲在隆庆的身体旁边,骚首弄姿,呼啸唤伴,然后很无脾地离去。

    有枯叶飘落。

    有风起,枯叶再次飞起。

    隆庆依旧坐着,无知无觉,与周遭融为一体。

    此时,即便是修行者仔细感知,也无法将他分离出来。

    而这,正是晋入知命境最明显的象征。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隆庆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他的眼眸里不再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也没有对未知前途的惘然,更没有什么痛楚,有的只是平静和冷漠,对世界和自己的平静,便是绝对的冷漠。

    他站起身来。

    胸前那朵黑色的桃花愈发幽黑,欲滴。

    便在这时,一朵纯粹由气息凝成的桃花,在隆庆的身后绽发。

    那是他的本命桃花。

    同样也变成了黑色。

    就在这朵黑色本命桃花绽放的一瞬,密林雾瘴里,被一道寂灭的气息所笼罩。

    正在腐叶底歇息的那条色彩斑澜的毒蛇,身躯一僵,然后死去,而远处林中的鬼面猴,惊恐怪叫着,向着更远的地方开始逃亡。

    在南晋军队的追剿下,尤其是随着神殿裁决司的加入,逃亡的人,现在只剩下了十几人,骑兵统领们也只有五人还荀活着。

    这些曾经在西陵神殿拥有无上荣光的人们,如今成为了罪人,像狗一样在西陵神国境四周的山林里逃亡。

    几乎每天都有人死去,几乎每天都有重伤的人被抛弃他们不知道逃亡要逃亡多久,更令他们心生绝望的是,他们不知道这场逃亡的尽头是什么,哪怕是绝望的末路,至少也知道末路在哪里。

    他们现在是西陵神殿的罪人在昊天的世界中,没有任何国度敢收留他们,唯一有实力收留他们的唐国,绝对更愿意砍掉他们的脑袋。

    他们逃亡道路的尽头会在哪里?

    他们会以什么方式死去?

    紫墨的容颜削瘦,神情疲惫,眼神里充满了麻木。

    他看着暮色中山下的原野,看着那片属于宋国的疆土,知道那里的道观们都已经拿到了自己这些人的画像,就算想要潜入民间,也已经无法做到。

    想着逃亡之初对着漆黑夜色默默许下的愿望,紫墨脸上流露出极痛苦地神情,喃喃说道:“只要能够活下来我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与灵魂都奉献给冥王,不惧万世沉沦,然而……这是何等样的妄自尊大啊,冥王又如何会在意你我这些蝼蚁你即便想奉献,又哪里能够接近这样伟大的存在?”

    “凡俗想要接近伟大,往往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一个引路人。”

    崖畔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

    紫墨神情骤变身后的十余名逃亡者,更是以最快的速度,拿起了手中的武器,警惕地望向崖畔随时准备攻击。

    一名年轻男子站在崖畔,看着落日的方向。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道袍,正好挡在落日之前,所以身影显得极为幽暗,微寒的秋风从原野间来,顺崖壁而上,卷动黑色道袍的袂角,不时漏过几缕暮光。

    逃亡者们都曾经在西陵神殿生活过很长时间,看着崖畔的男子,觉得自己的眼前出现了某种幻象,仿佛看到了昊天的影子。

    又或者是看到冥王的影子。

    连日逃亡,他们的神经已经绷紧到快要断裂,选择的宿营地极为偏僻隐密,然而他们没有想到,居然这样还被人发现,被人悄无声息地靠近。

    在他们看来,能够悄无声息出现在崖畔的人,定然拥有极强的实力,如果不是宋国道门的高手,那么只可能是西陵神殿的强者。

    修为被废的逃亡者们,根本不奢望能够战胜道门的强者,在听到那个声音的一瞬间,绝望的情绪,便占据了他们的身心。

    绝望之余,他们逼将出极为强烈的战斗意志,反正都是要死而且今天可能是最后一战,那么死也要死的壮烈一些。

    然而没有人动手。

    因为崖畔穿着黑色道袍的年轻男子,给人一种无法挑战的感觉。

    更因为紫墨忽然跪到了那名年轻男子身后,痛哭不已。

    紧接着,有更多的人认出了那名年轻男子,尤其是那四名曾经的神殿骑兵统领,颤抖着奔到崖畔,在紫墨身后双膝跪地,对着那名年轻男子的背影放声痛哭,就像是离散在荒原上的牧羊看到了自己的主人。

    紫墨统领看着那个背影,泪流满面,颤声说道:“司座大人……所有人都说您已经死了,您还活着……这真好。”

    一名断臂统领嚎啕大哭道:“大人……大晨……我就知道大人您不会就这么抛弃我们,您终于回来了!”

    隆庆转身,望向自己这些曾经的下属,说道:“愿意重新追随我吗?”

    崖畔哭芦渐止,所有人连连叩首。

    紫墨抬头,看着隆庆脸上的那道伤痕,看着他胸前的那朵黑色桃花,想着那些传闻,震惊地发现,司座大人非但没有死而且修为境界更是远胜当初!

    然而紧接着,一股极寒冷的气息渗进了紫墨和所有人的心底深处。

    这股寒冷气息来自隆庆的身上。

    也来自他说的这句话。

    “我确实曾经死过,只是不知道在死之后见到的是昊天还是冥王。在死去的那段时光里,我想了很多事情,然而直到现前听到紫墨你的那句话,我才忽然想明白,或许我根本不是什么天谕之子。”

    隆庆望向天边的夜色,若有所思说道:“也许……我是冥王的儿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