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三十四章 秋天里的破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有间破庙秋天,一股极神秘的力量出现在世间。

    那股力量血洗了龙虎山,杀死了张天师,然后又摧毁了数个真武道宗的分坛,紧接着又开始在宋国肆虐,连续灭门,手段极其残忍血腥,事后去查看的人都觉得惨不忍睹。

    传闻中,这股神秘的力量由十余名洞玄境高手组成,首领戴着银色的面具,这些人骑着黑色的战马,穿着黑色的道衣,来去如风,行踪诡秘,心狠手辣,甚至没有正常的人性,极为冷酷嗜血。

    整个南方大陆都被震动了,西陵神殿的骑兵和各**队连番出击,想要剿杀这些黑骑,然而却连这些人的行踪都捕捉不到。

    神殿高层和南晋皇室已经有人把这些黑衣骑士和堕落骑士联系在一起,但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修为被废的堕落骑士能够重新所复实力,甚至比以往更加强大,更令他们感到惘然和恐惧的是,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究竟是谁?

    山野间有一道清澈的小溪,溪水上面飘浮着一片红叶,就如同镜上贴着的妆饰,看上去极为美丽,周遭一片清静。

    忽然间,马蹄踏入溪中,踏碎红叶,扰乱平静的溪面,然后是更多的马蹄踏入溪水,溪畔有鸟发出一声惊恐的鸣叫,疾飞而去。

    十余黑骑逾溪而过,顺着山道向西南方去,队伍里没有任何人说话,甚至马上黑衣骑士呼吸的频率和马儿的掀蹄频率都完全一致,而这些频率所追随的对象,正是最前那匹马上沉默的的年轻男子。

    西陵神殿和各**队正在宋国边境线布防,试图拦截捕杀这些黑衣骑士,谁也想不到,这些黑衣骑士竟是轻描淡写地穿越了数道拦截线,神出鬼没一般来到了南晋西南方的这片青陵山峦之间。

    在山腰处一道石泉旁,十余黑骑暂时歇息,堕落骑士们盘膝而坐,进行冥想,重新获得实力与威严的他们,再不想回到过往那些悲痛的逃亡生涯,所以他们不肯浪费任何回复体力和修行的时间。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堕落骑士们纷纷睁开眼睛醒来,看着崖畔树下正在闭目静修的隆庆皇子,眼中流露出狂热的崇拜神情。

    在雪崖剧变之前,隆庆皇子本来就是他们的直属上司,在裁决司里得到很多人的绝对忠诚,更何况这些堕落骑士,都是因为他才能继续活着,而且是如此嚣张地活着,再加上坐地丸里的心血,那股忠诚更是无可置疑。

    逃离知守观,重新踏足凡世,隆庆皇子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在各国里重新收拢了一批忠诚的下属,主要是那些隐藏在道观和市井里的裁决司暗标,这些暗标如今等若是他的眼线,所以西陵神殿骑兵和各**队的围剿,对他来说没有什么秘密,他和这些下属依然可以非常轻松。

    当然,这也是因为西陵神殿暂时还不清楚他身份,不够重视的原因,在神殿看来,这些堕落骑士只是在昊天光辉里幸运荀活数日的老鼠,终究不可能一直活下去,如果让西陵神殿知道统领这些骑士的是隆庆,如果知道他曾经在知守观里犯下的那些不可饶恕的罪孽,追杀的力度自然要现在可怕的多。

    西陵神殿这样恐怖的存在,只要真的认真起来,无论隆庆有再多的奇遇,无论这些堕落骑士多么强大,都会被碾压成齑粉。

    想着这种必然的可能性,紫墨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忧色,他向着崖畔走去,对着坐在树下的隆庆行礼,低声说道:“司座大人,如今已经惊动了神殿骑兵,明显裁决司知道了这件事情,如果叶神座亲自出手……”。

    隆庆睁开眼睛,望向远处那座似山却没有山险峻的青陵,说道:“你想说什么?”

    紫墨说道:“大人,我建议最好尽快离开神殿的势力范围。”

    昊天光辉笼罩世间,西陵神殿的势力范围便是整个中乃世界,虽说唐国是个例外,但这些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堕落骑士,当然不可能愚蠢到进入唐国,所以现在他们只剩下一条道路,那便是离开中原。

    隆庆沉默不语,他现在虽然强大,尤其是在吸噬了张天师以及数名真武道宗长老的修为之后,更加强大,然而依然没有战胜那个女人的自信。

    因为那个女人已经坐上了墨玉神座,用血一般的事实证明了她,至少在人生的某些时间段,要比上任的裁决大神官更强大。

    隆庆更没有想过,能够在西陵神殿的势力范围内,长时间的这样逃亡下去,在自己没有绝对强大,比如人间巅峰的时候,在昊天光辉下停留的时间越长,从里到外越危险。

    他看着远处那座青色的山陵,神情漠然说道:“离开中原是必然的选择,只不过在离开之前,我很想做一件事情。”

    前些天,他在南晋一座道观里获得了一份情报,那份情报事实上没有任何意义,至少对他率领这群堕落骑王的大事业,没有任何意义,然而那份情报,却像是石头—样,压在他的心间,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那份情报里说道,宁缺带着他那个擅饮酒的小侍女,随唐国使团一道参加烂柯寺盂兰节会,然而就在过了大泽之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宁缺带着小侍女离开了使团,乘着一辆黑色的马车单独上路。

    按照情报里的具体数字来推算,此时那辆马车,距离隆庆等人的位置并不遥远,应该正在山峦里行走,将要驶上对面那座青色的山陵。

    隆庆微微仰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觉得自己在山风里闻到了那辆马车的味道,闻到了那个小侍女身上好闻的酒香还闻到了宁缺身上污糟的臭味。

    不管是什么味道,都令他感到沉醉,他英俊的面容上微现潮红之色,颊畔那道不起眼的伤疤仿佛都亮了起来,明明没有任何表情但在黑白分明与灰暗一片里快速转换的眼眸深处,却似乎有火焰生出。

    隆庆胸膛微微起伏,眯着眼睛,双手微微颤抖,说道:“杀死那个人,我的道心才能真正通明,而且我要把他的全身修为……那身带着书院味道的修为全部吸噬掉,书院的味道很罕见,很好闻。”

    他的声音很平静,很淡漠。

    紫墨却觉得自己在树下看到了一个传说中被称作餐餐的魔物下意识里感到了恐惧,那是一种生命对绝对贪婪冷酷的恐惧。

    做为最忠诚也是最有用的下属,再如何恐惧哪怕会令大人感到不喜,紫墨依然要给出自己的意见,低声提醒道:“大人您闭关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一些事情……听说宁缺在正面挑战中杀死了夏侯而且他的那名小侍女据说将会成为光明神座,也不是普通人。“隆庆没有说什么,缓缓戴上银色的面具,站起身来向泉畔的座骑走去。

    一路行走,他眸子里的灰色渐分清浊,脚下的灰尘却缓缓飘起,像蜜蜂一样追逐着他的靴底最终变成心甘情愿的垫脚灰。

    看着这幕画面,紫墨心头敬畏更重,再不敢多说什么。

    十余黑骑呼啸下山。

    站在崖畔树下,可以看到远处山峦间有座大青陵,陵间多生杂草,没有一棵树木,视野极为开阔,山陵顶处有一佛寺。

    哪怕相隔极遥远,也能感受到那佛寺的破落调蔽气息,自然不可能是烂柯寺,寺庙里隐隐能够看到几抹红,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乘坐大唐战船横渡大泽,在南晋秣陵渡上岸,宁缺提出离开使团,带着桑桑先行一步,顿时引来了一片反对之声。

    小草舍不得与桑桑分离,红袖招的姑娘们舍不得就此失去和十三先生亲近的机会,至于冼植朗这位帝国王将,考虑问题要直接很多,他只是认为宁缺带着桑桑离开使团,路上不见得会大平,可能会不安全。

    当时面对冼植朗的提醒或者说警告,宁缺的回答也很直接:“不要忘记我是夫子亲传弟子,抢了王景略的头衔,那些能够打得赢我的人,知道我的身份来历,便不敢来惹我,那些被热血冲昏了头脑敢来惹我的人,都打不赢我。”

    冼植朗发现宁缺的说法很正确,正确地根本无法反驳,这世间还能战胜宁缺的,必然是那些知命境的大修行者,而大修行者自有宗派传承,哪里敢冒着书院震怒,直接断了传承的风险来招惹宁缺?

    于是在秣陵渡采购了大量烈酒,又安排使团官寻南晋官府,办妥了后面那些州城的入关事宜,宁缺和桑桑便坐着黑色马车离开了使团。

    之所以要离开使团单独前行,是因为宁缺担心桑桑的病,桑桑的病虽然看似没有恶化,但明显也没有好转的趋势,夫子既然说烂柯寺能治好桑桑的病,宁缺自然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烂柯寺去。

    黑色马车从秣陵渡便离了南晋官道,顺着那些州城之间的道路,直驱东南,在偏僻山野里便驶上简易的山道,一路越山过河跨溪,没有刻意隐藏行踪,也没有与世间打交道,只是专注而沉默地赶路。

    时日渐逝,车辘声急,秋意渐浓,山峦上部的秋叶渐红,山道上的秋风渐显肃杀,寒意也渐深,离烂柯寺渐近了。

    或许是因为离烂柯寺渐近的原因,世间佛意渐威,路上的尔能够看到几间寺庙,虽然比不得道观香火兴旺,但那些佛庙也算不失人气。

    某日,忽然落了一场秋雨。

    雨中的浓秋天空显得愈发阴沉。

    青陵上那座破庙里的枫树,却显得愈发红艳。

    宁缺放下窗帘,望向伏在自己膝头的桑桑,看着她脸上疲惫的神情,说道:“山里有座庙,风景不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