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三十七章 七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石片打水漂,是有去无回,但至少能看到水面上美丽的涟漪,肉包子打狗,是一去不回,但至少吃了肉包的狗会汪汪叫两声,然而宁缺射出的第一枝铁箭,进入那朵黑色桃花后,却没有任何反应。

    筹谋准备已久,甚至可以说是必杀的最强攻击,敌人轻松化解于无形,如果是一般人,看到这样的画面,或许会生出绝望的情绪。

    宁缺没有这种情绪。

    那名知命境的强者一直潜于暗处,试图用山道上的十余骑黑骑来分散他的注意力,或是消耗自己匣中的铁箭,那么说明那个人忌惮甚至畏惧元十三箭,既然如此,这一箭必然不是毫无效果。

    除了理性上的分析,让他依旧信心十足的,是他身上鲜明的书院特质,是那份在夫子身旁时间越久便越强不可撼的骄傲与自信。

    元十三箭是书院的集体智慧,宁缺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无视它的威力,既便是剑圣柳白或西陵大神官或者二师兄这样的超级强者,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把铁箭化于无形。

    两年前的那个春天,符箭始成,宁缺初射了,二师兄轻挥衣袖却之,袖子也要被铁箭撕开了一道破口。

    藏在枫树后那个人就算是知命境的强者,和二师兄比起来,又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能够如此轻易地化解铁箭?

    枫树上生出的黑色桃花。看似像无尽深渊一般吞噬掉了铁箭,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宁缺却肯定,对方肯定也付出了代价,受到了伤害。只不过暂时还看不到,但看不到并不代表不存在。

    所以他毫不犹豫。毫不停歇地射出了第二记铁箭。

    铁箭破空,射入那朵黑色的桃花,再次消失无踪。被秋雨打湿的枫树干。微微颤抖了一丝,除此之外,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宁缺神情平静,眼中毫无惧色,更无惘然绝望。

    他射出了第三枝铁箭。

    铁箭再次消失在黑色的桃花里,这一次,湿漉漉的枫树震动的厉害了些,片片红叶自梢头飘落,随着秋风微转。向着地面坠下。

    宁缺再射一箭。

    那朵黑色的桃花终于发生了变化,无形无质由精纯天地气息凝成的黑色花瓣瑟瑟颤抖,边缘隐见枯萎的征兆,似要随着红叶一道飘落。

    宁缺射出了第五枝铁箭。

    锋利的箭簇,狠狠地扎在黑色桃花的一片花瓣上。

    这一次终于是射中了它的本体。

    那朵黑色桃花的一瓣上,出现了一道极为深刻的裂痕。

    轰的一声巨响!

    黑色桃花敛灭无踪,坚硬的枫树,正面承受这枝铁箭余下的威力,哪里承受得住,瞬间便被轰出一个巨洞。喀喇声中断成两截。

    枫树的繁密红叶,更是被箭身所挟的气息,震成无数丝碎絮,向着寺庙院内的空中震散,然后被密集的秋雨一浇,洒向地面。

    枫叶碎絮把秋雨染成血,落在地面,落在残破的枫树身躯上,落在枫树后那个人的身上,落在他脸上的银色面具上。

    银色面具遮住了那个年轻男子的半张脸,只有半张脸露在外面,依然可以想见其俊美,只是此时他浑身染着血一般的雨水,看着有些凄惨。

    宁缺和桑桑看着枫树后的那人,脸上不由流露出震惊的神情。

    在雁鸣湖畔宅院里,叶红鱼曾经有意无意提起过一次,说这个人可能还活着,但他们并没有注意,因为就算那人还活着,必然也已经废了。

    然而这人居然真的还活着,而且比当年更加强大。

    “你居然还活着。”

    宁缺看着秋雨中那个穿着黑色道衣的年轻男子,想着这些年与此人的连番比拼厮杀和仇怨,不由有些微微失神……隆庆露在银色面具外的那半脸极为苍白,几乎没有一丝血色,仿佛久不见阳光,一丝极细的血水,从他的唇角缓缓淌落。

    宁缺毫不犹豫、坚狠异常的连续五枝元十三箭,最终在他的本命桃花上,留下了难以抹灭的痕迹,他自然也受了不轻的伤。

    连逢奇遇,晋入知命境,又连续战胜世间诸多修行宗派的掌门,以灰眼功法令自己的念力愈发雄浑,此时的隆庆,毫无疑问正处于他最好的那个阶段,此番对上宁缺,他有必胜的信心,然而却没有想到,甫一照面便受了伤。

    他没有想到,宁缺竟是丝毫不理会那十余黑骑的威胁,赌命一般来对付自己,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晋入知命境后,才是真正的得道,能够明白天地气息流动的真正规律,如果他想避开宁缺的元十三箭,应该有更好的方法,就如同当年在雪崖上破境入知命的叶红鱼,虽然可能同样会很狼狈,但受的伤应该轻一些。

    但是隆庆不想躲。

    他的前半生,便是毁在一记铁箭之下。

    如今他重获新生,看似强大不可一世,然而元十三箭的恐怖威力,依然是他道心里的一抹阴影,如果没有正面战胜元十三箭,他便无法把那抹阴影真正抹去,他便无法真正感受到骄傲强大。

    这种情绪是那样的强烈,这种渴望是那样的不可阻挡,他难以遏止自己的冲动,想要尝试一下,自己究竟能不能正面挡住那根铁箭。

    他这样做了,而且他也确实挡住了。

    隆庆觉得自己的胸腹间回荡着一股极为辛辣的气息,甚至让双眼都酸了起来,他看着马车上的宁缺,准备说些什么,忽然间神情骤变。

    在看到隆庆重新出现在眼前的那瞬间。宁缺确实有些失神,如果有时间让他感慨,或者他能生出很多复杂的情绪,但他是职业的军人,标准的战斗者。梳珠湖畔的砍柴人,在确定杀死或彻底战胜强大的敌人之前。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感慨的时间,他认为这种时候的伤春悲秋,都是在自杀。

    难道说要彼此行礼。互问别后事宜。嘘寒问暖,回忆旧事,然后才大打一场?宁缺和叶红鱼都很瞧不起这种白痴,在他们眼中,隆庆皇子和很多修行强者,都是这种白痴,既然是白痴,何必活着?

    就在隆庆皇子有所感慨,有所感动。有所感伤,有所感怀,正想和宁缺说些什么,展示自己的骄傲强大的时候,就在他的眼睛刚刚发酸,双唇刚刚分离,却没有来得及说出一个字的时候,宁缺再次弯弓搭箭。

    他拉弓控弦的动作是那样的自然,甚至透着股浑然天成的气息,令人毫无防备、提前警惕之心。让人觉得避无可避。

    隆庆的脸色变得愈发苍白,身上那件被秋雨打湿的黑色道衣,忽然飘了起来,他的人竟要融化在寺庙园中的秋景里,明明肉眼可以看到他在哪里,但总给人一种感觉,当铁箭来时,他便不会在那里。

    借助对天地气息流转规律的深层了解,把自己与自然融为一体,借助自然的力量战斗,这便是知命境的真正意义之所在。

    血色的碎絮在风中飘着,似把隆庆的身体遮掩无踪。

    宁缺神情平静,看不出有丝毫不安。

    桑桑手握大黑伞,看着寺庙院内隆庆皇子飘忽不停的身影,报了一个方位。

    宁缺松弦,箭出。

    庙内庙外相距不远,枫树已毁秋雨微,黑色桃花已敛。

    这一记铁箭,完美地释放了元十三箭所有的威力。

    庙内的空气一阵波动,天地元气骤乱,数朵无形的黑色桃花,从虚无中生出,心念流转间,挡在了隆庆的身前。

    这些黑色桃花较小,并不是他的本命桃花,却是他的护身绝学,当初在荒原上,正是这些桃花,让他在唐小棠不讲理的血刀前,不致败的太惨。

    如今隆庆已入知命境,这些桃花的防御力更是惊人,上面蕴着极丰沛凝纯的天地元气,而且附着令人恐惧的死寂之意。

    然而终究不是本命桃花。

    桃花朵朵开。

    箭至。

    桃花朵朵落。

    黑色花瓣碎裂,然后化作青烟消失在秋雨中。

    铁箭一往无前,来到隆庆的面前。

    隆庆脸上流露出震惊的神情,旋即这些神情尽数化作冷酷和狠辣。

    对人对己的冷酷与狠辣。

    他用自己的胸膛迎向铁箭。

    噗的一声。

    铁箭射穿了黑色的道衣。

    射穿了隆庆的身体。

    射塌了寺庙本就残破的后墙。

    然后射入雨中,不知飞向了何处……隆庆的胸口处被射出了一个洞。

    站在他的身前,可以看到他身后的风景。

    这并不美妙,十分恐怖。

    任何一个身上出现可以看风景的洞的人,都不应该还活着。

    隆庆还活着,因为他胸口上的那个洞,不是此时被射穿的,而是很久以前,在雪崖上,被宁缺隔着十几里地射穿的。

    从那之后,这个洞一直都在。

    今天的铁箭,便是从当年的箭洞里飞了过去。

    所以他没有死。

    只不过铁箭上附着的强大气息,依然撕裂了洞里的脏腑截面。

    隆庆佝着身子,剧烈地咳嗽起来。

    每咳一声,都是血。

    宁缺已经取出第七枝铁箭,正在拉弓。

    弓弦上的手指不再稳定,微微颤抖。

    他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

    也有可能是今天自己最后的机会。

    隆庆忽然抬起头来。

    双眼一片冷漠。

    冷漠的深处是怨毒的野火……这是第四章,肯定还会继续写,这时候我先去躺两三个小时,最近生物钟很好,居然困了,六点多再爬起来,不要担心起不来,我心里有这事,吃个早饭再开始写,争取晚上之前,把这一大段情节写完,争取让大家看的高兴一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