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四十一章 火烧红莲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铁箭发生了剧烈的爆炸,雨中黑色的桃花被炸开片片绽裂飘落,小铁圆柱上的鳞片,发出凄厉的呼啸声,射向隆庆的身体。

    隆庆愤怒地尖啸,一身修为尽数逼出身体,秋雨中,无数天地元气被召来,化作无数透明的盾牌,层层叠叠护在自己身前。

    无形的天地元气盾,毕竟不是真的金属盾牌,隆庆也不是修行武道的巅峰强者,嗤嗤啸鸣的金属片,虽然被这些天地元气盾削弱了很多威力,但依然把他身上的黑色道衣割成丝缕,鲜血从那些细微的伤口里溢了出来。

    更为恐怖的是爆炸本身所产生的火焰与灼热气浪,在那一瞬间,红莲寺前的雨丝被照耀的明亮无比,然后迅速被烧灼成白雾,发出吱吱的声音。

    隆庆在爆炸开始的那瞬间,便改变了如魅身形的方向,足尖轻点湿漉的地面,借着天地气息的自然流淌,以及气浪的推动力,向后方飘去,从寺门飘到了破落的正殿里,身体狠狠地撞上泥塑的罗汉像。

    烟尘弥漫,罗汉像断成数截,一口鲜血从他唇间喷了出来,眼神里的情绪异常复杂,因为他无法理解今天发生的很多事情。

    先前和宁缺谈论那些天谕和冥王的事情,其实也是他拖延时间的手段,然而他明明看着那些黑色的雨水落在了宁缺的身上,可为什么过了这么久,宁缺依然神色如常,根本没有中毒的迹象。

    最令他无法理解的是。书院二层楼研制出元十三箭这样的武器,可以帮助宁缺越境硬抗知命,已然是难以想像的事情,结果现在书院居然还能在元十三箭上加上那个会爆炸的小东西。书院这是准备逆天吗!

    隆庆扶着残破的罗汉像,艰难地站起身来,怨毒地望向寺外那辆若隐若现的黑色马车,发出一声极为寒厉地啸叫。

    然而下一刻,他的啸声便戛然而止。

    因为第二枝铁箭到了。

    于是又有一场爆炸。

    紧接着是第三枝箭,第四枝箭。

    爆炸不断发生,破庙内墙倾梁毁,罗汉像化作粉末。火苗点燃黄色的脏幔,又点燃倾倒的木梁,顿时火势冲天而起。

    整座红莲寺,都燃烧了起来。顿时照亮了秋雨中有些幽暗的世界。

    燃烧的寺庙中,忽然响起一声如野兽般的痛苦嘶吼,吼声里充满了愤怒、暴戾、怨毒、杀戮之类的负面情绪,令人直欲捂耳。

    火星溅飞,然后被秋雨浇熄。

    隆庆走了出来。身上处处焦黑,看上极为狼狈,那些伤口里流出来的血,被灼热的气浪蒸腾而干。泛着腥臭的恶味。

    他脸上的银面具不知去了何处,露出原来被遮住的半张脸。

    那半张脸红肿溃烂。有若艳桃。

    不是旧伤,是新痛。

    隆庆有本命黑色桃花护体。在最危险的关头,迸发出霸道的气息,把真实的火焰隔绝在身体外,但却无法隔绝热量与温度的传递。

    银是最易导热的金属之一。

    所以他银色面具下的那半张脸被烧灼的最为严重。

    这不是他现在身上最重的伤。

    但却是看着最恐怖的伤。

    数年前在荒原雪崖被宁缺一箭射废,其后如行尸,如走肉,做过乞丐,演过二流言情剧,受尽人间白眼与折磨,隆庆英俊的容颜依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多了几道伤疤,未但不损其美,反而更添魅力。

    如今他终于重获强大的力量,却没有想到,刚刚重新踏足人世间不久,便遭遇到如此沉重的打击,他的面容终于毁了……让元十三箭变成能爆炸的元十三箭,这是书院后山的弟子们异想天开的想法,刚由六师兄研制成功不久,宁缺此行带的不多。

    所以他决定把这五根箭留到最合适的时机才用,而且最开始的时候,他本以为凭借七根铁箭,就算无法杀死隆庆,至少也能让对方重伤不起,然而他没有想到,此时箭匣已空,弦上只余一根铁箭,隆庆依然没有死。

    更令宁缺感到心寒的是——他本以为容颜被毁的隆庆,此时应该痛怒欲狂,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然而当隆庆走出燃烧的红莲寺后,眼眸里的情绪依然是那般冷漠,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脸上艳若桃花的恐怖灼伤。

    这个人果然不是普通的知命强者,从实力上看已经快要接近被唐伤后的夏侯,而从心志上来论,甚至显得更为恐怖!

    看着在雨中如煤般浑身冒着青烟、神情却像冰一般冷的隆庆,宁缺觉得嘴唇有些苦涩,心想难道你丫真是冥王那丫的儿子?

    隐隐约约间,宁缺看到了冥王的影子,不确定是不是在隆庆身上看到的,但他可以很确定,那抹阴影,已经降临在燃烧的寺庙里。

    那代表着死亡。

    以及绝望。

    但宁缺是一个在确定自己死亡之前,永远不会绝望的人。

    他看着隆庆说道:“你的故事很悲壮,你现在的形象也很悲壮,不过这一切都没有意义,因为你注定会败给我,然后不停地败给我,就算你今天能侥幸地活下来,以后依然还是会败给我,因为这是昊天注定的事情,所以你的故事越悲壮,你今天留下的形象越悲壮,将来在修行界的传说中,便越可笑。”

    “没有信心,或者没有准备好的时候,你总是喜欢说这么多废话。”

    隆庆的神情很平静,声音也很平静,说道:“但正如你所说,悲壮和任何手段,在此时此刻,都没有任何意义,你今天会死。”

    秋雨不停冲洗。井字符符意渐淡,最终消失无踪。

    堕落骑士们在外围沉默等待了很长时间,待井字符消失,不用任何命令。有人骑着未受伤的骏马,有人沉默前行,向黑色马车攻了过来。

    这些堕落骑士,都曾经是西陵神殿骑兵里的强者,即便是那些曾经的扈从,在服用坐地丹之后,也拥有了洞玄境界的修为。

    那五位骑兵统领,都达到了洞玄上境。每个人都能与宁缺战上数回合,至于最强大的紫墨统领,更是已经站在洞玄巅峰的领域上,真实境界与宁缺差相仿佛。也是只差一步便要入知命的强者!

    这样一群强者,足以横扫那些不起眼的小国,事实上,龙虎山天师道总坛以及真武宗的诸多道坛,也正是被这些堕落骑士血洗。

    在黑色马车的另一边。燃烧的红莲寺前,隆庆再次召出了自己的本命黑色桃花,上面有一瓣近乎枯萎,似乎随时可能落下。

    但他召的并不是桃花。而是桃花里的剑。

    一把通体纯黑的无形道剑,缓缓自黑色桃花里生出。

    宁缺忽然摇了摇头。

    他转身。不再理会身后的隆庆皇子。

    而是用铁箭瞄准了那些堕落骑士。

    境界越高的修行者,对危险的感应越敏锐。

    紫墨在堕落骑士中最强大。所以他的感应最敏锐,当他发现宁缺瞄准自己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向前倒进积水的草丛里。

    他曾经是西陵神殿骑兵统领,是位职业的军人,他清楚在战场上,如果要保住自己的性命,那么便不应该珍视任何风度优雅之类的事情。

    宁缺没有准备射他。

    因为他知道这个洞玄巅峰的堕落统领,很强大,并不见得能被一箭射死。

    他手中最后一根铁箭,射向了骑马而来的另外一位堕落统领。

    轰的一声巨响。

    那名洞玄上境的堕落统领,根本没有任何闪避的机会,上半身被这记铁箭轰成了碎片,片刻后,混着血的肉块,如雨一般,从空中洒落地面。

    啪啪啪啪,尸体的残片落在积着雨水的草丛里,溅起带着血色的水,有的就落在这些堕落骑士的身旁,甚至擦着他们的脸而过。

    明明知道那些依旧温热的肉块,前一刻便是自己同生共死的同伴,然而这些堕落骑士们脸上没有流露任何多余的情绪。

    他们只是沉默而专注地看着黑色马车。

    看到这幕画面,宁缺再次确认,这些穿着黑色道衣的高手们,是真正懂得杀人的修行者,是值得尊敬甚至是敬畏的对手。

    在战场上,对对手的尊敬,最好的方法便是杀死他。在宁缺极为罕见决定尊敬某些人的时候,往往也就意味着一场最彻底最血腥的战斗即将开始。

    像过往那些年里的每一场战斗那样。

    桑桑习惯性地握着大黑伞,准备站在宁缺的身旁,然而她忽然觉得体内的那道阴寒气息变得有些诡异起来,难过地咳了两声。

    宁缺把她推回车厢里的软榻上,跳到马车上,用脚把天窗关上,看着那些不远处的堕落骑士,轻轻一刀挥出。

    他的第一刀砍向了车辕处,砍断了系在大黑马身上的缰绳。

    虽然大黑马有能力自行挣断缰绳,但宁缺清楚,这头憨货看似惫赖无耻,实际上极重情义,如果自己不砍断缰绳,那么它说不定真的会傻乎乎地留下来,陪着自己和桑桑一道去死。

    宁缺砍断缰绳,还大黑马自由,这也意味着,他对今天能够活着离开,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

    一道飞剑凄厉破空而至。

    宁缺一翻手腕,朴刀迎空而斩。

    看似随意的一刀,却精确的难以想像。

    厚重坚实的刀锋,直接把那柄飞剑震飞不见,就像是拾荒者,在垃圾堆里看见无用的事物,很随意地一棍挑至下水道里……啊,快撑不住了,我再撑撑,下一章,不晓得什么时候能出来,不晓得还来不来得及发拉票单章,反正先要着吧,大家手里还有月有票的,快投给我吧,双倍要结束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