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四十二章 借光明一瞬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高速颤动的嗡鸣声,在黑色马车四周不停响起,每一道嗡鸣声,便代表着一道凌厉的飞剑。当宁缺一刀砍飞一柄飞剑后,堕落骑士们便确认,这名书院十三先生对天地气息变化的感知极为敏锐,再如何掩藏飞剑的痕迹,也无法逃过他的眼睛,于是他们极为坚狠地瞬间改变战术,不再试图掩饰飞剑的痕迹,而是拼命输出念力,务求让每一道飞剑都能发出最大的威力。

    然而对于宁缺来说,这种战法没有任何意义,修行浩然气后的他,无论是身体的强度还是力量,都不是普通修行者能够比拟,他游走在黑色马车四周,偶一出刀,身周的秋雨里便会亮起一道刀芒,便有一柄飞剑被击飞。

    没有任何人,更没有任何剑,能够进入到他身前一尺之地,而这正是当年师傅颜瑟大师,对他提到过的剑圣柳白强大的战法。

    宁缺不止明悟身前一尺之地的道理,更是通过叶红鱼的那张薄纸,悟得了剑圣柳白的大河剑意,如今他的刀法在凌厉简朴之外,更多了很多磅礴不可抗御的威势,以及那种理所当然所以格外诡妙的剑意。

    没有人能够靠近他的身前,他能靠近别人的身前,他体内那颗浩然气凝成的液体高速旋转,不停释放着浩然气,右脚踏入泥泞草地,溅起一大片泥水,而他的人则是在空中拖出一道残影,瞬间来到一名堕落骑士身前。

    噗哧一声,他手中的刀锋刺进那名堕落骑士的大腿深处,然后闪电般拔出,浩然气再转,倒掠十余丈,再次回到黑色马车旁。

    便在这时,一名堕落统领看了宁缺一眼。

    宁缺脸色微白,只觉识海一片动荡不安,仿佛要掀起惊涛巨浪,这才知道,原来这名堕落统领,竟是极少见的大念师。

    世间没有多少人比宁缺的念力更雄厚,尤其是在魔宗山门里接受了莲生大师死前相度的那些意识碎片之后,更是成为了念师的先天克星,即便是悬空寺的道石大师,也无法在精神世界里战胜他,更何况是此人。

    宁缺看了那名堕落统领一眼。

    他识海里雄浑的念力,直接抹杀了此人袭来的那道念力。

    那名堕落统领脸色骤然苍白,哇的一声捧腹呕吐,胃中的食物混着鲜血,从他的嘴里,鼻子里喷将出来,看上去极为凄惨。

    战斗中,宁缺展现出来的诡魅难言的身法,已经令场众人极为震撼,而修行界公认,念师在同境界对战中,要占据绝对的优势,而他只是看了那名堕落统领一眼,便让那人遭受到严重的反噬,更是令众人震惊难言,无法想像。

    宁缺确实只有洞玄巅峰的修为境界。

    但他的身上拥有太多绝学,小师叔的浩然气,柳白的剑意,魔宗强者的身躯,莲生的意识,再加上承自颜瑟大师的符道本领,如今的他甚至已经超出了知命以下无敌的范畴,已经拥有了近乎知命境的实力。

    换句话说,就算正面对上普通的知命境大修者,宁缺也不会有任何惧意,甚至有四成的把握,能够把对方斩于刀下。

    然而这些堕落骑士,确实具有相当的实力,尤其是他们战斗时的配合极为默契,无论身法还是脚步,甚至就连呼吸,仿佛都追随着同一个频率。

    和这些堕落骑士战斗,就仿佛是在和一个人战斗。

    每当宁缺凭着超人身法,似要杀死一人时,总有飞剑自极险陡的角度袭来,甚至有人直接用手臂直接格挡,为了掩护同伴,这些被西陵神殿判为罪人的堕落骑士们,竟是不惜生死,仿佛具有极高尚的品德。

    正是基于这种原因,开战至今短短数个瞬间,宁缺已经连伤数人,然而除了用念力反噬成功重伤那名堕落统领外,竟是没能让任何一个敌人的战斗力消失。

    即便如此,宁缺相信自己也能把这些人尽数杀光,或者说耗光,包括那名强大的洞玄境巅峰在内,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然而他更清楚,他此时实际上是在和那个人战斗,而那个人始终还没有出手。

    ……

    ……

    隆庆出手。

    他的手中生出一朵黑色的桃花。

    黑色的桃花里生出一柄纯黑的无形道剑。

    黑色道剑如幽冥般悬浮在红莲寺的前方。

    一股寂灭的意味从剑身上渐渐弥漫开来。

    感应到这道寂灭意味,那些堕落骑士精神一振,仿佛被灌进了鲜活的力量,飞剑如流光般密织,顿时把宁缺封锁进黑色马车前极小的区域里。

    宁缺也感知到了这道寂灭的意味,不知为何,他内心深处生出颤栗的阴寒感觉,总觉得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将要发生,而他的身体也随之疲惫起来。

    其实很早之前,隆庆就已经出了手。

    在宁缺射出第七枝铁箭的同时,他拂动道袍,化无数秋雨为石瀑,轰向黑色马车,那些隐隐透着黑色的雨滴,有几滴避过了大黑伞,落到了车厢里。

    落到了桑桑的身上。

    此时桑桑苍白憔悴的脸颊,诡异地变得一片通红,似乎极烫,她咳的越来越厉害,衣襟上竟似看到了星星点点的血渍。

    桑桑知道自己中毒了。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中毒的。

    她知道如果自己此时强行施放神术,那么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然而感受着那股寂灭意味的恐怖气息透过车厢板而入,隔着车窗看着宁缺在如疯虎般的堕落骑士们的围攻下苦苦支撑,她知道自己没有什么选择。

    桑桑扶着车厢壁,艰难地站起身来,撑开天窗,然后双手握着大黑伞,对着天穹上不停落下的秋雨撑开。

    她撑开了一片光明。

    ……

    ……

    圣洁的昊天神辉,照亮晦暗的雨中天空,把红莲寺前的草地照的清楚无比,仿佛在这一瞬间雨停了,烈日当空重临人世。

    桑桑在车顶,双手举着大黑伞,无数乳白色的光辉,从她的身体里雀跃而出,然后通过大黑伞洒向青山处处。

    因为潜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抹亲近,堕落骑士们纷纷从寂灭的气息中苏醒过来,看着那抹熟悉而令人敬畏的神辉,有些人才想起这个穿着侍女服的少女的身份,眼瞳里不由流露出恐惧绝望的神情。

    他们在西陵神殿侍奉昊天数十年,对昊天的敬畏虔诚早已深植骨中,面对着神殿未来的光明大神官,面对着此生所见最澄静庄严的昊天神辉,怎能不恐惧?

    而自堕落始,他们心甘情愿把自己的灵魂奉献给冥王,以寻求生存和力量,没能让他们对昊天神辉生出多少抵抗之力,反而让他们更加恐惧!

    堕落骑士们的脸被耀的明亮无比,所有人脸上的神情都极复杂,有些惘然,有些追悔,有些恐惧,甚至有人掩着脸绝望地哭泣起来。

    隆庆的处境相对要好一些。

    他对昊天的信仰更为深刻,却也更容易在精神层面上暂时抹除,然而他自本命桃花里抽出的那柄黑剑,因为先天带着幽冥黑暗的气息,便成为了桑桑散发出的昊天神辉的首要攻击目标。

    纯黑的无形道剑,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伴着嗤嗤轻响,剑身上冒出阵阵青烟,似乎下一刻,便要融化在光明的世界中。

    隆庆痛哼一声,被烧灼的面庞惨白一片,焦黑的身躯上也开始冒出青烟,那些被铁箭割伤的伤口,再次开始汩汩冒血。

    他收回黑剑,丝毫不顾身上流淌着的鲜血,向着黑色马车里而去,因为他发现,如果要杀死宁缺,首先他必须先杀死那个小侍女。

    对隆庆和堕落骑士们来说,幸运的是,今日破庙前的昊天神辉,没有像那一夜雁鸣湖畔的昊天神辉那般丰沛,那般持久。

    似乎很长时间,只不过是一瞬间,桑桑身上的昊天神辉便熄灭了,寒冷的秋雨重新统治世界,晦暗如昏也如晨。

    她看着车下草地上那道极淡的影子,低下了头。

    重病未愈,又中了奇毒的她,今天再也没有办法,把体内的昊天神辉输送到宁缺的体内,她已经做了所有她能做的事情。

    她脸色苍白,昏倒,落进马车里。

    大黑伞离开她的手,飘到车旁的水洼中,轻轻摇摆。

    ……

    ……

    圣洁的昊天神辉,哪怕只把这个世界照亮了一瞬间,那依然是光明。

    就在那瞬间的绝对光明里,宁缺变成了一道极淡的影子,在草地上高速滑行,刀锋悄无声息地抹过那些呆若木塑的堕落骑士。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地压榨出最后的念力,激发了怀里所有的符纸,化作无数道火墙、风雪,把隆庆拦在了黑色马车的外面。

    桑桑自幼都和大黑伞在一起,哪怕睡觉都不怎么愿意放开,此时大黑伞却离开了她的手,那么只能证明桑桑的情况非常危急。

    秋雨重新落下,那些堕落骑士也纷纷摔落在地。

    他们的颈上或胸腹间,出现了一道恐怖的伤口。

    光明降临然后离开的瞬间间,两名堕落统领和五名堕落骑士被宁缺杀死,其余还活着的人,也都受了重伤,一时无法站起。

    场间的局势陡然发生了变化。

    现在唯一还能站着的,只剩下宁缺和隆庆两个人。

    连番血战,宁缺念力枯竭,浩然气已尽,符已用完,箭匣已空,真正到了山穷水尽的低步,他艰难地挪到黑色马车旁,靠着厢壁,沉默地低着头,疲惫地粗重呼吸,每一次呼吸,仿佛都是那般痛苦。

    紫墨箕坐在草地里,身上全是血水,他看着倚车而站的宁缺,眼睛里不由流露出敬畏的神情,他无法理解,此人明明只是洞玄巅峰境界,却怎么能和司座大人还有自己这么多高手抗衡至今,他是怎么做到的?

    “放弃吧。”

    紫墨看着他颤声说道:“让你强大的灵魂跟随大人,替这个世界掀开新的一页篇章,如此亦能让你十三先生之名流传千世。”

    宁缺疲惫地靠着马车,没有回答他的话。

    隆庆抬头望天,寒冷秋雨入眼,微有湿意。

    他的双手微微颤抖,知道自己终于获得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场胜利。

    “现在你总可以认输了。”

    隆庆收回目光,看着宁缺平静说道。

    宁缺依然握着朴刀的刀柄,盯着雨水在脚前的水洼里溅起的水花,疲惫说道:“老师说过这是我的故事,只能由我自己来写,既然是我写的故事,你自然不可能成为故事里的男主角,所以我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

    隆庆说道:“这个世界很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你有,我也有,但很遗憾的是,今天这个故事是我的,我才是主角。”

    宁缺沉默不语,他知道隆庆说的是对的……自己已经用尽手段,却依然无法改变战局,最关键的是,现在桑桑昏迷不醒。

    隆庆问道:“你有什么遗言要交待?”

    宁缺抬起头来,看着凄寒的秋雨,忽然大声喊了起来:“老师!大师兄!我和桑桑要死了!你们快来救我啊!”

    隆庆脸上的表情很有趣,他忽然觉得宁缺是个很有趣的人。

    没有人回应宁缺的呼喊,青山寂寥,正如夫子曾经重复过无数次那样,这个世界上或许有生而知之的人,却没有无所不知的人。

    “我只是试一试,你不介意吧?”

    宁缺看着隆庆,艰难笑着说道。

    隆庆说道:“不介意。”

    宁缺扔掉手中的朴刀,看着他忽然很认真地说道:“我有遗言。”

    隆庆说道:“你说。”

    宁缺看着他的眼睛,说道:“让我的小侍女活下去。”

    隆庆沉默片刻后平静说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她会替你报仇。”

    “你怕她?”

    “没有任何人敢轻视一位未来的光明大神官。”

    隆庆看着他微笑说道:“而且一位未来的光明大神官,想必味道肯定不错,会给我带来难以想像的好处,甚至有可能不逊于你。”

    宁缺微微眯眼,半晌后说道:“我听不懂你说的话。”

    隆庆很有耐心地解释道:“从天书上我学会了一种功法,能够把修行者的念力、神力以及经验意识,所有的修为都吞噬为己用,据说这种功法源自魔宗臭名昭著的饕餮**,不过没有那么血腥,不需要像野兽一样吃人。”

    之所以解释的如此清楚,是因为他想从宁缺脸上看到绝望、愤怒、怨毒、不甘、疯狂之类的情绪,在为这个人曾经带给过他这些情绪,所以他总想着,如果能把这一切还给对方,那将是很美好的事情。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