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四十七章 光明的药(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去年春天,长安城北,无名山顶那株松下,光明大神官与颜瑟大师决战之前,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都留给了桑桑。颜瑟留下的是惊神大阵的阵眼杵,让桑桑转交给宁缺,光明大神官留下的是一块腰牌,而且就是留给桑桑的。

    从那天开始,桑桑就不再仅仅是宁缺的小侍女,也不再仅仅是大学士府的落难小姐,而拥有了一个很特殊的身份,因为这个身份,天谕大神官专程从西陵来到长安相见,与宁缺定下三年之约,也因为这个身份,齐国都城这座道殿里的所有人,都跪在了黑色马车之前。

    宁缺今天才知道,在如今的西陵神殿里,桑桑有个光明之女的正式称号,虽然他下意识里不怎么喜欢,但也能听出这个称号尊贵到了极点,看着密密麻麻跪在地面上神官和护教骑士们,看着身前老泪纵横的红衣神官,感受着场间的肃穆氛围,他有些惘然地发现,自家的小侍女原来已经是一位大人物了。

    ……

    ……

    傍晚时分,齐国都城那座白色道殿的最高层出现了两个人影,金色的阳光笼罩在这里,与街上的银杏树叶相映成美。

    宁缺静静看着这异国的秋天,忽然转身,看着红衣神官苍老而疲惫的面容,说道:“让一位光明大神官死在你的道殿里,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虽然她现在还不是,但全道门都知道,三年后她必然便是。”

    看着他,红衣神官浑浊的眼眸里流露出很复杂的情绪,有些感激又有些恼怒,说道:“我想十三先生您应该要明白一件事情,没有任何人比我们西陵神殿更在意光明之女的安危,至于我更会尽全部力量,不然我宁肯去死。”

    宁缺听着这个回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位苍老神官半日来的所作所为,即便是他,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凭恃着西陵神殿在属国里的无上神威,这位红衣神官发动了整座道殿以及齐国朝廷的力量,在极短的时间内,竟是把都城最著名的十七名医生全部绑回了道殿替桑桑看病,至于宁缺手头那张十一师兄留的解毒药方需要的药材,更是早已备好。其中有两味药材。竟是从齐国皇宫里强行征调而来。

    服下药物后,桑桑体内的毒素袪了大半,明显有所好转。虽然大部分时间还是在昏睡的状态,但至少应该没有什么性命上的危险。

    “神座所中的毒素很奇特,十三先生你的那个药方虽然高明至极。但明显不能全部袪尽,还是需要想些别的法子,至于神座体内的阴寒气息,我也无法……”

    红衣神官在提到桑桑时,没有使用西陵神殿对桑桑的官方尊称光明之女,而是直接以神座相称,似乎他断定桑桑一定会继承光明神座。

    说到此时,老神官看着宁缺的眼睛微微显寒,带着无尽愤怒说道:“神座的身体乃是何等要紧的事情。你们书院究竟是怎么照顾她的?”

    昊天道门里的绝大多数人都以为桑桑留在长安城,必然是在接受书院无微不至的照拂和教育,然而真实的情况是,桑桑除了要继续照顾宁缺的衣食起居,甚至还经常要做饭给书院里的那些懒货们吃……

    宁缺能够想像,如果让西陵神殿里的人们知道,在他们心中无比尊贵的的大神官。如今依然过的是这种日子,肯定会愤怒的发疯。

    所以面对红衣神官的愤怒,他很理智地保持着沉默,只不过想着先前黑色马车前此人的痛哭,和其后的表现。他不禁觉得有些疑惑。

    他看着红衣神官苍老的眼眸,问道:“你是哪个司的?”

    红衣神官平静而骄傲说道:“我出身光明神殿。”

    宁缺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忽然又道:“你知道我和她的关系?”

    红衣神官神情复杂说道:“神座与十三先生名为主仆,实为伴侣。”

    宁缺摇头说道:“错了。”

    红衣神官神情微凛,问道:“哪里错了?”

    宁缺说道:“离开长安前我们已经订亲,所以现在是夫妻。”

    “恭喜恭喜。”

    话虽如此说着,红衣神官的脸上却全然看不到什么喜色,显得格外麻木,甚至在眼睛里还能看到失望和痛苦。

    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出现过西陵大神官与人结成世俗姻缘的故事,但那种情况极为罕见,尤其是被视为最接近昊天的光明神座,数百年来都是全心全意侍奉昊天,哪里可能成亲?而且还是与教外之人!

    西陵未来的光明神座,提前了很多年,就被某个无耻的书院弟子骗去当了老婆,对于西陵尤其是光明神殿里的人们来说,毫无疑问极难接受,只不过天谕神座在长安城里答应了宁缺的条件,所以他们也没有办法反对。

    宁缺看出了老人的失落痛苦和对自己的恨意,自然并不畏惧,但想着将来的事情,还是觉得有些麻烦,说道:“桑桑是我妻子,这件事情谁都无法再改变,天谕神座答应了我,那便是得到了昊天的允许,既然如此,你以及你的那些同伴们,应该想清楚,将来的西陵光明神殿,至少有一半是我的,所以你们不要敌视我。”

    这不是威胁。他很清楚,无论是西陵神殿里那些老奸巨滑的神棍,还是道门里满腔热血的信徒,都不可能在这种威胁面前低头,他说这段话只是想提醒对方一些事情,并且试图拉近与对方的心理距离。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听到这段话后,红衣神官没有冷笑,没有愤怒,竟是开始了认真的思考,眼眸里的失望与痛苦渐渐平静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红衣神官望向宁缺,平静说道:“我同意您的说法。”红衣神官看着宁缺,将来的光明神殿上,理所应该有您的座位,如果神座自己愿意,就算把光明神殿分您一半,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轮到宁缺开始皱眉思考,要知道无论自己和桑桑是什么关系。西陵神殿都不可能允许书院如此光明正大地把手伸上桃山,更何况是直接影响光明神殿,那为什么这名红衣神官会做出这样的邀请?

    思考没有得出任何结论,他看着红衣神官直接问道:“为什么?”

    “神座现在还是光明之女,年轻且纯净,而西陵神殿是世间最复杂凶险的地方,就算两年后如天谕神座所说,她会出现在桃山。依然不见得能坐上光明神殿深处的神座……幸运或者不幸的是。您是她的夫君,如果书院愿意通过您对神座表达支持,那么我想她的归座之路会走的顺利而且平和很多。”

    红衣神官微微低首。谈话中第一次向宁缺表示出恭敬。

    宁缺沉默,忽然发现随着桑桑的身份地位变得越来越高,他们两个人所面临的问题或者说挑战。似乎也变得越来越麻烦和复杂了。

    不过这些问题都是在将来才可能面对,在桑桑依然时常昏迷、重病难愈的当下,他要考虑是她如今的身体,而不是未来的荣光。

    于是他没有继续讨论这个问题,问道:“叶红鱼究竟什么时候能到?”

    对于这位书院的十三先生坚持如此不敬称呼裁决神座名讳,苍老的红衣神官先前已经提出了无数次愤怒的抗议,然而却始终处于抗议无效的尴尬境地之中,再想着此人与光明神座之前的那些关系,只怕更多的不敢思及的不敬之举都做过。于是他只好放弃了道门在这方面的尊严。

    “裁决神座如果是从西陵过来,至少需要十天时间。”

    桑桑再次昏睡后,宁缺吃了些东西,简单地进行了洗漱,恢复了些精神,不再如刚到都城时那般疲惫恍惚,思绪非常清楚。

    “她现在不可能在西陵。因为她应该很清楚这件事情有多麻烦。哪怕整个道门都猜不到隆庆的出现,她不能猜不到,所以她在找他,从龙虎山到真武宗,再到昨天的红莲寺。她应该行走在这条线路上。”

    然后他看着虚弱的红衣神官,说道:“既然如此。我能花一天一夜的时间从红莲寺走到这里,她凭什么不能?”

    红衣神官轻轻叹息一声,说道:“问题是神座大人为什么会来。”

    宁缺说道:“因为她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

    说完这句话,他向白色道殿深处走去,桑桑这时便睡在其中一个卧室里。

    他相信叶红鱼在收到自己在齐国都城的消息后,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正如他对红衣神官说的那样,叶红鱼一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那些关于隆庆的事情,如果说宁缺是这个世界上最想隆庆去死的人,那么现在的叶红鱼,毫无疑问应该排在第二位,因为那个穿黑色道衣的男子一直都是在挑战她。

    但宁缺没有对红衣神官说为什么自己要叶红鱼来看自己。

    除了交流关于隆庆皇子复活后的二三事,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桑桑体内的阴寒之气,现在是很棘手的事情,即便是她体内纯净的昊天神辉也无法压制,那么他想尝试一下别的方法。

    先前那位苍老的红衣神官,将苦苦修行数十年神术所炼化的昊天神辉,毫不吝丧地尽数用在桑桑的治疗上,所以他才会变得那般虚弱疲惫。

    因为这一点,这位红衣神官获得了宁缺的信任。

    但是这远远不够治好桑桑的病。

    宁缺需要别的修行西陵神术的人。

    叶红鱼,毫无疑问是最好的对象。

    在这种时候,宁缺的意识里,可没有此人已经成为西陵裁决大神官的认知,在他眼中,叶红鱼就是桑桑最需要的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