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七十四章 在山上等着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桑桑接过青梨,低头吃着,发现这梨子很甜,里面的汁水很多,最奇怪的口感很怪,竟有入口即化的感觉,不由愣了愣我要精彩开始---

    她抬起头来,把剩下的半个梨子递到宁缺面前,说道:“你吃吃,很甜。”

    从小到大,他们两个人习惯了有什么好吃的的食物,都会分着吃,宁缺也不在乎什么分梨的说法,接过半个青梨囫囵几口便吞了下去。

    歧山大师似乎没有想到,连一颗普通的青梨,他们两个人也要分着吃,不由怔了怔,然后摇头说道:“开始吧。”

    桑桑还是选了黑棋。

    庐前藤廊下,那方棋枰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了,看着似铁,透着股冰冷坚硬的味道,但当棋子落在上面时,却没有任何声音。

    就在桑桑指尖离开黑色棋子那瞬间,有很奇怪的事情发生。

    她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惘然,然后眼睛缓缓闭上。

    她睫毛一眨不眨,竟似就这般睡着了!

    ……

    ……

    宁缺眼瞳微缩,身体上的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微凉的秋风在他头发里穿行,像寒冰一样刺激着他的心神。

    他盯着歧山大师的眼睛,右手五指渐拢,虚握成半空之拳,恰好可以塞进去一把刀柄,尾指以极小的幅度高速颤抖着,时刻准备着拔出身后的朴刀。

    “不用紧张。”歧山大师说道:“她不过是倦了,所以去梦里歇一会儿。”

    宁缺感知着桑桑的情况,发现她的呼吸很平缓,甚至比平时还要更加平缓,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样,竟似乎真的只是睡着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寒声问道。

    歧山大师微笑说道:“这样对她的身体有好处。”

    离奇入睡的桑桑,似乎真的很舒服,时常因为痛苦而微蹙的眉儿,非常舒展,也没有咳嗽。宁缺把手搭在她腕上。发现她体内那道阴寒气息也变得非常平静,不像平日里那般时常蠢蠢欲动,稍微放心了些。

    但终究是没有办法完全放心。

    他盯着歧山大师的眼睛,再次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歧山大师看着身前的棋盘,说道:“你应该听说过烂柯寺的传说,你现在看到的棋盘,便是当年传说里那些老僧下棋用的棋盘。”

    宁缺说道:“这棋盘……是谁留下来的?”

    歧山大师说道:“佛祖。”

    宁缺想起那个传说,心情骤紧。

    “为什么要桑桑用这个棋盘下棋?我先前才知道。以前瓦山三局棋的终局是由那位洞明大师主持。那时候肯定用的不是这个棋盘。”

    歧山大师说道:“你就当作是佛祖对她的考验吧。”

    宁缺说道:“我们来治病,不是来求佛,为何需要被佛祖考验?”

    歧山大师说道:“若她的病只有佛祖能治。那你求还是不求?”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后,问道:“她有没有危险?”

    歧山大师说道:“没有任何危险。”

    宁缺忽然想到某种可能,声音微哑说道:“但她会很痛苦。”

    歧山大师说道:“如果她痛苦。你自然能感受到。”

    宁缺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这局棋还下不下?”

    歧山大师望向棋枰上那颗孤伶伶的黑棋,自身旁棋瓮里取出一枚白棋,轻轻落在与黑棋遥相对望的位置,说道:“这局棋已经开始了。”

    ……

    ……

    时间渐渐流逝,秋日渐渐西移,瓦山洞庐被一股紧张而又玄奇的氛围所笼罩,谁也不知道那张棋枰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桑桑只落了一子。便进入了梦乡。

    宁缺有几次都险些失去耐心,只是想着落子之前,桑桑对这位歧山大师所流露出来的尊敬和信任,他强行压抑着自己的不安,继续沉默等待。

    棋枰上依然只有那两枚棋子。

    宁缺没有看着棋枰,只是看着桑桑的脸,注意着她有没有流露出来难受的神情。她的呼吸有没有变化,身体有没有呈现异样。

    他看的很认真很仔细很专注,眼睛一眨不眨,没有错过桑桑每一根睫毛的微颤,虽然那些微颤。都是山间的秋风拂动的。

    莫山山站在庐门外,静静看着宁缺脸上的神情。她看的也很仔细很专注。山道旁的石凳上,南晋太子怔怔看着莫山山美丽的侧脸,神情专注,偶露痴迷与黯然。

    如果说世界就是一个大棋盘,每个人都是棋盘上的一枚棋子,那么谁都无法逃脱出去,都要自己想要看着的对方,除非你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眷恋。

    花痴陆晨迦,沉默看着洞庐内外这些人,木讷漠然的美丽容颜上,忽然闪过一丝嘲讽的笑容,然后她离开洞庐,折返来到山顶的佛像脚像。

    佛祖石像非常高大,哪怕只是一根脚趾,都要比她大很多。

    陆晨迦站在佛像的尾指上,把飘拂的发丝轻轻理到耳后,抬头向上方望去,被渐西的秋日晃了一下,眼睛眯了起来。

    佛祖的面容在云丝里若隐若现,沉默看着山下,没有看着某个具体的单独的人,而是看着在红尘里挣扎沉浮的所有人,所以显得无上慈悲。

    陆晨迦看了很长时间才收回目光,她在佛祖石像脚下指甲前端的一道小石缝里,看到了一朵白色的小花,便低身摘了下来。

    ……

    ……

    桑桑站在一座山上发呆。

    山下有一座小镇,隐隐能够听到里面传来孩童的玩耍打闹声,能够看到镇外溪边的水车,就在先前正午的时候,还能闻到食物的香味。

    她知道这不是真实的世界,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她的身边没有宁缺,但她不能确认这个世界是不是棋盘上的世界,因为她看的是世界本身,而没有棋盘。

    她发现自己站在这座山上时,是深夜,在晨间炊烟起时,她下了一次山,在镇上走了一圈,然后再次走回山上,找到一颗树,继续发呆。

    她不准备离开,因为离开的远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找到回来的路,而如果宁缺要到这个世界里来找自己,自己应该站在原地等他。

    这是很小的时候,宁缺每次要出去打猎或是做别的事情之前,总会不断地重复叮嘱她,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离开原地,因为那样会让他找不到她。

    那时桑桑每次都会确认一遍:你一定会回来找我吗?宁缺说当然,于是桑桑就放心了,按照他的要求,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

    ……

    桑桑站了很久,久到她自己最后都忘了多长时间,只记得太阳落下生起重复了无数次,雨雪霜风轮转了无数次,镇子里庆贺的鞭炮声也响了很多次。

    这些人家好像有很多喜事要办,桑桑心想,宁缺这么久还没有找到自己,再听鞭炮自己也高兴不起来。时间还在继续流逝,桑桑依然在等待,她站的脚酸了,她便坐下休息会,困倦了,她便靠着那棵树眯一会儿,

    那棵树下有两窝蚂蚁,桑桑等宁缺等的实在有些无聊,便开始看蚂蚁搬家或是蚂蚁打架,看了不知道多少次,那两个蚁窝里的成员大概换了几百代,她终于发现了这些蚂蚁或搬家时,有些很有趣的地方。

    两窝蚂蚁爬行的速度绝对相同,离树的距离也完全相同,树上溢出蜜汁的地方却是每次都不同,有时候其中一窝蚂蚁可以走直线,另一窝蚂蚁却必须绕过水洼走曲线,所以走直线的那窝蚂蚁便能先采到蜜。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桑桑默默想着,这就是这个世界想要告诉自己的规则。

    这个世界里有镇子,镇子里有人,有山,山里有野兽有树,树上有鸟,这里有水,有风有云,有日也有夜,自然也有规则。

    桑桑始终没有下山,但因为有太多时间可以去看去思考,所以她渐渐掌握了这个世界上的很多规则,比如光是暖的,夜是冷的,这种规则很没有意思。

    有的规则更加令人心酸。

    镇子里除了喜事放鞭炮,丧事也会放鞭炮,桑桑站在山上,看着小镇里那些小孩渐渐老去,变得多病,然后死亡,伴着鞭炮消失无踪。

    鞭炮的灰烬,被风卷起,从小镇外的坟田里飘起,绕着山峦不停向前,直至逐渐淡去,桑桑注意到每次风都从一个地方来,那些灰烟飘行的方向都完全一模一样,好像有个箭头指挥着,永远向着前方。

    她明白了这是时间的规则。

    时间一路向前,谁都无法停止。

    ……

    ……

    桑桑还在山上。

    有樵夫上山砍柴,有孩子上山放羊,无数年来,有很多人从树旁走过,却没有人能够看见她,树下甚至拴过祖孙三代黄牛,却没有任何物体能够接触到她。

    她在这个世界里是真实存在的,除了不能与这个世界相互影响之外,她依然受到这个世界规则的束缚,所以她会累会倦会冷会热。

    当然也有些规则无法束缚她——她从来没有吃过东西,但从来也没有饿过。

    她想起来了宁缺曾经对她讲过的烂柯寺的传说——那个叫王质的樵夫,就是吃了一个馒头,所以在树下棋盘旁度过百年,却没有饥饿过。

    桑桑没有吃馒头,但她刚才吃了一颗青梨。

    然后她明白了一些什么,走到崖边,跳了下去。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