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八十一章 佛祖的笔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歧山大师微笑说道:有希望与〖真〗实是两回事,而且即便破了,也不值得骄傲,正如你先前说,很难认为自己是特殊的那一个。”

    宁缺笑着说道:“您这话便有些嚣张了。”

    大师微怔说道:“何来嚣张?”

    宁缺说道:“五境乃天人之隔,能破五境,那便成了传说中的圣人,修行界已经多年没有圣人,结果您却说这算不得什么,难道不是嚣张?”歧山大师摇头说道:“破五境虽然困难,但修行界里有机会的人其实不少,而且即便破了五境,又哪里便能称为圣人?”

    宁缺不解,说道:“为何我没有听说过谁有可能破五境?”歧山大师看着他问道:“书院二先生如今是什么境界?”

    宁缺想了想,说道:“二师兄现在应该是知命巅峰境界,不过……您也知道他那脾气,谁知道他如果真生气了,会不会怒发冲冠就要破碎虚空。”说完这句话,他自己忍不住先笑了起来。歧山大师没有笑,因为没有听懂。

    宁缺有些尴尬地自己收了笑声。歧山大师说道:“既然二先生已然是知命巅峰境界,那么……”说完这句话,大师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佛殿上方。

    宁缺顿时醒悟,二师兄已经是知命巅峰,大师兄自然已经接近破五境,甚至可能已经破境,至于老师……这是正常人类范围里的讨论,和他老人家没有关系。

    “好吧,我承认确实有人可能破五境。”

    “当年柳白曾经和颜瑟大师战过一场,东海之畔风起云涌,世人都说他最有可能破五境,在我看来其实他早就已经可以破境而出只不过没有迈出那一步。“歧山大师说道:“莲生师弟当年惊才绝艳,道佛兼修,又有魔道为基,只要他愿意,破五境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他不愿意。”

    这一段,宁缺在魔宗山门里听莲生自己说过,当时他只信了六分因为总觉得这话有些大人物临死前的自吹自擂意味。

    “为什么?”

    宁缺极为不解问道:“为什么这些人都没有选择跨出最后那步?”

    “破五境,代表修行者脱离了俗世,不仅能够最彻底地掌握天地气息的规律,了解世界的规则,甚至可以创造出新的规则,然而这毕竟是吴天的世界,大世界的规则不可挑战,那么战斗依然要依靠大世界的规则。”歧山大师说道:“所以对那些寥寥可数的真正强者来说,停留在知命巅峰和破五境而出,最大的区别在于对世界本原的认识对实力的提升并不大。”

    宁缺无法理解,说道:“能有提升总是好事,谁能抵挡住这种诱惑?”歧山大师叹息一声又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说道:“你说的很对,这种诱惑确实太大,但也正因为诱惑太大,所以那些人才不敢迈出那一步。”

    “你可知道五境之上有哪些境界?”

    “天启无距……我只听说过这两种。”

    宁缺回答道。这还是当年从渭城去长安城的旅途上,他听吕清臣老人说的。当时他还不能修行,如今已经是知命境的大修行者但对于五境之上那些传说中的领域的了解,依然停留在这个程度。在书院后山他曾经问过,师兄们却觉得他的问题太过无聊,都没理会此时似乎能够从大师这里听到解答,他不由有些〖兴〗奋。

    “典籍之中超越人间的领域有很多种,你说的天启,便是西陵教典里记载最多的那种,无距亦是大神通,除此之外,曾经出现在典籍之上的还有佛家的无量与寂灭,魔宗的天魔境、道门的清静……这些境界均在五境之上,各有妙像,彼此之间却没有什么强弱优劣之分。”歧山大师说到此处,停顿了很长时间。

    “而传说里,在诸境之上更有妙境,便是最古老的典籍上也没有记载,只在一寺一观一门二层楼里口口相传,那便如”

    “魔宗之不朽。”

    “佛门之涅乘。”

    “道门之羽化。”

    “书院之超凡。”秋雨淅沥,殿前渐寒。歧山大师把身上的棉衣裹的更紧了些。

    “魔宗开创不过千年,未曾听闻有人修至不朽,佛祖圆寂之时天有异象,应是涅繁,道门羽化相对较多,那便是民间传说里的那些神仙。”

    宁缺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歧山大师感慨说道:“数万年里,或者能有一人走到漫漫修道路的尽头,能有一人抵达彼岸,能有一人永世不朽,到那时,他们便会回归到吴天的怀抱。”

    宁缺看着被雨水打湿的石阶,怔怔问道:“死亡还是永生?”

    “没有人知道。”歧山大师微显惘然,说道:“佛祖不可能再来告诉我们,羽化成仙的道门前辈,也不可能告诉我们,所以这是最大的诱惑,也是最大的恐惧。”

    宁缺抬起头来,看着大师问道:“所以无论柳白还是莲生,都不敢迈出那一步?”歧山大师说道:“应该便是如此。”

    “破五境距离那些至上境界还有极远一段距离,然而正所谓食髓方能知味,修行者体悟到自己创造规则的感觉后,便再难以控制继续向上追索的渴望,所以除非确信自己的天赋只够刚好跨过那道门槛,否则没有人敢跨那一步。”

    大师缓缓摇头说道:“然而能够破五境之人,必然都是柳白或莲生师弟这样了不起的人物,他们对自己的天赋何其自信。”

    宁缺忽然说道:“夫子……”歧山大师说道:“不要问我,数十年前,夫子他老人家亲口说过,他不是圣人,如果你要我猜,我猜他老人家修的是清静境。”

    宁缺笑了笑,说道:“他这么好热闹,哪里清静了?”

    歧山大师说道:“清静在心,那便足矣。”

    宁缺伸手到殿外接了些雨水,用手指细细搓着,过了很长时间后,问道:“难道没有人能够不升天吗?”歧山大师说道:“谁能逃得过天理循环?”

    宁缺缓缓收回手,在院服上擦了擦,说道:“老师没有告诉过我这些。”歧山大师说道:“因为夫子确信你将来肯定会走到知命巅峰,看到那道天人之隔,到时候你自然便会知晓,在人间之上的诱惑和恐惧。

    人间之上便是苍穹。

    宁缺抬头看着秋雨里的天穹,发现那里确实很苍凉。他觉得有些冷。

    天道,果然无情。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