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八十五章 一杯花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首先开始说话的是歧山大师。

    他看着殿内的人们,疲惫说道:“诸位自然不会也认为传说只是传说,永夜的到来已经有了很多征兆,前年书院大先生远赴极北寒域,发现那里的黑夜时间确实变长了,而且气温急剧下降,便是热海都有了冰封的迹像。”

    程立雪身体微微前倾,向众人致意,然后说道:“掌教大人也确实在光幕里,看到了风暴海深处,很诡异地出现了冰层。”

    歧山大师叹了口气,说道:“大先生还在信中提到,前年和去年,长安城里结冰的日期,分别向前提前了两日和三日。”

    程子清微微皱眉,说道:“但今年长安城入秋却比去年还要晚一些,我总以为气候在年份之间的变化,实属正常。

    便在这时,悬空寺戒律院首座宝树大师缓声发话说道:“此事不用再多争执,荒人南下,便证明大先生所见不虚,不可把时间消耗在这等无谓的议论之上,我们首先要考虑的事情,是面对冥界入侵要做出怎样的应对。”

    宝树大师进入烂柯粪后,这一直闭门不出,在山上时,也一直沉默坐在佛辇里,今日在殿间,包括宁缺在内的很多人,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真面目。

    只见这位高僧双眉若尺,眼眸里蕴着精纯的光泽,双眉微霜,额上皱纹几许,法像庄严,却让人猜不出来他的真实年龄。

    宝树大师来自不可知之地,又是戒律院首座这样的大人物,论起身份地位毫无疑问是场间最高,所以他一发话,程子清便闭嘴不言,表示认同。

    经由悬空寺确认冥界入侵真的不是传说,佛殿内顿时变得更加安静,传说变成现实,不是很容易就能接受的现实,无论是程子清还是曲妮玛娣,都在默默想着,难道以前无数代修行者都没有遇到的末世,会让自己遇到?

    宝树大师环视众人,严厉说道:“冥界入侵必然是个极漫长的过程,也许我们这一代人根本无法遇见,但正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为了人间世能够存在下去,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做准备。”

    谁都知道要做准备,但该准备些什么?

    殿内再次变得安静无比。

    观海僧走到殿外,取过热水,开始为诸位客人奉上清茶。

    歧山大师过往,很是疼惜自己这个幼徒,也不愿意与他讲述太多黯淡的前路故事,所以这是他第一次参与这种场合,事实上,如果不是不能让普通僧众听到殿内的商讨,便是这个工作也轮不到他来做。

    所以他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端着茶碗的手微颤,哪里能注意到,自己往茶碗里究竟放了多少茶叶,放的是什么茶叶。

    宁缺对这种讨论没有任何兴趣,在他看来,如果冥界真的入侵,靠殿内这些人哪里便能讨论出真正的对策,这把知守观观主放在了哪里,把悬空寺讲经首座放在了哪里,又把夫子他老人家放在了何处?

    只不过书院后山里都是一群不爱理会世俗事的懒货,他被强行分派了入世之人的名头,像这种场合就不得不代表书院来走上一遭。

    但他没有想到,这场讨论很快便牵扯到了自己。

    “冥界入侵,需要冥王把自己投影到我们的世界,需要以冥王之子的身体为通道,而十六年前,荒原天降异象,各宗天下行走汇于彼处,便是因为无论悬空寺还是知守观,都查觉到冥王之子已经降临到我们的世界上。”

    宝树大师缓缓说道,然后看了宁缺一眼。

    宁缺知道他这一眼是什么意思,心情微凛,却面色不变。

    曲妮玛娣怨毒地盯着他,声音沙哑说道:“那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便是找出冥王之子,然后……杀死他。”

    歧山大师从观海僧的手中接过茶碗,低头轻吹,没有说话。

    佛殿内的人们,都知道曲妮玛娣是在影射谁,毕竟宁缺与夏侯一战后,当年光明大神官的判断早已流传开来,而且佛宗似乎也持这种观念。

    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谁敢说夫子的亲传弟子是冥王的儿子?这一年多时间里,根本没有任何人敢当着宁缺的面说这件事情,就连那个传言都渐渐的淡了,毕竟没有人见过冥王,但所有的修行者都知道书院不能触怒。

    所以事曲妮玛娣说出这句话后,殿内根本没有人接话,没有人佯作无知到发问,那谁是冥王之子呢?依旧是一片安静。

    曲妮玛娣似乎没有想到会面临这种情况,老眉渐挑愈发愤怒,眼神也愈发怨毒,盯着宁缺说道:“十三先生,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

    宁缺说道:“我想说,你说话能不能不要绕弯子。”

    曲妮玛娣闻言大怒,胸膛不停起伏,厉声说道:老身说的就是你1

    “你就是冥王之子!”

    宁缺早就想到今天有人会发难,只是不知率先发难的会是曲妮玛娣,还是那位宝树大师,此时终于确认,老尼姑果然是最令人讨厌的一种生物。

    然而这终究是,那个传闻第一次被人摆到了台面上,佛殿里的人们眼神复杂,莫山山静静看着宁缺,微有忧色。

    宁缺看着她平静问道:“如果没有证据,就不要随便说话。”

    曲妮玛娣冷笑说道:“当年光明大神官判定冥王之子降生在长安宣威将军府中,如今你是那座将军府里唯一活着的人,你不是冥王之子,谁是?”

    “原来你说的是我妻子的老师。”

    宁缺说道:“但他已经死了,所以他不能当证人,而且就算你所说的这些话算是他的遗言,这份证词也没有任何效力……眼神再好的人,也有看错的时候,你不要忘记,因为这件事情,他被观主打落尘埃,被西陵神殿囚禁了十几年,和果你坚持认为他是对的,难道是说观主是错的,西陵神殿是错的?”

    曲妮玛娣一时语塞,就算她在佛宗和俗世里辈份再高,再受尊重,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指责知守观观主这样的世外高人错了。

    宁缺看着她摇头说道:“真是不知所得。”

    然后他望向程立雪,问道:“我不是挑事儿的人,也不觉得她有胆量对整个道门不敬,不过刚才我们是怎么说来着?什么****光?”

    程立雪苦笑不语,心想你不怕得罪人,自己可不想和那个老虔婆结下深仇。

    曲妮玛娣虽然不知道宁缺和程立雪之间那场谈话,但听着****光,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而这五个字又恰好触着她最大的伤痛,不由悲痛愤怒同时涌上心头,脸上的皱纹里满是怨毒的意味。

    宁缺看着她平静说道:“如果你不想替月轮国招祸,那便说些有意义的事情,你辈份虽然低,但年龄不小不要再像在荒原上那般乱来。”

    他的声音很平静,并不显得刻薄,然而字句之间,那股浓郁的长辈教训晚辈的味道,却是怎样也掩之不住。

    曲妮玛娣悲愤愈威,气的浑身颤抖。

    宝树大师微微皱眉,似乎对宁缺的表现有些不满。

    殿间争执的热闹,却实在没有什么意义,桑桑知道宁缺无论在刀口上还是在语锋上向来都不是肯吃亏的人,自然不怎么担心,甚至有些走神。

    她从观海僧的手中接过一杯茶。

    茶杯里不是歧山大师惯饮的清茶,而是花茶。

    桑桑低下头,闻着交融却不失分明的茶清纯花清香,看着在澄清茶汤里缓缓沉浮的那朵茉莉小花,觉得好生喜欢。

    宁缺忽然心绪不宁。

    桑桑端起茶杯,放到唇边,正想喝一口,却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安,眉尖微蹙,手腕轻动,便准备把茶杯放下。

    花痴陆晨迦,今天在佛殿里显得异常安静,低头不语。

    她虽然是月轮国的公主,又是西陵神殿的重点培养对象,但在这样的场合里,无论辈份还是实力,都只能排在末位,沉默是理所应当之事。

    而且她来瓦山后,一直都很沉默,便是神情也是那般的漠然木讷,所以殿内众人并没有觉得她有什么异样。

    然而在桑桑端起那杯花茶的时候,她抬起了头。

    陆晨迦的眼神依然冷漠,神情依旧木讷,就如在瓦山令宁缺都感到有些寒意的模样,然而如果仔细望去,可以看到她如花般的娇唇正在微微颤抖。

    那是紧张,也是兴奋。

    看到桑桑眉尖微蹙,似乎准备把茶杯放下。

    陆晨迦抿住微颤的双唇,脸上露出一丝凄楚而绝然的笑容,笼在袖中的双手十指微微用力,把一朵枯萎的小花掐断花茎,花瓣四散。

    一道极淡的气息,瞬间释出她的衣袖。

    桑桑手中的茶杯里,发生了令人震惊的异变。

    那朵在清澄茶水里缓缓起伏的茉莉花,仿佛被注入了某种生命力,竟在茶杯之中威开绽放,数片花瓣脱离花茎,挣出茶水,带着强大的气息袭向桑桑的脸!

    茶杯刚刚离开桑桑的双唇,离她的脸非常近,近到根本难以反应。

    无论是西陵神术,还是刚学的佛法,都来不及反动。

    她睁大双眼,看着那些残留着茶水的茉莉花瓣,向着自己飞来。

    在这个时候,她只来得及想一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