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九十三章 救人杀人皆佛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就是信任。

    宁缺信任书院,信任自己的师兄,所以面对如此危险严峻的局面,他一直在等大师兄发现烂柯寺出了问题,赶来救自己和桑桑,他知道大师兄如果发现情况有变,一定能赶过来,前面的谈话自然有拖时间的成分。

    如果大师兄赶不过来,那么解铃还须系铃人,他只有想尽一切办法杀死手执盂兰铃的宝树大师,然后再想办法逃离烂柯寺。

    他看了一眼头顶的大黑伞,确认黑伞还能在佛光下支撑片刻,说道:“佛祖慈悲,治病自然不仅仅只有杀人一个法子。”

    歧山大师说道:“不错,我会传授她佛法,要消减的不是戾气,而是希望能够让她体内那道阴寒气息能够变得更加平和沉稳一些,然后根据夫子的想法,大先生和我商量,待桑桑佛法渐深后,我们会想个方法让她藏起来。”

    宁缺问道:“藏起来?”

    歧山大师说道:“因为只有这样做,当冥王的目光在人间缓缓扫过时,才不会发现到她体内的冥界气息烙印。”

    宁缺说道:“那岂不是要把她囚禁一辈子?和杀死她又有什么分别?”

    “不用囚禁一生。”

    歧山大师说道:“既然昊天有七万世界,冥王再有通天之能,如果它在这些世界里的分身没有主动发出信息,那么要一个一个世界查看过来,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当冥王的目光,停留在别的世界时,桑桑自然可以出来。”

    程子清神情凝重问道:“天道不可测,似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根本无法触摸到昊天和冥王的意识那又如何确认何时冥王的目光没有看向人间?”

    歧山大师解释道:“天谕神座去年在长安城里,曾经看到三年之后桑桑会出现在西陵神殿,而桑桑即将苏醒,这就证明,冥王的目光巡视到我们这个世界的时间段,就应该是在今后的两年时间内。”

    宁缺沉默不语,他原本只是想通过发问来拖延一些时间,也没有期望歧山大师真如前些日子说的那般真有应对冥王的办法却没想到,此时听大师的推断,竟是大有道理,不由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宝树大师肃然说道:“然而人间根本没有任何地方能够瞒过冥王的眼睛。”

    歧山大师的手掌缓缓落在身前的棋盘的,平静说道:“还是有的。”

    宁缺看着那方非棋非石的棋盘想着那日在棋盘世界里的遭遇,心情再变。

    宝树大师沉默片刻后说道:“虽然这也是佛祖留下的法器,但我依然认为,不可能瞒过冥王的眼睛,师叔你太低估人间之上的存在了。”

    “低估冥王……那是多么愚蠢的事情。”

    歧山大师把身前的棋盘翻了过来,平静说道:“我要桑桑躲的根本就不是冥王的眼睛,而是……时间。”

    “时间?”宁缺问道。

    “不错,就是时间。”

    歧山大师看着众人说道:“你们应该听说过烂柯寺的传说,只不过没有人会把传说当成真实,哪怕是宁缺你,也会下意识里忘记。”

    “这方佛祖留下的棋盘,能够改变时间流逝的速度正面延缓,反面加速,如果从反面进入棋盘,那么在里面只需刹那,人间便已数年。”

    歧山大师说道:“将两年时光变成一瞬那么在这两年时间里,桑桑这个人便等于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冥王又如何找得到他?”

    听到这番话,佛殿里的人们震惊无语,他们哪里想像得到,居然有人能够想出这样的法子,更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那个人面对冥王之女降临,非但不惧,反而想着要与冥王斗智,这是何等样的自信。

    大师又道:“这种方法看似颇有道理,但以前从来没有人使用过,所以依然很冒险,不过既然冥王之女降临,那就不得不用。”

    “唯一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

    宁缺想起书院这句名言,便明白是谁能想出这样异想天开的方法,是谁为了桑桑居然敢与冥王争上一睁,不由眼眶微湿。

    歧山大师看着宁缺说道:“夫子想出这种方法,大先生和我决意一试,然而毕竟干系重大,所以没有对任何人提过,包括你和桑桑本人,在进入棋盘之前,我也不会告诉你们,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安全。

    宁缺明白了,说道:“因为如果让世间人知晓桑桑是冥王之女,他们根本不会像夫子和您这样思考解决的方法,只会想着杀死她。”

    “不错。”歧山大师看着宝树大师,发出一声微怅的叹息:“然而谁能想到,有人会带着净铃离开悬空寺,结果造成当前这种局面。”

    宝树知道他的意思,说道:“师叔,我是奉谕下的悬空寺。”

    听着他的回答,歧山大师脸上的皱纹变得愈发深刻,下意识里望向殿外,看着顺山势而下的那些白墙黄寺,面露忧虑之色。

    曲妮玛娣忽然厉声说道:“从来没有用过的方法,谁能确保一定能奏效?夫子这是要与冥王赌博,他老人家有这般豪迈自信,但赌注却是整个世界的安危,天下凭什么要和他一道来赌?”

    歧山大师沉默不语,很明显,在决意要治好桑桑病之前,他早就已经预判到,如果此事要世人知晓,会面对怎样的质问与责难。

    宝树大师宣了一声佛号,严厉说道:“众生平等,夫子也不过是众生之一,有何资格让众生陪他一道冒险,冥王之女必须死!”

    歧山大师说道:“佛言众生平等,桑桑亦是众生之一,无错无罪,为何要死?”

    宝树大师说道:“她是冥王之女,这便是原罪,即便她今后苦修佛法,一生行善但一朝苏醒,便是对整个世界的犯罪!”

    宁缺又抬头看了一眼大黑伞。

    大黑伞外的油腻污垢已经被佛光驱蚀渐净,露出纯黑的布料。有一丝佛光,从黑伞伞面的缝隙里透了进来,飘落在桑桑的肩头。

    桑桑似乎被人狠狠刺了一刀,脸色骤白,却咬着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然而宁缺背着她感受到她身体骤然僵硬,岂不知道她是多么痛苦?

    大黑伞已经变得越来越薄,快要撑不住。

    宁缺还需要它再撑一段时间,而大师兄还没有来。

    他看着歧山大师说道:“看来我们这辈子没有机会再跟着大师学佛了,这病也没有办法治了正如您预料的那样,这个世界向来缺少真正的慈悲。”

    然后他望向桑桑,问道:“还撑不撑得住?”

    还撑不撑得住大黑伞,你还撑不撑得住?

    桑桑虚弱地嗯了一声。

    歧山大师叹息说道:“然而世界再大,再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处,你要去哪里?”

    宁缺说道:“我要回书院。

    大师说道:“书院当然会收留你·但她呢?以前冥王之女身份没有曝光的时候,书院爱护你,可以暗中替她治病,但现在怎么办?”

    宁缺沉默,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做,他总不能给书院带去灾难。

    宝树大师说道:“现在的问题是,你们已经走不了了。”

    话音落处·只见殿外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烂柯后寺寺门洞开,那些察觉到异样的修行者,被寺中僧人拦在门外,却有六十八位黄衣僧人鱼贯而入·分不同方位以四人一组坐在殿前的石坪上。

    佛口声经,经声阵阵·一道悲悯庄严的佛家气息,笼罩住了整座烂柯寺,十七殿的钟声再次响起,那道佛光大阵变得愈发强大。

    歧山大师看着跪在殿外的烂柯寺住持,隐隐猜到了些什么,想要怒斥这不肖的弟子,然而却终究只是心痛地叹了口气。

    宝树大师毕竟是悬空寺戒律院首座,在人间佛门弟子的心目中地位无比崇高,这几日他看似在禅房里闭门不出,其实早已轻而易举地把烂柯寺接管。

    观海僧跪在歧山大师身后,扶着摇摇欲坠的老师,看着殿外石坪上的那些师兄师侄们,脸上的神情悲愤到了极点。

    宝树大师神情漠然说道:“师叔,如果你不要背叛佛门,成为灭世的罪人,那么请你今天最好保持沉默与安全。”

    说完这句话,这位悬空寺高僧眉头微蹙,似乎显得有些痛苦,然而明若宝石的眼眸里的光泽骤然一淡,似乎少了几丝佛性。

    宁缺上一次没有准备,让此人摇动铜铃,这一次怎么可能还让对方有这种机会,而且他已经判断出,摇动佛门圣物盂兰铃,对宝树大师也是极沉重的负担,换句话说,此时宝树的实力相对要下降几分。所以他一直在观察,在等待,等待宝树大师再一次准备摇动铜铃的时候,那也就是他出手的时候。

    看见宝树眉头微蹙,宁缺把朴刀向脚前地面上一插,毫无任何征兆地从背后取出铁弓,超乎众人相像速度地一箭向宝树射了过去!

    铁箭破空无声,须臾之间便来到宝树的身前。

    在强大到可以无视空间的元十三箭面前,除非是隆庆这种有过多次经验的人,又或者是叶红鱼这种有本能战斗天赋的人,才能够避开。

    宝树大师自以为自己足够重视书院传说中的元十三箭,然而依然没有想到,这一箭居然可怕到了这种程度!

    这位悬空寺高僧的眼瞳来不及缩小,神情来不及变化,甚至就连恐惧都不来及,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场间唯一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是他手中那只铜铃。

    那只铜铃以几乎同样超越时间的概念,感应到了那只铁箭的危险,从宝树大师指间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铁箭之前。

    佛祖留下的盂兰铃,神妙的程度果然超出了当今修行世界的层次。

    铁箭准确而冷酷地射中铜铃。

    却没有在铜铃上留下任何痕迹。

    元十三箭再如何强大,终究是书院后山诸弟子的智慧结晶,至少在当前,还不能与佛祖留下的圣物相提并论。

    铁箭之所以没有能够在铜铃上留下一丝痕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这枝铁箭的箭簇并不锋利,而是一个圆形的小铁筒。

    因为强大的冲击力,小铁筒剧烈地压缩,然后爆炸。

    轰的一声巨响!

    无数片锋利的精铁碎屑激射而出,发出极恐怖的嗤嗤挺利响,射向宝树大师。

    铜铃挡下铁箭,宝树禅心随之受到了极大的震荡,正自痛苦,当此危时,此人果然不愧是来自悬空寺的高僧,于极短的时间内,于心中默念九道金刚经文,在身前布下了九层佛家真言气息!

    铁屑绝大部分被拦了下来,但还是有些成功地在佛家真言气息布成之前,射到了宝树的身上,瞬息之间,他的身体已然鲜血淋漓。

    宁缺在战斗中的反应之快,当世不作第三人想,几乎在出箭的同时,他便确认元十三箭很难在短时间内突破铜铃的防守,他收弓提刀,似乎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用,身形骤然前冲,随着铁箭便杀了过去。

    浩然气已经布满他的全身,每一道肌肉都强硬的有如岩石,每一步踏下,便会在殿内青石板上留下一个坑洞,溅起石屑,

    这是宁缺第一次毫无保留地展现入魔后的全部实力,把身体发挥到了极致,顿时拥有了难以想像的恐怖速度。

    当他冲到宝树大师身前时,甚至还能感受到铁箭爆炸的余味。

    他一刀便向宝树的脸砍了下去,刀势有如疯虎,刀上的神辉有若炽烈的阳光。

    宝树大师紧闭双眼,伸手召回铜铃。

    嗤嗤声起!

    朴刀刀锋落在宝树大师身外的空气里,就像是切纸一样,不断划破撕开,瞬间之内,便斩破了宝树六层佛家真言气息!

    宝树喷出一口鲜血,跌坐于地,一掌拍地再次坐正,摇响了铜铃!

    清脆铃声响,烂柯寺内十七座古钟再响,瓦山顶峰的佛祖像大放光明,穿透山里的风与树林,落在山下的殿宇里,落在大黑伞上,比先前更粗一分!

    大黑伞下的桑桑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噗的一声,又吐了一大口血,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宁缺背上,似乎随时可能死去,但她的手却依然紧紧握着伞柄。

    宝树大师拥有极高的修为境界,佛门诸法早已大悟,面对宁缺搏命般的攻击,他本可以选择以铜铃为武器,好生缠斗一番,即便失了先机,可能无法挽回劣势,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危险。

    但他现在心里只想着一件事情,他不愿意做出任何有可能让宁缺寻找到机会带桑桑离开的举动,他必须要确保桑桑当场死去。

    为了这个目的,他不惜以己身相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